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 荐忠良夏主忘仇 激义愤隐士受聘-正文-隋宫两朝演义(隋代宫闱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十四回 荐忠良夏主忘仇 激义愤隐士受聘
柳荫下面,一叶扁舟,舟中一个须眉雪白的老翁,手中执了钓竿,坐在船头上,凝神垂钓,微风过处,长髯飘动,奕奕如仙。岸上一个村童,横坐在牛背上,吹那无腔短笛。一个村娃,蹲在水步上洗衣,口中却在低声微唱,刷的一声,水面上掠过了一只水鸟,村娃吃了一惊,村童却在牛背上拍手欢笑。舟中的老翁,也在咕哝道:"鱼儿方欲上钩,又给怪鸟惊走了。"村娃听着笑道:"杨公公得了多少鱼了?"老翁道:"一尾都没有上钩。"村娃道:"还早呢!停一回有大鱼上钩了。"村童也笑着道:"快起钩儿,杨公公上钩了!"老翁哈哈笑道:"小油嘴,又来哄人!杨公公是不会上钩的了。"
    村童嗤的一笑道:"我父亲说的,杨公公是个老英雄,也像姜太公一般,八十岁遇文王,还有番大事做呢!姜太公也是钓鱼人啊!"村娃接着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杨公公怎样?"老翁听了一双小儿女的话儿,掀髯狂笑道:"我要做姜太公,也不到雷夏泽来了!"说着,觉得鱼杆一沉,急忙提杆出水,一尾活泼泼的大鱼,在钓钩上乱晃,便取了下来,放入鱼篓。村童和村娃,一齐拍手笑道:"愿者上钩了!"老翁听了,不禁神往,执着钓杆,向他们呆望。村童笑道:"杨公公得了大鱼,喜得出神了!"村娃道:"你别胡说!杨公公却在诧异呢,怎的我说的话儿,竟会这么灵,果有大鱼上钩了!"村童"呸"的一声道:"亏你不羞,说出这个话来!杨公公的心事,我却知道的。原是为了大鱼上钩,他想做姜太公了。"
    一双小儿女的痴话,把个心似止水的老翁,给他们撩起了一片雄心,不由神烦意乱起来,猛的把头一拍道:"痴些什么?真想上钩不成!"随着朗
    声唱歌道:
    "叹釜底鱼龙真混,笑圈中豕鹿空奔,区区泛月烟波趁,漫持钓竿下丝纶。试问溪山风雨何时定?只落得醉读离骚吊楚魂。"
    村童和村娃,听了一齐笑道:"有趣有趣!"正在这时,蹄声得得,自东首堤上过来。村童回头看时,遥见一匹马上,骑着一个儒者装束的人,便对老翁道:"马上的来人,定是来访杨公公。"老翁急忙摇手道:"不要声张!"
    村童便短笛一扬,赶着牛去了,村娃也洗好了衣服,向老翁道:"停一会见罢!"说着径去。老翁却俯倒了头儿垂钓,一眼也不向堤上瞧去。马行渐近,马上的人,已是瞧见了老翁,不禁堆起了满面笑容,朗声呼道:"义臣公别来无恙!"义臣闻了呼声,不能再避,只得抬头瞧视,却是故人凌子肃,布袍葛巾,十分飘逸。便掷了钓竿,走上岸去。子肃翻身下马,由从人带住了坐骑。子肃笑道:"啸傲水云乡,竟忘了天下苍生么?"义臣道:"老夫暮年垂朽的人了,还有什么能力呢?并且尊荣敝屣,也不想再出的了。"说着,携了子肃的手儿,指着前面道:"草舍离此不远,请往小叙。"子肃欣然相从。
    到了义臣家中,在草堂落座,义臣询问子肃道:"多时不见故人,今在何处存身?"子肃道:"在夏王驾前,任祭酒的职儿。"义臣叹道:"群雄乘乱而起,占据各地,窦建德尚不失为一个英雄,今也僭号称帝了。故人英才硕学,归顺了夏国,真是建德的大幸!"
