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三大人南坛祈雪 杜夫人夜梦韩湘-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六回 三大人南坛祈雪 杜夫人夜梦韩湘
    第六回  三大人南坛祈雪  杜夫人夜梦韩湘
    诗曰:昔度仙卿职不轻,真人又给天花名。
    先到南坛占瑞雪,还从梦里慰亲心。
    话说宪宗皇帝在金銮宝殿,开言说道:“寡人身居九五之尊,统国治民,全赖众卿辅佐,今长安大旱三年,黎民饿死大半,当此冬至之节,差韩愈、林国、李河东南坛祈雪,普救群生,若半月有雪,三卿官上加官,半月无雪三卿祸灭满门,无违旨谕,钦哉。”
    三卿领旨出朝房,打扫南坛昼夜忙。
    只为黎民遭荒旱,虔诚祈雪达上苍。
    招请高僧并高道,开坛扎灶把旛扬。
    行香请水来挂榜,早上疏文晚上香。
    看看求了十二日,只见青天大太阳。
    三人正在危难处,惊动灵霄张玉皇。
    忙差千里顺风耳,快观下方察其详。
    凡间有甚事冤枉,惊动朕来不安康。
    千里顺风忙奏上,天尊在上听其详。
    只因长安遭大旱,三年无雨苦难当。
    宪宗差下韩林李,祈雪救民免飢荒。
    说是半月有雪降,官上加官佐君王。
    若是半月不见雪,三人全家并遭殃。
    玉皇大帝听得讲,即差钟离与纯阳。
    下方韩愈身有难,前去度他免受伤。
    韩愈他是捲帘将,为偷仙酒贬下方。
    二仙当时忙启奏,天齐在上听端详。
    也曾度他两三次,奈他利锁与名缰
    如今度了他侄子,现在终南侯旨详。
    玉帝听说忙吩咐,宣上还原小韩湘。
    说话玉皇吩咐湘子,你今不迷本性,返本还原,朕封你为天花真人,普渡仙卿之职,赐你八卦紫绶仙衣一件,老龙丝縚一条。登云履、雾芒鞋一对,虽途程万里,一时可到,赐你降龙伏虎简板一付,上管三十三天、中管人间生死、下管一十八重地狱、赐你提魂斩鬼金刚一对,千变万化。赐你花篮一个,内有八节长春之景,四时不谢之花。赐你葫芦一个,上装天地日月,下装万国九洲,有诗为证:
    葫芦虽小三寸高,蓬莱山下长根苗;
    装尽五湖四海水,不满葫芦半中腰。
    钦领玉旨,度你叔父归天,不可有违。湘子谢恩,即刻下凡。
    湘子领了玉帝旨,拜别龙颜下九重。
    鱼鼓简板轻敲动,拨开云头到半空。
    叹声叔父贪心重,祸到头来用不中。
    说着就把颜容变,面前见对小牧童。
    牧童上前来扯住,哀求度他上天宫。
    湘子当时忙便问,问你两个牧牛童。 
    你今如何认得我,言语高上且从容。
    牧童即便回言答,你的霞光往上冲。
    我们一见毛骨悚,想是天仙下九重。
    湘子听得这句话,心下夺乎装耳聋。
    话说湘子心中想道:我才把仙家颜容,退去三分,留下七分遮体,却被这两个牧童识破,喜得我还未进城,倘我进了城,岂不失漏了天机,不免把他哄过,再将容颜退去七分,只留三分使用,方好进城。便高声叫道:牧童哥!我不是神仙,那后头来的才是!牧童掉头一看,湘子变化的容颜就不同了。
    哄得牧童掉头看,变作凡体似俗人。
    驾动风云来得快,进了长安花锦城。
    只见家家燃香烛,虔心虔意供天神。
    大街小巷多闹热,旗摇招展挂榜文。
    正走之间抬头看,见个老翁面前存。
    湘子便乃将言问  便问公公年迈人
    城中户户排香案,为着何事发虔诚。
    老翁即便回言答,道童有所不知音。
    只因长安天干旱,三年无雨难黎民。
    当今天子传旨谕,差遣三官把雪祈。
    于今求了十二日,何曾有点雪降临。
    也是三位灾星到,这事如何了得成。
    再等三日雪不降,三位大人祸临门。
    湘子又来将言问,是哪三位请说明。
    老翁即便回言答,一韩一李一姓林。
    湘子就请老翁禀,就说来了一道人。
    怀抱鱼鼓合简板,出卖雷雨与风云。
    仰手是风合手雨,祈雪无有不降临。
    老者跑上南坛去,出来说声请道人。
    话说湘子来到门外,便问老人:“这两座门儿,我走哪座进去?”老人道:“请走东角门而进。”湘子说:“你去禀上老爷,我们出家人立心正大,要往中门,不走旁门。他若开中门,我便进去,若不肯开中门,我便转去。”老者听言,又去将言禀上。韩愈说道:“中门是圣天子行走的,这个野道胡说,与我拿他进来,责打枷号示众,他才知老夫的利害。”林大人说:“不必发怒,就开中门请他进来,他若有祈雪手段便罢;若无祈雪手段,任凭大夫法度。”说罢叫开中门,请道人进来。左右叫声:“道童!老爷请你进去。”湘子便行了几步,即止步说道:“这三位大人,未免有些轻慢,出来迎接贫道几步,也不亏他。”韩愈听得骂声:“游方野道!这样无理,开中门让他行走也就罢了,还要我等迎接他,是何道理!”林大人说:“既开龙凤门,也不妨接他几步,即便迎接进门,走上大堂。”叙礼已毕,分宾坐下。林大人便问:道长,要用哪些祭礼?湘子说:“只要猪首一个、米一斗、酒一罈。”左右将礼物摆开,湘子上坛,拈香行礼。
