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苏知府螟蛉有子-新刻桃花庵 卷三-桃花庵鼓词-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世情小说 > 桃花庵鼓词 > 新刻桃花庵 卷三
第十八回 苏知府螟蛉有子
    第十八回 苏知府螟蛉有子
    诗曰:
    窈窕淑德女,风流出奇才;
    庵中生贵子,天降状元来。
    闲言少叙。且说苏大人,闻听王婆之言,心中大喜,自想道:「我今午五十有余岁,膝下无子,不免将此小儿买下,有付不可?」
    遂问道:「王婆,你老将此小儿买下,你今要多少银子么?」
    王婆闻言,暗自想道:「这内中又有些悬虚,他若买去,待送甚么往张宅上去?」
    又一转念说:「也罢!不如就将这孩子,卖与苏大人,他再送我一丁银子,我这不是一计两得,不强过我在外看病念佛。」
    王婆想到这里,遂道:「大老爷,你待留下小人,只要十两银子。」
    大人闻言,说道:「不多。」
    遂命人称了十两银子,交与王婆。
    王婆接在手中,遂将那孩子抱起来,心中又想:「将这身蓝衫留下,也还换他几两银子。」
    于是将那小孩光光的送于轿中。
    苏大人接到怀中一看,心中欢喜,说道:「天庭饱满开方圆,日后必定主贵。」
    遂吩咐挑轿回府,众人即忙抬起回府。
    苏老爷抱子升轿回府中,
    老太太即此着堂来接下,
    问了声老爷抱的谁家子,
    苏老爷对着妇人说实情,
    大街上十两银子将他买,
    收了来你我膝下作螟蛉,
    老太太闻听此言心中喜,
    急忙忙接将过来抱怀中,
    自今后苏老大人有了后,
    看待他如同明堂掌上珠,
    起了个乳名叫个苏宝玉,
    六七岁送在南学把书攻,
    十三四冑中锦秀文才好,
    初进场得进秀才第一名,
    这也是天意不绝张门后,
    窦夫人一见面貌就生情。
    话说王婆偷自将小儿卖与苏大人,二老看待,如同掌上的明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苏大人官满任,要回家中,百姓苦苦相留,启奏万岁,又命他实受苏州知府,十五年方换还升。因此苏州府缙绅门第,皆有来往,不觉得就是十年有余。
    苏公子时年十五岁,入了个学,因进入十材院公查,这且不在话下。
    但见那人,自门前向东,见那相公自门前向东去了。窦氏太太即忙起身,来至大门以外,向东一望,说道:「那不是你少爷是谁?何故不上家来,丫鬟你快快叫他一声罢!」
    丫鬟说道:「太太,你是想少爷的花了眼了。那原不是少爷,看他言身子举动,与我少爷在家虽是一样,他的年纪与我少爷,大不相同。此人也不过十五六岁,少爷出门就是一十八岁,一去这是十五年了,若是,他也是三十三四了,太太你再想。」
    窦氏闻言,长叹了一声,说道:「苍天苍天,我这是想坏了心了。」
    窦夫人一声长叹呼苍天,
    叫了声无影无踪可意男,
    自那年游春望景去赴会,
    细算来至今一去十五年,
    叫妾身在家依门常盼望,
    你因何至今仍不把家还,
    跟前里少年夫妻不相见,
    好叫俺痴心化做启山,
    正是这夫人门前盼夫主,
    那相公摇摇摆摆又回还。
    话说窦夫人,自是来那大门以外,胡思乱想,但见那位相公,不一时又转将回来,窦夫人一抬头,正正的看了个大回,具正的看个仔细,怎见得:
    身穿蓝衫头戴巾,
    温柔典雅声气现;
    面貌好似张才夫,
    骨格与他不二分。
    身体举动二相若,
    可惜年庚不二旬;
    夫人看罢心中爱,
    又把相公问原因。
    话说窦夫人,迎面看了一回,那位相公来至近前,夫人无及奈何的说道:「那位相公,你且暂住。」
    那相公闻言,走至夫人面前,就是深深的一礼,尊道:「大太,将小子叫下,有何指教?」
    窦夫人听这相公声音,也与他丈夫无二,心中动了念虑之心,遂说道:「此处不是叙话之地,请到内宅少坐。」
    遂命丫鬟领着公子头前,夫人随后进了大门。又是二门,这进了客舍。
    窦夫人与那相公分宾主而坐,那相公再三不肯,乃与夫人坐了个平坐,夫人问道:「相公尊姓?」
    那相公答曰:「小子姓苏。」
    夫人说道:「苏州府姓苏的不多,惟有知府姓苏,子是与相公一家否?」
    相公答曰:「那就是小的家父。」
    夫人闻言,起身下拜说:「原是贵府少爷,多有简慢了。」
    苏公子道礼说:「不敢不敢。」
    二人复命,又看了茶来了。窦夫人心中暗暗想道:「闻听一言,苏老大人膝下无子,十两纹银买了一子,相比就是此子,也是有的十,待我问他一问。」
    遂问道:「公子兄弟几位?」
    公子答曰:「小子孤身一人,并无兄弟。」
    夫人又问道:「令尊大人年庚几何?」
    公子答曰:「六十三岁了。」
    夫人又问:「令堂老太太甚么年纪?」
    公子答曰:「与父亲同庚的。」
    夫人又问曰:「府中几位太太?」
    公子答曰:「就是母亲一人。」
    夫人又问曰:「公子贵庚几何?」
    公子答曰:「今年一十五岁了。」
    太太闻言,心中暗算生产年月,即知公子不是苏门亲生之子,可也不知道他的亲生来历。这又不好对面相问,遂说道:「公子,老身在大门以外,猛然抬头看来来往往,其生亲一至,若一见公子,忽然就生了爱虑之心,有意与公子结个母子之亲,不知公子意下何如?」
    夫人言罢,公子从与不从,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