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四回 后代根一担双挑-新刻桃花庵 卷四-桃花庵鼓词-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世情小说 > 桃花庵鼓词 > 新刻桃花庵 卷四
第廿四回 后代根一担双挑
    第廿四回 后代根一担双挑
    诗曰:
    天产奇男在庵中,
    少年得中状元红;
    王婆做出弯转事,
    惹得苏张两相争。
    话说王婆从头至尾说了一遍,苏大人心中转念,我好容易尽心尽意,养成儿子,中了状元,再把人家要去,我苏门大事,何人承挑?想到这里,拏定主意,要他发愿,遂叫道:「王婆,想当年原有这一件事,只是这个小儿,一则死了,这是我亲生儿子,不是那一个了。」
    妙姑闻言,急忙近前说道:「大人莫要抵赖,我养的儿子,难道我不认得不成?」
    苏大人说道:「你的儿子,你还有什么记认?」
    妙姑说:「这个自然,想当初俺母子离别之时,妾身悲切痛恨,遂将他的左手小指咬去半截,今日叫状元前来,当堂同验,若是十指不缺,就是你的儿子;若有一指伤坏,你还霸占不成?状元我儿过来,为娘的生你一场,至今一十五年,咱的子来得一见,你若念母子之情,你今日当面相认;若是竟负了生育之情,为娘的死于此处,我也不回去了。」言罢,病哭不止。
    这公子一见了,急忙近前,尊道:「母亲,孩儿不得见面一十五年,今日得见亦大幸沙,惟孩儿怎敢忘你母亲恩。」
    妙姑女记得左手指不全,
    在旁面走出新科一状元,
    走近前开口又把母亲叫,
    不孝儿不得见面十五年,
    至今朝得与母亲两相认,
    竟忘了生育之恩难对天,
    后堂上母子二人情难禁,
    一旁里气坏苏老如府官。
    话说状元认了嫡母,正在悲喜之际,苏老爷夫妻二人,惊了半刻,看看这儿子也争不得了,忽一声叫道:「状元过来!」
    公子闻言,急忙进前,扫地一躬,尊道:「父亲,叫孩儿有何训教?」
    苏老爷听得还叫他父亲,竟眼中含泪说道:「我还是你的父亲么?」
    公子说:「父亲不必如此,小儿方才名登金榜,今日得见生母的确,若不相认,是不孝也,若忘了父亲养身之恩,是不义也。小儿名题金榜,若做出这等不孝不义之事,就该天不覆地不载了。」
    正是:
    为人莫慢读书子,
    还是书中出贤人。
    苏老大人闻得此言,心中略缓了一些,遂叫道:「我儿,你今日已认了嫡母,果是归宗,你还是顺名。」
    公子说:「此事还与父亲计议。」
    苏大人闻言,心中暗想:「我如叫他顺了我的姓,此时大人心里不允,我若叫他归宗,我今日苏门无子,何人承挑,只是我苏门就该绝了不成?」正是:
    一人难遂两家愿,
    俱是要个后代根。
    苏老爷来至这里,不肯作主,遂说道:「老夫也不肯为主,到前厅中各大人议论何如?」
    公子说:「任凭父亲作主。」
    苏爷一同亲母,至前厅将请的府学大人、本县教授,同至后堂与窦氏太太相见,叙礼已毕,将前后事情一叙。
    府学大人与县学教授商议曰:「状元根出张门,天生是张门的骨肉,礼宜归宗。苏大人抚养成人,名登金榜,抚育甚厚,膝下别无承挑苏门之根,亦不可缺礼,宜受挑入赘。承相之女为苏门子媳,生子姓苏,承挑苏门基业,亦是苏大人养子之功。张门另择妻妾,状元成婚,生子姓张,承挑张门,宜有张门之嗣,一担双挑,岂不两全其美。」
    两位大人言罢,苏张两家俱各欢喜。
    窦夫人与苏老爷拜谢不尽,当面谢了各位大人,遂与妙姑、王婆一齐回家。
    状元在苏府住了几天,才回了张家府第。此时同城的大小官员,又至张府前来道喜,时窦夫人一家欢乐,恭敬待客。
    正是:
    一十五年无男子,
    忽然来了状元儿。
    张门又择昆山县徐门为婚,状元先相府入赘,后娶徐氏为妾。其后苏门生子有三,皆举进士。张门生了二子,俱以高选入官。
    后人有诗赞曰:
    张才可为风流男,忽遇窈窕陈妙襌,
    少年难禁原心乐,张才理当染黄泉,
    妙姑虽为淫荡女,一生恩爱无二男,
    庵中产下状元子,母子见面十五年,
    苏门教子成名早,窦氏可为女中贤,
    志在张门留根业,得收夫骨张逐还,
    可算一部勋烈传,提笔写在桃花庵。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