    湘子将身来变化,变个豺狼面貌青。
    摆的礼物一口尽,众官一见着一惊。
    恍惚又把原形现,来把几位大人尊。
    至今天干有几载,大人回言整三春。
    湘子就把神通使,一年一尺一寸零。
    二年二尺二寸厚,三年三尺三寸深。
    口中念动真言咒,当时空中起乌云。
    朵朵梨花空中坠,细细飞飞落下尘。
    只见重重歇满地,瑞雪飘飘遍山林。
    压了多少无名草,四乡俨若雪盖银。
    天地翻为银世界,坛场化作白玉城。
    当今天子心欢喜,喜坏祈雪三位臣。
    雪正下时又止了,霎时雾散现日明。
    话说三位大人说道:“方才下得好好的,为何又住了?”湘子说:“已有三尺三寸了。”韩大人即叫左右将尺高低量来,果然不错,便问道童,你既请得这雪来,你可将这雪的实情,讲来我听。唱道:
    尊一声大人请听,听这雪有段道情。
    天地间阴阳迭运,二气交周天转轮。
    刚柔摩寒暑动静,八卦荡雷雨风云。
    论这雪阴气结定,俺想起有个来因。
    金生水金寒水冷,癸水旺雨雪飘零。
    天降雪地雷复震  这甲木直从癸生。
    一阳生坎水温暖,地泽临土又生金。
    地天泰阴阳和合,东风动解化冻冰。
    雷天壮泽天阳盛,天风姤夏至阴生。
    天山遁离火当令,天地否天阳地阴。
    风地观山地剥尽,霜雪降地道成坤。
    这冬雪不失其信,皆天道变化成形。
    长安国久无雨雪,君不君臣又不臣。
    带累了黎民百姓,遭干旱受尽灾星。
    我如今道法感应,老天爷普济群生。
    阴极阳阳光照顶,阳极阴阴雪加临。
    顷刻间鹅毛片片,顷刻间瑞雪纷纷。
    园中柏留青尚劲,岭上梅吐艷争馨。
    读书子映书可咏,那征夫感慨歌云。
    有高贤骑驴适兴,有佳人跨灶怡情。
    迷三冬可称佳景,飘六出先兆丰盈。
    众大人台前赏庆,众百姓到处沾恩。
    从今后改邪归正,从今后共乐升平。
    话说文公听了,满心欢喜,说这道童,颇明道理,叫左右与他绸缎。湘子道:“绸缎贫道不要。”文公道:“拿去做衲衣遮体,换你身上那破衣。”湘子道:“绸缎本是黎民织,贫道穿来不忍心,破衲坏时化片补,东针西线不污身。”文公道:“赏你金银。”湘子道:“贫道不用,金银本是祸根芽,万苦千辛只为他,任你黄金堆北斗,也将皮肉葬黄沙。”文公道:“奏明皇上,赏你官职。”湘子道:“贫道不做官,朝中宰相五更寒,铁甲将军夜守关,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只要韩大人,辞官舍家,跟我修行就好得很。”韩愈听了骂声:野道,这等狂言,与我赶将出去。湘子道:不消赶,自弃就是。
    韩仙见他发了怒,霎时腾云上九霄。
    只说南坛把叔度,谁知空来走一遭。
    暂且回天把旨缴,慢慢调停又支消。
    叔父痴迷不向道,心中好似滚油交。
    云天洞府叹不了,前思后想泪双抛。
    想到婶母恩难报,不如前去度一遭。
    遥观婶母睡着了,又下凡尘不惮劳。
    忙把山神土地叫,你今前来听吩调。
    你去对我婶说到,说我回家把母瞧。
    山神领命忙通报,夫人面前说蹊跷。
    侄儿成仙真荣耀,来度夫人赴蟠桃。
    说罢忽然不见了,夫人恍惚心内焦。
    耳边听得人说笑,忽见湘子小儿曹。
    夫人梦中忙计较,我今细问你根苗。
    你说姓名我便晓,家中事务叙叨叨。
    湘子叫声莫烦恼,婶婶听我把名标。
    我父韩休恩德浩,我母吕氏更劬劳。
    三岁之时父丧了,七岁我母赴阴曹。
    多亏叔婶来抚抱,杀身难报这恩膏。
    如今侄儿成了道,梦魂来会婶一遭。
    明明白白非虚渺,少要挂儿莫心焦。
    劝婶休要睡昏觉,修行访道乐逍遥。
    说罢将身朝外跑,夫人惊醒泪滔滔。
    起来便把林英诏,唤出媳妇女英豪。
    昨夜老身得吉兆,梦见侄儿转故郊。
    头戴一顶方巾帽,身穿一件滥袖袍。
    他说抛下妻年少,别下叔婶年纪高。
    说他成仙游蓬岛,来度老身上灵霄。
    醒来侄儿不见了,痛坏老身心上刀。
    从今想把儿会到,除非二次梦魂招。
    林英听完珠泪掉,婆媳二人痛嚎啕。
    湘子托梦且不表,又说文公诞今朝。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