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韩神仙大堂上寿 显道法火内栽莲-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目录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七回 韩神仙大堂上寿 显道法火内栽莲
    第七回  韩神仙大堂上寿  显道法火内栽莲
    诗曰:人生七十古来稀,火里栽莲道也奇。
    今番叔婶能知悟,少费孩儿午夜思。
    话说韩文公,领旨祈雪南坛上表。玉帝命湘子下凡,速降大雪,免灾脱祸,他的侄儿度他不醒,回天缴旨去了。看看不觉寿期已至,文公对夫人说道:“明日是老夫七旬寿期,满朝文武官员,要来与老夫上寿。叫手下人等,急速备办酒筵,款待宾客。”吩咐已毕,一夜晚景不提。次日合朝文武大小官员,齐集府门。门上报知,文公迎至大堂,叙礼已毕,分宾坐下,茶罢落盏。文公便开言说道:“今日老夫生辰,承蒙列位光降,也是蓬壁生辉,且又多备厚礼,实实愧受也。”众官员齐声应道:“今逢大人寿诞之期,乃千秋佳节,下官等无以为敬,不过如野人之献芹,聊表寸心耳。”文公道声:“岂敢!”叫左右酒席可齐否?左右答应齐备多时。文公吩咐,快传执事,摆上席来。
    左右连忙来安顿,满堂摆下酒和珍。
    百般美味说不尽,羊羔美酒色色新。
    不表众官来贺寿,且表终南湘子身。
    云天洞府遥观定,高官满座众如云。
    齐与叔父来贺寿,延宾待客闹沉沉。
    待我前去将他度,按落云头到府门。
    便请门上去通禀,相烦通禀韩大人。
    你说门外一道长,特与大人贺寿辰。
    门上听得忙回禀,文公吩咐出府门。
    众位大人来饮酒,叫他不要乱进门。
    湘子即便说大话,门官替我再说声。
    说我能化天边月,又能吞含海内灯。
    乾坤虽大擎得定,芥子虽小能藏针。
    门官听说这些话,直言告禀韩大人。
    林国学土都得听,便叫他来演戏文。
    话说门官出来叫声:“道长!我家老爷叫你进去。”湘子一听,就一步三摇的行至大堂,尊声众位大人,贫道稽首了!文公道:“你这野道!众大人的面前,如何不下全礼!”湘子说:“大人在上!贫道有三不跪的!”文公说:“你是哪三不跪?”湘子说:“上不跪天,下不跪地,中不跪于君,我也是官家子孙!”韩爷说:“你把官家说来,岂想要压着老夫不成!你既是官家子弟,可对上一联来?”湘子说:“请大人出题!”韩大人说:“朝廷大官位高责重。”湘子对道:“洞府仙子意静心闲!”大人惊说道:“这个小小道童,却有几分道学,我且问你家住哪里,从何而来?”
