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王婆子细说情由-新刻桃花庵 卷四-桃花庵鼓词-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世情小说 > 桃花庵鼓词 > 新刻桃花庵 卷四
第二十回 王婆子细说情由
    第二十回 王婆子细说情由
    诗曰:
    实话有情理,瞎说难安排;
    王婆若隐暪,此案何日开。
    话说王婆想到这里,禀道:「太太,实不相瞒,这蓝衫就是这位公子穿了来的。」
    公子在旁,闻听此言,心中疑问,叫道:「你这位老大娘,小生自幼不出府门,家中的衣服不少,那有此事?」
    王婆说:「公子,老身说来,你可莫怪。」
    公子说:「有话请讲。」
    王婆说:「公子,你不是苏门亲生之子,你可知之?」
    公子说:「不知。」
    王婆说:「料想你也不知。」一旁坐下,听着老身道来。
    王婆开口道:公子你是听。
    你的真来历,惟家知了情。
    那年正月节,十五正张灯。
    有个桃花庵,妙禅小尼僧。
    叫我老身去,与家一儿童。
    初生方二曰,蓝衫包身中。
    叫家抱出来,家主他养身。
    那一时老身抱出庵中去,
    我方纔一直进了苏州城,
    正遇着苏大老爷去拜庙,
    西门内一见老身问分明,
    我就说要把小儿找主卖,
    苏老爷一见婴儿就应承,
    立时就送我纹银十两正,
    苏老爷当面抱去小儿童。
    那一时,我见这件蓝衫极新,还可以值几两银子,因此我就留下了。
    这就是少爷一生真来历:
    太太呀太太在上仔细听,
    这一身蓝衫情由一切明,
    王三思从头至尾说一遍,
    客舍内母子二人各心惊,
    苏公子纔知不是苏门后,
    心里要庵中访问母亲生,
    窦夫人听罢蓝衫真来历,
    急慌忙又问夫主内里情。
    话说窦夫人听得出这蓝衫来历,开口问道:「桃花庵中果有几位女姑?」
    王婆道:「就是师徒二人。」
    夫人问道:「这婴儿是何所生?」
    王婆答道:「原是小陈师父所生。」
    夫人又问道:「这庵中无有男子,这蓝衫他是来于何处?」
    王婆说道:「你好不明白,若无有男子,这婴儿自何处而来,内中情由,他各人知晓。」
    窦夫人说道:「我实不瞒你,这蓝衫原是我家丈夫的,自上虎丘山看会未回,至今也是一十五年,并无音信。今日得见我这衣服,他必然知道丈夫的下落。待到明晨,我要亲自前去访问,他若不肯实说,是要你做个对证,你对证得起?」
    王婆说:「太太自管放心,老身情愿做个对证就是了。」
    夫人说:「说是如此,相公且请回府,明晨老娘前去降香,以待回来时候,相公也有了生身的来历。」
    只是:
    一见明两心闷,
    十年寒冷一朝回。
    苏公子是日回府,窦夫人留下王婆,到了明晨,窦夫人坐了轿,将这件蓝衫,暗带了自己的身中,却又带着王婆,往桃花庵中而来。
    窦夫人降香要进桃花巷,
    一心里访问丈夫结发男,
    实只屝年夫妻今朝见,
    又那如夫主早已染黄泉,
    这夫人坐在轿中暗思想,
    这件那中情由实不明,
    多者是女姑生得风流样,
    将夫主暗暗引在桃花庵,
    你二人颠鸾倒凤两合意,
    因此才食恋恩爱不回还,
    又转念说此事令人可疑,
    你就是情投意合恩爱好,
    想此处相隔苏州城不远,
    为怎么无音无信十五年,
    这其中情由今人实难辨,
    必得是亲自细细问根源,
    正是这夫人轿中胡思想,
    众家人报道来至桃花庵。
    窦夫人正然思想,来至山门以外,下了轿子,使人进庵通报,此时老道姑也下世去了,独有妙姑一人。
    妙姑听说是双竹巷窦氏太太,前来降香,慌忙出来,接至客舍,窦夫人一见妙姑,真乃是一等上好人才,心中暗想:「这事,就十有八九。」
    用目看毕,便要进庙拜佛,妙姑引着参拜佛像,焚香化纸,拜礼一毕,回至客舍,妙姑自承素菜茶食,就坐,坐下便问道:「大太,小僧有失迎接,万望恕罪。」
    窦太太说道:「好说好说,仙姑妙龄,今年几许?」
    妙姑答曰:「三十二岁,请问太太年庚几何?」
    夫人答曰:「三十三岁了。」
    妙姑以言挑曰:「膝下几位令郎?」
    夫人说道:「仙姑不知,妾身自从出嫁,丈夫出门,至今一十五年,并无音信,膝下儿女皆无。」
    妙姑闻言,心中作一小惊,暗自想道:「当初曾命王三思将小儿送去,因何说是无有,想必我儿大命不长,亡故去了,也是有的。」
    眼中轻轻落下了一点珠泪,窦夫人见他心中凄惨,便问道:「仙姑因何听妾身之言,面带不悦?」
    妙姑答曰:「我见太太三十余岁,孤身守寡,与我这出家人一样,深为可叹。」
    夫人闻言,说道:「仙姑与我情同此心,心同此礼,我有心与你拜为姐妹,不知仙姑意下何如?」
    妙姑言道:「但恐太太有贵贱之忌。」
    夫人说道:「仙姑说得那话,既然有意,二人请拜。」
    言罢,离坐叩拜,遂与夫人平拜了四礼,复入坐位,各叙年庚。窦夫人年长一岁,为亲姐姐,小僧为妹。
    又叙了几句闲情,窦夫人说道;「妹妹,愚姐今日来此,还有一见明,还望妹妹指教。」
    妙姑言道:「姐姐有何事情,何不明言?」
    夫人闻言,将带的蓝衫拿出,说道:「就是这件衣服,不明。」
    妙姑闻言,伸手接过来一看,忽然仰面回头,暗地里流泪来。
    一见蓝衫珠泪倾,
    想起当年张相公;
    凤舞鸾交恩情重,
    至今算来十五冬。
    襌房生下娇身子,
    王婆包裹出门庭;
    至今忽然见一面,
    难免心中不泪零。
    妙姑时下泪难止,
    夫人就要问实情;
    明公不知后来事,
    下一回程说分明。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