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擒双酋马贼立功 除三害蛮夷率服-正文-熙朝快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回 擒双酋马贼立功 除三害蛮夷率服
    第十回 擒双酋马贼立功 除三害蛮夷率服
    话说陕甘总督保了黼清,黼清听了自然更加感激,奋勉图报知己了。如今不说别的,且说黼清率领大兵,离了西宁府城向西南,一路迤逦而来。沿路百姓知道康知府带兵,都扶老携幼来看,有的焚香膜拜,有的载酒远迎。黼清号令严明,秋毫无犯,营官兵了都恪守规矩。黼清渡过黄河,将近贵德地界,但见万山丛叠,人烟稀少。黼清便传令占据险要,札住大营,一面派了蒋知方带领三百步兵,往山中捕搜余匪,一面知会贵德厅地方官,调兵会捕。
    却说回匪头领噶格哩吗,探听官兵来捕,便先期聚集羽党抢劫粮食,埋伏山中。知方会齐营兵入山,搜捕了两日,不见踪影。一日,又带了三百弓箭手,扮作猎户模样,或十余人一班,或二十余人一班,分往各山打猎。有一个营哨追逐一个野猪到内山,遇见一个人,知是回匪细作,设计赚了出来。解到大营里,来见康统领黼清。问了几回,那细作不敢隐瞒,只得说道:“噶格哩吗因粮食不足,躲在后山,不敢出来。前日探听得西宁县饷银到来,已从后山出去,约会在黄河边抢劫。”
    黼清听说,就叫齐嵩带子一千人,先去黄河边接应军饷,一面就派知方从后山搜捕巢穴。
    齐嵩领命,便星夜动身。走了两日,到黄河边,恰好接着解粮官,就保护军饷,一路回来。噶格哩吗正要抢劫,打听有大兵接应,知已准备,不敢动手,便也回到山中来。刚刚上山,山腰里见有木石堆塞去路,噶格哩吗防有伏兵,忙叫退下山来,只听得一声号炮,箭如雨发,却不见一个兵。噶格哩吗冒箭下山,已折了许多人马。原来知方搜捕着剿穴,不见一人,正要下山,忽探子报得噶格哩吗回山,知方自度只有三百余人,不能抵敌,便伏在山旁,等回匪到得半山,放箭过来。噶格哩吗不知有多少伏兵,便丢了后山,奔到前山,又接着黼清巡哨兵,打了一仗。当下噶格哩吗率领人马二万余人,便在前山要路上札住营塞。
    却说噶格哩吗才略本极平常,见康统领到来,早想归降,无奈他有个母亲喀氏,足智多谋,极善用兵,当下占住要隘,就这山势筑成土垒,坚守不出。虽不敢来打劫,大营官军也没奈何。一日晚上,黼清在营中秉烛看书,忽听后营马槽内有人声,又听得高喊道:“不要放走!”正要出帐问时,见有七八个兵押了一个人到帐前来。黼清看那人生得短小精悍,形如猴儿,即时升帐问那人:“你来做什么?是否替回子做奸细?”那人答道:“小人向日贩马为生,如今流落江湖,闻得大人营中有匹名马叫做玉骢,特来盗马,那里肯替回子做奸细?”黼清便问道:“你在营门混闯进来,还是从墙上下来的?”那人供说:“小人能飞檐走壁,是从黄墙上进来的。”黼清道:“你姓名叫什么?”那人道:“小人姓苟,没有名字,江湖上都叫小人做苟大官。”黼清想了一想,说道:“吾不杀你,你肯在这里当差么?”那人踌躇了一会,说道:“大人恩典,既饶了小人,小人情愿效劳。”黼清听说,便叫解了绑,留在差房听侯差遣。
    齐嵩听了,忙上来禀称道:“这是外人,来做奸细,也未可知,大人须仔细些。”黼清笑道:“你放心,不妨,吾有用处。”齐嵩只好退下。到了明日,黼清便设席请苟大官上座,亲自斟酒,一杯送上去,笑道:“今日满饮这杯酒,这件大功都在你身上。干了回来,重重谢你。”苟大官忙起身接了这杯酒,也不谦让,一喝尽了。黼清再叫营兵牵那匹玉骢马来,换上鞍辔,对他说道:“你要这马,我就赏给你。只是今日你先去取那回嬷喀氏的头来,我就将这马赏你骑去。”苟大官见那匹马高大无异寻常,只是气势轩昂,不可逼视,尤妙在浑身上下无根杂毛,远望好像一匹白练,果真一匹名马。苟大官看了这马,心下大喜,便道:“小人今夜便去,明日报命。”黼清道:“带多少人去?”
