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敢死军力毁炮台 金川兵穷追中计-正文-平金川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十八回 敢死军力毁炮台 金川兵穷追中计
    第二十八回 敢死军力毁炮台 金川兵穷追中计
    话说年大将军自瀚海回营之后,一心想设法破俄,与众将商量,并无妙策。提督陆景云道:“俄人所恃者炮台耳,如果打破炮台,便可长驱直进。末将想他炮台虽坚,终是新筑,况此地沙多泥少,未必能够筑得十分坚固,不若用大炮对他炮台攻击,看来也可以破得几座。”年岳二公道:“你既说得有理,就委你带同你麾下参将福兴先行攻打。”两将领命而去。
    随即传令兵丁,各带五十吨后膛炮,度好准头,量好尺寸,向炮台攻打过去。俄兵在炮台上也还炮相攻,打了半日,官兵反被俄兵打死无数。俄营的炮台任他攻打,打了半日,炮台并无一座损坏。这是什么缘故呢?原来俄兵所筑的炮台,一切材料都自外国带来的,有一种泥名叫绵花泥,以此筑起炮台来坚韧无比,比铁尤美。因为炮子打进去,那棉花泥自能够吃住,使这炮子不得透过去。这泥原是红毛泥炼成的,赀本极重,外国如英、法、德、美诸国的炮台,都用此土筑成的。今日俄兵就带此泥来筑炮台,所以官兵打了半日,毫无效验。
    陆提督见不能成功,忙令退兵,向元帅营前请罪。年大将军道:“今日你上阵,我亲眼见你的十门炮,有九门打着他的炮台,但炮子虽然打中,而炮台不见一处损坏。我度他的炮台必另有一种坚韧泥土造成的,所以不畏大炮,这并不是你的过处,总要另行设法,方可破得。”参将福兴禀道:“末将倒有一计可以攻打,定然打破,但要多伤精锐士卒,未免可惜。”年大将军道:“只须破得他的炮台,就伤士卒也是没法的。你有何妙计,快快献上。”福兴道:“他的炮台不畏大炮,必是坚韧异常的东西造成。若专用炮攻,终是徒劳无益。愚意以元帅所招敢死军数百名,先用四十名,每人背负上等火药百斤,另使十名持枪保护着,一直到炮台,把火药丢在他的炮台边即行燃着。莫说炮台可毁,就是他左右营盘也难保得住。但是这数百名兵恐有去无来,十成中逃不出一成,未免过于残忍。虽是为国出力,却要伤了自己的精锐,还请元帅作主。”年大将军听了大喜道:“此计甚妙。”岳公与仁谋也以此计为妥,惟这敢死军不知能像前次自刎不怕死否?大将军道:“吾所招之军,万人一例,可保无虞。但此次功成之后,福参将自当重赏。”便叫齐甘勇,挑选四十名愿去的。先令四十名负着一大包火药,每火药兵一名用十个鸟枪兵保护,一直冲到俄罗斯营。又令陈提督于炮台毁后,从左面去抢俄罗斯营盘,陆提督从右面去抢俄罗斯营盘,福参将跟着甘勇,看炮台毁后,即行从中攻去,三枝军马务要驱杀俄兵片甲不留。如俄兵逃过瀚海,即要紧紧追上,赶过瀚海西面,将金川兵一齐扫尽,方可收兵。众将领命而去。
    大将军吩咐已毕,亲自督阵,擂起大鼓。第一队是炮兵,炮兵后是甘勇;第二队是马兵,第三队是步兵。浩浩荡荡,直冲俄营而来。那俄营晏得门向前一看,忙出阵抵御。但见官兵来到半途,俱停住不走,只有数百名甘勇,一直向直,抢到俄营炮台边来。俄兵便放枪四面打来,讵知甘勇是不怕死的,只顾向前,绝无惧色,拼命前进,来到炮台边,一声呐喊,把火药点着,即四散奔逃。那知甘勇烧死弹死者不上了十余个,是以打仗之时,只以胆大为上,这四百四十名甘勇,乃置之死地而后生者也。霎时间,只见俄营炮台烧得天崩地裂,乒乒乓乓,自相攻打,炮台弹得七歪八崩,营盘也被烧毁。当下陈提督即从左杀去,陆提督即从右边杀去,福参将从中路杀去。三路军马旌旗耀目,锣鼓喧天,直抢到俄营中而来。那时晏得门见炮台已毁,近炮台扎的营盘也被打破,势难抵敌,连忙招集军兵,拖着毁剩的大炮,不敢接战,向瀚海西面而逃。清兵见他逃入瀚海,乘胜追赶不止,片刻官兵俱过了瀚海,并无一些风色。
    那边金川兵一得败信,即见晏得门带了俄兵向前奔逃,清兵随后紧追,策妄阿拉布坦忙令军兵就在瀚海边列队迎接,但官兵乘胜而来,锐气正盛,怎能抵当。福兴挺着黄锏,与策妄阿拉布坦并不打话,就相对敌。随后官兵陆续奔来,恍似江河潮水,浩荡奔腾,势欲倒地一般模样。策妄阿拉布坦料难抵敌,想要脱身,又被福兴缠住,只得一手抡刀驾住黄锏,一手向背后取出飞镖,回马就走,一镖飞来,正中福兴的头颅。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当的一声,那飞镖已落下地。原来副将徐元栻见策妄用飞镖打来,早已用刀隔住,大叫道:“贼将休使诡计,快快自己献上首级,免得俺们动手。”策妄回马一看,见福兴被徐元栻救住,便飞马向西奔逃去了。福兴与徐元栻两人分路抢了金川的营盘。不一刻,年大将军与众将纷纷都到了营前,大将军见得全胜,欢喜异常,传令大小三军,就在金川营住宿,体息两天,再行长驱大进不表。
