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 习荒唐老娘承法诫 增悲感淑女庆生辰-正文-海上尘天影(断肠碑)-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四回 习荒唐老娘承法诫 增悲感淑女庆生辰
    苏韵兰在月红家回园,已是午后,方进园门,守门人直立起来,垂手傍侍。韵兰之轿直到华?N小筑出轿,到了屋里,佩镶即接出来说:“顾府上总管秦成,在这里等了好一会了,说他是姑娘府上从前的老家人,要见姑娘,现在龙吉房里。”韵兰听了心里一阵的酸,便命请他进来。自己换了衣服,到幽贞馆坐在醉妃榻上等。只见伴馨领了一个花白胡须老者进来,一见韵兰,叫一声姑娘,便跪下伏地大哭。韵兰见了也大哭起来,一面要想抬身,搀秦成,已立不起来,仍旧倒下伏榻哀啼,惨苦万状。众人见了不知何故,呆着看。还是佩镶心灵,遂去劝韵兰,韵兰只是呜呜的哭泣,把两脚在榻旁边踹,那里劝得醒。
    秦成伏在地上,哭得昏天黑地,伴馨去搀他,也搀不起。佩镶没了法,任他两人去哭,哭了好久,霁月已去请了湘君、珊宝、秀兰来,带说带劝,先把韵兰劝住了,韵兰噙着泪叫秦成莫哭,且说话,秦成方止了哭,韵兰命伴馨扶他起来,叫他坐,秦成不肯坐。韵兰道:“你坐了,我们方好说话,你不坐,我也不坐。”秦成乃含泪告坐。珊宝等均不知道两人的缘故,私问佩镶,佩镶道:“我也不知道呢,他是兰生家里的总管,姑娘的旧人,这回子重新见了,想起昔年的苦处,就这样的哭。”秀兰已猜了六七分,珊宝也点点头儿。韵兰因问:“你一向在那里?充军出去之后,怎样受苦,怎样回来?”秦成道:“老奴自当日叩别了太太,登道,路上倒还好,自从四月初四动身,因路上多病,直到七月念二到黑龙江,五月念七到奉天,起子痧,老奴有些年纪,身体当不起走路的辛苦,就想必定死在那里。幸亏遇着解差好心,叫人医好了,停了三天,再走。走到军台,分在一个姓金的营房里当差,同他养马,一年过后,分回到驻防恭领衙门里。当差里头一位师爷,也是江苏人,怜我忠义,很有照应,不过替他们搬煤烧火,奉公差遣,随着参赞大臣,到了一回图们江,重回黑龙江,便遇了赦。积了数十金,路上盘缠完了,行乞回来,便到苏州来寻太太同姑娘两位旧主人,都打听不到。遂到各埠头寻了两年,仍无音信。老奴也没法子,先到老爷太太寄棺的地方烧了纸,叩告一回,重回到扬州。老奴一身无主,还望重见主人,只得苟延残喘,投托到顾府。遂把如何托荐,如何进府,如何到申,后来再告假到苏州。
    先老爷太太两口棺木,已不见于,有人说是小姐搬去安葬。老奴急得要死,重回顾府,昨日送胡师爷回来,太太偶然谈起姑娘真姓名,老奴方知小主人尚在,今日便一早告假赶来,这是皇天有眼,老奴虽死,也瞑目了。”说着又泪,韵兰又哭起来。
    珊宝等方知秦成、韵兰这些缘故,因把韵兰的哭再劝止了,问其所以,韵兰把秦成报仇赠银的事备说一遍,众人无不叹息,说这位老人家倒是义仆,可敬可敬。韵兰因向秦成说:“这三位姑娘,都是我结义姊妹。”秦成因又向湘君、秀兰、珊宝叩头,三人连忙立起,叫秦成免礼。韵兰又指佩镶道:“这是叶姑娘虽在这里帮我,和我姊妹一样的,我也亏他办理各事,不要我费心。”秦成因又去叩头,佩镶连忙还礼,搀他起来。秦成因问韵兰一向踪迹,太太如何不在。韵兰想起昔日根由,未言先泣。遂将逃难起,直至如今遭际备告。秦成家人有知韵兰的,有不知的,珊宝、湘君等虽与韵兰知己,也不过知其大略,今听韵兰说得详细,无不叹息。韵兰说到中间苦处,呜咽吞声,秦成更觉伤心,因道:“老奴现遇主人,不啻重见天日,死也无恨。老奴要想求主子仍赐录用,以效犬马,以尽天年。但现在顾府虽是新主人,待老奴也算好了,老奴不敢忘恩,也不便和他说,须求姑娘想个法儿,俾老奴重来伺候。倘蒙收录之后,老奴还想到先老爷坟上去叩头告诉老奴这番遭际呢。”韵兰听了,不禁酸鼻。秦成又道:“姑娘身体,谅必是康健的。”韵兰点点头儿。秦成道:“不知姑娘曾否受过定?”韵兰红涨了脸,不能答言。珊宝因把贾倚玉的事,替他代答了。秦成方知其故,因说老奴黑龙江是熟地方,明年还替主子去走一趟,必定有消息,只求姑娘替老奴设法,辞了顾府,重到旧主人处。韵兰道:“你莫心急,等我再想,这园里很热闹,所有韩老爷同各位姑娘,你都不认得,你且先去吃了饭,再到各处去逛逛,见识见识。傍晚你且回去,我自有道理。”秦成又叩了一个头,谢了。
