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窦夫人新认母子-新刻桃花庵 卷四-桃花庵鼓词-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世情小说 > 桃花庵鼓词 > 新刻桃花庵 卷四
第十九回 窦夫人新认母子
    新刻桃花庵 卷四
    第十九回 窦夫人新认母子
    诗曰:
    思想丈夫不回程,
    情相面貌认亲生;
    只念暂作倾心志,
    那知竟是骨肉情。
    四句题纲勾开。
    且说窦夫人言罢,公子心中暗想:「张宅也是世袭进士,是州府有名的乡绅。张公出外多年,无回,闻得那窦氏太太,节烈德妇,他于今要与我作个干母,也是小生一生之幸,何不就此拜认。」
    想到这里,遂即忙起身下拜,尊道:「母亲有此美意,小子就此叩拜。」
    窦夫人见他跪下,连忙上前,一把拉起,叫道:「我儿,你有此意,老身即欢喜不尽,不必行此大礼,作速就坐,为娘的还有实情一告呵!」
    窦夫人一见从命心里欢,
    叫一声我儿听我说根源,
    皆因为夫主那年出门去,
    细算来一十五年不见还,
    为娘的虽在家中常盼望,
    那一日思念到了大门前,
    但见你大门以外走一趟,
    如见夫君归来进入中堂。
    我今一见了你,与你那不见面的干父,如同一样的行动。
    见你身体与干父似一般,
    因此才将你让进我的家,
    这是我不知不觉出大言,
    我的儿你若能从为娘命,
    我必然当作亲生一样看,
    俺张门本是世袭进士第,
    自今后就与柴门相往还,
    吩咐声丫鬟快排酒筵座,
    我与你少爷陪坐把酒宴,
    好把心事曲折诉说情怀,
    且不言新认母子两相问,
    大门外来了送子的天仙。
    话说窦氏太太,心中得意,吩咐丫鬟,正排酒席,款待公子,这且不表。
    且说王三思自从婴儿卖于苏门,共得文银二十两回家,有吃有穿有戴,专与人家说媒看病。迁延岁月,又过了一十五午,就七十有余了,也说不得媒了,也看不得病了,银子也使用完了,遂日里米柴难得,今日忽然想起来,还有包裹小孩子的那一身衣服,待我拿出来,向城中大家门首,打换他几两银子,我好使用。
    想到这里,遂拿将出来,锁上房门,往城中而来。
    走至城中,心中想到,这往向那去卖,听得人说俺那干女儿,这二年在双竹巷张宅做饭,我不如找着他,叫他与我换几两银子,强得我吆吆唆唆的,又无有平信。
    王婆做定主意,至张府门首,并不用传报,自己进去。到了那厨房门首,有一个做饭的使女叫道:「那不是干娘么,你怎么来到这里?」
    王婆就地坐下,说道:「我儿,我这不是要来,只因家中少柴无米,无地借凑,还有这一件蓝衫,你与我拿去于你太太看看,他若要时,叫他随便赏我二两银子,我好度日。」
    那使女说道:「太太在客舍陪客,等他送了客去罢!」
    王婆说:「这天已过午,我还要回家,你速去问问的罢!」
    使女遂将蓝衫接过,看一看鲜然甚妙,遂拿进来客舍,禀道:「太太,王娘拿了一件蓝衫,前来要换二两银子,拿来与太太过目。」
    窦太太正与公子讲话,听得使女来禀如此,窦氏太太说道:「于今咱家又无男子,要此蓝衫何用?」
    使女禀道:「太太,那王娘七八十岁了,家中缺少柴米,因此前来相投,我看这身衣服,甚是华美,太太一来是要一件好衣服,二来是周济了孤寡,岂不是好。」
    一行说着,将那蓝衫打开一看,窦氏夫人也跟着一看,明公,这正是:
    自己拣来自已服,
    就是百年也认得。
    窦夫人一见蓝衫仔细观,接过来上下打量举周全,看了看这身衣服好面善。遂将那一件蓝衫的领扣、花缘针线女工,仔细一看,叫道:「呀!不好了!」
    但只见呀的一声变朱颜,
    暗想道蓝衫本是我亲做,
    我丈夫那日出门身上穿,
    今日里不见丈夫回家转,
    是怎么他的衣服转回还,
    细想来若要知道丈夫处,
    除非是叫过来人问根源。
    话说窦夫人一见,认得是他丈夫穿的衣服,遂问道:「这件衣服是谁拿来的?」
    使女答道:「是俺干娘。」
    夫人问道:「你干娘果有儿子无有?」
    使女答道:「他儿花女花一点也无有。」
    夫人说:「你将他叫来,我要亲自问他。」
    使女遂将王婆叫至客舍。
    王婆说:「与太太叩头。」
    遂嗑了个头,起身又见一旁一位少年公子,遂又与公子试了个礼,战战兢兢的问道:「这位相公,想是太太膝下的公子,好清秀的一个相公,后日一定又是个大官了。」
    窦夫人闻言,说道:「你太太无有这样福,担不住这个儿子,这原是那苏大老爷膝下的少爷。」
    王婆闻言,沉了一沉说道:「这就是本府苏老爷的公子么?」
    夫人答曰:「正是。」
    王婆说:「好好,你今日到了这步天地,身为公子,你昔日抗苦抗苦,老身若不送你到苏府,你如何到了这步地位?」
    公子闻此言,便问道:「这位大娘,素不相识,你在小生身上,有什么恩惠,何不言明。」
    王婆说:「这话一时也说不完,二来在太太面前,也说不得,我今问太太将老身叫来,有何话问?」
    窦夫人问道:「我是问你蓝衫,是你家中之物,还是外人的?」
    王婆说道:「是我家里的。」
    夫人说:「你家中并无男子,这蓝衫是何人穿的?」
    王婆那言语无法对话,如此不言不语。
    夫人说道:「你若实说,莫说是二两银子,我也与你。你若不实说,必是偷盗来的,我将你送至当官,只就难为于你了。」
    夫人开言道,王婆你是听;
    蓝衫真来历,要你说分明。
    赏你银十两,回家度日生;
    若不说实话,叫你受苦情。
    王婆听言道,心中犯叮咛;
    我今七十多,隐暪待怎生。
    今如说实话,银子到手中;
    欲如真情事,再看下回书。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