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黑面金刚逃出青海 年大将军计止俄兵-正文-平金川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十九回 黑面金刚逃出青海 年大将军计止俄兵
    第二十九回 黑面金刚逃出青海 年大将军计止俄兵
    话说年大将军定计之后,约日挑战不表。再说策妄阿拉布坦及周必达,那日自官兵退去之后,两人合兵追来,十分得意。这日刚要去打官兵营盘,忽见陈、陆两提督前来挑战,两贼将大怒道:“蛮子,连日败北,还敢前来逞强!”各拿兵器出来接战。看官须知,这两个贼将都是有勇无谋的东西,所以并不打算一打算,便来交战。策妄阿拉布坦战住陈提督,周必达战住陆提督,陈、陆两将战到十合,气力不佳,都向螺丝谷逃去。策、周不舍,紧紧尾追,那知是计,一直追到谷中。来到谷中,陈、陆两提督忽回身苦战,何长庆、瞿德明两将看见,分左右用鸟枪对金川兵打下。策、周两贼慌忙退去,谷口又被徐元栻、福兴两枝军堵截出路,一时喊杀连天,枪炮隆隆,杀得金川兵单恨爹娘少生两只脚。策妄阿拉布坦也顾不得人马,舞动大刀,长吼一声,杀出谷口,手下兵马没一个逃得出来。周必达也死于乱军之中。策妄阿拉布坦走回营盘,想招集残兵逃回王城,不料两座营盘却被官兵抢去,只得单人匹马,向西而逃来。到半路见一将官飞马而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金川将官,问他前来何干,那将官道:“某奉军师将令,说官兵并未大败,连日退兵,必有奸谋,特委某前来叫将军切要小心。不可再追,速速退回原处驻扎罢。”策妄阿拉布坦听见,放声大哭道:“军师何不早言,今已全军覆殁,周将军也无下落,想是升天了。”说罢,痛哭不已。那将便苦劝他回转王城,再作道理不表。
    再说年大将军见金川兵已进了螺丝谷,便与岳将军两人带兵分打金川营盘,那边并无主将,如何抵敌,便大开营门跪在城下,口称愿降。大将军分付缴了军械,命都司江长裕将降卒押在大营一边,候再办理。未几,各将纷纷缴令。诱金川兵进螺丝谷,是陈国亮、陆景云两提督的功劳;杀死周必达,又是陈国亮的功劳;鸟枪打金川兵,是总兵瞿德明、都司何长庆盼功劳;堵截金川兵出路,是副将徐元栻、参将福兴的功劳,各功登记讫。年大将军传令把金川降兵一齐杀死。岳公劝道:“金川降兵暂行留住,将来也有用处,何必杀了。”大将军笑道:“这些面降心不降之人,留他何用,不杀更待何时。”叫都司江长裕带兵五千人围住,将所有降卒一概杀死。计杀了金川降兵一万余名,另螺丝谷内打死五千余名。此次计策妄阿拉布坦及周必达带来的兵,尽行杀死,无一个留存。这真是金川的大劫数也。
    话休烦絮,言归本传。再说策妄阿拉布坦当晚逃回金川城,见了罗卜藏丹津,自觉惭愧,俯伏在地,便行请罪。金川王罗卜藏丹津道:“你既知行军,何以失了犄角之势,孤军穷追,致有此失。姑念尔向来功绩,从宽免死,下次如有错误,定当两罪俱罚。”策妄阿拉布坦听罢,回到家中,自想辛苦数年,—朝兵败,就如此责罚,实觉气闷不过。况金川气数已尽,吾何必与之俱亡,便与军师胡用商量。胡用道:“罗卜藏丹津不识好歹,就竭力助他,也是无益。且金川已亡在旦夕,元帅何不连夜逃往阿尔台,招集众台吉,据了西金川之地,自立为王,不必与清朝作对,便可独享富贵了。何苦郁郁久居人下哉。况西金川众台吉,俱服元帅的英雄,失此机会,后悔嫌迟矣。”策妄阿拉布坦听了,连夜度出家属,与胡用招了数百名心腹将校,假以巡查为名出了王城,直往阿尔台而去。后来罗卜藏丹津城亡之后,无处可归,竟投在策妄阿拉布坦手下。他念在旧时交情,并不加害,反行庇护他,这还算是他的好处,这是后话休题。
    且说年大将军得了胜仗,即行麾兵前进,把营盘仍扎在高王城十里左右的地方,再商攻城之计。张仁谋道:“攻城须攻其瑕,今金川城东面都有炮台守住,就南北两面,他的炮台也照顾得着,惟有西面必无防备,但要攻他西面,必然经过他东城之下,此处实实踌躇。”岳公道:“莫若于半夜之中,专力攻他东门,暗中分兵绕到他西门,如此庶有把握。”众人称是。便预备今夜攻城不表。
