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 悲赠别修女远朝真 证负盟痴郎甘弃俗-正文-海上尘天影(断肠碑)-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五回 悲赠别修女远朝真 证负盟痴郎甘弃俗
    却说绮香园中诸事,韵兰忽然想起一事,命小丫头来找佩镶,说正月怕顾太太等要来女戏,恐不敷热闹,闻苏州术士汪梦兰,曾游历外洋,售技得有外国国会银牌,有三百余众戏术,飞水有二十八套,连出不穷,可去预先招请前来,并请将西洋机器影戏,一同带来。在西客所演,并又阳公馆送来十二尊金罗汉,不敢受领,可命妥当人送去璧还。正日早晚两席,均用八大碟,十六小碟,六汤六炒,八大碗,外加鱼翅烧鸭,后用满汉菜。便饭十二碟,四小碗,六大碗。佩镶答应着,因问:“同文书院公送的缂丝寿屏八幅,庞公馆送的金麻姑一尊,受不受?”韵兰想了又想道:“受也无妨。”佩镶见别无他事便出去。转瞬九月廿五,送礼的更络绎不绝。佩镶总管内账房,舜华、玉怜副之,秋鹤总管外账房,知三副之,秦成总管收礼开发。莲因、珊宝应酬内客,迎送接待,男客在东花厅,女客在西花厅。午刻正席,男在正殿,女在后殿。影戏在西花所,戏法在东花所,女戏在后殿,男戏在正殿。二十六日暖寿,二十七日正寿,二十八日兰生、伯琴、仲蔚、友梅、介侯、紫贻、晋康一班熟人,第二次入园,同秀兰、珊宝、莲因、玉成、文玉、萱宜、凌霄及康姓等四教习,公祝。是日在正殿上,男女分席,同坐的正寿。这天佩镶又起头约着舜华、纫芳、玉怜、青雁、金姐、鹣儿、霁月、侍红、霞裳、锦儿,又珊宝的丫头阿靓、秀兰的丫头小碧、湘君的丫头补纳、萱宜的丫头琴娘、文玉的丫头秋香,签名公祝。又有教习女学生公祝。又有园里三等丫头老妈子一班,秦成约了男佣一班公祝。花神祠东西园门扎着两架树枝高障,上边多是五色菊花,间着涉叻红,芙蓉秋葵。正殿庭心也是花围障,上边几百盏小煤气灯,五色电光灯。菊花山在后殿庭心里,寿星花台,在正殿门前,台阶上两旁栏杆,无非是菊花、长春花、松柏、冬青等物。廿六这日已是热闹。廿七这日,雇了一班京戏演唱一天。是日早七点钟,韵兰已起身了,赶紧梳洗,秋鹤、佩镶来候示。韵兰笑道:“你们也太烦了,我又不是上司官,何必如此呢?”伴馨笑道:“也是大家的敬意儿。”韵兰道:“明天廿八,只算是我还席谢谢你们,一天都是我来开销。”又吩咐佩镶、秋鹤,你们先去。秋鹤、佩镶去了。这里梳洗毕,自己先吃了寿面,然后换好衣服,头上一对粒粒圆光嵌翠珍珠蝴蝶,几枝金刚钻嵌宝金簪,珍珠过桥压发,髻后一围珠络,耳上钻石珠金圈。身上穿着石青织绒全金龙凤团花袄,三色回文月华带,时式洋花边,钮扣上一对珍珠小金表。下身绛红宁绸洒银小百寿散管裤,也是三色月华边,裤管口二寸多宽的珠网络。外罩一条全金时花西湖十景马面百褶大红裙。足穿一双绣凤网络小弓鞋,鞋尖一粒三分重的圆光珠打扮方完。佩镶打发人来请说拜寿的都齐了,王母娘娘还不临瑶池,请姑娘去罢。韵兰笑着点首,便出幽贞馆,已有四个艳妆三等丫头,抬着一乘五彩露顶便舆伺候。韵兰命小兰执着月红先行,自己坐了便舆轿,四个丫头抬着。侍红、霁月、伴馨、锦儿也艳妆了,拥着韵兰到花神祠来。伯琴等大家拍手,秋鹤喜得无可无不可。韵兰至了正殿外,下舆看了一看,心中自是得意。戏台便一声锣鼓,放百子奏乐看戏。韵兰拈香先拜了寿星,点了两枝臂粗的大蜡烛,旁边又有四对。佩镶来请韵兰升坐菊花台,伯琴道:“我们就在殿上拜寿了。”于是一众男客,大家行礼,吓得韵兰连忙跪下叩头。男客礼毕,湘君等一班,教习一班,也都艳妆着来拜寿。韵兰也还了礼,独不见了秋鹤,家人去寻了来。原来也是这日生日,在那里换衣服呢,不好说出来。佩镶等他们行礼毕,一定要请韵兰升坐花台,然后我们行礼。舜华也来请,韵兰却不过,只得出来冉冉升座。
    珊宝、秀兰、燕卿、凌霄走到旁边笑看,遇着韵兰坐了。伯琴笑道:“秋鹤还没拜寿,等他先拜了。”此时众人欲捉弄秋鹤,预先约定,秋鹤因笑嘻嘻的走到台前,洋绒毯上跪下叩头。韵兰忙要立起想走下去还礼,却被凌霄、燕卿过来一把按住笑道:“你与他要好,如此照应,也算有恩了,就受了他一个礼罢。”
    韵兰嘴里说不好,却也立不起身,连两只手也都被他按住了。
