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受挑唆天狼上阵 中暗器世汉落荒-正文-小五虎演义-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四十八回 受挑唆天狼上阵 中暗器世汉落荒
鄯善城头上一阵大乱,当兵的脑袋掉下了不少。谁杀的?曾杰。
    曾杰是怎么来的呢?前面说过,他在通天岭奉元帅之命,单人徒步去找杨怀兴。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但没找着,而且自己也累病了,周身发烧,寸步难行。无奈,呆在一个农户家中。养了好些日子,病体才痊愈。他从过路商客口中得知,穆桂英已率兵西进。曾杰心想,得了,怀兴没找着,我得回营报信呀!就这样,他才来到前赦。到在这儿之后,又想,报信有什么要紧?我何不先进城探探地形?于是,他夜间便混进城内。
    那阵,双方正偃旗歇鼓。他迈开双脚,乘着月色,在城内来回转游,探听风声。当他蹿到皇宫的时候,就见里边正匆匆收抬东西。曾杰心想,怎么,莫非他们要跑哇?我可得多多留心!今日,单云龙一出马,他就提前藏到了城楼以上。他见单云龙败回城来,一员宋将掉下吊桥,心想,若不及时相帮,恐他性命难保!动手吧!想到此处,把小单刀一毫,“嘁哩喀嚓”,在城头上就杀了起来。那些个当兵的,做梦也没想到宋将会在城上。霎时间死的死,逃的逃,跳城的跳城,乱作一团。曾杰见当兵的溃不成军,急忙放下吊桥,高声喊话:“呔!那员宋将,快快进城!”
    书接前言。杨世汉抬头一看,嗯?这人是谁?管他呢让我进城就行!想到这里,双手紧提丝缰,将马策出护城河外,催坐骑,上吊桥,嗒嗒嗒嗒闯进了城门。接着,摆开手中的双锤,一顿好砸,当兵的叫苦不迭。
    穆桂英在前敌观阵,忽然见城头阵大乱。她正疑惑不解,就听城头上有人喊叫:“哎,穆元帅一快点进城!”
    穆元帅一听,明白了。啊呀,原来是曾杰!她精神一振,忙传军令:“众将官,快夺城池!”众三军一听,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如翻江倒海一般。向城门涌去。
    杨世汉一人在城内厮杀,那些当兵的已难以抵挡:穆桂英又率三军杀进城来,他们就更不敢恋战了,只好俯首就擒。穆元帅在马上传令,率三军一直杀向银安宝殿。
    穆元帅来到银安殿,忙派战将搜查皇宫。这些战将把皇宫搜了个遍,也未见著一个人影。穆桂英明白了,他们已不战而逃!看来,敌军早有准备;怪不得今天不见单天启出阵呢。不然,也没有这么快当。她略思片刻,传下军令:“将鄯善国的大旗砍倒,升起宋国的旗号。同时,出榜安民,晓喻黎民百姓,做买做卖,各行其便,宋军将士,要公平交男,绝不许欺负异族黎民。”将命传下,军兵遵命行事。
    这时。曾杰乐呵呵地走来,冲元帅抱拳拱手:“参见元帅!”
    “曾杰,你是打哪里来的?”
    “别提了一”他把前因后果述说了一遍,又问:“元帅,找到杨怀兴没有?”
    “唉!”元帅把怀兴的遭遇也讲说了一番。
    曾杰一听,说道:“噢!双方打仗,难免伤亡。大帅不必悲伤,咱设法为他报仇就是。”
    元帅问:“据你所知,鄯善王哪里去了?”
