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奋武卫大搜师旅 作威福强夺人妻-正文-熙朝快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一回 奋武卫大搜师旅 作威福强夺人妻
    第十一回 奋武卫大搜师旅 作威福强夺人妻
    话说那时康黼清见中国武备废弛,想要仿照西法教习营兵,因又专奏请;“目今各国通商,天下大势,有如战国。文教固宜修明,武备亦宜讲究。目下武科既所习非所用,而行伍废弛,日甚一日,因请将旧时营兵,变通删汰,仿泰西兵制,练兵二十万,分驻各省防海要口,庶一旦有事,有备无患。”并又请简派知兵大员,专司练兵之任。奏后,朝廷即加了康济时兵部尚书衔,派充练兵大臣,各省陆路统将,均归节制。所拟练兵章程十六条,着各督抚妥筹办理,仍着康济时按时巡阅等。黼清奉命后,就在陕西本省招募训练,删汰的删汰,添补的添补,一年过后,再往别省巡阅。先由甘肃到四川、云贵,见所练兵都还合式,于是由广西至广东。
    却说广东,地方富饶,其时文武官员都尚奢侈,制军章名瀚刚愎糊涂,任用小人,那时虽有练兵之命,仍旧奉行故事。
    某营总兵邢芮方贵重用事,倚势作威,尤为荒谬。把总蔡多寿和芮方交好,其妻曹氏姿色极美。一日,蔡多寿生日,芮方往蔡家拜寿。多寿备了酒筵,请邢芮方和同营的一班朋友吃酒。
    到得晚上,芮方勾起赌兴来,就邀了几个赌友,在蔡家摇摊。
    多寿应酬了一会,因日间多吃了几杯酒,醉眼朦胧,支不住困倦,摇了几摊,输了几两银子,便抽身到东厢烟榻上打盹。
    却说多寿妻曹氏素称能干。家中内外的事都由他照管,来往客人不甚回避。这日出出进进,应酬了一天。芮方见了已动垂涎之意,当时正在赌博,瞥眼见曹氏倚在屏门边站立,身穿湖色熟罗月华镶滚的夹袄,罩上一件直隶纱元色夹背心,底下元色湖皱百简裙,裙底金莲不满三寸,穿着一双平金绣花蓝缎网鞋儿。日间也吃了几杯酒,越显得脸比海棠争艳,眼如秋水还清。芮方本是风流浪子,当下见了曹氏这般模样,便不住的拿眼瞟看,又恐当着众人不雅相,便左不安右不妥,忽起忽坐,或时挖耳,或时搔头,或时倒茶吃,或时剔烛煤,忙得输赢都不在心,只图回头偷看。曹氏却不在意,见大家赌得高兴,仍旧站着不走。芮方认了他有意勾搭,便趁个空儿出来,假意找寻多寿,走到屏门边,向里叫了两声,却两眼瞧着曹氏。曹氏见了,只得接应道:“不在里边。”芮方道:“吾不信。”便再走进去,假意张望。忽听得多寿在厢房呕吐,口喊要茶吃。芮方听了,便趁势赶到厢房说道:“你倒掉下我们躲在这里。”多寿忙起身说道:“失陪了,恕罪,恕罪!”那时已有三更时分,芮方意不在赌,便告谢回去。大家赌罢,谈了一回,也就散了。
    当下芮方回到家中,想曹氏生得这般俊俏,而且十分有情,自家这样想,认了别人也这样想,便时时刻刻挂在心头,连寝食都也忘了。过了两日,忽然计上心来,便将这事告诉夫人来氏,和他商量,假托夫人生日,请曹氏过来吃寿酒。来氏本来畏怕丈夫,但求博得他心中喜欢,当下听了,如何不依?芮方便写了一个请帖,忙叫跟人送到蔡家。多寿见了,便对曹氏说道:“夫人生日,你也须去走一遭。”曹氏答应。到了那日清早,多寿叫人打轿送曹氏先去,自己却慢慢的骑了马随后再来。曹氏到了那边,先和来氏夫人行过礼,然后请芮方出来拜贺。芮方见了,欢喜满怀,两只眼只顾不转睛的瞧着,口内说道,“难得夫人光降。”曹氏行过礼后,来太太领了他到后楼上坐下。芮方料得多寿也要来,吩咐门上:今日夫人生日,男客到门,一概当驾。吩咐停当,跟上楼来,见来氏太太正和曹氏密谈,并无一个闲人。芮方就也坐下闲话一回,便即对来氏问道:“酒席齐备了没有?”来氏答道:“已备下了。”遂接口道:“蔡大嫂请坐,我到厨下去瞧一瞧就来。”说罢,下楼去了。
    曹氏初尚不疑,后见来太太下楼,芮方仍旧安坐不去,四下一望,又无别人,又不好自下楼来,心下惶惑,好生不安。只见芮方笑问:“多寿今儿在家没有?”曹氏怔怔的,答道:“在家。”