    家人大家笑起来。秋鹤整整磕了四个头,韵兰坐受四个头。秋鹤起来不好意思,一溜烟走开。伯琴远远羞他的脸,此时方是一班女学生分为四排,每排九人大家叩头。韵兰央告凌霄说他们,我要还半礼的,你们不好再强按着。于是立起身来,身向着外也还了礼。学生退后,佩镶等一班来拜寿。燕卿笑道:“他们拜你不许还礼了,你不依我,把你缚在坐上。”韵兰笑道:“你们真是一班混混,你也不要来胡吣,我遵命受他们的礼,何如?”凌霄遂不动手,韵兰真个坐着不动。任佩镶等数十余人去叩头,接着秦成独自一人来叩了四头个退去,然后小丫头老妈子一班拜寿,又是龙吉、丁儿及园盯更夫一班叩头。韵兰见后来两班,不能白受他礼的,因命佩镶开了花名,放了赏。
    女学生也有赏赐。拜寿方毕,外边的客人方次第前来道喜,如洪太太。谢太太、赵太太、孙太太,连许夫人也来了。韵兰深抱不安,再再三三的谢了。排起席来,伯琴等乘间去了,说定明日再来奉扰。这里各位太太点了几出吉利戏文,演起来。到三点钟方才席散,有回去的,有留着看戏的,晚上各处都点子灯,真是曲滥丝哀,五光十色,说不尽的富贵气象。秦成看这位小主人争到这般境地,果然比先主人在日好了,心里一想,便也十分得意,欢喜鼓舞起来,心中感动,反坠了几点老泪,立在寿筵前揩擦,偏被韵兰望见。想他必定是想着旧时主人,所以下泪。韵兰这么一想也就伤感要坠泪,因客人在座,又是庆事,遂连忙忍祝是晚直闹到二更,客人方散,戏也停了。
    韵兰命秋鹤、佩镶收拾料理,自己先回屋里来,躺在榻上,命侍红轻轻捶腿。说起秋鹤拜寿一事,韵兰也笑了。一宿不表。
    次日,是请介侯、伯琴等男客及燕卿、湘君等一班女客,在正殿上合宴,另备十二席,七席送到东院,请教习先生同学生,五席送到西院,请佩镶等一班,及二三等丫头。殿上因议定要行令,所以湘君请佩镶监令,命舜华、霁月去西院陪客。
    这里男客黾士、仲蔚有事不能来,来的是紫贻、介侯、友梅、伯琴、兰生五人,秋鹤陪着坐。在东席,女客燕卿、文玉、莲因、玉成、凌霄、小兰坐一席,佩镶陪着,萱宜、湘君、秀兰、珊宝、月红坐一席,韵兰陪着。计十三人,连男席共十九人。
    都是相熟,如一家。兰生看看人数少了,佩镶道:“上年祭花神庆贺,也是这时候,当时人数也齐,正是极盛,何等热闹,现在不过隔得一年。碧霄姑娘一去之后,园里使萧索起来。”
    众人听了,无不叹息。珊宝道:“当时真个盛极了,柔仙弄箜篌,幼青弹琴,双琼姑娘机器戏也好看。珩坚奶奶、素秋奶奶的画,喜珍奶奶、素雯的笑话,玉田的飞刀,马姑娘的风琴,月仙的琵琶,各位太太又趁着兴也算快乐极了。现在风流云散,喜奶奶、素奶奶、双姑娘死了,柔丫头、幼丫头这般死法,碧丫头又仙去了,前又听得素雯惨死。”伯琴还不知道,急问素雯如何也死了。韵兰道:“闻被这个烂良心的男人,肋上轰了一洋枪,在大水缸里淹坐一昼夜,活活浸死的。现在月仙又这样的死,珩奶奶又远去了。”座上的人听了想一想,无不下泪。
    兰生想着双琼,伯琴想着素雯,幼青、珊宝等想着碧霄,凌霄想着柔仙、月红。因燕卿要写什么,正替磨墨,听了这些话,想着月仙、小香。秋鹤想着莲民,介侯想着小香,各人各有心事,都郗觑相对。还是湘君、莲因把各人劝着,燕卿道:“我今日要想行个诗钟令,你们大家作楚囚对泣。韵丫头的大庆,你们到底也要有些忌讳,你们若再要哭,我要骂山门了。”忽见月红把黑墨揩了面变成花脸,燕卿遂把手巾替他擦,说:“你扮焦赞盗骨哭几声,倒不须开脸了。”众人看了,不觉破涕为笑。月红还在那里拭泪,佩镶遂去拉过来,揽在怀内与他说道:“好孩子,你莫哭,姐姐也到了天上成仙人了,你将来也要去见他呢。”月红方渐渐的平了气,席上遂大家喝了几杯酒。佩镶听得燕卿说要做诗钟,便说我们上了大菜,再做。一面命丫头去取文房四宝来,一面斟了一大杯酒道:“除不能做的不算外,其余每人要做,不成者两大杯,不好者一大杯,佳者共贺一小杯。”燕卿笑道:“甚好。”少顷菜已上齐,兰生便请出题。