    韵兰命锦儿说:“你领这位秦总管去吃饭,吃了饭,你领到花神庙、彩虹楼、漱药?Q、桐花院、棠眠小筑、寒碧庄、延秋榭、绿芭蕉馆各处都去见见园里的人,你指点指点,等他略略认识了,你再打发他回去。”锦儿答应着,便领了秦成去。这里韵兰便命开饭,留珊宝、秀兰等同吃。湘君和韵兰道喜,说主仆重逢,韵丫头运气一日好似一日了。秀兰、佩镶、珊宝赞秦成义气感叹一回。韵兰商议收回秦成的话,珊宝道:“除非你自己去见太太兰生从中帮说,大约不是难事。”韵兰点头,因又谈起月仙的病来,说今日稍有起色。湘君道:“你知道么?姊妹如此要好,月仙也是前世修来的。”韵兰道:“月红孩子气,倒是一片诚心,就是小香也是情天里数一数二的人。”珊宝道:“听说小香日夜目不交睫的伏侍他,客人如此,也少有了。”
    秀兰道:“月红何尝不是,阿姐一病,他园里也没心绪住了,客人也不想应酬,幸亏多是熟客。”湘君道:“你们但知小香、月红为月仙着急,还不知道昨晚他二人商议了,彼此割股呢?”
    韵兰道:“是了,我今日抚月红的背,他把右臂闪让,必定为这事。”佩镶道,“湘姑娘何以知道他们割臂?”湘君要掩饰自己的前知,便道:“我出来时候,听得收拾房子的工匠在那里私语,说有两个人割两块肉的话,你们只管走都不留心,我就猜是他两人了。”秀兰道:“怪道月仙神气似乎清楚,但愿从此好了。”湘君道:“我不应该说,他的好,不像正大光明,果然好了最妙,就是再要变症,他们舍身都没用。莫说割臂,人之生死,关系大数,看他后来罢了。”珊宝道:“客人肯割臂,总算是知己了。我们这些人,只有韵丫头遇着一个秋鹤,也是这样,倒底救好了。”秀兰道:“也不尽然,割股之说,施之于亲,谓之愚孝。秋鹤、小香的割肉,知己痴情则有之,若说必定吃得好,为什么韵丫头也割臂,救不活母亲呢?”韵兰听他提起这两件,心中感动,四个人遂不谈了。说着,只见友梅进来。
    众人大家见了。韵兰因问:“何故常久不来,替我画的芦雁,应该好交卷了。”友梅道:“我到普陀去一回,我因有一位相好,名袁芙君,在宁北养了一男,我知道是我的种子,所以特去娶回,倒打听着幼青的一件事。”大家听他说幼青,便惊问道:“你听的什么信?”友梅道:“我也无意中在寓里听得的,仍旧不过大略,我问他详细,讲的人也是耳食之言。”珊宝道:“你说怎么的信?现在幼青妹子在何处?你怎么听来的?”友梅道:“前几天我从普陀回来,住在宁波客寓里,来了一个客人,姓邓,是无锡人,相见了和我极要好,我便和他叙叙,知道我带袁芙君回去,他知道爱玩,就领我到他的相好那里。这位相好,叫丁红玉,是张姓的逃妾,改名的。我讲起袁芙君他便说做人家如夫人的难处,就是彼此心里头合意,还恐有中变。”秀兰道:“你且谈幼青罢。”友梅道:“你道赚幼青去的是谁?原来就是娶丁红玉的张姓,丁红玉逃出来,幼青还在屋里。
    几次觅死不得,后来丁红玉出来了,暗暗打听方知姓张的又把幼青转卖到湖南,给一家开猪行的做小老婆。幼青到了岳州,便跳在洞庭湖里了。”韵兰等听了,大家吃惊,急急问道:“救起来么?”友梅道:“洞庭湖十分宽广,若在春涨,连青草湖也一气相通,虽冬令水干,也是浩无边际,据说幼青早蓄死志,一路衔冤饮痛,恨无机会可乘。到了洞庭湖,以为死得吾所,面上稍露和平之色,使众人不及提防,是晚过于木牌洲,将及岳州地界,遂乘人不备,以看远江灯火为名,走至?^首,奋身一跃,但听扑通一声。适在夜深风急,月黑湖宽,那里去捞救?