    芮方又指曹氏佩的玉连环说道:“你这玉和我身上佩的倒像一般儿。”说毕,就将衫儿撩开,露出一块白玉,挨近身来,说道:“你瞧瞧,这玉配得上么?你说配得上时,我就给你配个对儿。”曹氏听他有心调戏,怒从心起,又不便冲撞他,急得两颊通红,只是低头不语。芮方见他不语,只得坐下,笑说道:“吾和多寿交好有年,近来见他景况甚是艰难,吾已和制军说情,日内怕有好差使给他,他还要出门呢。”曹氏听他说起正经,也便就翻过脸来,说道:“多谢大人栽培。”芮方又说道:“只是一样,多寿在外边挥霍太过。吾闻得他看上一个妓女,他说有钱时便要娶进来。吾劝他这是弃旧怜新,断乎试不得的。”一面说,一面又起身走近来。曹氏将手摔开,故意回头佯惊道:“仔细着夫人来了!”芮方笑道:“谁是夫人?你是吾的夫人。”说着,便乱叫道:“好夫人,亲夫人!”曹氏见缠绕不过,便心生一计,笑说道:“你果有心,吾今晚便不回去。
    这时节下面客人正多,看出来倒反不妥。”芮方听了有理,已听得楼下叫请用酒。曹氏便趁势走下楼来,便对来氏推托腹痛,就要回去。来氏坚留不放,说道:“难得大嫂到来,须过一夜回去,你腹痛吾有药给你吃。”说罢,就叫了人取那立止腹痛散来,将开水调和,送给曹氏。曹氏吃了一口,说已好了些,不要吃了,遂对来氏说:“家中尚有事,不回去多寿要埋怨我。”
    说罢,又要告辞,来氏又道:“吾听得大人说,明日还要邀多寿来赌。吾已叫大人给他说,是吾留下你的,你迟天回去就也不妨了。”曹氏只是不应。来太太又说:“你怕生就跟着我。”
    曹氏违拗不过,又想跟着太太终不妨的,就也勉强应允。来氏趁空儿,便对芮方说道:“不要性急,造次了,反要闹出事来。让我慢慢的引诱他。”芮方道:“吾料他是肯从的,只是怕的多寿。吾已设下一策,明日邀他来赌,就好说了。”两眼四下望了一望,便向来氏耳边细说了几句。来氏听了不错,又叮嘱他:“不要性急,强逼他,他倒要走的,吾就不好留住了。”当下夫妇两个商议妥当,各是走开。到了明日,便邀几个常赌的朋友,都是武营中官员,听得芮方的使唤,不一刻,便多到齐。
    芮方便和他们说了如何设局弄赌,大家听了,都是趋奉他的,又好趁风打劫,如何不依?芮方叫人又去邀多寿。
    却说蔡多寿,那日自曹氏去后,自己也慢慢的到邢宅。到得门口门上传报云一概当驾。只得转身回来。傍晚不见曹氏回家,便叫人打轿去接,等了一回,轿夫回说,被太大留住,今晚不回来了。多寿听了没法,到得明日,忽见芮方的亲兵拿名片邀他去摇宝,多寿正中己怀,便带了银子,一径赶来。到得那边,见过了芮方,道了喜,又和众人闲话一回,就都是平日常赌的。吃过夜饭,开起赌场,摇了几局,多寿已输了近百两银子。自己想囊中已空,不好再赌,就要停歇。芮方笑道:“咱们是常顽的,就是输了,也没甚要紧。你少带了银子,好说给我,和我要。翻了本还我,不翻了本也没要紧,放着慢慢儿还。”多寿听了,便向芮方借得一百两,坐下再赌,不到半天,又输得只剩五六两。多寿为这赌上已弄得十分拮据,这日输了几局,又想翻本,又少本钱,弄得掉不下来,便又对芮方说:“索性再借我二百两。”芮方要他中计,便再借二百两。到得晚上,又输完了。又空赌了一回,赌罢给账,连自己的本,通共输了七百余两,借芮方的银子尚有三百两未付。结账时,芮方就变脸说道:“这欠款太巨了,你须写一欠据与我。”又说:“这三百两是借我的本钱,明日须带来还我。”多寿听了,方知中计,又不好干冒他,只得写了一张借据交给他,闷闷回来。
    想要和曹氏商量,次日一早,便叫人打了一乘轿子到邢宅去接回来。到得那边,芮方见了大怒,厉声说道:“这是欠了我银子押在这里的,你回去和蔡多寿说,银子不还,休想接他回去。”
    轿夫听了,只得回来,将这话诉说了。多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想了一回,忙去找人,到邢芮方那边和他说情。欲知以后的事,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