    韵兰道:“我们先点了香,横在桌上,把铜钲系了线,垂着,香上用墨点画寸为度,线系在寸上,下面地上放一个铜盆承着,焚到墨点,线断钲堕,坠在铜盆上,自有声音,有了声,便不能交卷,就要罚两大杯了。”紫贻道:“如此极好!”于是一面收拾起来,点了香。佩镶取了一本书,命人随意说第几行第几字,说我们先咏字而后嵌字。于是翻了回字帘字,佩镶道:“一句要切回,一句要切帘,不露字面。”众人遂搜索起来,韵兰道:“去请舜华来做誊录,我们做好了,密交二人,教他写在纸上,公同评阅。”珊宝道:“公同评阅,恐多争执,我们仍派秋鹤做考官,教他评了甲乙,再写罢。”燕卿道:“不好,你和韵兰头的字,秋鹤认得出的,须叫誊录誊在卷上,再阅。他就在卷上写定甲乙,每次只须五名,或十名,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写定,以外通算不取,不取的饮一大杯,第一名共贺一杯。不交卷罚饮两大杯,你们以为如何?”兰生道:“极好。”
    佩镶道:“香到了快做罢。”韵兰遂去请了舜华、纫华来,另到旁边东首厢房里去,差别的小丫头往来传卷。秋鹤则命到西首厢房,叫月红、小兰去陪着,另送了菜去吃酒,等着看卷。东厢房已另送了酒菜,凌霄、玉成不能做,情愿去陪舜华、纫芳。
    这里佩镶先交了卷,其次友梅、紫贻、伯琴也交卷了,看香只胜一分,大家便急急写了出来,交出。忽听当的一声,香已到了,只有兰生没交卷,罚了两杯。佩镶瞅了一眼道:“我和你说快些。”兰生笑道:“我已吃了,下回再做。一回誊好交秋鹤评定了送来。”众人看时,只见上写各人做的,上面写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八个字,秋鹤道:“你们谁做的我不知道,各人自己去认,谁做的在下边注一个字罢。”于是十个人纷纷注了,写的是:中文古作盘旋势,庚丁字新开荡漾波。介侯一桁暮雨滕王阁,九转诗肠屈子潭。
    苏兰诗艳云添锦,丁湘竹纹疏日射珠。文玉翡翠钩悬迎燕睇,辛璇玑锦织固鸳盟。
    深闺倒织想思句,静室垂留耐久香。珊宝旧院枣花新月影,丙曲栏梅字古雷文。兰秀湘妃泪染珍珠幔,己苏女文成织锦图。紫贻依稀鸿影芳心隔,甲曲折雕栏细步通。湘君鹦鹉笼开光映碧,璇玑锦织句题红。
    雕栏曲折题心字,乙珠箔玲珑漾眼波。韵兰斑竹纹成悬一珩,戊君兰织句络千丝。友梅步遍空廊刚九折,隔将绮户恍重山。
    江流曲似轮肠转,日皎钩悬素魄迎。
    湘君考了第一,大家恭贺一杯,其余不取的各饮一大杯。
    佩镶因不取,心中怏怏,说再不取,我不做了,拚得每回两大杯的。于是又翻了一字年字,重点子香做起来。不一回大家交卷,取出来,合填名字,这回取了十卷,彼此传观题目,是一年两字众人句云:独抱文章天下式,乙漫搜甲于纪元编。
    花簪唐殿笛初唱,荚纪尧阶岁已周。韵兰奇探玉府思夔足,庚笑向花丛纪凤龄。伯琴问马流光渐长齿,甲占鳌名第溯从头。佩镶倦我日长迟漏滴,丙惊人语好待珠穿。秀兰鸟驭行迟刚转岁,己牺爻画始纪开天。
    吹律应时余合闰,举杯邀月影成三。
    登坛西汉知名士,丁假我东山学易心。湘君义画开天文教辟,戊尧阶定闰岁功成。燕卿我辈抱才天下式,癸个臣无技子孙基。珊宝芳龄豆蔻从头数,壬新月帘拢比甲痕。萱宜相思望月同今夜,辛离别花开又复时。
    春宵刻比千金价,秋士华悲七月时。
    道士未判阴阳始,丰卜应同古昔时。莲因佩镶考了第一,心中自喜。秋鹤道:“珊宝虽取,却无年字,惟刻画一字尚好。”兰生又是落第,同文玉、介侯、友梅、紫贻,各饮一大杯。再翻题目,是鸳字夜字。佩镶说要嵌字了,因随意取了一撮瓜子说数清楚除七算零几粒,即嵌在第几字,一数却是零一六粒,佩镶道:“鹤膝格,嵌在第六个字里,只要嵌,不咏物了。”遂把香重点起来,大家怕罚,离了坐,苦心孤诣的走来走去。韵兰走到祭台后,看自己的像,珊宝倚在栏杆上呆呆的,佩镶出去坐在菊花台,韵兰坐的宝座里,想一回想了二句,又不好,把腹稿细细改了,便去交卷。介侯、伯琴去看璧上挂的十六条泥金大寿屏,绝好的柳字,燕卿走到东南墙角去,呆呆立着,秀兰就伏在桌子上想。萱宜走到廊下踱来踱去。佩镶唤道:“萱姑娘不要到那里。”文玉接口道:“可是到秋鹤那里去通关节么?”友梅就坐在本位,仰着脸闭着目的思索。莲因脱了帽,光着头,立在友梅背后,一回把吃下的瓜子壳儿放在友梅脸上。友梅倒吓了一跳,众人看见都笑起来。
    只有兰生秃着头,急得头上汗腻腻的,佩镶笑道:“不好了!