    再说策妄阿拉布坦向西奔逃,遇着晏得门、周必达,胡用说道:“清兵如此利害,断难抵敌。”只得带了残兵,夜不留宿,日不停蹄,一直逃到金川王城。金川王罗卜藏丹津听说俄罗斯兵仍抵敌不住,四人逃回本城来了,十分惊怕,即向四人商议闭门抵御之策。这金川城原有二重城池,俱是高峻,坚固异常,易于守御,难于攻打。俄将晏得门道:“吾在瀚海所建之炮台,如此坚固难破,而清兵竟拚命向前,用火药来攻,以致失守。今城郭虽坚,尤恐难以抵御。为今之计,必须外城上仍设立炮台,城下掘一深壕,方免得清兵前来攻击。”胡用道:“晏将军之言甚合吾意,但死守孤城亦非良策,宜委策元帅及周将军两人出城分南北驻扎,以牵制官军,使彼不敢骤来攻我城池,为万全之策。”罗卜藏丹津道:“军师之言,甚属有理。”当下即着策妄阿拉布坦在城南驻扎,周必达在北城驻扎,以相呼应。城中则由晏得门带领俄兵防守,且于城之东面建立炮台十座,都是巩固异常。城之南北两面,因有兵在外驻扎,所以毋需建立炮台。城之西面,官兵无从攻打,所以也不立炮台。布置已定,罗卜藏丹津以为有恃无恐,终日招请喇嘛在宫中祈福,军事一概不理。
    再说官兵自瀚海逐俄罗斯、败金川兵之后,歇了两天,犒赏了军兵,便长驱直进,一直来到金川王城。城中已有准备,且有两枝人马,在城外分南北扎住,以成犄角之势。年大将军便传令离城十里扎营,俟看过地势再作道理。安营未定,不料被策妄阿拉布坦、周必达两枝人马,分两路冲来,年大将军忙与岳公分头抵敌。三军浑战一场,彼此不分胜负。金川兵见冲突不进,只得退回。官兵然后重行安营,布置停妥。年、岳二公与张仁谋携了千里镜,暗处往各处察了一回,方知城上已经建立炮台十座。仁谋道:“金川城高而且固,又建立炮台,城下又有如此的深壕,攻取实非容易。况城外又有犄角之军,牵制吾师,使我不敢直攻城池。贼人诡计颇属万全,为今之计,莫若先破了两军,使金川城孤立无援,如此便易成事了。”年、岳二公点头称是。看完入营,重新商议。岳公道:“刚才军师所言先破南北两军,再行攻城,其说甚当。但城上炮台如此利害,假使我攻打南北两军,城上反用大炮攻击,互为接应,非但不能打破,反致受害。依我看来,还是另设别计为妙。”
    年大将军道:“不破南北两军,断难攻取城池。但攻此两军不宜硬攻,徒伤士卒,总须设一妙法,使城上炮台毋从救应,方为得计。”想了一回,便生出一个妙计来了,道:“吾们自今日为始,不要出战,那金川营中必忍耐不住,定要来攻打我营。待来攻我之时,我即用退兵离救之法,使他城上炮台无从救应,然后设法破此两军,岂不甚妙。”众人喏喏称是。便传令清兵闭门紧守,不许出战。
    再说金川兵自官军到后,冲突一阵,不能取胜,便令各处加意提防。迟了几日,见官军并无动静,策妄阿拉布坦遂邀了周必达到来商议,道:“官兵到了几日,毫无动静,不知是何诡计?吾的主意想与将军轮流攻他营寨,或日或夜,使他不能安逸,扰得他无法可施,他就不战自退了。目下他们见吾炮台利害,不敢出战,必然暗中另设诡计。吾先行攻打他营,劫了他的营寨,免得他再施别计了。”周必达道:“元帅言之有理,既然如此,自明日来,每日轮流攻打他营盘是了。”商议已定,周必达遂辞回营中安寝。
    到了次日,策妄阿拉布坦见清营并无动静,仍然安守不出,遂会同周必达,各整顿人马,轮流攻打,官兵慌忙抵御,略战了一回,即拔营退后十里下寨。次日,周必达又会策妄前来攻打,官兵又略战了一回,退后十里下寨,一连战了十日,官兵即退了十日,足足退了百里。策妄与周必达以为官兵真抵御不住,随退随追,这日追到一个地方,名叫螺丝谷。大将军即令何长庆带一枝鸟枪兵在谷左埋伏,瞿德明带一枝鸟枪兵在谷右埋伏,俟金川兵进到谷口,务要如此如此。又令陈国亮、陆景云二人:今金川兵前来攻打,你二人即出营与他对敌,务须诈败,向螺丝谷奔逃,逃进谷口,即便回转马头接战。又令福兴与徐元栻埋伏在螺丝谷谷口,见金川兵杀进谷中,即在谷口堵截。吩咐已毕,众将得令而去。又令岳将军带兵一千,俟策妄、周必达杀进谷口,随后劫营。大将军布置已定,随即预备行事了。正是:
    安排香饵河边立,专待游鱼上钓钩。
    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