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晏得门全军被戮 福参将四城扬威-正文-平金川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三十回 晏得门全军被戮 福参将四城扬威
    第三十回 晏得门全军被戮 福参将四城扬威
    话说俄皇见了年、岳二公来信,即刻停了增兵救金川之旨,一面令晏得门来使,即刻召晏得门回俄。魏仁得此消息大喜,连忙赶回报知年、岳二公。看官,你可知这个什么缘故?俄皇何以一见此信,就如此办理?原来有个道理。为康熙年间,俄国曾遣使来中朝通聘,圣祖仁皇帝俯念远邦,准其通好,后来又请划分地界,朝廷也准其所请。俄国与中国因此颇有交谊。此次金川使人求救,俄皇本不愿意,因误听皇后之言,一时失算,就委晏得门带兵救援了。但俄国素以强大自负,喜胜讳败。自晏得门出兵之后,有败无胜,俄皇已是十分愧悔,今观来信,却被年,岳二公将他帮助金川之事,轻轻代他遮饰过去,使他不敢自认,又把这许多珠宝送他,以遂其贪心,俄皇焉得不喜。此就是知已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
    话休烦絮。且说岳将军自得魏仁回信,即带了亲信家人数名,亲兵数百名,伏在金川城北面。此地是往俄国的大路,不上一日,只见一俄将从北而来,岳将军从道傍闪出,手下数百名兵便一齐动手,把俄将捉下,押到岳公面前听令。岳公问道:“你是何人,住何处打听军情,从实招来。”俄将道:“我并不是探子,我是俄国使臣,往金川递信的。”岳公闻言,假意喝退兵丁,亲解其缚,延之上坐,俄将也感激万分,请问贵姓大名。岳公道:“俺乃奋威将军岳钟琪便是。”俄将道:“原来就是岳将军,久闻大名,未见虎威,今幸不期而遇,真是三生之幸。”岳公道:“闻得贵邦现发大将一员,雄兵数万,协助金川,未知是否?”俄将见岳公待他真诚,便也并不说诳,把金川求救之事,及见了将军等来信,令俺到金川召回晏得门等事都说了。岳公道:“既蒙贵国皇帝如此见爱,感谢无涯。但本帅还有一事奉恳,未悉肯见纳否?”俄将道:“将军有何见委,小将定当从命。”岳公道:“贵国皇帝即令将军往召晏将军回国,则其不助金川可想而知。但晏将军在金川设立炮台,以备守御,则此城甚属难攻,将来晏将军虽回本国,而金川之炮台却是带不去的;虽说不助金川,实与助金川无异。愚意欲挽将军到金川,与晏将军商量,在金川城内暗助某一臂之力,破了金川,以成两国之好,未悉将军意下如何?”俄将道:“这个谅也容易,当与晏将军商议,报命将军。如其见信,何不委一亲信之人,与某同往金川城内,见了晏将军,岂不更省一番周折。”岳公大喜,便令魏仁同往。
    当下俄将辞别了岳公,与魏仁同进金川城,见过晏得门,递了俄皇圣旨,便把路遇岳公之事说了一遍,即叫魏仁与晏得门相见。晏得门道:“我国皇帝既不帮助金川,则暗中帮助官军,亦属应当。但金川城外四处城门都是我手下将官看守,献城之事,易于反掌。惟有内城也甚坚固,且俱是罗卜藏丹津亲信人所守,不若待我设法一齐诱开城门,献与官军罢。”魏仁称谢不尽。晏得门道:“后日乃是九月九日,金川王必在宫内讲九皇降世真经,料内城定无防备,吾以见他商议军情为名,带兵进去捉住了他,开门投降,岂不省事。”于是即刻叫齐俄将,通知此事,约期举行。
    讵知守西门的俄将国巴,自到金川之后,就在金川取了一个妇人那氏为妻,那氏颇有姿色,国巴甚是宠爱。这日受了晏得门密约,回到家中,便对那氏说道:“我与你在此,不久便要回国共享富贵,免得这般守城辛苦了。”那氏道:“你既在此守城,何以不久便要回国?”国巴道:“你有所不知,现在晏将军私通官军,约于后日捉了你的大王,开城投降,岂不是就可回国么?”那氏听了,假意道:“如此甚好。” 
    原来那氏有一个哥哥在金川王前侍卫,心想;若捉了大王,我哥哥定要被害。想了一夜,到了明日,那氏以探亲为名,来至母家报与哥哥知道。那哥哥得此消息,慌忙禀知金川王。金川王听了大惊,速请狼军师商议此事。狼军师道:“大王不必忧惧,臣有一计,可除祸害。”就向金川王耳边说如此如此,金川王大喜。即于初八日大排宴席,请众位俄将一齐领宴,两廊埋伏兵丁,俟饮至半酣,一齐举事,做个先下手为强之计。安排已定,于当晚令人请晏将军及四处守城的将官,进宫饮宴。至时,金川王假推有事,进入内宫,那晏得门以金川王时常赐宴,所以心中半点不疑。只听得狼军师呼哨一声,两廊伏兵一拥而出,晏得门与众将手无寸铁,如何抵敌,俱被伏兵砍死于宫中。那那外城的俄兵一无信息,狼军师又令去请,分班进城赴宴,亦杀得一个不留。魏仁得知此消息,忙出城逃回本营去了。金川王另派亲信人分守四城不表。
