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回 一逃一逐双走雷夏泽 盒来盒往各解哑谜儿-正文-隋宫两朝演义(隋代宫闱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十三回 一逃一逐双走雷夏泽 盒来盒往各解哑谜儿
话说法慧听说紫烟自宫中逃出,不觉大惊失色,慌道:"此处相离皇宫甚近,追骑立刻能至,你不能留在庵中,快向别处逃去罢!你也能免了祸难,我又不受连累。"紫烟急道:"老师父不必担忧,决没有一个人会来追寻。
    我也不要久留宝庵,至多一两天,便要去的。"说着,在怀中取出了一锭黄金,授给法慧道:"这一些送给师父,作为香火费儿,望师父慈悲为本,容我暂留罢!"黄澄澄的金锭,瞧入了法慧眼中,倒也不忍推却,便道:"你自宫中逃出,在理我们庵中却是容留不得,但你也是一个年轻少女,我又不忍让你黑夜奔波。你说不妨事的,但愿菩萨保佑,果真平安没事,那是你多留几天,也是不妨。"说着,将一锭黄金,接入了手中,向怀里便塞。接着道:"你贵姓是什么?"紫烟道:"老实对你说了罢,我便是袁紫烟,在宫中专司观象。曾受圣恩,封为夫人。只因星象大恶,主上即在日内便要受害,我才避出来的。"法慧听说,慌忙跪倒道:"你便是袁夫人,小尼有眼没珠,冲撞了夫人,还望夫人见恕。"紫烟双手扶起了老尼道:"师父说的什么话,我避祸来此,还求师父保佑咧!"法慧道:"夫人能预知祸福,决不会有事发生。若不嫌草庵简慢,尽情久留此处。"紫烟笑道:"那倒不消的,此刻已是深夜,我也走得累了,望师父设法,让我安宿一宵再说。"法慧慌对志法、志修两个道:"你们快去开了东厢,里面原有干净铺子在着,请袁夫人去睡罢。"
    紫烟向法慧道谢了一声,随着志修、志法到了东厢里面,果是一间幽静的卧室。紫烟待志修等走了,她便闭门安息。只因精神疲了,一倒头立刻睡熟,待到梦回,已是过了日中。紫烟结束下床,出了东厢,法慧殷勤招待。
    紫烟却命志法入城探听,可有什么动静。待到复报,却是毫无动静。那天晚上,紫烟走上小阁,仰观星象,不禁凄然下泪。法慧侍立在侧,急问怎样,紫烟微喟道:"主上已是驾崩了。"法慧惊道:"今天城中,怎无风声传出?"
    紫烟道:"明天便能知道了,只是明天,我也要走了。"法慧道:"夫人要到哪里去?"紫烟道:"前太仆杨义臣,便是我的母舅,他告隐林下,不问世事,我明天启程,便是往依我舅。"法慧点头道:"如此甚好,小尼也得安心了。"一宵过去,到了明天,紫烟又取出白银二十两,送给法慧,又托她们雇了一只小船,送往濮州。遂由志修雇定了一船,相送紫烟,下了船中。欸乃一声,轻舟离岸。
    途中不用细表,平安到了濮州城。紫烟命舟子上岸雇到了一肩小轿,紫烟开发了船资,乘了小轿,命轿夫抬至南门大街,到了杨义臣寓所跟前。紫烟停轿走出,门户紧闭,冷落萧条。紫烟微微叹道:"舅父被谗去官,门庭便这样寂寞了。"当下上前叩门,哪知好久没人出应,紫烟好生不解。正在惶惑的时候,恰巧隔邻一家,有个老翁走出。见紫烟叩门,不禁露出了诧色,即向前道:"这位小姐,谅是远道来此。"紫烟点了点头儿。老翁道:"小姐所以不知,杨家已是没人在内了。"紫烟听说,不觉大吃一惊,慌道:"犯了什么事么?人可平安?"老翁瞧了紫烟发急的神态,即问她道:"小姐和杨府上是什么亲戚?"紫烟道:"杨义臣便是妾的母舅。"老翁点首道:"小姐放心,他们不遭什么祸事。如今隐居在城外雷夏泽,小姐可雇船前往。只是到了那里,须问南杨老翁,那边的人尽皆知道的。"紫烟向老翁道谢,又请他代雇一船。