    “大人问我哪里来,呼风唤雨下瑶台。”大人问道:“你又要往哪里去呢?”“若问贫道那里去,大人听我说端的。王马岳赵前面走,五百灵官随后跟。”大人又问:“你住哪里?”湘子说道:“家住终南极乐地,云天洞府我安居。不纳钱粮不上税,又无官员来管司。若是玉帝来宣我,不去也是无闲的。”
    话说韩愈听了,心中大怒,骂道:“他尽指东说西的,叫左右,与我责打四十,他才知利害!”湘子说:“大人不消打,贫道招来就是。”
    咱家住在半山坡,前后上下无着落。
    水为楼阁松伴我,神仙难寻那巢窝。
    纵是乌鸦飞不过,任他狂风刮不着。
    有人问我名合姓,呼风唤雨一大罗。
    话说韩愈听了,骂声:“野道!讲至山坡来,又讲到天上去了,你可认得这两边拿的是甚么东西?”湘子说:“贫道认得他叫做一片竹,只管得那愚民百姓,却管我不着,大人尊坐,听我实言告禀。”
    大人那里见得明,贫道这里说得清。
    家住长安永平府,昌黎县内有声名。
    南楼街前鼓楼下,八字牌坊黑漆门。
    门前狮把绣球滚,门上匾额挂中心。
    礼部尚书几大字,就是侄儿洞府门。
    韩爷听了这些话,骂声狂徒野道人。
    天上说到地下转,地下说往天上行。
    说来说去说着我,说在老夫府衙门。
    林爷旁边开言论,大人不必怒生嗔。
    不看经面看佛面,不看道童看乡亲。
    韩爷听把张千叫,取件衣裳送道人。
    湘子称谢不用取,我有破衲可遮身。
    不是棉花来纺织,不是绸缎与纱绫。
    是我东家西家化,千针万线来缝成。
    王母娘娘来裢补,裢裢补补五百春。
    穿在身上不热冷,不沾天来不沾尘。
    水泡千年不会滥,火烧万载不能焚。
    大人一听唤左右,与我抬过火一盆。
    试试破衲真和假,以好责打野道人。
    湘子听言忙不住,连人和衣睡火盆。
    炭火上面滚几滚,爬将起来尊一声。
    大人看这破衲袄,反加黄色两三分。
    话说韩爷一见,说道:“这个道童果然有些趣味,只怕是个张演戏法的教化头,叫左右取些金银打发他去。”湘子说:大人在上,古来教化头只有三个,然何又闻出四个来了?听我讲来:
    正好修来正好修,大人在上听从头。
    昔日老君去云游,西度函关跨青牛。
    道德天尊传妙道,至今依教永传留。
    度过神仙无其数,他是第一教化头。
    释迦文佛去云游,单瓢只杖度春秋。
    荣华富贵无心恋,爱子姣妻一笔勾。
    灵山会上说玄妙,说得莲花诲舌头。
    生老病死苦忘却,他是第二教化头。
    昔日孔子去云游,周游列国遍九洲。
    曾删诗书订礼乐,赞过周易作春秋。
    三千徒众明理义,七十二贤有嘉猷。
    万世师表成了圣,大成至圣古今留。
    五经四书传天下,他是第三教化头。
    今日贫道下山游,来贺大人七十秋。
    酒席筵前演妙法,金莲生在烈火头。
    烈火焰焰朝上滚,滚出滚进像绣球。
    不能烧着破衲袄,封我第四教化头。
    话说韩愈听了,骂声:“野道!快与我叉将出去!”湘子说:“不消叉,贫道自去就是。”出了大堂,想想又转来说道:“韩大人寿满七旬,贫道特送仙子与大人贺庆。”说毕,将鱼鼓向了三下,鱼鼓中跳出两个孩子来了。韩大人问道:“这孩子有何用处,可会唱词曲么?叫他唱一曲上来试听?”湘子说:大人请听,那孩子即便唱道:
    小小孩子本非凡,玉皇封赠我小仙。
    三十三天我朝上,万里长江我驾船。
    大人高寿排筵宴,特来府衙添笑颜。
    话说韩愈心中想道:这个道童果有手段,待我再试他一试,叫声道童!老夫门前有三十六步石踏,你叫他爬将上来看看,道童说:这更不难!
    叫声孩子听吾言,石踏上面走耍顽。
    孩子时下忙听唤,跳跳蹦蹦走上前。
    爬了一步进二步,三步四步喜欢添。
    五步六步就不走,大人上面又开言。
    为何止步不走满,明明戏法学不全。
    孩子便乃将言转,官至六部进不前。
    我止爬到六部止,再爬一步要上天。
    话说韩愈说道:这个道童,为何又取笑老夫与众官?看你在老夫面前,觉有些亲密之道,可拿甚礼物来与老夫不成?