    船上的人也都慌了,扰乱一回,全无计策。到了次日,连人影儿都没有,过了十余人,君山一只渔船网了个尸首起来,报了官,验身边有一首绝命诗。丁红玉也记不全了,背我听了两句,是十六瓜年成一梦,洪郎从此感人琴。他手上金约指上有金幼青字样,官遂知道他姓名,当时没得尸主,便寄坛招领,他们都不知这洪郎两字,所指何人。”佩镶道:“他和黾士很好,恐怕就是说的黾士。”秀兰、韵兰叹道:“年轻玉貌,如此收场,令人不堪回首。”珊宝、湘君也不觉欷觑。佩镶道:“明儿送一个信给黾士。”友梅道:“我告诉他了,他忙着要去领棺木回来,伯琴不许,黾士遂差一个人带子银子,叫他去领柩安葬在君山上,还是昨晚动身呢。”众人悒悒不欢。友梅因初回家中,南关上也有公事,便自回去。次日正是礼拜,女塾中罢工,秋鹤知友梅回来,特向韵兰说了到虹口去看他。友梅到天成昌烟馆去了,秋鹤惆怅之至,要想到天成昌,心里想怕鸦片烟的气味儿,便不愿去。走过大桥,恰巧遇着伯琴,彼此下了车,付给了车钱,伯琴道:“巧极,我正来寻你,我刚才到绮香园,说你到友梅那里去了。”秋鹤道:“什么事找我?我们在浦滩上步行,一面走,一面讲。”于是沿浦走着,伯琴道:“镇海的普陀山,我没有到过,现在号事稍闲了,我和你去玩几天。”秋鹤道:“我有馆事呢。”伯琴道:“我已同韵兰说过,请韵兰代理十几天,她已答应了。你今儿把行李去收拾收拾,我们明天就走。”秋鹤方允。两人走到四马路,秋鹤便要回去。伯琴道:“我和你去看燕卿。”秋鹤点头,两人走到燕卿家里,只听楼上燕卿的声音,在那里训饬人,遂走到楼上。鹣儿领了进去,只见燕卿正言厉色的坐着,训饬他的娘。他的娘张妈妈垂首坐在沿窗,满面飞红,见了二人来,便要走。燕卿道:“莫走,我还有话说。”一面招呼伯琴、秋鹤二人内房请坐,燕卿又开口道:“不是我反埋怨你,你也忒不像样了,你自己想想,今年几岁,人家的娘管女儿,要女儿好,你把我吃了这碗饭,身上欠了二三千的债,我辛辛苦苦积了几个钱,要想把未完了结,你瞒着我只管去使,租小房子,寻姘头,这个不好,又换一个。
    我要住在园里,你再三怂恿我出来,出来了,你好多招几个姘头。我要问你,这箱子里的东西,到底到那里去了?”张妈手里拿着一叠当票只是不言语。伯琴因出来问:“为什么你把他埋怨?”燕卿道:“你去问他!不要脸的东西。”张妈妈擦泪道:“我因天气渐渐风凉了,衣服都当在铺子里,要问他拿几两银子,赎些出来。”燕卿道:“我不是《西游记》里的无底洞,三四十元一个月给你还不够使,拿去贴给姘头。”伯琴道:“你要好多钱呢?”张妈道:“只要四五十元。”伯琴道:“这算什么?
    我这里来取四十元去。”说着,取出皮夹来,燕卿喝道:“不许!”
    便一把从伯琴手里抢了过去,说:“你银子到多得很,借给我还债,我上月还了一千,韵兰那里的一千,李家妈的五百尚没有还呢。”伯琴笑着,遂不敢多事。秋鹤叫伯琴进来,让他们去歇。张妈妈哭道:“人家肯借我,你倒不许。”燕卿冷笑道:“我不许,你自己去想想,上回介侯来了,你和他借了一百,至今还在陈大有账上。他们肯借给你钱,你想是为的是你,为的是谁?去年姓李的一户长客人,被你借怕了,他至今吓得不敢来。他们恐怕爱你,年又轻,嘴脸又好,肯借给钱你。”伯琴隔房唤道:“燕卿莫嚷了,他毕竟是你的娘。”燕卿鼻子里哼着道:“是娘?比陌路人也不如。陌路人还有些照应,他只有算计你的,不是哄,定是偷,不收拾到我死了,他总不愿。”