    苟大官道:“带了人不便,只是我一人去。”黼清听说,笑拍大官的肩说道:“壮士,吾能识你,你快去了回来,吾在营门外等你。”大官领命去了。
    齐嵩等不免冷笑说道:“这去还望他回来么?”黼清也不理会。
    却说苟大官辞了黼清,浑身穿着一色黑衣,背了一口宝刀,离子大营,迳奔回匪大营来。那时节正当十一月三十日,北风凄骨,四下同云,黑黯黯满布山坳。到得那边,已是黄昏时候,苟大官先到回营左近山上嘹望一过,沿山土垒约莫有一丈余高,营外刀斗森严,旌旗招扬。苟大官挨到三更时分,躲在土垒边,耸身一跃,跃在墙上,向里一望,见两个巡夜的刚刚走过。苟大官沿墙跟过去,到得空闲地方,一溜烟下来,一个一刀,将两个巡夜兵杀死。忙即跃过里墙,向下一望,见里面营帐内灯光燎亮,帐外寂无一人。就再耸身下得墙来,已是四更时分,听得外面打鼓,苟大官偷到帐前,只见一个年老妇人在灯下看书,旁边站着一人,知是噶格哩吗母子。苟大官仍不出声,仍是一溜烟跑了进来,站在那妇人跟前。那喀氏抬头一看,见了苟大官,猛吃了一惊,只问得:“你作什么?”噶格哩吗待要喊人,惊呆得也不出声,只见得地下一道光,那苟大官一把宝刀,插入地中足有一尺深,便道:“声张起来,立时杀却!”喀氏两个吓得跪在地上,低声软求。苟大官只不做声,忙将大绳解下,将他两个缚在一处,背在背上,说道:“跟我出去,出一声,立刻掷死。”苟大官背了两人,仍旧从墙上出来,出得营外,并没有一人知觉。比及天明到大营,康统领已率齐嵩等排队迎接,合营的兵欢声雷动,个个诧异道奇。到得巳正,黼清传令,便将两人枭首。
    却说回营内,到天明不见了主帅,正在慌忙扰乱,忽探听得大营外悬有两个人头号令,方才明白。那时即有回营伪将托脱阿,忙将噶格哩吗的子女两人绑缚了,到大营前乞降。康统领想元恶已经授首,余党自宜解散,就也准了。择日班师,带了苟大官回省,从优保举。不料到得省城,苟大官忽来辞行,黼清笑道:“你这大功尚未保举,如何便去?难道吾怠慢你了?”
    苟大官道:“蒙大人如此抬举,岂有不知恩的?只是小人散慢惯的,做了官倒要拘束起来,是以不愿做官。”黼清道:“你既不愿做官,就在吾营中当个差使也好。”苟大官道:“小人在营中也要守营中规矩,还是去的好。”黼清道:“你去做什么?”