    道童下面开言道,大人在上听其详。
    出家之人无礼物,只有鱼鼓唱洞章。
    众位大人齐饮酒,听我唱段山坡羊。
    鱼鼓简板轻敲动,飞出仙鹤唱一哐。
    纸作门神会使枪,泥塑土地唸文章。
    木雕罗汉诵经卷,石马山中会看羊。
    画的美人都会唱,铁打牛儿过得江。
    那怕大人官高上,难比俺们乐无疆。
    又把花篮提在手,篮内跑出一只羊。
    葫芦射出一只兔,口出人言道短长。
    羊儿跪在尘埃地,念声佛号喜气扬。
    兔儿也把善人奖,善哉善哉听端详。
    我曾度你两三次,三三两两不还乡。
    争名夺利做哪样,贪妻恋子梦一场。
    任你高官并宰相,无常一到没主张。
    任你金银堆北斗,空拳空手见阎王。
    白奔忙来痛悲伤,名利恩爱在哪方。
    话说韩爷听了这些话,气得火高千丈。林大人一旁说道:“亲家不必发怒,想我二人官高一品,岂不如他道童不成?问他家住哪里,何方人氏?发有司官,拿去问他一个罪名,有何不可?”说罢就问道童,你实是哪里人氏?道童说:大人呀!
    要问贫道哪里人,俺是瀛洲界上人。
    常做蓬莱山下客,又会作歌又会文
    又会卜课沾日月,伸手飘飘起风云。
    无人知我名和姓,故人对面实沾亲。
    休笑俺们这光景,神仙洞府修过行。
    虽然衣破人不破,遍体骨肉似黄金。
    虽在沿门来乞化,是学闲游散淡人。
    大人说:“你这样子,明明是个懒汉。”道童说:听我道来:
    说我懒来我就懒,懒中妙景人难见。
    日里闲游学乞化,夜晚歇在无影山。
    庙前庙后随我倒,庙左庙右任吾禅。
    日高三丈还懒起,五更懒睡坐蒲团。
    初一不把香来烧,十五不把烛来燃。
    客来无茶送他吃,亲戚朋友都待慢。
    饿等猿猴来献果,渴饮醍醐酒一罈。
    懒人常吃月兔髓,懒人常吃日乌肝。
    懒中勤来懒中干,懒中自有真人现。
    有人学得我懒法,便是长生不老仙。
    大人又说:“这好像一个疯汉!”道童说:听我道来:
    说我疯来我疯了,大人跟我疯了好。
    范蠡疯了归湖去,张良疯了归山早。
    昔日有个明女通,一家大小都疯了。
    起东风来往西跑,起北风来终南跑。
    终南前疯汉钟离,终南后疯张果老。
    张果老来疯得好,倒骑驴儿往上跑。
    紧着跑来慢着跑,跑来跑去不见了。
    大人若还跑迷了,冤前儿女拉住了。
    有朝一日龙颜怒,谪贬朝阳苦不了。
    雪拥蓝关起大风,战战兢兢冻不倒。
    张千李万被虎咬,骑的马儿也死了。
    怎开交来怎开交,何不修行访道高。
    名也难来利也难,祸到临头悔不完。
    你看贫道归天去,逍遥快乐甚欢然。
    不表湘子归天去,且表夫人恸心间。
    思念侄儿韩湘子,自嗟自叹泪湿衫。
    湘子云端来看见,又下红尘走一番。
    话说湘子在终南山,观见婶母思念于他,变一个化缘的道人,假带书信,按落云头,来到自家门首,即将鱼鼓简板,响喨唱来:
    劝你修来你不修,人生好似水上沤。
    前面有个金丝网,后面有个钓鱼钩。
    我劝叔婶早回首,莫待临期一笔勾。
    西眉山上一棵槐,石土岩上长出来。
    奇哉奇哉真怪哉,八洞神仙亲手栽。
    叔婶早把明师拜,功圆果满上天台。