    小子写到这里,便要补叙建德的近况了。原来建德在河北一带,占据了不少城池土地。河北各郡,尽皆归附。建德的声势,日见浩大。那年有一异鸟,止在乐寿,却有数万小禽,相随在后,经日方去,时人都道凤来祥瑞。
    又有个樵子,在采樵的时候,得了方玄圭,即至乐寿献与建德。群臣劝进,建德遂即位在乐寿。改元五凤,国号大夏。立曹氏为皇后,建德的发妻秦氏,只生一女,即是线娘。秦氏身死已久。建德手下有个曹旦,原是河间郡丞,归附建德,建德知其有女,年过摽梅,尚未适人,却是端庄沉静,慧颖多才,遂即纳为继室。封线娘为永安公主。杨政道为勋国公,齐善行为右仆射,宋正本为纳言,凌子肃为祭酒,刘黑闼、徐光茂、高雅言为总管,曹旦为领军将军,冯超武、甘起鹏为护军将军,倒也可说声人才济济,兵力也是不弱,已有六七万人马。线娘有一队娘子军,共三千个女英雄,给线娘训练得十分精劲,临阵交战,不输男卒。
    建德闻知宇文化及弑了炀帝,便欲趁此声讨,藉谋进展,当下即和群臣商议。凌子肃道:"声讨化及,原是名正言顺。但化及拥兵尚多,未能轻视。
    须得一员足智多谋的大将,方能克敌。臣荐一人,以辅主公。"建德问道:"祭酒所荐何人?"子肃道:"此人深通韬略,腹有机谋,在隋为太仆,被谗归隐的杨义臣便是。"建德沉吟道:"义臣才略,却是过人,但与我有仇,他未必能来。"子肃惊道:"他与主公怎会结仇?"建德即将杨义臣计杀高士达的前事说了。子肃道:"那是不妨的。只须主公不念前仇,臣当以大义动义臣,令其来附。"建德大喜道:"当年的计杀高士达,原是为国,我怎能仇他!但义臣告归已久,此刻隐在哪里,你可知道?"子肃道:"现在雷夏泽。臣有一个家丁,原是那处的人,新自家中回来,和臣说起,故知他在那处。"建德道:"即烦祭酒前往礼聘,若得义臣出山,化及不足平了。"
    子肃欣然应命,始至雷夏泽。果得和义臣相晤,设酒款待。
    子肃饮至中间,即述了来意。义臣道:"老朽的人了,夏主虽能不记前仇,我却不能再事异主,只得永作隋臣的了。"子肃道:"正因公为隋室忠臣,目今隋主被弑,夏主欲讨宇文化及,始命子肃到来,聘公出山,共除叛贼,以救苍生。公若推辞,人将目公幸灾乐祸了!"义臣讶道:"此话怎说?"