    适值鹣儿送茶进去,秋鹤因问:“到底是只为赎衣服么?”鹣儿摇头,低低的说道:“他养着两个姘头,姘头一家都靠他吃用。今儿又要来取银子赎当,姑娘就生了气。妈妈也不好,姑娘首饰箱里,七对金镯子,那天姑娘出去看桂花,妈妈来看了一天屋,姑娘回来他就去,晚上姑娘捡点首饰,少了三对金镯子,四个钻石戒指,去问问他,他说得到写意,说借我用用,姑娘的身体还是我的呢。姑娘和他吵了几天,也没法。这回子也难怪姑娘恼他,姑娘住在园里,本来舒服不愿见客,因债太多了,园里姑娘又大家谢客,姑娘住在园里,又不好意接客,不接客人,债又不能还,心里又急又恨。所以推托和金姑娘不合,搬了出来。其实姑娘要想出来料理些债项。青楼中的日子,姑娘也怕极了,只要老东西不来缠扰,姑娘把二三千债拔清,便要收场,仍旧住到园里去。这是姑娘的真心,你们莫和姑娘说是我说的。”伯琴点点头,燕卿还在那里说:“我看你年纪老也忘了,倒锋芒得很,姘头两个一轧,三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左一个,右一个,一条肉?b堂,睡在里头好有趣。”秋鹤、伯琴、鹣儿听了都笑起来,说:“燕卿这嘴厉害,然究于道理,大为不合。”张妈妈给燕卿说了一阵,变羞为怒,说:“我不要命了。”一头遂撞到燕卿怀里去大哭。当家的叫起来,把燕卿扭在地下,也哭着,头发都蓬了。秋鹤、伯琴赶紧出来劝解,鹣儿、金儿也来劝,方分开了。伯琴把张妈妈搀下楼去,仍旧给他四十元,命金儿送他到小房子里去。伯琴再回楼上,燕卿已被秋鹤低声下气的求劝。停了哭,鹣儿重新和他梳头,伯琴道:“你也不必气,是前生注定的。今日介侯在大花园抛球,我和你坐了马车去招他。”燕卿摇摇首。秋鹤道:“他和你坐马车极好,你找不要气坏了,我还有事要回园,替你顺便叫马车去。”说着便走。伯琴也不留,说:“明儿午后,你把行李送来,不要忘了。”秋鹤答应而去。先和他雇了马车,然后回到花神祠吃了饭,把行李先收拾一回,方来寻韵兰。伴馨道:“他同珊姑娘采菱去了。”秋鹤便到月潭湖来,已是四点多钟。但见秋水微波,斜阳一片。韵兰和珊宝共坐在一只小菱舫里,身上穿着紧身窄袖,油衣,手中执着兰桨,在菱叶丛中招寻采撷。
    两人口中唱的不知什么,秋鹤走近河滨,隐在一株柳树背后,门前一丛木芙蓉蔽着身子。只见两人又划浆过来,韵兰、珊宝笑嘻嘻的,原来在那里唱和,听得韵兰唱道:采菱莫采莲,一语君知否。莲叶覆鸳鸯,莲子苦即口。
    珊宝接口道:
    采莲莫采菱,采得莲花臭。菱角刺侬心,菱腻污侬手。
    秋鹤哈哈笑起来说道:“你两人倒高雅得很。”韵兰、珊宝吓了一跳,骂道:“促狭东西,看便看了,鬼鬼祟祟,藏在这里做什么?”秋鹤一面出来笑道:“我看你们很有趣,不忍惊动。”韵兰道:“我们要上来了,你把岸上这条绳一头拿住了,掷过来,替我们拉纤。”秋鹤遂去取了绳,一头执住,一头掷过去。韵兰接着,系在舫口短竿上。珊宝笑道:“秋鹤你替我们沿这河从这里起到漱药?Q门前拉走一个转回,横竖桥下也走得过的。”秋鹤不忍拂他,遂拽了绳,沿堤一路走去。凌霄、湘君听得了都出来看,文玉也走来了,还有丫头妈子都笑着看。
    凌霄笑道:“这个拉纤夫子,倒也体面。”文玉也要下船,珊宝笑道:“湘丫头、凌丫头索性都下来罢,让秋鹤替我们拉水纤。”
    秋鹤笑道:“罢了,船小仔细翻。”文玉笑道:“不相干,凌丫头方才回来了,也闷得紧本要畅畅。”于是五个人挤了一船。