    话说湘子正在好唱,忽见张千李万走出门外,问声:道童!你哪里人氏,我家夫人,叫你进去唱道情!湘子听了,尊声长官,贫道有话相问,韩老爷的府门在哪里?张千说:“此处便是。”道童说:“既然如此,相烦通禀一声,说我有个朋友名叫湘子,我今替他带得有封家信!”张千说:“既然如此,拿与我们传进去!”道童说:“我那道兄叫我亲交夫人,恐防传失落了。”张千李万急忙走进内堂,禀上夫人:外面有个道人,与大相公带封家信,要见夫人。夫人听得,犹如天上落来的星宿一般,急叫张千李万,快请进来。
    夫人听了这句话,张千李万辊出门。
    一见道童连声请,快请进去见夫人。
    说罢张千前引路,李万跟着后面行。
    一直来到后堂内,见了夫人变了心。
    跪在面前双流泪,夫人连连口内尊。
    夫人上面开言论,我今问你这道人。
    你与我儿带家信,我儿何处会你身。
    你今未言先掉泪,是何情由说我听。
    道童下面回言答,夫人在上请听云。
    说起令侄韩湘子,他是与我同年庚。
    因我要到长安地,他即修书带回程。
    叫我送到韩府内,亲手交付与夫人。
    昨日王母蟠桃宴,好酒贪杯误事情。
    贫道多吃几杯酒,倒在仙楼睡沉沉。
    恍恍惚惚睡一觉,失落书信不知音。
    因此贫道才掉泪,不知此事又怎生。
    话说夫人听了,说道:“我侄儿请你带信,你当要小心才是,为何失落了?自古道:受人之托,必当忠人之事。”道童说:“夫人不用烦恼,那日你侄儿在那边写,贫道在这边看,写完之后,他又细念与我听,书信虽然掉了,我还记得清。夫人尊坐,听我从头念来。”
    说起那个韩湘子,他是与我同年生。
    他说家住永平府,昌黎县内是家门。
    提起家中流痛泪,说到命苦痛伤情。
    他写韩休是他父,吕氏夫人是母亲。
    叔父韩愈来抚养,杜氏婶母抚成人。
    韩学原是他的名,三岁之时丧父亲。
    七岁之中母又死,十三岁上娶林英。
    十六岁上终南去,讲道修行续前因。
    他说他的命不幸,连丧父母苦伤心。
    因此修书拜婶母,叩谢叔婶抚育恩。
    话说夫人听了问道:如今他还在终南没有?道人说道:
    如今他在终南地,常来四方化善人。
    他若化缘口渴紧,就往酒店走一巡。
    一呼连吸三杯酒,做个疯颠到如今。
    个个笑他疯罗汉,偷天换日过光阴。
    他说有日回家转,来度夫人去修行。
    他在快乐逍遥处,闲看神仙洞府林。
    夫人听了这句话,刀割心肝五脏疼。
    我儿终南得好处,怎不亲来看老身。
    想你叔婶年纪迈,白发苍颜有七旬。
    并无一男并一女,万贯家财付何人。
    你叔虽抱张家子,改为韩贵是学名。
    等你叔婶身死后,难免依旧姓张人。
    刚才说到这句话,不由两眼泪淋淋。
    话说夫人哭罢一场,回想这个道人,不知他在哪里?访着我侄儿的信息,特来我府中,哄些金银,我就信他不成,不免待我盘问他一个年庚。即问道人:你既与我侄同年,可将生庚八字说来我听?道人说:夫人尊坐,听我讲来:
    我是甲子年间养,二月十五午时生。
    午时三刻才生下,父母把我当宝珍。
    三岁之时丧了父,七岁才满丧母亲。
    十六岁上终南去,访师学道苦修行。
    自从三岁叔婶抚,抚养侄儿十六春 。
    竟到于今心不忍,千万难忘叔婶恩。
    夫人说道是一样,你同我儿共身形。
    夫人想想又悲痛,越思越想心越疼。
    我儿出在他方地,好似道人一般情。