    再说金川城内不见了策妄阿拉布坦与胡用两人,知他逃去,但不知他逃往何处。罗卜藏丹津大惊,忙请狼军师及俄将晏得门来相商。晏得门道:“现在城外犄角之兵已失,城内又无良将,官兵到了,日内定然攻城。我想东门已筑炮台,可保无虞。就南北两面,那东门炮台也可照应得到。惟有西门,尚无守御,愚意从速筑三座大炮台在西门上面,如此便可高枕矣。”狼军师也道:“是计甚好,烦将军速去办来。但敝国全国已失了十分之五六,兵微将寡,恐难持久,还祈将军奏明贵国皇帝,再添兵将,前来救护。如能惠人惠彻,救得敝国之难,将来敌兵退后,自当岁岁来朝,年年进贡。”金川王道:“吾们军师之言,正合孤意。烦将军从速请救,孤必定格外重赏将军。”晏得门道:“既然如此,容某使人去取救便了。”于是,一面在西门上添筑炮台,一面使带来的一个俄国将官,往俄京圣彼得堡取救去了。到了明日,见官兵已到,幸得西门上炮台已经筑好,其时金川城内,本国人并没一个名将,晏得门于是委他手下四名骁将分守四门,他则总巡各处,那守东门的名唤哀婆卢,守南门的名唤尊夭亚,守西门的名唤国巴,守北门的名唤新爹,都是俄国名将。分配已定,专待厮杀。
    再说年大将军定计来袭西门,到了晚上,一声呐喊,先攻东门,用大炮向城上攻击,城上也还炮相攻,官兵却悄悄向后队中抽兵一半,潜往西门。因恐炮兵、马兵行走有声,概不派往,单调步兵十队前进,并派提督陈国亮、都司江长裕管带着前往。
    两将领命,偷偷越过了南门,迳到西门。以为城上必无防备,取出云梯便来攻城。不料城上一声炮响,灯火齐明,枪炮齐益,官兵伤了无数。陈提督及江都司大惊,忙叫退兵,城上大炮又打了下来,把江都司的头颅也轰去了。陈提督连忙向旧路逃回。西门城内已有俄兵追杀出来。走到南门,城内又有一个俄将杀出,正是尊夭亚。西门追来的俄将,正是国巴。两个俄将双战陈国亮,手下官兵不满五百,陈提督的竹节鞭虽是利害,争奈俄兵势盛,况两员俄将又十分了得,知难取胜,只得把竹节鞭虚晃一晃,将身一纵,跳出圈外,刚刚遇着一个俄国的马兵,陈提督便一鞭将他打死,抢了他的马匹,纵马逃回,手下所余步兵俱被杀死,更不容说了。 
    陈提督逃到东门,只见炮台与官兵轰击,尚胜负来分。年大将军一见陈提督匹马回来,知步兵有失,忙鸣金收军。叫陈提督来问如何失事。陈提督喘息了一会,方将前事诉说一遍,且说全军覆没,江都司已阵亡。众人听见,哀悼不已。岳公道:“不料贼人如此多谋,城外失了犄角,城内即添了炮台,且能如此快速,真真令人料想不到。”陈提督道:“西、南两门的守将都是俄将,何以不见了策妄阿拉布坦呢?”年大将军道:“近因城池隔住,消息难通,探子万分不得力,必须再觅一个精细的探子,细细打听城内的捎息,行军方得便宜。”随吩咐众人速去觅一探子,往城内探事。众人答应了,便在营内选了一个旧时降卒,予以重赏,叫他入城探事。那探子领命而去。过了数日,回来诉说,如何策妄阿拉布坦与胡用相将逃去,不知去向,如何现在城内守将,都是俄将晏得门所派,及四门守将的名氏,如何金川王托晏得门再往俄罗斯京城求救,如何晏得门设计,连夜增筑炮台,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年大将军听罢,心生一计,暗暗与岳公说知。岳公点头道:“此计甚妙,某去干这件事罢。”年公大喜道:“如得将军去办,此事必成。”岳将军一面于营中收拾珍宝等物,修了一封文书,委一个能通俄语的幕友,名唤魏仁,星夜前赴俄国。
    且说俄皇自委晏得门去救金川之后,自谓可决必胜,不料那日接着晏得门差官来信,方知屡次大败,今特前来请增救兵,俄皇十分烦闷。刚想吩咐添兵,又接大清抚远大将军年赓尧及奋威将军岳钟琪两人来信,其略云:
    本朝与贵国素无嫌隙,自兴安岭分界以后,更形辑睦,只缘道路辽远,聘问久疏。迩来青海王罗卜藏丹津自作不顺,侵我藩属,扰我边疆。我皇上特命某某等,率一旅之师,征讨不廷。螳臂挡车,安能持久。计自去岁至今,不及两载,王帅已抵金川,歼厥渠魁,指日可待。惟风闻道路传言,谓贵国有暗中相助之意。独是贵国兵甲之强,闻于邻国,今金川已糜烂若此,其非贵国相助,可想而知。特罗卜藏丹津穷困之余,难免无赴贵国乞救求援之事,伏祈顾念交谊,绝其奢望,本朝实有厚望焉。附函珍珠若干,实物若干,敬祈哂纳,伏乞垂鉴。
    俄皇得信之后,又得了许多宝物,十分欢喜,即刻罢了增兵之旨。正是:
    陈平妙计安天下,布用干戈只用谋。
    未知俄皇何以如此,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