    香完了,快交卷罢。”兰生更急一回,走到佩镶捏像前看了又看,把手去摸摸脚。佩镶走过来笑道:“你做什么,还想开心摸这个,香不到半寸了。”兰生皱眉道:“多喝了三杯酒心思散了,实在没得好句子,好姊姊你教给我。”佩镶摇头笑道:“低些说,他们听得呢!”说着,便走了开来,去写了二句,拈个纸团儿,又潜地走过去,离开五六尺,只一掷,兰生便拾起来,去照写了。佩镶掷纸拈儿将手一扬之时,偏被韵兰见了,暗暗点头,却不说破。伯琴也看见佩镶扬手,忙走过来寻,却已被兰生拾去。伯琴却不知道,找了一回,不得又不见。兰生在那里,心中也疑惑,因向佩镶笑嘻嘻看着,说道:“你刚才一掷做什么?传递抢替都要重罚呢!”佩镶的脸红了一红说道:“你又看见什么了?我们姑娘的像,在那里是要替姑娘的神像代倩。”韵兰冷笑道:“姑娘不要你代做的,你爱谁就和谁做罢。”
    一句话说中了佩镶的心,愈加不好意思。众人又哄堂笑了一笑。
    佩镶只得避开,要想到廊下去看舜华、纫芳,又恐众人说通关节,于是到西院见鹣儿同凌霄的侍儿青雁正在五的对的豁拳,见佩镶来了,都立起来,说:“好极了,佩镶妹子快来打个通关,我们酒吃得多了。”佩镶见玉怜、补衲、鹣儿、秋香、金姐、小碧脸上,都红红的,因坐下问道:“你们怎样豁呢?”
    玉怜道:“今日都是青雁赢的,你酒量好,打他十杯。”佩镶笑道:“也好,我们用大杯豁。”鹣儿已豁定了,吃了四杯,青雁吃一杯。听佩镶说要和他豁十大杯,便笑道:“你是有人受吐的,我吃醉了,自己吃亏。”佩镶把他啐了一口,便豁起来,却输了七杯。佩镶不信,再要豁十拳,又输了八杯,只得吃了。
    方欲再豁,听得伯琴一叠连声走来唤,佩镶方走出来,觉得有些酒意。伯琴便执着佩镶手,走到殿上来,一面说道:“卷子都评定了,兰生考了第一,问甲字句,没人答应,问了三遍,兰生方答应了去。我们叫他背,他又背不连贯。明明是你的代倩,要罚你呢。现在第八辛字,没人认,怕是你的。贺第一的酒,因也没吃。”说着,已到殿上,燕卿已斟了三大杯,笑说:“罚枪手的,你的贺酒,就免了罢,横竖自己贺自己。”佩镶也不理论,勉强喝了,先去看评定的,只见秋鹤、凌霄、小兰、月红都来了,舜华等也在那里。知道燕卿的意思,就此收令了。
    佩镶看写的是:
    丙深巷寒声惊夜析,丙高楼冷思涩鸳针。
    三更霜冷侵鸳瓦,一片风凄恼夜钟。湘君丙湛露沫恩歌夜饮,戊下风祝寿颂鸳鸯。文玉辛百年伉俪新鸳偶,辛一曲凄凉子夜歌。
    丁凉斯秋水文鸳梦,丁静听寒闺子夜歌。
    简策聚萤勤夜读,
    毕罗大雅咏鸳飞。秀兰
    庚芳名艳说双鸳记,庚旅思寒惊半夜钟。燕卿甲霜寒桂窟凝鸳瓦,甲月落枫桥惊夜钟。兰生乙秋思谁家星夜月,乙春情得意纸鸳风。韵兰己瑶圃月明香夜合,己绮窗人静绣鸳鸯。
    海市大观升夜□,天廷首简度鸳针。珊宝癸同心愿筑双鸳冢,癸惊梦如闻五夜钟。介侯壬池塘残月文鸳梦,壬灯火元宵不夜城。友梅深巷斗刁惊夜客,画楼烟雨霭鸳湖。
    佩镶迷迷糊糊,遂于百年伉俪一联底下,去注了佩镶两字。
    伯琴笑着,还要把佩镶打趣,又找他豁拳,毕竟紫贻好,说收令罢。一面便催吃夜饭漱口毕。紫贻、伯琴、介侯、燕卿先去,友梅要和兰生同走,兰生道:“我还有话和佩姊说,你先去罢。”
    友梅知道他两人交情,只得先走了。此时东西院也都散席,韵兰、湘君、月红到东院去看美姑娘等讲话。莲因、萱宜、凌霄到西院去,秀兰、文玉、舜华、纫芳在里面桌子上,点了一盏大保险灯看诗钟,说这联好比第一强,这联这个字不妥。兰生在台阶上向佩镶招手,佩镶走出去,执着兰生的手,呆呆的微笑,又想什么的,却说不出来。兰生道:“什么话,快说罢,这里没人听得的。”佩镶一手把金簪剔着齿,停了一回,低低的笑道:“我等了你一年,闻得你双琼姑娘不在,我倒着急,现在你心上究竟想什么?”兰生道:“我有许多话要和你商量呢。”佩镶笑道:“我同你到我屋子里去,趁现在他们都在这里。”