    老翁倒也热心,便引了紫烟,到了西门,雇得一船。紫烟坐了那船,直到雷夏泽。方才上岸,恰巧遇见老仆杨芳,便开发船资,由杨芳送至家中,拜见杨义臣。义臣问明一切,又悲又喜。当下对紫烟道:"主上被害的消息,我已闻知。正因你在宫中,不知怎样了,甚是担心。不料你倒先夕便走了,脱祸来此。但确息怎样,你也不知底细。待我遣那杨芳,去到江都探听真情。
    并且宇文士及人尚谨愿,不比化及、智及奸邪。我欲令他远祸,早些脱离了他的两兄,免得他日同归于尽。你要知道,化及和智及,都是不足当大事的人,日后难免覆之。"紫烟点首道:"依我看来,关中的李渊,上应天谶,倒是一个王者呢!"义臣道:"你究知玄象的人,故能所言不谬。老夫耄了,也不必再向唐室称臣。那个士及,我却要嘱他归唐呢!"
    义臣的老妻,早已物故。主持内务的人,原是没有,紫烟到了那里,义臣更是内顾无忧,当下命紫烟入内室安顿。他却沉吟了一回,取了数物,封入一只盒中。即唤入杨芳道:"你明天即到江都,探听消息。此盒可交与宇文三爷,你得了实信,在回家之前,须到宇文三爷那里,索取回信,不得忘了。"杨芳接盒安藏,义臣又给了他路费,命他翌晨启程,杨芳唯唯退出。
    到了翌日,杨芳前往江都。到了傍晚时分,却有一个女子,到了雷夏泽,来寻杨义臣,便有那处的人,送到义臣住所。义臣见那女子,并非素识。女子先自开言道:"令甥女袁紫烟可在府上?"义臣正待回答,紫烟自里面走出,见来者不是旁人,乃为薛冶儿,急呼道:"薛夫人怎会到此?"冶儿见了紫烟,如获至宝,又悲又喜,反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紫烟却对义臣道:"这位便是薛冶儿。"义臣恍然道:"精通舞剑的薛夫人么?"紫烟道是。冶儿方开言道:"你可知道,主上已被弑了!"义臣道:"竟是遇害了,宫中怎样?"紫烟也道:"你怎样走出的?"冶儿道:"说也话长,待我逐渐说出。"
    便将炀帝怎样被弑,朱贵儿骂贼丧身,萧皇后陪宴宇文化及,自己怎样行刺,反遭擒住,幸得妥娘解危,被逐出宫,当时茫无头绪,待到天明,随意乱走,走到了清修庵。
    紫烟听了,接口问道:"夫人莫非也到庵中?"冶儿点头道:"我不到庵中,怎知你到了这里?原因我到庵前时,已是午刻,实觉神疲了,才入庵中休息,和老尼晤谈了,方知你在庵中留宿两晚,却在那日早晨,启程濮州的。"紫烟道:"那真不凑巧,要是夫人早到一刻,我迟行一步,都能会面了,便好一同来此。"冶儿道:"可不是么!当时我在庵中也是这般想呢,那天便留宿了庵中。到了明天,遂雇船到了濮州城。哪知到了南门街上,却扑了个空,幸得隔邻一个老翁,对我说明了,方才得到这里。"紫烟道:"我起先和你一般,也是那个老翁指明的。"义臣道:"这个老者也是朝中一位正人,曾任侍御史的李玄昌,因主上疑忌李姓,他便告隐的,和我原是相厚。
    城中知我在雷夏泽的人,也只有他一个呢!你们两个,还算凑巧,都和他相值,方得到此。"紫烟和冶儿,一同点首。
