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建奇功英雄特达 兴疑狱贞妇含冤-正文-熙朝快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八回 建奇功英雄特达 兴疑狱贞妇含冤
    第八回 建奇功英雄特达 兴疑狱贞妇含冤
    再说林梦花,自发了家信后,探得回氛日渐逼近,慌得手足无措。赵子新早自逃回了,梦花本也要走,恰好接着家中回信,知康黼清同了别处官兵,不日要到,便放大了胆,督率城中官员,竭力守御。然心中着慌,毫无布置。可巧别县官兵连日打了胜仗,城中人心稍觉安静了。
    一日,梦花正在巡城,忽见小队贼兵从山僻小路蜂拥而来,梦花忙叫闭城。贼兵已到城下,攻打了三日,回兵愈聚愈多,将礼县城围得铁桶相似。梦花点城中兵,不上一千,外面又没见援兵,想要弃城逃走,又无出路,正在没奈何,蓦地见回兵背后,自乱山背后炮声隆隆,料是救兵到来,连忙传令开城杀出。回兵也听得炮声震天,远远地见尘土大起,不知来了多少救兵,望后便退。城中趁势杀出,回兵自相践踏,死者无数。
    梦花追杀到二十余里,并没见有一个援兵接应,正在惶惑,忽左山背后转出一面大旗,旗上一个大“康”字。梦花大喜。
    原来黼清到时,回兵正在礼县城下,那里进得城来?倘便接仗,未曾约会城中,又恐少不敌众,故扮了商人,潜至山背后,分头埋伏,只许放炮,不许杀出,又将带的骡马四十匹,拖了树枝在树林中往来驰骤,吓退回兵。黼清等进得礼城,梦花见他兵马不满一百,声势倒像有数万,且惊且喜。黼清问梦花道:“城中兵共有多少?”梦花道:“不上一千,奈何?”黼清道:“回兵多少?”梦花道:“号称五万,实则三万余人。”
    黼清道:“师克在和不在众,此种多乌合之徒,不要畏惧。只是今番用计吓退了他,到明日探听明白,定是要来的。”梦花道:“似此如何?”黼清道:“明日贼来,必不防备,吾可设计破他。”梦花道:“何以见得?”黼清道:“他今退兵不远,吾军人数岂有不知道的?明日再来,以为孤城唾手可得,必有轻进之意。你不要胆怯,只须督率城中兵丁,坚守四门,看我破敌便了。”
    梦花依计,传令军士紧守城门。
    到了明早,回匪头领果统了大兵来取城。黼清听报,命江涛徒弟四十人,扛抬大炮十数尊,去前面山中埋伏,只听城中号炮响,便一齐放炮,以助声威。又分付齐升和礼城守备余克庄,各带一百步兵,去大路上,树林中左右埋伏,只等贼过,一齐杀出追赶。三人领计去了。城内兵只有六百多名,黼清同蒋知方带兵四百,开城等候。梦花领城兵分守四门。
    不一会,探马飞报,回兵自东路杀来,离城只五里了。黼清等转出东门,排开一字阵,蒋知方携炮一尊,向吊桥远远放下。千看万看,将炮门对吊桥量了,一丝不差,静悄悄等在背后。停了一会,回兵排山倒海而来,到得吊桥相近,望见城门大开,已是排阵相待,回兵便在桥边扎住阵脚。黼清传令:不许妄动一步。回兵先放了一排枪过来,城兵死伤八九人,一个不动。停了一会,又放一排枪过来,城兵依旧不动。回兵又连放两排枪弹过来,一个什长退了两步,想要躲开,知方赶上一刀。余兵见了,都屹若长城,一步不动。
    回匪头领探了一会,晓得城中无备,虚张声势,便放了胆,乘着大轿,首先冲过来。刚到吊桥上,只听得震天塌地的一声炮响,连轿和人都翻下水来。回兵舍命的去救,知方连放十余炮,城兵一齐呐喊冲过去,回兵大乱,回身望山右小路逃命。
    忽听背后炮声不绝,恐有伏兵,忙转身寻大路逃走。走了一刻,两旁伏兵齐出,后面追兵已到,回兵前后无路,降者不计其数。
