第九回 千里寻伯投相府 诉明屈情上本章-正文-双灯记-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回 千里寻伯投相府 诉明屈情上本章
母子兄弟情最真,离别家庭正三春。一旦闻报冤枉事,气坏金榜标名人。话说孙继成看见赵兰英不是胞弟继高,心中不悦,根问原由。兰英小姐羞口难开。李梦月一旁开言说道:“状元老爷若问原由,他是无锡县南关内居住户部尚书赵老爷之女,名唤兰英,奴名李梦月,陪伴小姐千里寻伯,有事相通,并无别故冒认官亲。”  孙继成闻听此言,是弟妹到来,大为诧异。倒退了几步,暗想:“男女授受不亲,令人观之不雅不便。”交谈说话背脸向外,呼唤丫鬟红梅。红梅答应,来至近前,口尊:“姑老爷呼唤奴婢,哪边使用?”  孙继成附耳低言,吩咐道:“速到绣楼,请你家姑娘前厅说话。”
    丫鬟不敢怠慢,到绣楼将玉屏小姐请至前厅。
    小姐高玉屏来至前厅,闪屏后举目一瞧,有两位书生在厅上,旁坐状元老爷,低头向外。自己不解其意,停住脚步。遂命红梅请状元老爷闪屏后说话。孙继成闻言,来至闪屏后,低言将二人来历说明,高玉屏说:“  这也是一宗奇事。”遂来至厅堂说道:“  二位妹妹请至绣楼一叙。”  赵兰英、李梦月站起相随,来至后院绣楼,谦谦让让上了绣楼。丫鬟红梅早已预备洗脸水,二人净了面,更换女衣。三位小姐施礼叙坐。玉屏小姐闪秋波观看,这二位姑娘生的是一派的正气,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真有沉鱼落雁之容,蔽月羞花之貌。含笑问道:“二位贤妹,哪位姓赵?哪一位姓李?千里遥遥至京中,真是不易之事。”  兰英说:“  小妹是赵氏兰英,这一位是小妹的义姐,名唤李梦月。千里路遥,多亏义姐作伴保护。”  玉屏闻言,复又谢了谢梦月。梦月还礼。姐妹三人正叙寒暄,孙继成在绣楼之下呼唤红梅。红梅答应一声:“伺候状元老爷。”  忙忙下楼说:“有何吩咐?”孙继成说:“你上楼去说,把楼上竹帘垂下,我要上楼,与赵姑娘见礼说话。”  红梅答应一声,上的楼来,向玉屏小姐说道:“姑老爷在楼下吩咐奴婢,把竹帘垂下,姑老爷上楼与赵姑娘见礼叙话。”  李梦月闻言闪在一旁,红梅把竹帘垂放。玉屏小姐说:“请你姑爷上楼。”红梅说:“请姑老爷上楼哩。”
    孙继成闻言,遂即上楼,站在帘外。玉屏陪着兰英,站在帘内,彼此隔帘施了一礼,各自坐下。继成便问:“妹妹不在家安享富贵荣华,冒雨冲风赴京,有何事故?”  兰英回答:“愚妹若无事,怎肯抛头露面,上京寻伯伯?只因伯伯上京求名,三年有余,并未回家,音信杳然。无锡县年年荒旱,籽粒不收,家贫度日艰难,伯伯之弟长街卖水,遇见我父,请婿府内攻书。不料继母马氏终朝调唆,赵能杀死丫鬟,诬赖伯伯之弟所杀,送在当官,又贿买蔡知县屈打成招,定了死罪。一日侄女爱姐插标卖身,问其情由,知是婆母闻凶信,一口浊痰未曾吐出,气死在草堂。贤良的龙氏嫂嫂剪发变钱,置买灵薄钱纸。皆因无钱买材,方卖侄女。是奴赠他白银三十两,拿去置买棺材,又与爱姐定计,七月十五夜晚过府吊孝,连夜奔京。路过清峰山险些丧命,多亏义姐李梦月保护,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此间,不由的痛泪交流。
    孙继成闻听兄弟被赵明害到死地,母亲气死,妻剪发、女卖身,只气的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飞空,一口浊痰往上一涌,“咳哟”一声,“咕咚!”栽倒在楼板以上。高玉屏顾不的身分,忙忙跑出帘外,上前双手抱住孙继成,连叫:“夫主,官人苏来!”  叫了数声,见继成并不作声,甚是着急,埋怨兰英道:“妹妹你太心粗性急,家中之事一句也不瞒藏,陡然说出,竟将他气死,如何是好?”  悲悲切切哭起来了。赵氏兰英听高氏嫂嫂悲哀之中一片的怨声,又见伯伯面色发青,自己也顾不得小婶大伯之嫌,一掀竹帘,慌忙走出楼外,来至伯伯面前,用手捶打前后胸,喊叫:“大伯苏来!