    兰生点头,遂一同去了。这里老妈子等抹桌扫地,秋鹤监督着吹息灯火。珊宝先同秋鹤讲了一回话,因多喝了两杯酒,觉得身子有些告乏,便唤了玉怜,一同回去。走过韵兰的房子,见幽贞馆后面佩镶房里灯火甚亮,玉怜道:“奇了,韵姑娘还在祠里,难道佩丫头先回来了?珊宝笑道:“恐怕未必。”玉怜低低说道:“姑娘你听里头还有声音呢,我去看看。”珊宝道:“去看什么走罢。”玉怜不听,遂走过去,隔着竹篱账,竹篱里面,多是茑萝遮着,却看不清楚,因立着静静的听,好似两个人在房里说话,喁喁切切的甚低,辨了一回,只有一句大约说的是:“从今日起,我的身体交给你了。”其余都听不清,这句话也是玉怜意会的,便捂着嘴儿要笑出来。珊宝性情仁厚,恐怕有什么故事儿,便催玉怜回去。玉怜笑着一同走了。珊宝埋怨道:“有什么笑呢?就是佩镶回到屋里,也不过和姊妹们说说话儿,你又当新闻了。明儿不许和人多说,拌了口舌出来,你仔细。”玉怜答应,遂一同回延秋榭来,不题。
    次日小兰的夫家打发人来,接了小兰回去。韵兰也坐了轿子到各处谢寿。忙了三天,已是下元令节。湘君将要动身,忙着部署,屋中物件,却并不带去,都交给韵兰收着,惟带着两个箱,一个篮。所有老妈子丫头遣回的遣回,自去的自去,补衲则赠给珊宝。湘君只带了舜华同走,莲因公余之暇,便替湘君部署一切。无人之时,便谈论修道的话。湘君叫他不必故意矜奇,外面照旧,不必检束。珊宝、韵兰也常来相见。韵兰问几时回来,湘君摇头道:“不可预定。”又向珊宝笑道:“你的大喜,我不能贺了。我现在看起来,园里头的姊妹韵丫头是不必说了,岂知你倒是个大福人,但后来也须仔细。”珊宝红着脸微笑不答。到了十四,伯琴等来送湘君,热闹了数天,十九日天赦吉期,湘君动身。合园姊妹,及燕卿均送到船上。湘君换了一身女道士妆束水田衣,颓云髻,手执拂尘。韵兰离情无限,珠泪莹莹。湘君道:“你莫哭,我们好姊妹还有相见之期。
    现在临别,我有一个偈语,你可记着,将来好再和你相会,须知人生百岁,皆属虚浮,一刹那间都成陈迹,即如我们,此番离别,到了明日,又是陈迹了。爱惜光阴,宜及时修省为死后地步,所有一切因果,前晚我已约略告诉你了。但是我们姊妹相聚一场,大家要好,我和你虽后会有期,然临别之时,不可无所持赠。我有一偈,你可记着。”因说道:富贵莫溺,坚持国香。一夕跨鹤,火宅清凉。
    韵兰道:“第三句怎么解?”湘君道:“到时自有应验。”
    珊宝因也问终身,湘君笑道:“你现在已是三品夫人,何须问得,但官儿虽好,不宜恋恋高升,切须记好。”秀兰道:“官宜高升。”湘君道:“高升有高升的不好。”燕卿道,“我呢?”湘君道:“姊姊是百折不回的人,阅历已多,自有悬崖勒马的主意。将来老成硕果,鲁国灵光,倒是劲气耐寒后?z的松柏呢。”
    范文玉、陈秀兰、向凌霄、白萱宜、史月红也要问什么,湘君道:“月红自有好处,你们四个人,我也有四句诗,但也是我胡诌,并无什么意思,我也解不出来,你们各人自己去解。”
    因念道:
    伯乐相逢便寄身,绿珠高占万山春。麒麟入梦花开罢,羡煞文君第一人。