    黼清乘胜迫杀四十余里,正遇大队官兵来救援,当下见了。黼清道:“逆首已死,贼胆必落,不如乘胜,分统各军,收复失地。”遂不许停留,分路巢杀。不到半月,所失城池十余县尽行恢复了。
    陕甘总督汤和接了捷报,忙传礼县知县林琪进省叩问方略。
    林琪只得将康济时的大功细叙了,汤总督又传康济时进见,以实礼接待。谈了一会,大加赏识,即日专折奏保。京城各官晓得平回首功是康黼清,大家连章保举。朝廷早见过他的奏疏,已经传旨嘉奖,此次议叙平回功第一,引见后特旨补授甘肃西宁知府,并赏给“克勇巴图鲁”名号。蒋知方以次亦均授了武职。齐升得了千总,改名齐嵩。礼县知县林琪议叙以同知在任侯升,并加四品衔。
    黼清平日于吏治本也讲究,到任后孜孜求治,有利必兴,有弊必革,西宁地方民风本极强悍,历任官员每每不善调处,功名参革。黼清因地制宜,即以军法部勒百姓,百姓服其威望,令出惟行,到了一年,政清讼理。黼清在衙门无事,渐觉冷静,恰好康老太爷派了家人护送汪氏夫人到西宁来,黼清见了,问了老太爷安,谈了些家乡事情,十分欢喜。
    当下无话,过了几时,黼清下乡勘地回来,刚进城门,忽路旁一人抢步上来,拦住轿杠,口呼伸冤。黼清看是一个老人,便唤差役接他状子。差役递上来,黼清翻开看时,上面写的是陈国宗为媳妇谋害亲夫事。黼清看了,暗想:这里百姓近来风俗大好,连那争斗事都不常有,那里敢闹出这种案件来?心里想着,口里便唤差役,将老人带回衙门看管。一面带了仵作,至尸场临验。到了那处,进门来,见那媳妇尚在啼哭,应差人等已经排设公案。黼清入座,叫差役抬出尸身,仔细检验。那妇人跟了出来,跪在尸旁。黼清一面验尸,一面看那妇人,举止大方,形容哀毁,全不见半点轻狂之态。停了一会,只听仵作喝报:“验得尸身周身无伤,只有阳物咬去半段,伤痛殒命。”
    黼清听说诧异,便离了公座,亲自检看。见阳物上尚有齿痕两个,委系咬伤致命。验得无误,便叫带那妇人回衙。到了衙门,黼清立刻升坐大堂,两班差役伺候。先传老儿陈国宗上来,问了几句,便叫提那妇入上来。审问一言方了,两个差人便下堂来前拖后拥的,赶那妇人。黼清见了,连忙喝住,不许乱拉乱扯,只许慢慢的引他上来。差役不敢动手,只得慢慢儿让那妇人上来,跪在阶沿上。黼清问道:“你今年几岁?娘家姓什么?怎样的谋死丈夫?”那妇人听了,一言不发,只是啼哭。黼清也不动怒,低声和气的说道:“你可从实供来,本府好超豁你。”
    那妇人哭了一会,方供说道:“小妇人周氏,今年三十二岁,丈夫前日回家,到了半夜。。”说了一句,四下里望子一望,便低了头,不说了。黼清见此情景,已知有别的原故,便屏退了许多闲人,只留几个公差,叫那妇人跪近前来,问道:“你只往下说,不妨。”周氏羞羞涩涩的,仍旧不说。黼清道:“你丈夫出门几时了?”周氏供称十九年了,黼清道:“一向在那里做买卖?”周氏供称在江苏。黼清道:“回家过几次?”周氏答称:“那年出门了,今年初次回来。”黼清又问道:“怎样回来就死呢?”周氏不答。黼清道:“你丈夫回来有病没有?”
    周氏供称没有。黼清道:“没有病,那里就会死?难道他自家寻死不成?”周氏听了,又呜呜咽咽的啼哭起来。黼清正在踌躇,忽见门上差役拿了一个札子,走到面前禀称:“督院委人下来,说有紧要事情,请大老爷即日进剩”黼清听说,不敢停留,便叫退堂,后看札内;所有一行要案,俱交西宁县知县代理。黼清暗想:“此次到省未卜,何时回来?这案人命交关,茫无头绪,倘这妇人是冤屈的,监禁到等我回来,拖累多日,心中不安。”想了一会,便写了一封信,将一干人犯和那状子,交公人一并发下西宁县来。一面收拾起程。欲知黼清晋省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