    义臣又向冶儿道:"夫人出走之前,除了朱夫人骂贼丧身,其余可有逃出的人么?"冶儿凄然道:"逃出的却没有。谢夫人和柳夫人,闻知主上被弑,即自缢身死的。"义臣叹道:"这却难得!皇后怎的陪宴叛贼,真是大亏妇德了!"冶儿愤然道:"依贱妾看来,恐还不免失节咧!"紫烟道:"若真偷生受辱,萧皇后还有颜面见人么?"不题他们三个叙谈。
    且说那个杨芳,奉了义臣的差遣,到了江都,便去见那宇文士及。将义臣给他的匣儿,交给了士及道:"待隔了两天,再来候复。"说着,即退出。
    士及见是义臣遣来,急忙开盒启视,只见匣中有两个枣子,一只糖制的龟儿。
    士及瞧了,好生诧异,明知义臣定有用意,只是思索不得,便持了匣儿,走入内室。士及的妻子,即是炀帝的长女南阳公主,生性甚是慧颖,和士及十分相得。士及到了室中,即对公主道:"前太仆杨义臣,命人送来一匣,匣中却是这样的两件物儿。他是什么用意,我实猜不到他。公主可能思索得出?"说着即将匣儿授给了公主。
    公主接匣瞧视,沉吟了一回,猛的娇笑道:"原来如此!"士及急问道:"什么用意?"公主道:"这个哑谜儿,不是难解,你怎会猜测不到?他两个枣子,当是早早两字,一只糖制的龟儿,当是归唐两字。义臣的用意乃欲汝早早归唐咧!"士及恍然大悟道:"公主的猜测,却是不错了。但义臣命我归唐,公主的意下如何?"公主道:"义臣不愧为英雄,他知关中李渊,有兴王的可能。你的两兄,却无成事的气魄,故劝你归唐,原是一番美意。"
    士及大喜道:"公主有意归唐,真是我的大幸!我原因两兄的做事,日见乖张。众人已在起怨,他日必无善果。我若不脱身远引,将来难免受累。"公主点头道:"既是如此,义臣那里的复信,待我也做个哑谜罢。"士及道善。
    公主即将义臣的来盒,去装入了几件物儿,依旧封固。
    待到隔了两天,杨芳探知了一切,便欲回去,即向士及索取回音。士及便将盒儿交给了他,让遂雇船回去。士及和南阳公主也在这天晚上,抛了两兄,悄悄的走了,取道关中,日后归了唐室,得膺宫爵。不在本书范围以内。
    小子不再表了。
    且说杨芳回到了雷夏泽复命,义臣紫烟等,方知萧皇后竟是失节,妥娘遭了惨死,余人也都受污。冶儿闻知妥娘惨死,不禁失声痛哭,紫烟也泪流不止。义臣唏嘘叹道:"宇文化及若得善终,天道不能信了。"冶儿却愤愤道:"我若不手刃萧氏淫妇,誓不为人!"义臣又将士及的回盒开视,见盒中一只纸鹅,鹅的头上,却系着一个小小鱼罾,罾儿上面,又竖了一块算命先生的招牌,扎得甚是灵巧。紫烟和冶儿瞧了,都是莫名其妙。紫烟便问义臣道:"这是什么用意?"义臣掀髯笑道:"士及明了我意,用这哑谜儿复我,鹅即为我,鱼罾即为遵字,算命的招牌,却是暗指命字。我嘱他早早归唐,他却复道我遵命了。依此看来,他定是归顺唐室咧!"紫烟和冶儿听了,便也恍悟。义臣又叹道:"老夫若有五千精兵,即能往讨宇文化及,生擒叛贼了。"冶儿道:"老将军若能兴起义师,从者必多。便是贱妾,也要执戈相从,拼死杀贼。"义臣贸然道:"言之匪艰,行之惟艰。我却没奈何呢!"
    正是:老将有心谋叛贼,一卒全无不易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