你若有一舛二错,我为家中之事绝了父女情肠,假扮男形,不辞千里之遥,来京投府送信,指望伯伯回家葬母救弟。谁料伯伯一气而亡,母丧不能葬,弟仇不能报,抛妻撇女不能教养,枉中了国家状元。为臣不能尽忠,为子不能进孝。难道孙家门庭竟至如此败落?是祖上的阴德太浅了?”兰英、玉屏二位小姐守着孙继成,只是啼哭,丫鬟红梅见此光景,含着眼泪上前用手将姑爷喉咙扑撸。不大的工夫,痰气向下一降,“  哼”  了一声,微有气息。红梅说:“  好了!好了!俺姑爷还过气来了。若不亏了我,俺姑娘不是小寡妇就是小后婚。”玉屏把红梅唾了一口,说:“好一个小妮子,哪个与你作耍笑。急去熬姜汤去!”  红梅噘嘴,哭丧脸子下楼去了。
    这时候孙继成一口浊痰吐出,哭了一声“  娘呀!”  叫了一声:“苦命兄弟,我明朝上本,管教你赵明老狗被参,死无葬身之地。”老狗长、老狗短骂个不了。玉屏小姐听的状元公口内七言八语的骂赵明,惟恐赵兰英脸上抹不开,口尊:“相公,你想母亲已然故去,多亏兰英贤妹买棺葬亲,又救女儿,为咱家冤枉父女情绝,未出闺门的幼女抛头露面,赴京送信,亦非容易。你须感贤妹的大恩才是,口内不须胡言乱语。”  几句话将孙继成提醒,遂向兰英小姐说道:“适才愚兄鲁莽失口,望贤妹海涵一二。请上受愚兄一拜。”兰英回答:“伯伯所言差矣。为子的为妇的皆当行孝,理之当然,不敢受伯伯之礼。”  二人对面对施一礼。孙继成复又问道:“贤妹适才所言清峰山遇寇,多亏李梦月相救。我想他亦是一女流,如何能退贼寇?”  兰英说:“梦月之父乃是武状元出身,官至总兵,被刘瑾所害。”  述了一遍。孙继成闻言道:“原来如此,请来相谢。”红梅说:“李姑娘呢?俺姑爷请你见礼咧。”  梦月闻言走至帘下,向继成对施一礼。孙继成向玉屏小姐说道:“安排酒宴,你代我与二位小姐接风。我到书房修下表章,明早朝王见驾,上本奏明此事。”玉屏小姐说:“相公所言非也。现丁母丧,若朝王见驾,圣上一怒,怪你瞒丧不报,你获罪不小。若依我的愚见,且候我父下朝回府,咱夫妻将此事向我父说明,代咱上奏候旨,咱好回家殡母救弟,拿贼报仇,岂不是好?”  继成闻言说:“小姐言之有理,拙夫不及也。”遂吩咐丫鬟红梅:“到前厅探听相爷下朝回府否?”  红梅遵命,不敢怠慢,来至前厅闪屏后探视。只见相爷在厅上闲坐吃茶。看的明白,慌忙回到绣楼报于姑爷、姑娘得知:“俺相爷现已回府,在前厅吃茶咧。”
    孙继成夫妇闻报,一同下了绣楼,来至前厅。夫妇二人双膝跪在相爷面前,哭诉家中始末原由,细说了一遍,高相爷听完孙、赵两家之事,心中暗想:“赵年兄当初与我同殿称臣,你做官甚是忠正,如今年迈,竟做出这等不法之事,真是糊涂之甚。却有这样好女儿。”  便吩咐丫鬟:“  请你家太太二堂会话。”又命女儿玉屏请赵、李二家小姐同赴二堂会话。相爷立刻来至二堂,见了夫人,遂将状元家中之事并二家小姐来历述说一遍。只见玉屏小姐引领赵兰英、李梦月来至二堂,赵、李二家小姐向着相爷夫人面前双膝跪倒,向上叩头。兰英口尊:“老相爷,老夫人,可怜我孙家遭此横祸非灾。”言罢啼哭起来。老夫人见两个女子俊俏无比,慌忙用手搀起问话。那旁有坐,二位小姐遵命坐下。高相爷说道:“恁姐妹二人背父奔京,恁父必然使人四处寻找。侦寻不着,必然昼夜啼哭,茶饭懒餐。父女的情肠不问可知。若依老夫之意,恁姐妹二人歇息数日先回原郡,以慰恁父之心。老夫上朝奏本,必然你兄嫂一同随后回家葬亲救弟,你看如何?”兰英闻言,口尊:“  相爷,非是我无情义,抛撇天伦,古语云:‘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嫁二夫。’  我父所做的无法之事,我岂肯遵父命改适他人,落一臭名不朽?从今以后,宁可死为怨鬼,再也不登我父之门了。”  高相爷老夫妇闻言,心中大悦,说道:“好一个有志气的女子!你二人无心回家,老夫也不便相迫。但只在我府行走不便。也罢,老夫意欲收你姊妹二人为义女,不知你姊妹二人心下如何?”
    不知兰英、梦月二人如何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