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伸国法豺狼就戮 逢隐士猿鹤归山-正文-熙朝快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二回 伸国法豺狼就戮 逢隐士猿鹤归山
    第十二回 伸国法豺狼就戮 逢隐士猿鹤归山
    话说多寿听得芮方这般无礼,只认得要逼他银子,还未知道要骗他的妻小,忙到四处张罗,终是凑不上数,只得央几个相识朋友,往邢宅恳情。
    这边暂且按下,且说曹氏在那边,过了两日,风闻多寿输了几百两银子,到第三日又听芮方这般说,早知丈夫上了他的圈套,当下便向来太太恳求放回,替多寿料理欠项。来氏笑道:“你肯住在这里,大人喜欢,就不和多寿要银子,还怕有好差使赏给他呢。”曹氏忙问:“夫人什么主意,我不明白。”来氏哼了一声,道:“你是个明白人,还要问我大人的心事,怕还不知道么?”曹氏听说,连忙跪下,说道:“这事断不能从,还求夫人慈悲救我。”来氏拉他起身,说道:“这事我也不能作主,大人不是好惹的,你听了我,省得你丈夫吃亏,过两天也便放你回去。”曹氏听了,方知来氏通同设计,又气又急,忿忿的说道:“欠你们的银子不曾欠了你们的人,难道还清银子也留我在这里不成?”来氏冷笑道:“大人岂真和你们要银子?你不听我,本是由你,只是你丈夫的事不了,就是你要走,恐插了翅,也飞不上天去呢。”正在说话,只见芮方笑嘻嘻走进来,对来氏问道:“托你的事,说合了没有?”来氏摇头不答,回顾头来看曹氏,只见柳眉倒竖,杏脸娇嗔,额上的筋都暴涨起来。芮方忙带笑说道:“我不是有心要害你丈夫,只为了爱慕你的才貌,想你也识得吾心的,就成全我了罢。”曹氏立起身来,骂道:“我那里识得这狗彘行迳,故中了你们毒计。你要我死,宁可和多寿两个都死。这没脸的行径,断乎不为的。”
    芮方听得骂他,便也发起怒来,来氏忙把他劝开,说道:“你且出去,吾再设法劝他。”曹氏呆了半晌,到得晚上,来氏又向他劝了一回。曹氏默想:“吾今日冲撞了他,到底要威逼吾的,不如死了干净。”又想:“他们防我走脱,处处管着我,答应了他,他们放松了我,我才可以寻死路,”当下想定主意,假意对来氏说道:“你劝我的话,却是好意。只是有三件事你和大人说了,说得成我就从他。”来氏忙问:“那里三件事?你快说给我听。”曹氏道:“第一件,要大人立誓不许害多寿;第二件,我做了邢宅的人,多寿必须再行娶一个,他景况窘迫,要大人将欠据烧毁,另送他一千两银子。”来氏听了道:“都可依得。”曹氏道:“那第三件却难对夫人说了。”来氏道:“你说不妨。”曹氏说道:“要择吉行礼,名分和夫人一样。”来氏说:“这也容易,吾就和大人说去。”说毕起身。曹氏忙叫回来,问道:“今日是月底么?”来氏答道:“是。”曹氏道:“吾已拣定明日,初一是黄道吉日,是和大人说,这银子今晚便要送去,明日好办事。”来氏听了,忙到外边找芮方,将三件事说了。
    芮方听说大喜,说道:“都可依得他,我就进去,当他面把这欠据烧了,立咒给他听。”说毕,就和来氏进来,把那借据给曹氏看了,向灯上一映,立刻烧毁了,笑嘻嘻对曹氏说道:“你要吾罚咒,吾本说不要害多寿。”一面说,一面就叫来氏点一束香,芮方当时跪下,罚了一咒。曹氏又问那银子怎样?
