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大太子仓皇败阵 矬英雄巧赚城门-正文-小五虎演义-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四十七回 大太子仓皇败阵 矬英雄巧赚城门
杨怀兴醒过来,抱住丧门野龙的腰眼,二人同时坠入山涧。
    前面说过,涧底是条河流,这两人全都掉进河内。山顶的那两匹马,也顺着原路各自跑去。
    正在这个时候,有俩人催马驰上山来。谁呀?震京虎呼延云飞和金毛虎高英。
    这二人是怎么来的呢?穆元帅派来的,怀兴自己进山赴约,穆元帅放心不下,唯恐中了敌人的诡计,便命他二人随后保护,临行前,元帅谆谆嘱咐:“你俩凡悄悄进到山内,听公主和怀兴说些什么?如果他们暗算怀兴,你们再上前相助。”
    这二人催马来到山内,东张西望,也未见着怀兴的踪影。他们一使眼色,四处寻找。把整个山沟全找遍了,也没见怀兴和公主的马迹。
    二虎将正在作难,就听远处传来战马的嘶鸣之声。云飞说:“哎,那儿有马叫呢!”
    高英说:“走,看看去。”这两个人就顺着声音找去。走没多远,见山坡草坪上有匹马正在吃草。
    云飞定睛一看,不由一惊:“高英哎,这不是怀兴的马吗?”
    高英说:“嗯,我看着也象。”
    云飞说:“不好!只见马匹不见人,恐有不测。高英哎,赶紧回营,报知元帅!”
    “是!”二虎将商量已毕,带马奔回军营。
    此时。东方发白,天快亮了。自二虎将走后,穆元帅和众战将一宿也来睡觉,单等着他们的音信。大家正在盼星星,盼月亮,盼望二虎将的时候,云飞和高英走进帐来,忙把找人不见、山沟遇马之事细说了一遍。
    穆桂英一听,说道:“看来,怀兴凶多吉少啊!难道说单玉玲有意设圈套暗害怀兴?……不能!她应该明白,害死一个杨怀兴,我营中还有这么多战将,她也无济于事呀!”
    杨文广听了这一噩耗,眼泪象断线的珍珠一般,洒落胸前。曾凤英更是痛心,都急得昏过去了。全营将士,无不为之悲愤掉泪。
    穆桂英说:“大家休要如此。咱赶紧派人,再去打探。”于是穆元帅又派出密探,化装到城内打探,天到下晚,探马回营禀报:“报知元帅!杨将军下落不明,城内正在发丧出殡。”
    “噢?为谁出殡?”
    “听说他国的公主单玉玲自尽身亡!”
    “啊?”
    “另外,听说他们的大帅丧门野龙,也掉进山涧,被水淹死。”
    “那,他是怎样掉下山涧的?”
    “听说是被一员宋将给推下去的。他二人双双落涧,掉到河内。鄯善军兵发觉之后,将他打捞上来。”
    “那员宋将呢?”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穆元帅听到这里,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心想,人家的死尸有人打捞,怀兴的死尸有谁去管他呢?想到此处,抹把眼泪,忙传军令:“来呀,沿河两岸,寻找怀兴的死尸!”众人一听,不敢怠慢,忙奉命而行。众人出去整整寻找了一天,终于在河岸隐蔽之处,找到了怀兴的尸体。全营将士都嚎啕痛苦起来。随后也起灵棚、举丧,祭典忠魂,这且不表。
    三天后,单云龙又来骂阵。他不要别人,专点穆元帅出马。
    穆桂英心想,我正要与怀兴孙儿报仇雪恨!吩咐一声:“抬刀鞴马!”
    穆桂英纫镫上马,率领全体将士,到在两军阵前。带马抬头一看,面前正是大太子单云龙!穆桂英就要催战马迎敌。忽听身后有人喊话:“元帅,请把这一阵让给孙儿!”话音一落,带马冲到阵前。穆元帅扭头一瞅,原来是玉面虎杨怀玉。
    自从司马林和曾奎从金塔阵内把杨怀玉救回宋营,他疾病缠身,身体虚弱,急需调治。穆元帅见前敌战事繁乱,不便养伤,便派人把他进到玉兰关。历经几月的精心调治,终于痊愈。这一日,怀玉接到大王国国王孟达的一封书信,说孟九环病重,让他前去探望。怀玉开始不肯,后经吴金定再三相劝,才勉强应允。他到了大王国,拜见了国王孟达。老国王见了怀玉,下禁老泪横滚。
    这是怎么回事呢?当初,孟九环为救杨怀玉,受伤落荒、自马三元送叫宫来,一直卧床不起,虽经名医调治,仍然不能奏效,孟九环终于离开了人世。她在临终之前,曾要求父王:“等宋国得胜之后,把杨将军搬来,承袭王位。”老国王谨记女儿的遗言,心想,管他胜与不胜,把怀玉找来算了。于是,他打听到杨怀玉的下落,便修书一封,请他前来。
    杨怀玉听了国王的这番话,心中也挺悲痛,忙到公主垃头,扫坟祭灵。之后,对孟老国王说道:“公主为救我的性命,不幸身亡。这救命之恩,怀玉我没齿难忘。只是让我承袭王位嘛,这事可不敢从命。”
    “这是为何?”
