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翻前案钱可通神 授图画语多讽世-正文-熙朝快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七回 翻前案钱可通神 授图画语多讽世
    第七回 翻前案钱可通神 授图画语多讽世
    却说赵子新闻得周大送银,起了贪心,也想骗他几个钱,便托了一个朋友去向周大说:“这场官私,我为你从中出力的,须另外酬劳,方保平安。”,周大本是一毛不拔的,这事上下费用不下千金,好似剜了一块心头肉,如何再肯应允,当下听了,便出言回绝。子新钱不到手,胸中怀恨,怎奈事已过毕,没法可想,正在房中纳闷,忽见一个人在窗外张张望望,子新见是门差,问道:“找谁?”那人四顾无人,便一溜烟进来,向子新耳边轻轻说道:“章柳三找你,到万芳楼去。”子新会意,便更了衣,出得衙门,不多路已到万芳楼烟馆。走上楼来,四处一找,见柳三已在开灯吃烟。
    原来柳三从前也是府衙门中钱谷师爷,其人专喜包揽词讼,颠倒黑白。上宪访得劣迹,札饬府县,驱逐回籍。后又潜地回来,住在县衙相近,时常和子新往来,极称莫逆。当下两人见了,柳三起身让坐,子新坐了,寒暄了几句,随即躺下。柳三也对面横了,烧了两口烟,请他吃了。子新知道有事央求他,便故意说些闲话。柳三也识得子新脾气,只管吃烟,并不将正事提起。停了好一会,子新假意要走,柳三一把拉住,笑说道:“咱们坐一会,吃了烟同去逛窑子。”子新坐下,柳三道:“贵衙门公事真忙。”子新道:“这几天还好。”柳三道:“令亲官声甚好。”子新误听了官运,暗想周家的事他又知道了?便附耳向柳三说道:“前日周大送来规银五百两,胡本社做的中,舍亲碍于情面,因此暂时留下,其实周大这人不知好歹的。”柳三道:“周家兄弟小弟都认识,周大赋性吝啬,不如他兄弟喜欢朋友,慷慨好施。令亲这事外人颇有异议呢,”子新道:“吾兄何不早来说?小弟倒可为力。”柳三道:“昨日周老二来谈起此事,要弟央求老兄,为之设法。弟闻令亲已经完案,故不与吾兄烦渎。”子新道:“不妨,这事全在吾手。周二兄果有此意,小弟当代效劳。”柳三道:“当真么?”子新道:“岂有谎言的?”柳三道:“胡本社面上恐交代不过。”子新摇手道:“实对兄说,胡本社和舍亲本无交情,也不过为了银子面上。”柳三道:“周二兄不是不肯出银子的?目今令亲已将这案发落,这事恐难挽回。”子新道:“吾且问你,周老二究竟肯出多少银子?”柳三把两手一映,说道:“事倘成了,终肯加倍奉送。”
    子新笑道:“吾的谢仪呢?”柳三道:“也在其内。”子新摇首,不允。柳三道:“俗语说,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老兄经手了,尽可于这个上做文章,何必多此曲折?”子新道:“这个难于报命。”柳三想了一想,说道:“老兄果有妙计,这事终可相商。”子新道:“说定了,好办。”柳三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吾找了周二兄同来,老兄于午饭后到这里,当面谈妥。”子新答应,两人起身各别。
    到了明日,子新仍到万芳楼,见章柳三已同了一人,静悄悄的等候。子新走上前来,两人见了,忙迎上去,请安相见。