    子肃笑道:"公以被谗去官,今隋主被杀,公有复仇的机会,却辞而不受。
    旁人便要疑公怀恨隋主,才无意复仇,不是幸灾乐祸,自快私心么!"义臣急道:"我因手下无兵,力不从心,哪敢忘了君仇!"子肃道:"故请公归了夏主,即能如愿了。"义臣沉吟了一回道:"承故人厚意,殷勤招致,义臣怎敢忘了大仇!但却依我三事,方能相从。"子肃道:"敢问何事?"义臣道:"不称臣于夏主;不愿显我的姓名;擒获化及,报了主仇,即当放我归隐。若能依此三事,我便拼了这条老命,出山一遭。"子肃大喜道:"只此三事,怎的不依!"说着,命从人呈上礼物。义臣也不推辞,即命杨芳收下,送入内室,给紫烟收藏。
    子肃和义臣畅饮尽兴,子肃方始告辞。临行对义臣道:"我去复命夏主,再来迎公。"义臣点头相允。子肃跨马而去,义臣回到里面。紫烟和冶儿,已在草堂相候。见了义臣,紫烟道:"方才杨芳呈进礼物,道母舅已受夏主的聘请,此话可确?"义臣即将子肃相招的始末,一一说给二人听了。冶儿大喜道:"杨公若往乐寿,妾当随往,一同随军出发,往杀叛贼!"义臣道:"夫人若要前去,却是有伴。那窦建德的女儿线娘,十分骁勇,能征惯战,据子肃说给我听,线娘带有娘子军一队,练得勇敢善战,故夫人前往,只是归入线娘麾下好了!"冶儿更是心喜,以此日夕练习武事,只待子肃再来,便须一同前去。这且按下不题。
    且说窦建德自凌子肃往聘杨义臣,隔了一日,忽报关中李渊,遣史刘文静到来。呈上李渊一书,却欲建德合击化及。建德即对文静道:"上复唐王,我已早有此心,一待兵马调集,即当出发了。"文静遂回复命。原来李渊在关中,那时闻知王世充屯兵洛水,和李密交战,终是败多胜少,不能解救东都的被围。渊原欲得了东都,方想称帝,恐李密得了东都,于己有碍。特命建成为抚宁大将军,世民为副,渡河南下,声言为东都援应,实是牵制李密,使他不敢专攻东都,好与他争鹿中原。这时便是宇文化及起变的时候。不多几天,江都传到急报:炀帝被弑,宇文化及另立秦王浩为帝。渊不禁恸哭道:"我北面事人,不能救主,怎得不哀恸呢!"将士都被感动,哪知是李渊的做作呢!他又恐宇文化及奉了秦王浩回至东都,与他也有不利,便想起了窦建德,兵马甚强,不如邀他夹击宇文化及,使化及不能北还。建德若能击败化及,原是最好,若建德反为化及所败,自己也可少个劲敌,未始不是佳事!
    渊且依了刘文静的计儿,招抚魏刁儿,待建德出兵得胜,即暗嘱刁儿,袭击建德的都城乐寿,使他不敢再行前进,返守都城。俾得减少他的地盘,真是算无遗策,尽善尽美。哪知建德复了刘文静,即命勒军待发。刘黑闼道:"李渊老成深算,善用诈谋。魏刁儿新附唐室,后患须防。我国若倾众出征宇文化及,刁儿乘虚袭击,都城可危。依臣看来,须先灭了魏刁儿,方可出发。"建德点头道:"我的复允李渊即日出兵的话儿,原是假的。须待凌子肃回来,杨义臣可能同意,再作计较。此刻的声言出发。征讨化及,原欲刁儿不防,好去袭取了他的城池,免去了后顾之患咧!"黑闼和众人听了,尽皆称善。
    当下即集了三万骁卒,命刘黑闼为征南大将军,高雅言为先锋,建德自与曹旦合后,留杨政道和线娘留守乐寿,便即统军出发。日夜赶程,军行神速,到了深泽县城下,城上一无防备。那时正在深夜,建德先命几个灵捷的小卒,扒上了城头,下城开门,夏兵呐喊杀入,刁儿已是酒醉入梦,闻变惊起,正待指挥出敌,却给其下关寿杀了刁儿,将首级献与建德。建德厚赏关寿。立即传命将士,刁儿已除,不得妄杀一人,愿降者照旧授职,不愿降者,听其散去。刁儿将士,却多愿归降,建德大喜,将刁儿私财,散给众人。将士欢呼万岁。一面安抚百姓,开仓赈济贫民,远近争来归附。建德的声势,更是浩大了。隔了一日,建德命徐元茂镇守深泽,统军回到乐寿,封赏有功将士,设筵庆贺。计此次出军,往返六日,除深泽稍行用武,附近的易定等州,都是不费一矢,自愿来依的。建德怎不要欢喜,但待凌之肃到来,即欲声讨化及了。正是:雄才竞展风云志,称帝成王各显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