    “这我可不知烧。我入皇宫的时候,只见他们匆匆忙忙收抬东西,估计他们要跑,便加了小心。可是,等打起仗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元帅,要我看,他们没有跑远。说说不定还会回来,与咱决一死战。”
    “嗯。咱们虽然得下了鄯善城,可是,西夏、鄯善并未写降书、顺表。我们还得严加提防,准备最后决战!”众将听了,连连点头称是。穆桂英又传下军令:城上多备灰瓶、炮药,滚木,擂石,四门紧闭,增哨加岗,严防敌人偷城。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过了好长时间,也见番王带兵讨阵。穆桂英心中纳闷果,派探马化装打探。结果,也未打听到鄯善王的下落,老太君说:“自咱征西以来。历尽千难万险,才打到鄯善城内。如今,他们藏而不露,其中必有隐情。依老身之见,说不定更大的厮杀,就要出在眼前。”
    穆桂英说:“是呀!要班师回朝,还得咱费一番周折。”
    苗从善说:“二位言之有礼。兵书云,‘有备无患。’莫若咱立即调兵遗将,聚集各路英雄,也好对付意外的战情。”
    元帅听了,连连点头,略恩片刻,对震京虎说:“云飞,豹儿的伤好了没有?”
    “好了。”
    “本帅给你父子二人一道将令,去黑风岭给肖元帅,忠孝王送信,让他们妥善安排兵力,速来前敌助阵。”
    “得令!”话音一落,云飞带领呼延豹,催马而去。
    穆元帅又说:“曾杰!”
    “哎!”
    “曾奎订亲之事,你可知道?”
    “不知道。”
    穆元帅把详情讲了一一番,接着说:“公主铁金花许配与他,他就要当英唐国的驸马了。”
    “是吗?那可太好了。元帅,什么时候让他们完婚?”
    “公主只是暗地许亲,她父王还不知此事。现在,你带上曾奎,面见国王求婚。等把诸事办完,就叫司马云英速回前敌。她现在还女扮男装,时间一长,唯恐露馅。”
    “那好。”
    “曾英雄,前敌之事,你也知晓。事成之后,速速回营。”
    “元帅放心。”说罢,这爷儿俩走出帅帐,直奔英唐国而去。
    曾杰父子走后,老道苗从善说:“元帅,我也要告辞
    “道长为何也要离开军营?”
    “我要云游四方,搬请援兵。”
    “此番离去,但不知何时回来?”
    “慢不了,请元帅放心。”说罢,扬长而去。
    道长走后,穆元帅又传下将令,让大家各尽其责,准备厮杀。
    转眼过了两个多月,敌兵始终没有露面。众战将急得够戗。一天几次到城头嘹望。
    这天下晚,穆元帅正在房中苦读兵书,就听鄯善城外传来了大炮声响。穆元帅心想,啊?!他们终于露面了。穆桂英思前想后,一宿也没合眼。东方刚刚发白,便传令擂鼓聚将。往哪儿聚呢?银安殿。穆元帅自进鄯善城,就把银安殿当成帅帐了。
    众将官来到银安殿内,到站两厢。穆元帅迈虎步走进殿来,坐定身子,刚要发号军令,就见蓝旗官跑来跪报军情:“启禀大帅。城南来了一哨人马,足有十万之众。人喊马嘶,旌旗招展,大旗上绣着‘南南国’。南南国王带领手下大将,已到两军阵前,要穆元帅亲临疆场!”
    “噢?”穆元帅听了禀报,心想,不见西夏、鄯善的人马,为何又来了个南南王?她略停片刻,说道:“再探!”
    “是!”蓝旗官答应一声,转身走出殿外。
    老太君说:“桂英,南南国此番出兵,准是那西夏、鄯善王搬弄的是非。”
    “嗯。南南国这一参战,咱还朝之日。又得拖延了。”说到这儿,将令箭一操:“众将官!”
    “有!”
    “随本帅出城迎敌!”穆元帅传令已毕,带领全体战将,上坐骑,开城门,直奔向两军阵前。
    穆桂英来到前敌,勒马往前一看,对面扎下了无数的营盘,处处旌旗顺风飘摆,当中立一杆杏黄大旗,红火焰花边,白月光材底,上绣“南南国”三个黑字。两旁立着无数匹战马,马上端坐着高的、矮的,瘦的、胖的,黑的、白的,等一个个战将。红旗下闪出一匹战马,马上端坐一人:年龄四十岁左右,头戴银盔,二龙斗宝,狐狸尾,雉鸡翎,面如黑枣。扎蓬须髯,压耳毫毛,穿一身黄金铠甲,外套战袍,手中端一口锯齿大铁刀。此人一踅战马,见他背后背着一根三尺多长的竹筒子。
    穆元帅看罢,心中暗想,嗯,此人准是南南王。
    南南王到在两军阵前,带住坐骑,闪目一瞧:“哟!”从鄯善城里涌出一队宋军,来到前敌,稳住阵脚。两厢排着众位战将,亚赛貔貅一般!正当中闪出一匹战马,马上端坐着一员女将,那真是体态端庄,不怒自威。在她身后,飘摆一面大纛旗,上绣着“浑天侯”三个大字。
    南南王看罢,冲前边喊话:“呔!前面宋将听着,快让你们的大帅穆桂英上阵!”