    谁知他是官家子,竟做孤苦下贱人。
    我儿不念我抚你,也念你娘生你恩。
    十月怀胎多辛苦,三年乳哺费娘心。
    自古神仙是大孝,不孝神仙未曾闻。
    事孰为大事亲大,天道要从人道行。
    修行必定有孝道,孝道修行怎么云。
    你与我儿同一道,请把孝道讲我听。
    道人便将怀胎苦,从头一二叙分明。
    一月怀胎说根生,说起根生有来因。
    父情母意恩德重,恍惚杳冥精血凝。
    精血凝就无极究,形如立天一般论。
    神仙若有思凡意,灵性投入在娘身。
    我娘不知其中意,还说为甚受昏沉。
    二月怀胎在娘身,太极立地把天存。
    无中生有不方便,我娘才知生了根。
    三天不得两天爽,坐在房中懒动身。
    思想东园桃李吃,又思美味五辛荤。
    有钱之家般般有,无钱之家枉费神。
    三月怀胎在娘身,天地三才始生成。
    我娘只为儿和女,受苦不便对人云。
    三餐茶饭不想吃,面黄肌瘦少精神。
    纵有活计勉强做,提起线来掉了针。
    千思百虑无其奈,闷闷恹恹过时春。
    四月怀胎四体全,我娘时刻挂心间。
    行动不敢生造次,做活不敢放心宽。
    一心只怕有差错,又恐堕落苦难言。
    饮食不敢多吃点,睡卧不好把身翻。
    娘亲受尽千般苦,忍气吞声对谁言。
    五月怀胎胎已成,五脏六腑一齐生。
    儿在腹中吃娘血,母腹作痛阵阵昏。
    吃娘气血形容瘦,皮黄骨瘦不像人。
    逢人不敢伸头面,诸般美味不想吞。
    行路犹如千斤重,坐下好似病缠身。
    话说夫人听完五个月怀胎,便说道:这怀胎说得理确情真的,你好似个中人了,也还有些学问。但是忤逆之人,听到这里,他倒也听不进心。若是孝顺的人,听到此处,只怕越发伤心了。至于后五个月,不消细说,你只说那临盆降生来听听。道人说道:
    怀胎六七八九月,父母忧愁死与生。
    十月已满胎气足,孩儿腹中要临盆。
    紧一阵来痛一阵,我娘痛得好伤心。
    暗求家神并先祖,催生娘娘快降生。
    孩儿腹中翻觔斗,娘奔死来儿奔生。
    哇啼一声下了地,生死才隔纸一层。
    是儿是女忙抱起,娘身方得现太平。
    话说夫人又问道人:既生下儿来,这三年是怎样抚养?道人说:夫人尊坐,听诉苦情:
    父母见儿心欢喜,谢天谢地谢祖先。
    祈保孩儿易长大,无灾无难病不缠。
    若逢伤风并咳嗽,痧痳痘疹病多端。
    又或惊风乳不吃,我娘时刻痛心肝。
    只差替儿挨痛患,要等好了心才宽。
    儿若笑时娘也笑,儿若啼时心不安。
    白日兜儿闲游玩,夜晚抱儿在胸前。
    儿若肯流屎与尿,娘睡湿来儿睡干。
    儿若不安吵闹唤,娘亲一夜不得眠。
    天明起早不怠慢,随扯孩儿在背间。
    做活吃酒随身伴,丢儿在家心挂牵。
    嚼饭喂儿不生怨,口水洗污也不嫌。
    一周二岁儿学走,时刻提防高矮偏。
    锦绣衣服多治办,又要与儿置田园。
    为儿造罪千千万,哪个儿女替娘担。
    三年辛苦仔细算,百般恩情实难言。
    青丝发儿能数满,惟有亲恩报不完。
    我劝夫人回头转,出家修行上终南。
    百年死了如戏散,数尽孽随终可怜。