    又道:“这是我的胡言,诸姊妹的归结,倒是佩镶姑娘,目前要保重些。”佩镶急问道:“好姑娘,我有什么奇祸?替我说了,我也防着。”湘君道:“我哄你,你莫急。”佩镶道:“姑娘这话,必有意思,请说明了罢。”湘君笑道:“你不求上达,早早收场便好了。叫我说什么呢?”佩镶一定要请教,湘君道:“你只有十二个字,两句诗还好,这首诗,共有四句,是现成的,他收的两句最好,颇切你,我已把珠笔圈好了,改了两字,你去问你自己姑娘。”韵兰道:“你没有和我说过,我那里知道呢?”韵兰心里虽如此说,却想着了,原来本年春间,湘君有一部自己批点的《红楼梦》,送给韵兰,贾宝玉神游太虚一回中,有指袭人的两句,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湘君把优伶两字,改了乡人两字,两句把珠笔来密密圈了。韵兰看了不解,因问湘君说:“你也是个胡闹,乡人两字改得很不通。”
    湘君笑道:“虽然不切袭人,却是切你佩镶。”韵兰当他故意寻开心,遂一笑置之。至此方想起来,又不便说出,湘君道:“佛家不打诳语,你不记得么?”佩镶因问韵兰什么两句,韵兰哄佩镶道:“很吉利,回去我和你说。”佩镶遂不再问。后来回去,韵兰造了两句告诉他。佩镶半信半疑,也探问不出,只得罢了。
    且说众人送行已毕,将要开船,韵兰等快快登岸。湘君送出舱中,立在?^首,看见秋鹤替众人执了竹篙,以当扶手,心中也是难过。湘君笑道:“你莫愁,我和你不久先要看见,你记着叮嘱秦成西北方去不得,古庙里住不得,见机便回。”秋鹤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方欲问个明白,舟人已把竹篙挑板抽去,鸣金开船。看官问我说湘君此次到峨嵋,应坐长江轮船,何以鸣金开船呢?原来湘君与碧霄有约在天台,相约乞赠丹药,所以湘君只说要先到杭州烧香,再赴峨嵋,其实并不得四川去。湘君因怕众人盼望,所以说得远些,倘多耽搁了日子,大家想湘君的念头可以淡了。此番湘君此去,道满成仙,依然复位。舜华在太华山望月跌下,脱了凡胎,也成正果。后来湘君来度韵兰,在绮香园作散花大会,这且不题。
    众人送行回来均有不豫之色。韵兰、珊宝、秀兰他三人和湘君是结义姊妹,最为知己,这回子感念园中姊妹星散,风景凄凉,四人相聚而泣。佩镶已陪着下泪,后来美姑娘来了,大家方才止哭。湘君动身,玉成因病未送,到廿三日玉成病愈,廿五这天,韵兰请玉成搬到漱药?Q去,要想贺贺,替他起玻岂知苏州信来,十一月初一日要来迎娶珊宝,因把起病之事权且搁起。原来珊宝的丈夫是刘四公子,号玉山,两榜进士,保升道员,年仅二十七岁,新近断弦,向系珊宝熟客。此次续弦,便娶珊宝是大家心中合意的。珊宝本是有钱,不须身价,反带去万余金。二公子与秋鹤向来相识,此次恐场面不甚好看,故命珊宝拜许夫人为母,与兰生结拜兄妹。出嫁这日,便借兰生家里场面阔大,韵兰、佩镶、秀兰、文玉大家又忙起来,得暇与珊宝娓娓絮别,黯然销魂。秋鹤与珊宝曾有交情,更为难舍,吉期隔夜,大家送珊宝到顾府。许夫人收拾珩坚的房间给珊宝祝韵兰、秀兰住在顾母老房里,凌霄、萱宜、文玉、玉成回去,佩镶、李明珠陪着珊宝。原来李明珠就是双琼的丫头,双琼死后,明珠到顾府来哭诉双琼的苦处,说都是为了兰哥儿要娶白秀芬,她便立志死了。因把以前双琼与兰生如何留表记,如何订嫁娶,各节涕泣告诉了一遍。许夫人如梦方醒,埋怨兰生怪他不早说,又念双琼惨死,明珠此来,必有深意。岂知兰生因双琼死了万种伤心,便发了痴病,言语无伦,一心要到美国去。许夫人急透了,连忙寄信士贞,把这事详述一遍。士贞更急复信回来,说明珠是双姑娘亲信侍儿,你们且去哄这孽障,说等你好了,便收明珠为妾。做了亲,即便成房。又令明珠陪着伏侍,譬解他听,家中得了此信,如法泡制,兰生方渐渐病好。也不及成房,便做了红娘伴宿,岂知霞裳吃起醋来,想我和兰生形影不离,尚不敢苟且。现在倒后来居上起来,于是与明珠寻衅。明珠虽不怕霞裳,但因李代桃僵播扬起来,大家笑话,于是密禀许夫人。