    大家剥采下的新菱吃。韵兰笑命秋鹤索性在西岸走,拉到寒碧庄去,送菱给秀丫头。秋鹤笑着不好意思。韵兰笑道:“有什么要紧?难道园里的人,你都不熟么,你不拉,我们一辈子不理你。”秋鹤只得拉着,缓缓的走到寒碧庄。秀兰见了也笑了,说好一个纤夫,握着脸羞秋鹤。秋鹤逃回华?N仙舍,见佩镶正在幽贞馆,包了一包衣服,差小丫头要送给韵兰去换。秋鹤告诉他在寒碧庄,小丫头遂捧着衣包去了一回。韵兰回来,已是上灯,秋鹤接着,把伯琴普陀约游告诉了他。韵兰道:“那里地方极险,水盗也多,你不记得碧霄、倚虹的事么?他有了本领尚吃了亏。”秋鹤道:“他是出门的,误喝了他们的药酒,上了当,我和伯琴自有道理。外国几万里路,都去过了,何必过虑?”韵兰道:“宁可小心些,我本来不放你去,人家知道了,好似我管束你的。伯琴又再三的要你许,我只得由你去,但千万不要多耽搁,少则十天,多则半月,我这里望你回来的。馆事我和你带管,不可多饮,不宜野宿,你须记着。”秋鹤诺诺连声,便回到花神祠馆里,再收拾了一会。一宿不题。
    次日韵兰一早差龙吉过来,替秋鹤收拾,又送了程仪,及许多路菜干粮。莲因送秋鹤两瓶菜油,一坛笋脯,湘君等知秋鹤到普陀去,均送东西,并托秋鹤寄香。秋鹤向来不信吃素烧香,但情不可却,只得允了。少顷,韵兰也来,秋鹤交代一切,并向佩镶长揖,说:“倘你姑娘有不到之处,你照看着。”佩镶把身子一歪唤道:“你只管去罢。”秋鹤遂向众人告别,先发行李,自己带了丁儿,一径到伯琴处。伯琴尚未起身,秋鹤等了一回,把伯琴叫起。仲蔚、黾士也来了,见时候甚早,秋鹤道:“我进城去别介侯去。”仲蔚道:“我和你同去。”伯琴道:“去了就回来,在此地吃中饭,轮船我差人去定就是了,定好了,我们行李先搬下船去。”秋鹤点头,便和仲蔚走了。一到城中,岂知介侯昨夜未归。原来介侯近日新有外遇,这人名叫绣卿,住在法界酱园弄,二人又赶了出来。遇见了介侯,告诉他出门一节,介侯道:“我托你到宁波带些东西。”因去开了一篇账,交英洋三十元,说:“或多或少,回来再算罢。今日晚上可惜你们匆匆不能聚了。”坐了一回,仲蔚便邀秋鹤回到小东门伯琴店里。一进门,伯琴便接着道:“游福真正不好,刚才去问轮船,岂知今日应开的班轮,昨夜未来,恐怕在海中失了事,或有别的缘故,稽迟。”仲蔚道:“宁波轮船从来不能脱班的。”
    伯琴道:“我也这么说,初起不信,我亲自去问了他们,说行内两只船,天天晚上开的,岂知昨日礼拜宁波开来的船不到申江,至今还未抵埠,行李也忧急,传电问去了。倘使一两点钟赶到,我们差人送信来,你们下行李。若傍晚到埠就不及开了。
    我气得了不得,连忙赶回,你想奇怪不奇怪?”秋鹤笑道:“不去倒是笑话,韵兰、湘君多少人已和我送了行。”仲蔚道:“事已如此,也没法,且吃了饭,等他来也未可知。”说着,只见兰生同友梅赶到,说和二人送行,就借介侯的酱园弄外宅,四点钟坐席,路上遇着黾士已经和他约定了。秋鹤就将轮船迟误的话告诉他二人,伯琴笑道:“倘使真个船不来,我们这一席酒,倒哄着了。”说着开上中饭,友梅、兰生也一同吃了。秋鹤因向友梅请问普陀的路程,说:“你是到过的,风景如何?
    住宿地方怎样?”友梅遂备细说了一遍。最好最便宜,到了宁波趁和尚的接客船,到了山上,地方好些,住宿极贵,你只拣中等的地方,就是了。不过荤酒,没得找处。秋鹤笑道:“一日不吃荤酒,骨头都要消瘦,你放心,我都带着呢。”伯琴笑道:“你算是无所忌了,到那里去也想吃素,他偏不信。”秋鹤笑道:“我吃的教,名自适教,任凭我自己做主的。”友梅笑道:“秋鹤带了荤酒,只好私吃,他不同你温不同你煮的。”秋鹤道:“不妨,我家伙都带呢。”仲蔚笑道:“现在且莫说,恐怕去不成,我们且到介侯那边去罢。”友梅道好,遂一齐动身,伯琴吩咐店中,如船到了,先下行李,一面给信到酱园弄里第四号门牌,说着,就一同走了。到了介侯处,黾士也等了一回了,燕卿也在那里。大家见了,秋鹤看着燕卿,笑燕卿道:“你不认得,再来认认,有什么笑?”友梅笑道:“燕卿昨日呕了什么气?”燕卿方欲开口,伯琴走过去,拉了燕卿到后面,不知说些什么。燕卿点头,黾士嚷道:“你们两个人做什么?”