    芮方答道:“银子也就好送去,只是一样,你说要和我行夫妇礼,我和夫人都依你,只怕多寿知道不肯依呢。”曹氏说:“你将银子送了去,明日我自有道理。”芮方听了,忙到账房取出一千两纹银,差了一个亲信的下人,将银子包好,送到蔡家,并嘱咐那人对多寿说,借据已经烧毁,不要还了。那人领命自去。芮方在房内坐谈了一会,见曹氏谈笑如常,换了样子,料他的心已改转了,倒放了心,十分欢喜。曹氏又说:“吾已从了你们,要和夫人一样,给我另设一间卧房,今晚不跟夫人同睡了。”来氏料他心已改转了,不过争些规矩,就也不提防,叫人腾出一间空房,铺设停当,叫一个丫头陪他睡去。
    曹氏走到房中,将房门关上,催丫头一同睡下。到半夜,曹氏见丫头睡得正熟,轻轻起身,把灯火灭了,解下一条汗巾来,挂在床上,吊颈缢死。到得天明,丫头起来,瞥眼见于,吓得衣服都不及穿,一脚三步跑出来,叫道:“不好了!”来氏和芮方尚未起身,听了知有变卦,也不及细问丫头,忙起身出来,跑到那边看了,惊呆得没有主意。那来氏便叫解他下来,把曹氏胸口摸了一摸,说道:“不中用于。”芮方又气又怒,说道:“死丫头,只贪睡,弄出来的事。”说罢,跑过丫头身边踢上两脚。丫头连忙跑开。来氏对芮方说道:“这是他自寻死的,目今索性报了官,说多寿和他淘气,避到这里自寻死的。”芮方心上本恨多寿,就照来氏的话去报了官,一面关照多寿自行棺殓。
    却说多寿,隔夜接到一千两银子,又听得芮方这般说,心思粗浅,只认得曹氏在里边和夫人说了情,又是喜欢,又是疑惑,一夜不曾睡着;到第二日清早,忽听得曹氏在那边缢死,倒像半空霹雳打下来,吓了一跳,忙出门四处打听,方知底细。
    回到家中,大哭一场,就请人做了状子,投广州府衙门来告状。
    广州府见被告的是督营中统兵大员,未便传讯,就将状子详送制军衙门。章制军名瀚见了,便饬传邢芮方来。芮方本是制军心腹,十分信任,那日上来,捏饰几句,制军听说,倒反怒这蔡多寿不应讹诈,把他革职了。多寿正冤屈得无路可走,这日听得康尚书阅兵到临,便再缮就一个呈子,拦舆呼冤。康尚书一路到来,风闻这案的情由,又采听邢芮方许多劣迹,都是总督袒护他。当下接阅呈子,叫他在省候讯,一面奏劾芮方。奉旨,邢芮方先行革职,交康济时严行审讯。芮方听得,忙和来氏商量,叫他到制军夫人处设法。这制军夫人王氏和来氏往来,来氏也极会揣摩的人,见王夫人素性爱佛,他便时常将些天堂地狱和那些果报善恶的事添头装脚说给夫人听,夫人投其所好,因此认他为寄女,和他十分亲密。这日来氏进去,将这事告诉了夫人,求他救援。王夫人听了,道:“不妨,我和大人说了,包管你没事。”来氏道:“听说这康尚书公正廉明,不徇情面,倒是这个上有些利害。”王夫人笑道:“论起来,这康尚书岂不是大人的一辈年侄?凡事他也不能专主,终须和大人熟商的。你放心,包管你丈夫的功名开复就是了。”来氏听了,再三叩谢。回来和芮方说了,芮方也便放心。
    却说康尚书,奉旨会审这案,就约定了日子,往总督衙门,会同了章制军,传邢芮方审讯。芮方仍是一派胡言,康尚书驳诘再三,芮方供词闪烁,坚不吐实。尚书想要用刑,章制军听了,便说:“威逼情事,究无实据。而且这曹氏自行寻死,其中恐有讹诈。此事未便听一面之词,遽将职官用刑。”康尚书已驳诘,芮方无言可对,忽听制军有心回护,便叫退堂,将芮方交差看管,过日再审。康尚书回到行台,暗想:这案前后看来,威逼情节已经显见。今日用刑一讯,便可水落石出,可恨章名瀚多方袒护,邢芮方有恃无恐,不可究诘。当下想了,便将这案暂且搁起,待阅兵之后,接到乡试,制军入闱监临。中秋夜,康尚书忽檄府司,提芮方到行辕亲讯。芮方倚仗制军的势,挺撞不服,尚书喝叫用刑,正在刑讯,忽见有人从总督处来说:“制军夫人请康大人过去,有要事面谈。”康尚书听了,料到为这事说情,便道:“今日已晚,明日一早过来。”那人又道:“夫人说有要事,今晚就请过去。”尚书笑答道:“了却这案就过来。”那人只得回去。康尚书问了几句,便喝用严刑,芮方图赖不过,只得招认了。尚书叫画了供,就令牵出行辕,就地正法。那时正打三更,制军已托两司来恳情,甫到辕门,只听得号炮一声,料已不及,便就不进行辕,回衙门去了。康尚书审结这案,便专折奏请,将曹氏旌表,又奏参章名瀚任用匪人,坏法乱纪。奉旨革职,永不叙用。从此康黼清威名日著,每到一处,老幼瞻仰。
    巡阅已毕,进京复命,行过山东地界,忽有一个不僧不道的骑了一只秃驴,在前面过来,冲突仪仗。护卫的亲兵正在赶上捉拿。黼清连忙止住,下车一看,不是别的,就是从前送画的那个朱喟。当下见了,各叙衷曲。朱喟说道:“尚书功成名就,夙愿已偿,若不作归山之计,以后的事,有似画蛇添足了。”
    黼清即恍然大悟,到了夜间,改装易服,便从了朱喟,一同去辟谷修仙不知所终。
    后人有赞语四句道:
    梦影迷离,笔花绮丽。想见太平,作画之志。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