    苟大官道:“也没有去处,不过仍旧在江湖上,胡乱糊这口过去,倒好自在些。”黼清初尚坚留,见他执意不肯,不好勉强,只得赏了他些衣服、银两,并给他保了守备职衔。苟大官收拾行李,并那匹马,拜谢而去。黼清叹息不已。齐嵩笑道:“人说贼骨头,这苟大官的骨头想来自生成的。不要做官,倒爱做贼呢!”黼清道:“这也是天地间的奇士,你不要小觑他。他的本领咱们倒不及呢。”
    闲话慢题,且说黼清回到省中,见了汤总督,汤总督自然十分嘉奖,一面专折奏闻,一面饬康黼清进京引见。引见后奉旨甘肃西宁府知府。康济时着开缺以四品京堂侯补,不到一月,甘肃藩司孙传煦出缺,朝命简放了康济时。到任后,回部听了更加慑伏,从此边疆无事,百姓安居乐业。总督汤公因病恳请开缺,专折密荐康济时。自代不到一年,黼清又升授了陕西巡抚。到任后,想到朱喟所送的画图明教我做这三年事,现在当了封疆重任,当为国家兴利除弊,当下想定主见,就做了一个折子,疏请将前奏十二条恩准施行,又谓洋烟虽禁,不绝其源,终留其害,因复疏请朝廷特派重臣与英主会议,永禁鸦片,不许来华。并出告示,严禁中国妇女缠足。告示一道录后太子太保克勇巴图鲁陕西巡抚部院康:严禁妇女缠足,剀切晓谕事照。得天地生人,自能运动。
    父母遗体,不敢毁伤,未有以天地生人为不足而加以矫揉,以父母遗体为不佳而妄为戕贼。如世俗之所谓缠足者也,溯自陶唐,迄于秦汉,遗风虽渺,此俗未行。吴宫西子,仅传步躁之廊;齐国潘妃,始创生莲之步。降及唐宋,踵事增华。驯至元明,日新月盛,遂使缠足者吞声饮泣。及时之花样频翻,比巧争妍,隔巷之新妆并门。当于沿途所见,深知苦况难堪。最可怜者,小家碧玉,汲水则踯躅河头;最可恨者,富室明珠,下车即彷徨道左。长者肩扶,少者背负,莫不面容憔悴,行步迟回,伤心惨目,有如是耶!悖理违天,至斯极矣!呜呼!噫嘻!
    道非蜀郡,空悲行路之难,世无长房,安得缩地之术?本部院忝膺疆寄,下察民情,何忍旁观,不为援手?缠足之说,约有不可解者三,亟宜改者二,其在生成残废,若宋孟絷之不良于行,报复仇仇,若齐鲍庄之不能自卫,犹可说也,犹可原也。
    凡尔小民自作之孽,在己何疾,与人何仇?则不可解者,此其一。又如青楼妓馆犹曰献媚以取怜世族大家,乃亦效颦而不愧,截筋断骨咸以为美观,伐体伤身自以为得计,则不可解者,此其二也。若絷足以敬强暴,未闻以零丁弱质,用此羁糜刖足以讨奸回,何竟以清白良民同斯惨酷,将谓保全节操维系之?使无外心,而濮上之淫风愈炽,将谓整饬,纲常束缚之,使甘雌伏而闺中之悍妇仍多,则不可解者,此其三。况乎男子久服旗装,妇女犹仍故态,非情也。老者势难追咎,幼者若再效尤,非法也。凡此弊端二则,亟宜更张,外拟约法八条,以敬玩愒,藉以养中和之气,塞乘戾之门,洗数百年莫白之冤,造亿万百姓无疆之福。世间有极诬罔之事,敬告诸司天下无不慈爱之亲,咸聆此谕,除通饬阉属府厅州县,一体出示晓谕外,为此示,仰阖属官绅商民人等,一体知悉,凛遵无违,切切!特示。
    计开章程八条:
    一自本年某月起,着各府州县查明户口若干,赶造册籍,填明女口年几岁,不准听其浮开。限半年录报,其有生死者,亦随时报地方官,加减另造副册,存于原辖地方备查。
    一女自十岁以内,无论足之已躔,均着即严禁不准缠足,如违查出,家长杖四十,愿赎者,纳银百两充公。
    一女自十岁以上,筋骨已老,难于复原,不复苛责,其有自愿放足者,听。
    一娼妓之家,如有逼迫缠足、敲扑等事,一经察出,照以上例加一,邻居知情不报者,减一等议罚。
    一旗装女用木屐。我朝礼制,自宜遵守,倘有木屐,以为不便者,着准其如不缠足者,一例着鞋,以示体恤。
    一无论仕宦绅士之家,均照以上例办理。盖此等人家尤乡党,所观听更宜恪守此例,以为斯民倡,勿得霸持,致干咎戾。
    以上七条,皆为体恤民情起见,须知缠足者有损无益,有苦无甘,各宜激发天良,成斯美政。识字者随时讲解,使妇女闻之,勿慕虚名,而受实祸,尤为功德无量。
    这张告示一经贴出,人人见了欢喜称赞。正是:宣德抒情,法良意美。同享太平,万民称快。
    那时通商的各国,也都慑服康巡抚威名,都有来投效的。
    黼清正要推广西法,遂留下有几个有才干洋人,听侯委用。欲知端的,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