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書治要六韜-正文-群书治要六韬-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群書治要六韜
  【註】:
 
  《群書治要六韜》中缺〈豹韜〉但有〈陰謀〉,收錄在本網《太公陰謀》之中。
 
  〈文韜〉
 
  文王問於太公曰:「賢君治國何如?」
 
  對曰:「賢君之治國,其政平,吏不苛,其賦斂節,其自奉薄,不以私善害公法;賞賜不加於無功,刑罰不施於無罪;不因喜而賞,不因怒而誅;害民者有罪,進賢者有賞;後宮不荒,女謁不聽;上無淫匿,下無陰害;不供宮室以費財,不多游觀台池以罷民,不雕文刻鏤以逞耳目;官無腐蠹之藏,國無流餓之民也。」文王曰:「善哉!」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治國之所貴。」太公曰:「貴法令之必行,必行則治道通,通則民大利,大利則君德彰矣。君不法天地而隨世俗之所善以為法,故令出必亂,亂則復更為法,是以法令數變,則群邪成俗,而君沈於世,是以國不免危亡矣。」
 
  文王曰:「願聞為國之大失。」太公曰:「為國之大失,作而不法法,國君不悟,是為大失。」
 
  文王曰:「願聞不法法、國君不悟。」太公曰:「不法法則令不行,令不行則主威傷。不法法則邪不止,邪不止則禍亂起矣。不法法則刑妄行,刑妄行則賞無功。不法法則國昏亂,國昏亂則臣為變。不法法則水旱發,水旱發則萬民病。不法法則兵革起,兵革起則失天下也。」
 
  文王問太公曰:「人主動作舉事善惡,有福殃之應、鬼神之福無?」太公曰:「有之。主動作舉事,惡則天應之以刑,善則地應之以德,逆則人備之以力,順則神授之以職。故人主好重賦斂,大宮室,多游台,則民多病溫,霜露殺,五穀、絲麻不成。人主好田獵罼弋,不避時禁,則歲多大風,禾穀不實。人主好破壞名山,雍塞大川,決通名水,則歲多大水,傷民,五穀不滋。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則日月薄蝕,太白失行。故人主動作舉事,善則天應之以德,惡則人備之以力,神奪之以職。如響之應聲,如影之隨形。」文王曰:「誠哉!」
 
  武王問太公曰:「桀紂之時,獨無忠臣良士乎?」太公曰:「忠臣良士,天地之所生,何為無有?」
 
  武王曰:「為人臣而令其主殘虐,為後世笑,可謂忠臣良士乎?」太公曰:「是諫者不必聽,賢者不必用。」
 
  武王曰:「諫不聽,是不忠;賢而不用,是不賢也。」太公曰:「不然。諫有六不聽、強諫有四必亡,賢者有七不用。」
 
  武王曰:「願聞六不聽、四必亡、七不用。」太公曰:「主好作宮室臺池,諫者不聽。主好忿怒,妄誅殺人,諫者不聽。主好所愛,無功德而富貴者,諫者不聽。主好財利,巧奪萬民,諫者不聽。主好珠玉、奇怪異物,諫者不聽。是謂六不聽。四必亡:一曰:強諫不可止,必亡。二曰:強諫知而不肯用,必亡。三曰:以寡正強、正眾邪,必亡。四曰:以直強正眾曲,必亡。七不用:一曰:主弱親強,賢者不用。二曰:主不明,正者少,邪者眾,賢者不用。三曰:賊臣在外,奸臣在內,賢者不用。四曰:法政阿宗族,賢者不用。五曰:以欺為忠,賢者不用。六曰:忠諫者死,賢者不用。七曰:貨財上流,賢者不用。」
 
  武王伐殷,得二大夫,而問之曰:「殷之將亡,亦有妖乎?」其一人曰:「有。殷國嘗雨血、雨灰、雨石,小者如椎,大者如箕。六月雨雪深尺餘。」其一人曰:「是非國之大妖也。殷君喜以人餧虎,喜割人心,喜殺孕婦,喜殺人父、孤人之子喜奪,喜誣,以信為欺、欺者為真,以忠為不忠,忠諫者死,阿諛者賞,以君子為下、小人為上,急令暴政,好田獵,出入不時,喜治宮室、脩池臺,日夜無已,喜為酒池肉林糟丘,而牛飲者三千餘人,無長幼之序、貴賤之禮,喜聽讒用舉,無功者賞,無德者富,所愛專利而擅令,無禮義,無忠信,無聖人,無賢士,無法度,無升斛,無尺丈,無稱衡。此殷國之大妖也。」
 
  〈武韜〉
 
  文王在岐周,召太公曰:「爭權於天下者,何先?」太公曰:「先人。人與地稱,則萬物備矣。今君之位尊矣,待天下之賢士,勿臣而友之,則君以得天下矣。」
 
  文王曰:「吾地小而民寡,將何以得之?」太公曰:「可。天下有地,賢者得之;天下有粟,賢者食之;天下有民,賢者收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也,莫常有之,唯賢者取之。夫以賢而為人下,何人不與?以貴從人曲直,何人不得?屈一人之下,則申萬人之上者,唯聖人而後能為之。」文王曰:「善。請著之金版。於是文王所就而見者七十人,所呼而友者千人。」
 