    “大王国虽小,却也有自己的国土,自已的百姓。大王国的事情,理当由本国料理。我若到此即位,岂不让人耻笑?”
    老国王孟达沉思良久,说道:“嗯,言之有理。怀玉,今后若有人侵我疆土,你国可得多加关照。”
    “国王放心,异族邻邦都愿和睦相处。若有人犯你国土,我大宋决不会袖手旁观。”
    就这样,杨怀玉说服了孟老目王,回到玉兰关内,正好碰上了老道苗从善。苗道长把前敌之事述说了一番,怀玉心中着急,自己先行一步,单人独骑奔向前敌。
    杨怀玉进到宋营,正赶上全军将士为怀兴出殡,他心中万分悲愤。心想,没有怀兴,岂有我的性命?想当初,就是他和曾奎从铁车阵内把我搭救出来。如今,他死在鄯善城外,我当哥哥的,豁上这条性命,也要为他报仇!杨怀玉早就铆足了心劲儿,所以,今日疆场以上,不等元帅传令,便催马拎刀冲到阵前。大太子单云龙见杨怀玉冲上前来,不由一惊:“嗯,玉面虎?”
    杨怀玉把马一勒:“不错,正是某家。”
    “姓杨的,我跟你们的仇扣是解不开了。”
    “此话怎讲?”
    “想不到啊,我妹妹单玉玲也死在你老杨家手里。现在,我国母哭得死去活来,我父王连饭都懒得下咽,姓杨的,我妹妹的尸体己装入了棺匣。就等我把你们个个斩绝,来祭奠亡灵!”
    杨怀玉一听,愣了,我要给我兄弟报仇,他要为他妹妹雪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杨怀玉不解其中之意,问道:“单云龙,我来问你,你妹妹因何而死?”
    “哼!你何必明知故问?”
    “确实不知,烦你话讲当面。”
    “那好,你听我道来——”接着,单云龙把前番事由从头到尾又叙说了一遍。
    杨怀玉一听:“唉呀,原来如此!”他心中暗暗赞叹公主单玉玲,也为她的死而感到愧惜。当下,高声喝喊:“单云龙!你刚才一番言语,我都听明白了。眼下,你们元帅已落涧身亡。家中也遭不幸。若再动起手来,焉有你的命在?依我之见,你不如投降归顺,献关伏绑!”
    “姓杨的!我在父王面前已说了大话,定要拿老杨家的人头为妹妹祭灵。少说废话,你给我着叉!”话音一落,哗!举起钢叉就扎。玉面虎带住战马,稳操三尖两刃刀,‘喀”的一下,往前招架。就这样,二马盘旋,在前敌厮杀起来。打了有三十多个回台,还没分出个高低上下。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从宋营后边,嗒嗒嗒嗒飞跑来一匹战马,马上端坐一人:扎巾、箭袖,得胜钩上挂着一对荷花锤。谁呀?杨世汉。
    杨世汉从哪儿来呢?英唐国。前文书说过,他不是装王秀英吗?他叫曾奎把图带走,三日后,公主和司马云英便假拜天地,入了洞房。杨世汉装着王秀英,为他们忙前忙后。过了几天,风声静下来了,他以想家为名,啼哭起来。
    公主领着世汉,跟老皇后禀报了此事。老皇后对世汉说:“我早有言在先,不用你守寡。这番回家,你就再不要回来了,叫你爹给你另择佳婿吧!”
    杨世汉说;“多谢皇后!您放心,我再也不回来了。”他心里话:我原本也没打算回来。就这么着,给他套上车辆。派了一个车夫和一个丫环,送他回家。等走到王家庄的时候,杨世汉跳下车来,对赶车的车把式和丫环说,“我此番回家,心里本来就不自在,你们再这么一送,脸上更觉无光。你二人都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就得了。”赶车的和小丫环走后,杨世汉急忙进村,去到王天成家,换好衣服,又到邻居家取上锤,拉上马,这才赶忙往回奔走。到了通天岭后,没见宋兵。一打听,得知穆元帅己带兵西进。他又随后追来,一直追到前敌。
    杨世汉来到两军阵前,见正排开了阵势。小英雄催坐骑来到旗脚下,将马匹一勒,把拳撒手:“老祖母,小孙儿回来了!”