    话说年大将军见岳公布置之后,以为计出万全,金川城指日可得。不料魏仁逃回,诉说前情,大将军与岳公叹息不止,说道:“事成画饼,尚属余事,可怜这一般俄兵俄将,一夜之中全归阴府,真是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实由我而死。为今之计,不必别求妙策,但须设法攻城为要。”岳公道:“目下城内并无猛将,攻打甚易。可恨这炮台炮火甚利,实难上前攻击。”南国泰道:“炮台以火药为本,若绝断其火药,虽有炮台,也属无用。某有一计,可以烧尽他的火药,使炮台一无用处。但此地阴多睛少,务须得一晴天,方可济事。”年大将军问是何计,南国泰道:“我昨日想得一法,用显微镜改作借火镜,先把升天球升在半天,即用这镜一头向日,一头向着驻火药处,量准尺寸,度准远近,不到半日,便可成功。但是烧别物,火力甚微,恐难见效,惟是火药立见成功。”大将军道:“既然如此,你速去干来,如烧了他火药,那炮台也没用了。”南国泰领命,即日配好借火镜,专待天晴。
    过了两天,乃九月十二日,是日天气清明,睛光大放。南国泰先把气球升在半空,再用千里镜向城中四周观看,看明贮火药的所在,再用借火镜对准火药向日照去。只见日光闪烁,火焰沸腾,不到半时,只听一声响亮,火焰冲天,恍似天崩地裂,城中尽落,乱纷纷不知是何缘故。火药房平空失事,况火药房原设在僻静无人之处,不许人迹往来,四周都派兵护守。今南国泰用借火镜照进里面,绝无声色,平空霹雳起来,他们何从知觉。金川王即登时查点火药,已经烧得干干净净。左右居民被火轰死者不计其数。南国泰见事已成,即回转升天球来营缴令。年大将军称谢不置,即便对众将道:“现下金川城火药已尽,城上虽有炮台,科他无用,就于今日准备攻城。谁肯前去成这功劳?”话未完,只见众将之中,参将福兴走出来上前禀道:“末将愿往。”大将军道:“如得福将军前去,大事成矣。”福参将得了将令,便带步兵一千,并带云梯、吕公车,一直跃武扬威,来到金川东门城下,便要攻城。
    再说金川王自火药失火之后,心中十分危惧,分付四城守将加以严防。忽听得城吏报来,官兵在城下紧紧攻城,金川王命各处守将严守,不可出战。东门守将方德道:“我们火药已失,炮台全无用处,若不出城力战,如何守得住?”金川王听了方德之言,即令方德出城抵敌。福兴正在攻城,只见城门大开,城上飞出一员番将,头缠青布,身穿对襟小袄,足登皮鞋,骑着一匹劣马,手拿三叉两刃刀,一马冲出,并不打话,直奔福兴。福兴将锏挡住,大叫:“来将通名。”谁料那将不通汉语,并不答话,只管用刀乱戳。福兴用锏迎住,战了十合,但觉这将只有蛮力,并无刀法,福兴遂卖了个破绽,俟他一刀撇来,福兴忙用金锏格住,一手向他的腰中一搿,被福兴早已生擒活捉过来,清兵一拥而上,将这番将用绳紧紧缚住,解往营中去了。福兴便麾兵攻城,墟上矢石如雨,不得攻上。
    福兴便绕至南门攻打。但见南门守将是一个喇嘛,名唤致真,手执一根禅杖,飞也似下城来,直奔福兴。福兴见是一个和尚,便道:“秃奴,快通名来。”致真道:“俺是金川大王驾前护法大喇嘛致真便是,来将通名。”福兴道:“俺乃大清抚远大将军麾下参将福兴便是,快快献上头来,省得老爷动手。”致真大怒,抡起禅杖,直刺福兴。福兴见这和尚虽是鲁莽,杖法精通,却与那将大不相同,只可以智取,不可以力战。一杖一锏,来来往往,战到四十回合,福兴假意气力不加,回马便走,致真随后追赶,福兴把马一慢,致真追到锏边,福兴便用回马杀手锏向后一撇,致真却不防,将身闪过,已来不及,早把这和尚天灵盖撇了一半,但见和尚混身是血污,登时倒地。福兴便跳下马来,取了首级,交与亲兵,复又攻城。
    那知城上早已预备,用矢石一齐打下,福兴见难取胜,却又绕到西门,但西门守将乃是一个女将,名唤郭青梅,本是葛尔丹浑家赛梨花阿奴哈藤的徒弟,生得粉面玉容,柳眉凤眼,十分窈窕,用—对双鞭,听见官兵杀了东南两门守将,心中大怒,便要出城报仇。正是:
    军前甫斩双名将,城下又逢娘子军。
    未知出战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