    燕卿便走出来说道:“你这人也少见的,就是吃醋,还有介侯,也轮不到你。”黾士没得说,只是笑。仲蔚因问介侯月仙的病究竟如何,介侯道:“也不仔细,听得说好些。”友梅道:“我们去请小香来问问他。”秋鹤道:“听得小香割臂,恐怕不来。”
    友梅道:“去试试再说,叫他带子月红一起来。”兰生道:“仲蔚何不去请文玉来?”仲蔚道:“他久已谢客,岂肯再来?须自己去请,不知来不来?”友梅道:“这里多是熟人,他来又不算叫局,不过说送秋鹤、伯琴的行来叙叙罢了。”秋鹤道:“除非仲蔚打了轿自己去请。”黾士道:“倒有些意思。”兰生因粘着仲蔚,要他去请文玉。仲蔚道:“恐怕未必来。”秋鹤道:“你先去,我随后就来,必定要请他来了,送送我们。”仲蔚被他耸动,便打发轿子先去,自己拉了秋鹤一同去了。燕卿笑道:“这两位大面孔亲去了,恐怕要来呢。”伯琴又请介侯写了字条去请小香,停了一刻,小香来了,彼此相见。介侯问月红何以不来?小香道:“我也忌口不吃鲜味,月红实在走不出。”
    黾士道:“听得你和月红为了月仙割臂,你们的恩也过份子。”
    一语提醒了燕卿,便要看小香割的臂。小香红了脸,不肯给人看。介侯道:“彼此要好,也算良心上的事,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你究竟不合。”伯琴道:“你是母舅,也如此说,他愈不肯给人看了。”介侯道:“我并不算埋怨他,恐怕他为此溃烂起来,怎么了得呢?”因也走来笑说:“你且给我也见识见识,将来我们燕卿病了,我也好学个样儿。”众人大家笑了。燕卿把介侯打了一下,小香听母舅说了,只得把左手伸出来。众人看他把青布包扎着,也不便揭看,因彼此赞他情意好。介侯笑道:“不知道这位史月仙修来的什么福,遇我这位令贤甥,成日成夜在那里伏侍他。”燕卿正色道:“我们所靠客人有良心,若都似你也好了。”友梅因问月仙的病,小香摇头道:“今日看他虽似好些,其实反加了玻他的病往往如此,起病之后,必好数天,等这病好了,下次再发,更厉害。”伯琴道:“月红究竟何故不来?”小香道:“他也割了臂,病倒了。”
    说着,只见仲蔚、秋鹤真把文玉请来了,两人扶了轿,一前一后,直至庭心停轿。文玉出轿,燕卿和文玉是最知己的,迎了出去,搀文玉进来。文玉叫燕卿一声哥哥,笑嘻嘻的进来。大家知他已算良家,大家规规矩矩见了礼,请文玉坐了。文玉要先到里头去见绣卿,介侯笑道:“他是我的姘头,现在不在这里。”众人听了,都笑起来。此时秋鹤、仲蔚送烟送茶,文玉倒还是从前的样子,任他二人服侍。仲蔚笑道:“今日幸亏秋鹤去了,否则总屈不到这位范姑娘。”伯琴因问怎么请法,仲蔚看着秋鹤笑道:“你去问他。”文玉听了,也笑了,说真是少有看见的恶形状。秋鹤笑道:“姑娘身份也太高,昨日船上你又怎么说呢?”文玉想着嗤的一声笑了。众人不懂,文玉要说出来,秋鹤连忙作揖,岔住不教文玉说。众人还要追究,文玉只是看着秋鹤笑。正在闹着,忽见伯琴栈里差人来说,今晚宁波轮船不开了,请明日走罢。伯琴听了,打发他回去,遂向秋鹤笑着,把手点点,说:“真好运气,也算是千载一时呢。”友梅笑道:“从来宁波去的轮船,没有脱过班的,为什么这样不巧?”伯琴笑道:“哎巧极的,你可知道吃素月,大摆渡对过,我从出娘肚皮,上海也算走走了。未曾听得宁波轮船脱过班的呢。这回知道我们高兴,要坐,他偏有这巧意儿来。”介侯道:“脱了班就明天走,今晚连金枝玉叶的文姑娘都来了,落得舒舒齐齐吃一顿夜饭,我们今日人数还算多,大家做诗钟罢。”
    友梅道:“可惜韵兰、湘君、珊宝、秀兰不在一处,否则诗钟更热闹呢。”伯琴笑道:“还是叫秋鹤去请。”秋鹤摇头不敢,介侯道:“你们要做诗钟,我还去请两个人来,这里再添一席罢。”众人因问何人,介侯道:“他就在西间壁,都是读书人,一位姓华号紫贻,一位姓徐,号晋康。”兰生道:“极好,请他来会会。”秋鹤笑道:“二人来了,范姑娘有了帮手了。”文玉笑道:“他算饱学,我也不用他帮。”友梅道:“范姑娘和他相识么?”秋鹤笑道:“你去问文玉。”友梅便粘住了文玉问:“可是相识?”文玉笑道:“你休理秋鹤,这姓华的是我未落青楼时节,从他识过字的。姓徐的,就是房东。”友梅笑道:“既是熟人,可以不避。”遂请伯琴写了字条,去请,酒又添了一席。