  〈龍韜〉
 
  武王曰:「士高下豈有差乎?」太公曰:「有九差。」
 
  武王曰:「願聞之。」太公曰:「人才參差大小,猶斗不以盛石,滿則棄矣。非其人而使之,安得不殆,多言多語,惡口惡舌,終日言惡,寢臥不絕,為眾所憎,為人所疾,此可使要問閭里。察奸伺猾,權數好事,夜臥早起,雖遽不悔,此妻子將也。先語察事,實長希言,賦物平均,此人之將也。切切截截,不用諫言,數行刑戮,不避親戚,此百人之將也。訟辨好勝,疾賊侵陵,斥人以刑,欲正一眾,此千人之將也。外貌咋咋,言語切切,知人飢飽,習人劇易,此萬人之將也。戰戰栗栗,日慎一日,近賢進謀,使人以節,言語不慢,忠心誠必,此十萬之將也。溫良實長,用心無兩,見賢進之,行法不枉,此百萬之將也。動動紛紛,鄰國皆聞,出入居處,百姓所親,誠信緩大,明於領世,能教成事,又能救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四海之內,皆如妻子,此英雄之率,乃天下之主也。」
 
  武王問太公曰:「凡用兵之極,天道、地利、人事,三者孰先?」太公曰:「天道難見,地利、人事易得。天道在上,地利在下,人事以飢飽、勞逸、文武也。故順天道不必有吉,違之不必有害;失地之利,則士卒迷惑;人事不和,則不可以戰矣。故戰不必任天道,飢飽、勞逸、文武最急,地利為寶。」
 
  王曰:「天道鬼神,順之者存,逆之者亡,何以獨不貴天道?」太公曰:「此聖人之所生也。欲以止後世,故作為譎書而寄勝於天道,無益於兵勝,而眾將所拘者九。」
 
  王曰:「敢問九者奈何?」太公曰:「法令不行而任侵誅。無德厚而用日月之數。不順敵之強弱,幸於天道。無智慮而候氛氣。少勇力而望天福。不知地形而歸過敵人。怯弗敢擊而待龜筮。士卒不募(勇)而法鬼神。設伏不巧而任背向之道。凡天道鬼神,視之不見,聽之不聞,索之不得,不可以治勝敗,不能制死生,故明將不法也。」
 
  〈虎韜〉
 
  武王勝殷,召太公問曰:「今殷民不安其處,奈何使天下安乎?」太公曰:「夫民之所利,譬之如冬日之陽,夏日之陰,冬日之從陽,夏日之從陰,不召自來。故生民之道,先定其所利,而民自至。民有三幾,不可數動,動之有凶:明賞則不足,不足則民怨生;明罰則民懾畏,民懾畏則變故出;民察則民擾,民擾則不安其處,易以成變。故明王之民,不知所好,不知所惡;不知所從,不知所去。使民各安其所生,而天下靜矣。樂哉!聖人與天下之人,皆安樂也。」
 
  武王曰:「為之奈何?」太公曰:「聖人守無窮之府,用無窮之財,而天下仰之。天下仰之,而天下治矣。神農之禁,春夏之所生,不傷不害,謹修地利,以成萬物。無奪民之所利,而農順其時矣。任賢使能而官有材,而賢者歸之矣。故賞在於成民之生,罰在於使人無罪,是以賞罰施民,而天下化矣。」
 
  〈犬韜〉
 
  武王至殷,將戰。紂之嗾握炭流湯者十八人,以牛為禮以朝者三千人,舉百石重沙者二十四人,趨行五百里而矯矛殺百步之外者五千人,介士億有八萬。
 
  武王懼,曰:「夫天下以紂為大,以周為細;以紂為眾,以周為寡;以周為弱,以紂為強;以周為危,以紂為安;以周為諸侯,以紂為天子。今日之事,以諸侯擊天子,以細擊大,以少擊多,以若擊強,以危擊安;以此五短,擊此五長,其可以濟功成事乎?」
 
  太公曰:「審天子不可擊,審大不可擊,審強不可擊,審安不可擊。」王大恐以懼。太公曰:「王無恐且懼。所謂大者,盡得天下之民。所謂眾者,盡得天下之眾。所謂強者,盡用天下之力。所謂安者,能得天下之所欲。所謂天子者,天下相愛如父子,比之謂天子。今日之事,為天下除殘去賊也。周雖細,曾殘賊一人之不當乎?」
 
  王大喜,曰:「何謂殘賊?」太公曰:「所謂殘者,收天下珠玉美女、金錢彩帛、狗馬穀粟,藏之不休,此謂殘也。所謂賊者,收暴虐之吏,殺天下之民,無貴無賤,非以法度,此謂賊也。」
 
  武王問太公曰:「欲與兵深謀,進必斬敵,退必克全,其略云何?」
 
  太公曰:「主以禮使將,將以忠受命。國有難,君召將而詔曰:『見其虛則進,見其實則避;勿以三軍為貴而輕敵,勿以授命為重而苟進,勿以貴而賤人,勿以獨見而違眾,勿以謀簡於人,勿以謀後於人。士未坐,勿坐;士未食,勿食;寒暑必同。敵可勝也。」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