    子新和柳三坐在榻上,周老二端了一只板凳,在旁边陪坐,屏气凝神的,听子新和柳三闲谈了一会,又听柳三说道:“这事吾昨晚与周二哥说过,周二哥深为感激,说是阁下既肯鼎力转圆,除正项千金外,情愿以毛诗三百为阁下寿;”说罢,就向夹袋里摸出银票一张,上开凭支纹银三百两,送给子新,说道:“你先收了,余俟完给,后由小弟送上。”子新见了,眉开眼笑的,倒说了些谦让话头。三个人谈了一会,子新柳三又吃了一会烟,周老二完了烟账,起身各别。临走,柳三问子新几时回音?子新道:“小弟回去,看光景自有道理。你可代周二兄补做一张呈子进来,只说亲族不能调处,还求公断,其余也不用多说。”周老二听说,谢了又谢,跟了柳三自去。
    却说子新回到衙门,当晚也不与梦花提起,独自一人,左思右想,一夜不曾睡着。到了次早,主意想定,叫人请梦花到自己房中。打发下人走开了,轻轻对梦花说道:“周家的事,不妥当呢。”梦花忙问为什么,子新道:“昨日吾在路上遇见相识朋友,告诉吾周老二为了这事心中不服,想要上省控告。胡本杜的信函,不知怎样,也被他发觉了。”梦花失惊道:“如何是好?”子新道:“吾已托人向周二缓颊,他说只要将此事秉公判断,他就罢休。吾想不犯着将这前程抛在五百两银子上,所以挽人出来,约他三日内回音。目今抚宪专劾贪员,这案告发起来,恐怕不了,宜及早设法。”梦花胆子本小,听了这话,惊呆子半晌,说道:“幸亏胡本杜那日送银子来,并未说明,尚可推托。否则,几如枯窘题,没下手处了。”两人正在商酌,忽见门上差役递上呈子来。梦花接到手一看,正是周老二的呈纸,上写道:“前奉宪谕,饬亲族调停,乃家兄恃强不服,为此敬求公祖大人明鉴,感荷不荆”梦花看了一会,说道:“吾并没教他亲友调处。”子新道:“他既这样说来,便可这样办法。”
    说罢,起身向梦花耳边说了几句,梦花点头称是。即刻出差,传周氏弟兄到案。梦花申饬老大道:“前日本县教你回家请亲族调停,你如何不依?”老大呆了半晌,供称:“文生既遵公断,并未请亲族调停,也没有不依之理。”梦花喝道:“胡说!既称遵断,何以不请亲族调处?”说罢,便将老二呈子掷下来给他看。周大看了供称:“这是胞弟捏造的。”梦花道:“你们都有不是,然而兄弟是一本之亲,这家赀自当平分的。前日吾与你兄弟说的是教为弟的道理,你岂可欺侮他?你今回去,好好料理,若再不依,定行提究。”周大再想申说,忽见梦花掷下一封信,说道:“你回家可将这个拆阅。”说罢退堂。周大拾了信,回来折开一看,就是胡本杜原信一封,背后朱笔批语道:“奉县执法如山,居心似水,乃有本邑绅士胡本杜私投信函,并有银票一张,当时交来,并未说明,亦不候复,匆匆即走,以致本县误收。似此妄为,本应严究,姑念该绅系世家子弟,不予深究。所有银票一张,罚充公项,俾资善举。自后该绅等,务宜自爱,切勿再干罪戾。”周大看了,愤气填胸,一径赶到胡本杜家,那晓本杜探了消息,早已躲避开了。老大又羞又恼,无奈迫于官命,只得把家产分了。
    看官,你道梦花这五百银子,名为充公,仍旧饱了私囊。
    周老二的一千三百两都被赵子新得了,梦花不知,反说他有才干,后来遇有案件,都和他斟酌,因此声名狼籍。不到一年,即有人参奏,奉旨交甘肃学政查办,幸亏藩司与学政交好,多方营救,以查无实据回奏,始得保全了这个正途功名。
    却说甘肃回民杂处,一向相安无事。那年不知为了何事,与地方官积怨,忽然起意谋叛,聚了党羽数万,占住险要,与官军接仗,连夺了几县城池。梦花听得这个消息,吃惊不小,赶忙写了家信,专差寄来,要家中设法救他。另信一封寄交康黼清收阅。
    却说黼清白与汪府结姻后,适笑春放了浙江粮道,就于那时迎娶过门。一日,黼清到笑春处畅谈时务,傍晚回家接梦花信,拆开一看,说是回匪谋叛,势甚猖獗,琪欲暂避凶锋,别图良策,请阁下和舅父代决行止。如兄谊切,同袍前来援救,尤为祷切等语。黼清看毕,便有祖逖渡江,终军请缨的志气。