    穆桂英一看,忙说:“好孩子,这次英唐国一行。功劳非小。”
    “不劳夸奖。老祖母,这是谁在前敌打着呢?”原来,杨世汉不认识杨怀玉,这爷儿俩从来没见过面。
    穆元帅见问,忙说:“孩子,是这么回事………”接着,把往事简要述说了一番。
    杨世汉一听:“啊?!那就是我爹?”小英雄二话没说。催马回营,顶盔贯甲,罩袍束带,浑身上下拾掇得利落紧衬,复又驰马来到阵前,冲元帅抱拳拱手:“启禀老祖母,请给小孙儿一支将令,待我包拿单云龙。”
    穆桂英见怀玉厮杀多时,正想换将轮战。眼下世汉讨令,正中她下怀:“好!快把你爹爹替回。”
    “是!”小英雄摘下荷花锤,往手中一端,两脚一踹飞虎鞯,冲到阵前,高声喊喝;“爹爹,踅马回来!”就这一嗓子,嘎啦一声,象打了个霹雷似的。
    玉面虎正在前边交战,听到后面喊话,虚晃一招,回头一看,见后边飞来一匹战马,马上跨着一员小将。心想,嗯?他冲我喊爹爹,难道这就是我儿杨世汉?我爷几俩从未曾见面,还是听三娘对我讲过。三娘说,他刚进来营,就去英唐国盗图。莫非他从英唐国回来了?杨怀玉想到这里,圈马过
    来,爷儿俩就到在了一处。
    杨怀玉把马一带,忙问:“你是何人?”
    “爹,我是您的不肖孩儿杨世汉!此处不是讲话之地,待儿先收拾这个贼将!”说罢,让过杨怀玉,直奔单云龙,
    大太子单云龙见杨怀玉撒下阵去,又上来一员小将,他定睛看了片刻,也没认出是谁。为什么?开始,单云龙把守通天岭。后来,狄难抚一到,单云龙把那座金塔阵就交给他了,他与杨世汉也没见过面。
    单云龙仔细看了一番,问道:“对面小将,你是何人?通上名来!”
    “我爹外号玉面虎,我娘罗三娘,我乃银锤太保杨世汉!”
    “啊呀,又是杨家的后人?”
    “然也!”
    “姓杨的,看你乳臭未干,小小年纪,还想与我较量不成?哪里走!”说要,哗楞楞一摆钢叉,扎向前去。杨世汉一不担惊,二不害怕,勒坐骑,摆银锤,“当啷”一声,封开钢叉。接着,把双锤一捩:“走!”锤挂风声,呜!奔单云龙砸去。大太子不敢怠慢,急忙举叉往外招架。世汉这一锤没砸上,第二锤又砸了下来。单云龙双手举叉,又封了出去。接着,二马盘旋。世汉踅过马头,趁二马错镫之际,把双锤一并,两个锤头同时冲单云龙砸去。大太子举叉朝天忙往外招架,只听“喀嚓’一声,把单云龙震了个够戗,在马上栽两栽,晃两晃,差一点摔下战马。这一下,可把他砸懵了。二马再一错镫,还没等单云龙喘过气呢,杨世汉把马往前一进,嗖!又飞出一锤。
    此时,穆桂英在后边看得明白:“好厉害的世汉!”
    杨怀玉说:“嗯,比我历害。“
    呼延云飞都乐得嚷起来了:“小侄儿,给我狠狠地打,把关城给我抢回来!”
    云飞这么一喊,杨世汉浑身上下涌出了无穷的力气。小英雄马往前进,啪啪啪,一连又是几锤。
    大太子一看:啊呀,好厉害!再打我就没命了!他眼睛一转,想了个主意:拉倒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想到这儿,把马一勒,把叉往左手一交:“姓杨的,你真能征惯战,武艺超群!大太子我打你不过,收阵去也!”
    单云龙一说“败阵去也”,还没等他圈进马头,后边的三千军兵就向城门跑去。守城的军卒见他们的人马败下阵来。忙放吊桥,打开城门。当兵的进城之后,吊桥不能扯,城门不能关。为什么?得等大太子进去呀!
    这阵儿,单云龙扭马一踅,忙往城根下跑来。
    杨世汉一看,喊道:“怎么,你要跑呀?你跑不了啦!”他撒马就追了下去。
    大太子前边奔跑,刚跑到吊桥中间,杨世汉也追上了吊桥。大太子回头一看,急了:“啊呀,快扯吊桥。”他那意思是:不能让杨世汉进城。
    当兵的一看:“太子,你得快跑啊!不然,你也会掉到护城河里!”
    大太子单云龙心眼来得快,他眼珠一转,猛一回头,把手中的钢叉就朝后扔去。
    杨世汉见叉来了,在马上一低头,啪!躲了过去。再看那条叉,已掉到护城河内。这回单云龙有机可乘了,急忙催马跑进城内。
    这阵儿,杨世汉的马正在吊挢中间。当兵的一看,忙喊:“兄弟哥,快扯吊桥!”人家把吊桥往上一拉,坏了,杨世汉连人带马就掉进了护城河内。
    城头军兵见了,一齐拉开驽弓,就要冲世汉放箭。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听城上传来了“嘁哩喀嚓”的声音。霎时间,只见城头上军卒的脑袋,扑通扑通往下直掉。时过片刻,城上有人喊话:“呔,那员宋将,快快进城!”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