    不一回,酒席已来,都排在客堂里,华紫贻、徐晋康也来了。
    大家相见通了名,原来紫贻,是一位贡生,晋康是有名的老布衣。大家略谈一回,便请坐席,因此席专为饯行,请秋鹤坐了首席,次伯琴,三紫贻,四晋康,五文玉,六燕卿,七黾士,八仲蔚,九兰生。因小香是客,故第十是小香,十一介侯,十二友梅,文玉带来的侍儿秋香,立在文玉旁边,装烟。惟小香满面愁容,介侯和他说不用多虑,做了诗钟,你便走。紫贻等还不知诗钟如何做法,私问文玉。文玉和他说了,介侯向秋鹤、伯琴道:“你们必定明日走了,今日伯琴回店,秋鹤就住在这里,可以畅叙一宿。”秋鹤笑道:“我不要听你们做戏。”伯琴道:“秋鹤还是住在我那里去。”秋鹤道:“既不动身,我须回园,恐怕苏姑娘要怪。”伯琴笑道:“不妨,就请文玉姑娘回去告禀一声就是了。我们既不能动身,我要和你吃一夜酒的呢,大家照杯日出了睡。”兰生笑道:“且慢,这里先散了席,再说。”
    于是斟了酒,大家吃起来。中间做了诗钟,文玉、燕卿各得了一回第一。小香早就去了。三更席散,秋鹤被伯琴拉到店里,果然两人重新对酌,吃了一夜的高粱酒。天已大明,杲杲日出,秋鹤不胜酒力,只得睡了。
    是晚轮船开行,二人方乘了去。一夜便抵镇海,秋鹤去找着一位同门李姓,是沈菊龄的朋友,送了菊?z的信,托他觅船。
    伯琴、秋鹤都回到寓里。晚间姓李的在丁红玉家,请他二人。
    次日觅了一只山上的熟船,二人方赴普陀,住在中院。秋鹤最是好游的,与伯琴往往通夜不归,共在山上盘桓六夜。秋鹤念韵兰之约,恐怕受过,便怂恿伯琴兴尽而返。自始至终,共去了十三天。秋鹤将行李发进花神祠,一面来见韵兰。秦成接着叩了一个头,秋鹤问:“几时进来的?”秦成道:“姑娘到顾太太那里说了四趟,太太方勉强答应。现在姑娘将老奴安排在花神祠,总管祠里及义塾的产业,替替莲姑娘。现在我们姑娘在塾里,老奴回去请他来。”说毕,去了。秋鹤进去,侍红、霁月都接着,小兰也出来了。秋鹤笑道:“小兰的喜酒,也没有吃,几时来的?”小兰笑道:“来了两天了,过了姑娘生日,要回去了。”秋鹤因问嫁的姑爷好不好,他们家里待你怎样,小兰垂首不语。侍红在旁叹道:“我看这园里的姑娘们,是定例不得好收场的。”说着,只听得一阵脚步声,琐琐碎碎,弓鞋阁阁。韵兰一面走进锦香斋,点头道:“到赶紧呢。”后边佩镶、伴馨搀了月红也一齐进来。秋鹤见月红穿了一身素服,便吃一惊,先和韵兰、佩镶见了,月红走到面前,叫一声姐夫,便哭了。大家坐着,月红倒在佩镶怀里,呜咽不已。看他眼皮都肿了,佩镶劝他替他抹泪。秋鹤见此光景,十猜八九,急问:“什么?”韵兰道:“你不见已穿戴的孝么?月仙妹子去世了。
    现在他跟着佩镶睡,带来带去,好似嫡亲姊妹。”秋鹤惊道:“几时死的?”韵兰道:“你走了,过了四天就没的。明天头七了,他们都要上坟去望望,你也走一趟。”秋鹤想月仙的苦,遂把月红拉过来,揽在怀里,因问月红道:“王姐夫不同你去么?”月红听了更觉伤心,苏小兰接口道,小香也殉情了。秋鹤突然一惊,吐了一口急血。韵兰见秋鹤吐血,心中着了急,立命佩镶到房里去取补血药水来,给秋鹤吃,一面叫他漱口。
    秋鹤道:“不要紧,这是急血。”因又问小香怎么死?月红抽抽噎噎说不出话。佩镶答道:“小香一半因服侍月红一个多月,拖伤的身体,从月仙死了,他便遵月仙临死时遗嘱,要安排月红妹子,大阿姐要索二千元,小香气极,入殓这一天,伏在月仙身上,一恸而绝,竟没有苏醒。大阿姐急了,赶紧施救,休想再活。大家都说因大阿姐要勒掯他二千元,逼出这条命案来。
    有人说小香预先吞金的,大阿姐看事势不得了,情愿把月红给姓王的,不要一钱。大家说小香已死,他们要月红何用,怕介侯来了不依。大阿姐吓得逃走了,寻了两三天,找不着。幸亏介侯同小香的母亲及太太来,初起头要想与大阿姐拼命,后来见大阿姐逃走,他也没法。介侯又再三相劝,方才收殓。这月红真是好孩子,哭得不像人了,我恐怕又有意外之变,便和姑娘说了,带他回来,成日成夜的劝他,我也不肯叫他离开。”