    便到王府来,见忠甫正在养病,忽听了这消息,心中一急,旧病又发了,那里行动得来?便对黼清道:“吾已老病,不能出门。足下胸罗甲兵,必有妙算。这事可回去和尊翁商量,如能前往立功,不但梦花之幸,亦一方之福也。”黼清回家,就要禀辞父亲,收拾起程。康老太爷道:“你小小年纪,焉能杀贼?就是要去,路程遥远,远水也不能救近火,去也无益的。”黼清道:“就是救不及梦花,也要设法恢复扫荡贼氛,儿此去不是为梦花一人,平日读书,原想替国家出些力,今日正是出力的时候,终要放儿去的。”康老太爷想道:“他的志向本来如此,所以平日专喜讲兵法,不爱做时文,或者此去能成功,也未可知。想了一会,答黼清道:“你要去,我也不定要阻当你。只是有数千里路,那个同你去?”黼清道:“只要齐升同去。他从前本从过军的,吾已问过,他是愿去的。”康老太爷答应。
    黼清甚是喜悦,就收拾了行李,即日登程。
    外面听得康黼清从军,有几个武举人,都要来随他去。一个姓蒋名知方,浙江台州人,平日讲究枪炮准头,百发百中。
    一个姓江名涛,绍兴诸暨人,年六十四,精神如少壮时,善使单刀,生徒数十人,随同来投效。黼清应允了,购洋枪四十杆,及一切的军械马匹,准备停当,同时起行。汪笑春拨了二十个亲兵,沿途保送。赵光裕也送了些粮物川资。黼清领谢了。一路上或船或马,日夜赶行。到陕西省份,又有一班人投效。黼清挑选了二十余人,正在要起身,忽外面报道:有一位不僧不道的人,背一口宝剑,手执一卷图画,也像要投效军营的,声言要见康公子。黼清听说便道:“请他进来。”黼清见那人苍髯古貌,逸致翩翩,知道是个异人,便请他上坐,执礼甚恭。献茶既毕,黼清问道:“先生高姓大名?贵籍何处?先求赐教。”
    那人答道:“仆姓朱名喟,世居潼关,平生好谈剑术,遍游各处名山,昨日路由此地,闻公子驾临,特来一见。”黼清道:“小子无知,不揣愚昧,思纠合同志,前去甘肃御敌。山川阻隔,未审回逆虚实,先生有何高见?”那人道:“公子现拟驻札何方?抑竟赴前敌?”黼清道:“先到礼县,知同林琪守御。”
    那人道:“昨闻贼兵围困礼县,公子如何进城?不如先差一人,乘隙进去通个信,约同城中官兵,里外夹攻,杀退贼兵,进了城再图良计,公子以为何如?”黼清称善,便接口道:“先生肯同去否?”那人道:“公子帐下多才,此去定可成功。仆已年逾七十,不堪任使,现将往衡山访寻同志,讲求炼丹之术。”
    黼清道:“先生妙术,如小子愚陋,可以赐教否?”那人道:“公子前程远大,无暇。及异日功名显达,当再相见。”就将手中所执图画送与康黼清,说道:“这两卷画,上卷是公子今日的功名,下卷是公子后日的事业,可细细参看。”黼清受了,随即拜谢。那人起身告辞,黼清送出,见他行步如飞,顷刻便已不见了。黼清叹异。回进来,看那送的图画,上卷是一幅《平回图》,下卷是画的三张人物。黼清看了《平回图》,再看那下回三张画,先翻开第一张,画上画的是一个书生模样,手执了一本书,面色黧黑,衣服却极文雅,跪在地上,向上面坐的人前讨取顶子。有四句题词写道:“口诵斯文,面带黑气。简炼揣摩,乞丐曷异。”黼清看了,随取出第二张,画的是一处地方,黑沉沉不见天日,一群人横七竖八,卧在其中,四面黑气迷漫。还有几个要逃出来的,不识路径。有几个尚在走进去。上面题的是:“一呼一吸,精神耗败。终日昏昏,形同鬼魅。”再看第三张,画的是一个美人,下面一双鸡脚,似要扑倒模样。题的四句是:“天生美质,矫揉造作。厥名女妖,人身鸡足。”
    后面总题四句:
    “国祚灵长,民风清泰。除却三害,万方永赖。”
    黼清看毕,便将图画收藏了。即日起程,赶赴甘肃来。欲知黼清平回的事,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