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三回 苏状元归宗认母-新刻桃花庵 卷四-桃花庵鼓词-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世情小说 > 桃花庵鼓词 > 新刻桃花庵 卷四
第廿三回 苏状元归宗认母
    第廿三回 苏状元归宗认母
    诗曰:
    折三秋桂,心疑犹难通;
    托根虽得所,未肯即随风。
    这四句诗,单说苏状元改门归宗的故事。话说苏太太让了窦氏太太坐下,茶罢,又酒,窦夫人问道:「太太年庚几何,送身体这么康健。」
    老太太答曰:「今午七十三岁了。」
    窦夫人又挑曰:「府中几位太太。」
    老太太此时说话,乃不留意,遂答曰:「自幼就是一夫一妻。」
    窦夫人说:「好,现下公子几位?」
    老太太答道:「就是这一个儿子,无命得多的。」
    二人正然说话,状元回后堂,来与窦氏夫人叩头。
    夫人立起身来,看着公子拜罢,便说道:「我儿,此处并无他人,坐下,我还有话问你。」
    公子闻言,近前作揖,尊道:「二位母亲尊坐。」
    老太太见他儿子这等称呼,便问道:「我儿因何这等称呼?」
    夫人未及答言,公子说:「母亲不知,这原是孩子认过的母子。」
    窦夫人闻言,叫道:「我儿,我今穷了,他为亲母了,你还是做什么呀?」
    公子说:「小儿实不知情。」
    老太太在旁答道:「你这夫人好无来由,我的亲生儿子,谁说妳是他本生母?」
    窦夫人说道:「你且莫要强辩,我且问你,你今多少年纪,他是何年何日的所生,你今日一一说来。」
    老太太呀了几呀,甚难应对,遂说道:「你说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还有什么的为凭?」
    窦夫人说道:「这个自然。」
    窦夫人心急欲要小娇生,
    酒席上朱颜忽变怒气生,
    他本是有爹有娘张门子,
    你今日欲带强霸万不能,
    你本是倚官压劳强相买,
    想当日暪了为娘不如情,
    现如今水落石出事情见,
    你还要暪心昧己将人蒙,
    我跟前现有王婆作见证,
    还有他生身母亲作凭证,
    窦夫人酒筵之前大发话,
    前厅内惊动知府老苏公。
    话说窦夫人在后堂与老太太吵嚷,苏大人在前应陪客,听得后堂吵闹,连忙起身告别,来至后堂。
    见一夫人与他妻子吵闹,口口声声说是他的亲儿,急忙近前,打躬尊道:「夫人息怒,请坐,下官有话相问。」
    窦夫人见他以礼相劝,遂说道:「大人请坐。」
    两人告坐,坐下,苏老爷说道:「夫人今日来与下官道喜,为因下官官礼不周,岗恕罪。」
    夫人答曰:「今来取扰。」
    苏老爷说:「好说好说,下官一进内堂,听得夫人口中说是我的亲儿,但不知谁是你的亲儿?」
    夫人说:「就是这新科状元是我的亲儿。」
    苏大人闻言说道:「夫人说的差了。」
    苏大人未曾开口自沉吟,
    但见他开口又把夫人称,
    俺二老一生无有第二个,
    这一子就是苏门后代根,
    至今日金榜题名有身价,
    无故的你来我府将儿寻,
    你那儿何年何月何处去,
    咱两家并无来往无姻亲,
    你这是想儿想的花了眼,
    你这是想儿想的迷了心,
    苏老爷说长道短一番话,
    酒席上气坏一个窦夫人。
    话说苏老爷言罢,窦夫人说道:「大人你说状元是你的儿子,我且问你是何人所生?」
    老爷答曰:「是我的夫人所生。」
    窦夫人问道:「你的夫人当今多少年纪?」
    老爷答曰:「七十三岁。」
    窦夫人又问:「状元多少岁数?」
    老爷答曰:「一十五岁。」
    夫人说道:「你夫人七十三岁,状元一十五岁,这七十三岁去过一十五岁,你的夫人五十八岁,送能生男养女不成,未闻天地间还有这等奇事!」
    明公,这几句话,说得那苏老爷,也是无言对答,遂说道:「你这位夫人,俺的孩子,俺有来历,你说是你的自儿子,你还有什么凭证不成?」
    窦夫人说:「自然,我有凭证。」
    遂吩咐随身的使女,吩咐出去将你陈氏太太与王婆子俱皆叫来,使女不敢怠慢,出了府衙,吩咐家人,家人去不多时,将妙姑与王婆叫至后堂,夫人叫道:「王婆,你今说那新状元到底是谁家的孩子,你可从实说来。」
    王婆闻言,双膝跪下,尊道:「老爷,老身与大老爷叩头。」
    苏大人一见王婆吃了一惊,说道:「王婆,你还未死么?」
    王婆答道:「此见明白,我还死不了。」
    苏老爷说道:「王婆,听说你在家难以度日,孤身一人,自今日将你留在我府,坐吃请穿,实要你今日说话,长个心眼,这状元爷到怎是谁家的儿子?」
    窦夫人叫道:「王婆,自用你实说,这状元爷到底是谁家的儿子?」
    王婆说道:「太太与大老爷,你们不用争,也不是你的,也不是他的,原是俺这位陈师父的。」
    苏大人闻言,大怒说:「唗!好王婆,我的儿子因何又成了他人的,是你说,是你道。」
    王婆说:「老爷莫要烦恼,听我道来。」
    王婆开言道,老爷息雷霆。
    说起状元郎,惟我如其情。
    本是桃花庵,师父将他身。
    叫我抱出来,送进苏州城。
    张门进士第,太太养他生。
    遇着大老爷,叫我说实情。
    师父嘱咐我,不肯透了风。
    因此说谎言,要把老爷蒙。
    说是找主顾,老爷即忙应。
    与我银十两,将儿抱怀中。
    老身难回答,免有这事情。
    小夫人不知他是谁人子,
    可知道妙姑师父他亲生,
    这就是起根发苖实情话,
    若说状元爷是谁家的子,
    陈师父他的亲儿他自生,
    王三思从头至尾说一遍,
    要把那来笼去脉说分明,
    苏大人又要说话把儿争,
    不知道大人怎么讲情理,
    且等等下一回里说分明。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