许夫人无可如何,只得两全其美。许了霞裳,说须等兰生做了亲再收,霞裳遂也罢了。是明珠到顾府的来历,此时佩镶和明珠陪着珊宝,夜间谈起这件事来。佩镶在韵兰生辰这日在自己房里与兰生密谈,兰生虽有无限心事,只恐佩镶多心不敢说,只是呆呆的想,心猿意马,手足惊颤,佩镶疑他年纪尚轻,含羞畏缩。因着实的温存,说你做子亲,只要求一求太太,和我姑娘说一声儿,我又是不要身价的,便成功了,兰生只得答应。佩镶看神色有异,说:“你莫非嫌我不贞么?”兰生听了这话,知佩镶误会意思,起子疑,因道:“姊姊如此待我,人非草木,安敢贰心?我若疑心姊姊,天诛地灭。”说着便哭了,佩镶便掩他的嘴笑道:“莫嚷,人家听得了笑话,我是玩的呢。”岂知兰生别有对不起的意思,说不出口来,佩镶那里知道呢,此次李明珠把霞裳吃醋这件事谈起来,珊宝也听住了,探他口气。恰值许夫人来了,遂把双琼、明珠、霞裳的事,浑讲一遍。珊宝便替佩镶忧心。佩镶听得明明白白,左右一想,觉得兰生负心,深悔廿八这夜,孟浪时,便觉得百体四肢,酸痿起来,直到心头,钻入脑门,从鼻子眼角里出来,哇的一声,冲出一口热血,接着又是几口,两眼一瞪,倒在床上便死。许夫人、珊宝、玉怜、明珠都吓慌了,连忙掐人中,喷凉水,唤的唤,救的救。韵兰、秀兰、玉成、文玉、凌霄得了信,都赶过来,也吓得心中乱跳,嚷了一回,把佩镶救转来。
    纫芳和佩镶极好,忙去绞了凉水手巾,赶着替他擦脸,口唤妹妹。佩镶还气,一声哭出来又吐一口血,大家说好了,心中放定。老妈子和他收拾血,扫地,纫芳帮他换衣服。珊宝便问怎么?佩镶哀哭一回,涕不能答。珊宝只管问,佩镶哭声住了,仍旧淌泪,说不出的苦。只摇摇头,面色闪得雪白。韵兰来了,摸不出头恼,心里又忧又急,看见一屋子的人救他,自己插不下手,反闪在旁边,叫人快唤。既而听得珊宝说好了,佩镶又有了哭声,韵兰便念上天保佑,挨进来看了一看,冷笑道:“痴丫头,真把人家吓死。”见纫芳、补衲、伴馨、风环、月佩大家忙着伏侍,韵兰看玉怜立在那里不动,便退了出来,扯着玉怜问他。玉怜把方才的情形,密密告诉了,又道:“姑娘大诞的晚上,我和我们姑娘走过姑娘的房外,看他的房里有火,听得二人说话。好似兰生也在那里,但也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只听得佩姑娘说要把身体交托。”韵兰默然停一回,叹道:“男女之好本来大家有的,他两个人,我也早知道了。但是兰生太懦,佩镶太痴,我上年祭花神的前两日,也到这里来请顾太太,见旁边没人,我隐隐把这事向太太提起。太太便跟紧了问我,只好直说了,但不敢说先前受吐的一节。岂知太太听了,面有怒容,说这个孽障,还了得,倘然老子知道了,必定活活打死,”玉怜新与佩镶不合,因道:“姑娘既然说起,我也胆大说了,我先前听得珩姑娘说过,太太闻得佩姑娘来历,不甚喜欢。”
    韵兰点头说:“我的话你也莫告诉人。”说着,只听里头唤韵兰姑娘,韵兰便走进去,当佩镶死去时节,众人都来看,独不见了兰生,霞裳便各处去找,那里有什么影踪?便回来。许夫人也找不到。大家说恐怕到场上去,秋鹤一个人在园里,恐怕到那里去,就是到介侯、伯琴、仲蔚、友梅处也未可知。霞裳道:“伯琴、黾士、仲蔚今天住在这里,现在还在书房里。”许夫人道:“如此说来,不在秋鹤处,即在友梅、介侯处。”就差他三位去寻一寻,霞裳道:“他往日出去,必找松风或是梅雪,现在独自一人出去,也不告诉一声,真也糊涂。”许夫人道:“孽障真要我命了。”遂叫松风、梅雪、柳烟去请庄老爷、洪老爷烦他们替我去寻,你们就跟了他去。松风等去了。韵兰、佩馨又要送佩镶回去,这晚的忙到比正日子更忙。许夫人等到四更天,方见柳烟一个人回来,因急问怎样?