    穆元帅听了,抖擞精神,紧催战马,冲到阵前,刀交左手,从容问道:“来者你是何人?”
    “嗯,你可是穆桂英?”
    “正是本帅。请你通上名来!”
    “吾乃南南国的国王,姓南名叫南天狼!看见我身边的这位了吗?他星我的兵马大元帅,姓沙叫沙刚。穆元帅,谅你非知,我南南国和鄯善国乃是多年的睦邻。三国联军进兵之前,鄯善王就曾给我捎信,让我出兵相助。那时我想,联军兵强马壮,平大宋不费吹灰之力。所以,我暂未派兵。没曾想,西夏、鄯善王苦心积蓄了多年的兵力,竟败在你的手下。现在,他们携带家眷逃到我南南国,求我报仇。两国近邻,唇亡齿寒,他们有难,我岂能袖手旁观?为此,我不惜重金,从八方召募了许多天下的英雄豪杰。你来看,这是我六六三十六员大将。如今,我统领雄兵十万,与你拼个高低。穆元帅,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条道路,一是硬打碰拼。一是出城服输。何去何从,请你定夺。”
    穆桂英一听,微微笑道:“南南王,我大宋天朝与你无冤无仇,多少年来,未曾动过刀兵。那西夏、鄯善兴的是不义之师,你为何不辨是非,反倒助纣为虐?再者说,那联军都被我打得一败涂地,何惧你一个小小的南南!如今,战局已定,本帅我就等西夏、鄯善写降书、递顺表,好领兵还朝。如果他们心怀叵测,让你前来送死,南南王,你的命运岂不可想而知!”
    “哼!联军败北,自有原因,咱不必谈论,你若不服,请看我究竟有多大的能为!”说若话,摆开掌中的锯齿大铁刀,刷!砍了下来。
    穆元帅一不担惊,二不害怕。抡刀往外招架。一个回合过后,穆桂英踅过马来,大声喊话:“南南王,既然不听本帅良言相劝,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厉害!”
    穆元帅没让别人上阵,抡刀就跟南天狼厮杀在一处。几个回合过后,穆元帅心里说,唉呀!怪不得他说大话,武艺确实精湛。俗话说,“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今日交锋,我需加倍谨慎。
    南天狼心里也想,哟!都说穆桂英厉害。我却未加在意,以为她已霜染鬓发,不堪一击。今日一见,她却象扳角的苍龙,掉牙的猛虎,果然名不虚传。我若跟她恋战,定要吃亏。哼!何不用暗器伤她?想到这里,便把战马先带到旁。等二马错镫之际,他把大刀挂在得胜钩上,向背后一伸手,就把那个竹筒子摘了下来。
    书中交待,他这根竹筒,是件伤人的暗器,名叫风火筒。外表是竹子的。里边却有铁片,内装硫磺焰硝弹,下边有绷簧。使用的时候,一捅底端的蛤蟆扣,‘嘎嗒”!腔里就令着火。里边一着,这火就哧哧往外喷。南天狼就仗着这个东西,才敢到前敌讨阵。
    南南王挂好大刀,摘下了风火筒。穆元帅踅马回来,正准备擎刀出击,就听南灭狼高声断喝:“呔!姓穆的,你小心,!”说话间,他连忙摁了几下蛤蟆扣,他这么一摁,那风火筒里哧哧地就喷出了火苗。
    穆元帅带马一瞧:“啊?!”她万没想到南天狼有这么一招,躲闪不及,那火苗象火龙一般,扑到她的正背旗上,霎时间,烈焰汹汹,燃烧起来。穆元帅见势不妙,圈马就败。
    南南王一看,不由发出一阵狞笑:“哈哈哈哈!姓穆的,想不到你也有今日!”说罢,将风火筒背好,又冲来将喊话:“尔等谁还敢来?”