    秋鹤听了,椎心抱痛,韵兰、佩镶、小兰也不免噙着双泪,酸鼻出涕。丫头均各叹气,月红更是呜呜咽咽只叫阿姐、姐夫,一回又咽气不过来,此时真鸦雀不闻的哭泣。只见珊宝、文玉揭帘走进来笑道:“嗳约,远客初归,我听得屋里头吱吱喳喳,认道是请吃大炸蟹接风,所以我们,心里也要想吃一个,谁知大家在这里赌哭呢?”说着众人反笑起来了,月红也破涕为笑,彼此让坐。珊宝笑问秋鹤道:“你回来了,韵丫头请你哭,你倒也是聪明,一学便会。”韵兰笑道:“你莫太得意,不过人家看中了你,做官太太罢了。”秋鹤不懂,因问什么。韵兰方欲说出,珊宝红了脸,着急走来,说:“韵丫头你说了,我从今以后不和你往来。”文玉也不知道,与秋鹤追问,韵兰只是笑不说。佩镶道:“他们玩话呢,你们当了真了,倒是秋鹤把出门的事讲讲罢。”秋鹤因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外面已开饭,文玉先去,韵兰便留珊宝一同吃饭。计韵兰、珊宝、佩镶、小兰四个人,秋鹤也陪他吃了,约定明早十点钟同到小南门外月仙、小香坟上,然后回去,把各人寄买的东西及送人的土仪,交给丁儿,一一的分送开来。秦成遂进来禀明祠里塾里,近日来的事,秋鹤点首,命他退出。只见白萱宜小姐来了,谈了一回,大约是终身之事,萱宜虽不明言,殊有摽梅之感。秋鹤安慰一番遂与他一起去,见了四位教习,略略酬应,便到莲因那里。
    莲因接着笑道:“你回来甚好,去年花神祠落成之期,又是时候了。我们方才知道,韵兰真生日是念七,我们就在花神祠和他祝寿,解馆前后三天,现在比不得往年,他身分高贵了,须要恭恭敬敬,你的朋友只许友梅、仲蔚、伯琴、介侯、兰生请他进来,其余不许进祝。再者上年有喜珍、素秋两位奶奶、双琼、雪贞两位姑娘,现在他们不在,规矩可以脱略些,共祝三天。第三天家宴,你们一班男席,设在左首,我们女席在右首,大家乐一天。我都和韵兰说过了,你也帮着指点收拾地方。现在花圃里还有残菊,要搭一个菊花台,请寿仙坐的地方,后庭心菊花山,门前菊花障,要把灯采收拾得体面。我们闹了三天,湘丫头便要走了,就算和他送行。”秋鹤失惊道:“湘君为什么走?到那里去?并听得珊宝也要嫁了,你知道二人怎样告诉我。”莲因先把珊宝的事,说了一遍。秋鹤道:“为何湘君有这个意思?”莲因笑道:“朝真访道,他的事很多呢。我因这个馆事,反不得脱身。三年之后,再求归宿,可见天下事料不到一定,他悟道比我迟,证果比我早。”秋鹤道:“你们说说便说到这条路上。”莲因笑道:“你不信罢了。”秋鹤道:“我要问你湘君去了,几时回来?”莲因道:“他自己说现在到峨眉山去,恐怕约不定时日。”秋鹤叹息不已,便别了出来,把半月来的功课单册,查了一回,果然韵兰办理得井井有条,一宿不题。
    次日去约齐了韵兰、湘君、珊宝、文玉、秀兰、凌霄、佩镶、萱宜、莲因、玉成共十一个人,带了月红一同去祭小香、月仙。那月红穿了孝服,跪着还礼。男客中伯琴、介侯、秋鹤、兰生、仲蔚到了五个人,女客中添了燕卿等数人。坟上也扎了些白布彩,大家叩了头,月红呼怆跺脚的哭,旁边看的人围了几百,有羡慕的,有叹息的,有陪着暗暗下泪的。月红哭唤姐夫、阿姐,同我一淘去罢。韵兰等好容易把他劝住了。佩镶又叫了看坟的来说,几株松柏冬青种得不好,须改种了。这个石拜台,还要改得宽大些,你今晚到我们那里来领钱拿图样去照着做。吩咐已毕,便约了众人,带了月红,各自回来。伯琴、燕卿一帮园外的,中途分散,湘君、萱宜等各自回园。寿期已近,秋鹤、佩镶、莲因、玉成都忙起来,收拾地方,每日十余人扎彩的扎彩,堆花的堆花,各定执事。幸亏秋鹤胸有邱壑,布置得毫发无遗。韵兰忽然想起一事,找人来唤佩镶。未知何事,且阅下章。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