柳烟道:“许多地方都找到,都说没有来过。韩老爷、秦成也替我们在外边找,故我先回来告诉太太莫急。明天总要寻回来,今晚大家都睡了,不好开门打户的。”许夫人心中虽急,也是没法。次早韵兰等仍旧到园里来,惟月红因陪佩镶不来。许夫人已命柳烟、顾寿、顾福、徐起到上海寻去。秋鹤、介侯、友梅等也来送珊宝,安慰了许夫人一回,只见男家娶亲的来了,是把船停在吴淞江里,执事人排了仪仗来娶的。许多衔牌,写着赏换花翎、三晶顶戴遇缺题奏道、戊子科举人、乙丑科同进士出身,即补府正堂仪仗十分齐整。三声炮响,鼓乐喧天,彩舆停在大厅上。新姑爷先进来行礼,伯琴替了兰生循着俗礼,把珊宝浓妆大服,打扮得天仙一般,搀了出来。新婿礼毕,方才动身。许夫人又急,兰生又要行礼,奔来奔去,心也急碎了。内里幸亏各位姑娘,外面幸亏秋鹤等相帮着,还是井井有条。珊宝自然先行辞祖,然后上轿,只听轰轰的三声大炮,金锣十数下,唢呐喇叭里头,许多执事,或提灯,或掌伞,或执扇,或捧凤冠霞??,把彩舆拥了出去。许夫人因不见兰生,借着送珊宝,哀哭一常外边掩了门,韵兰等把许夫人劝住了,大家进来道喜,许夫人那里再有心肠快乐。饭也不要吃了,盼着松风等还不回来,真个急得要死。到里头外边散席,岂知祸不单行,又接到胡顺堂从横滨寄来电报,说士贞于十月廿八半夜去世。许夫人闻讣大嚎一声,登时倒地,奄奄死了。韵兰等赶紧呼救,良久方舒,遂扶到房中,百端安慰,松风回来,说:“兰哥寻不着。秋鹤跌足,还是仲蔚有计,说两重着急,恐有意外之变,须哄他一哄,过了目前,再想别法。”黾士道:“计将安出?”仲蔚附耳说道:“如此如此。”黾士大喜告诉了众人。又暗暗通知秀兰、韵兰、文玉。莲因隔夜未来,今日也约了燕卿同来,听了这计甚好。
    介侯因叫松风进来,和他说明了。又叫他停一回寻兰生的人回来,你也去暗暗知照便是,合府的人都要瞒着。松风答应着,便去用计。许夫人在床上,已剩得一丝气儿。文玉、燕卿、韵兰、秀兰、莲因、玉成、明珠、霞裳、月佩、侍红、金儿、百吉,上下大小丫头围着,松风急奔进去,直到许夫人床前,假做喘着,说:“兰哥寻着!兰哥寻着!”许夫人心里一清,消停片刻,松风又说兰哥寻着了。许夫人命人扶着,慢慢坐起半身,问在何处?松风道:“他因珊姑娘出嫁,要送到苏州,恐怕太太不肯放,所以瞒着人藏在妆奁船中。昨日已经开到苏州去了。
    现在庄二少老爷知道了,要叫他回来成服,打谅明日赶迫到苏州去。”明珠、霞裳等皆不知是计,心中一快,许夫人亦觉少安。骂了一声孽障,命霞裳收拾铺盖行李棉被衣服交给庄二少爷带去。许夫人因兰生有了信息,心里稍宽,专办丧事。此时徐起已升了总管,便叫他上来,安排成服。韵兰记着佩镶先行回来,秀兰等到夜深方散。秋鹤感念子虚恩义,向韵兰告了五天假,愿在顾府帮忙,等候灵柩回来。此时伯琴已电致顺唐,旋得复电,说外国例当日殡殓,初一二料理店务,初三动身,初五可到,兰生不必前来。时伯琴一班人,都在顾府里办迎殡,大家怀着鬼胎,兰生一事,将来不知如何结局。到了次日,仲蔚只得把许夫人托带兰生的行李,命松风押运上海,暂放店内,自己去别许夫人。许夫人、明珠、霞裳谆谆相托,说:“叫他早早回来,老爷的凶信等他回来了说不要提起,恐在客边急坏了身体。”仲蔚诺诺领命而出。不觉失笑出来,便与介侯商议,一面登报一面再去认真寻觅。许夫人向伯琴催问,伯琴托辞支吾。初二这日,介侯、仲蔚等又寻了半天,友梅、介侯别去,连佩壤都无暇去看他,回到静安寺尚坐未定,龙吉气急败坏的进来,说:“不好了,韩老爷,姑娘死了。”秋鹤大惊,问姑娘何以了?不知龙吉说些什么,再看下回。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