    南天狼话音刚落,就听对面有人答茬儿:“呔!休说大话,某家来也!”
    南南王带马抬头一-瞧,对面驰来一匹战马!来到近前一看:马上端坐着一人,年方十七八岁,白脸膛,宝剑眉,四方海口,大耳有轮,银盔有甲,掌端一对荷花锤。
    南天狼看罢,问道:“来将通名!”
    “你家少爷乃银锤太保杨世汉!”话音一落,嗖!砸来一锤。南天狼见锤来了,不敢怠慢,急忙抡刀招架。两件兵刃相撞,“仓啷啷”一声巨响,南天狼裁两栽,晃两晃,差点摔到地上:“啊呀,厉害呀!”
    杨世汉带住战马,高声喝喊:”贼王!下马归降,是你的一条活路,若不归降,定叫你在锤下做鬼!”话音一落,呜!呜!连着又是两锤。南天狼摆开兵刃,赶忙接架相还。心想,怪不得单云龙跟我说,这个杨世汉力大无比,勇猛异常,让我多加提防。今日交锋,果真如此。
    再说杨世汉,他可真急了。怎么?老祖母叫他烧成这个样子,他能不舍命报仇吗?只见他咬牙切齿,虎日圆瞪,当当当,一连又砸去七八锤。这七八锤砸得可够劲儿,把南天狼砸得连东西南北都辫不出了。
    这时候,南南王趁马打盘旋之际,又把大刀挂在得胜钩上,伸手摘下风火筒,等马打对头的工夫,说时迟,那时快,忙摁蛤蟆扣,哧!这火苗就喷了出来。
    别看杨世汉力气过人,能征惯战,可是,对暗器他还真有点外行。杨世汉马往前行,正要进招,就见对方的火苗冲自己扑来。他忙圈战马,就要闪躲。可是,哪能躲得过去?倾刻间,火苗蹿到他的身上,在他身上烧了起来。杨世汉见不能再战,忙拨马败阵。他这一跑不要紧,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身上的火星越着越旺。杨世汉心里一急,难辨方向,一带战马,竞离城向正东奔去。
    杨世汉一边败阵,一边把双锤挂在得胜钩上,腾出手来,打算把火扑灭。可是,他浑身上下全着火了,顾了上,顾不了下,顾了前,顾不了后。只急得他手忙脚乱,热汗淋漓。
    南南王一看:“杨世汉,你往哪里跑?”他扭头忙对身后的元帅说:“沙刚,快给我追!趁他烈焰烧身,用你的大戟把他扎死!”
    “是!”大帅沙刚答应一声,一圈战马就追上前去。
    杨世汉催马往前奔跑,跑到一片树林跟前,再也跑不了啦。怎么?他身上的火越烧越旺,脸上都烧起撩泡啦。再看他那匹马,马毛也烧着了,疼得它咴儿咴儿直叫。世汉心想,不行!这样再跑,我命难保。他赶紧把马带住,扑腾跳下马来,忍着疼痛,把马身上的火先扑灭。将它拴到树上。紧接着,往地上一躺,打起滚来。干什么?灭火啊!
    就在这阵儿,沙刚催马追了上来。他见杨世汉在地上打滚,不由一阵狞笑:“哈哈哈哈!这回你可别想活了!”说着话,催马往前一进,就要用戟去扎。
    就在这千钩一发之际,突然从对面的树林里,嗖地一下,打来一块石头。不偏不倚。啪!正好砍在沙刚的腮帮子上。
    “啊?!谁?”沙刚这一问,就听树林里有人说话:“胆大的贼将,为何如此无礼?”话音一落,嗖!从树林里蹿出一人?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