    话说夫人听了,又问道人:“你讲这三年乳哺之恩,仔细想来,实在如情如理,一点不错,你又将这孝道讲来与我听听,”道人说道:“这道孝道,是至德要道。有小孝,有大孝;有人道,有天道;试看古圣贤仙佛,晓得父母的恩德深重,即粉骨碎身,实难报尽的。只有做个仁人孝子,由人道而认真天道,辨明非道,访求至道,得闻受教,知道好道,学道造道,体道修道,行道乐道,成道了道。儒家为圣,释家为佛,道家为仙。凭自己的道学道力,道德道气,超度父母祖宗,脱离苦恼,高登极乐,才全得此道的性量,完得此孝的分量,才是纯孝至孝。所以曾子守身,战兢自持,临渊履薄自凛,保到那道全德备之时,还得本来的面目,方才叫做全归。孔圣《孝经》教曾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有子曰: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欤。孟子曰: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又曰:仁之实,事亲是也。文昌帝君曰:惟此光明孝子身,果是金刚不坏身,化成即在当身内,现出百千万亿身。自古至今,无有孝外的圣贤,也不有不孝的神仙。若是孝也认不清,道也分不明,看过几本道书,叫做得道;会讲几句道话,叫做乐道;打扮一个道人,叫做体道;侥幸一个功名、略尽一点孝义,就自夸为明道、成道。且自恃为圣道、佛道、仙道,殊不知他是把真孝道,认成假的了;把假孝道,认成真的了。”夫人请坐,听贫道唱来:
    尊一声老夫人安然静听,听贫道把孝道拨出几层。   
    称至德称要道孝经垂训,南陔什蓼莪篇历历歌吟。   
    这孝道人人有上天赋定,这孝思本天良不学而能。
    从古来孝道的也多得很,世上无书上有谁不尊称。   
    舜何人予何人颜子比论,难道他乡只鼻多只眼睛。   
    该因你世俗移良心改更,见不孝学不孝昧了人伦。
    那羔羊能跪乳还是走兽,那乌鸦能反哺还是飞禽。   
    为人也万物灵乾健坤顺,水有源木有根怎不思循。   
    万善中惟孝道第一根本,能孝道子孝道孝子贤孙。
    移孝道去作忠忠心耿耿,上致君下泽民天下化成。   
    到死后为城隍或为社令,你看他孝子孙富贵显荣。   
    不孝道子不孝照样加紧,子不孝孙不孝忤逆凶横。
    倘侥幸得功名为奸为佞,上欺君下虐民侮慢朝廷。   
    到死后堕地狱诸苦受尽,你看他逆子孙淫盗孤贫。   
    孝报孝逆报逆丝毫不紊,这孝道撑天地气塞乾坤。
    论人道不过是温凊定省,生尽养死尽哀件件顺承。   
    果然是孝心真死后难忍,想父母在何处日夜不宁。   
    请和尚请道士扬旛接引,总要把父与母提出幽冥。
    倘若他诵经时六根清静,那经功也解些狱苦冥刑。   
    倘若他荤口诵不恭不敬,又杀生又造罪罪添几分。   
    若要把这孝道体贴得尽,除非是修天道养性存心。
    守此身如临深兢兢戒谨,孝道全孝德备大孝仁人。   
    扬名声显父母还原返本,凭道德超祖宗道岸同登。    
    想古来有几多孝道贤圣,将几个有名的表出来听。
    玉帝爷行孝道皇经心印,太上爷行孝道感应黄庭。   
    释迦佛行孝道西方掌定,观音母行孝道父母成真。   
    文昌爷全家孝桂香同证,关帝君全忠孝上相玉清。
    真武祖行孝道铁仵磨整,孔圣人行孝道列国教民。   
    颜夫子行孝道拳拳服膺,曾夫子行孝道孝思传心。   
    子思子行孝道天命率性,孟夫子行孝道浩然气兴。
    那日月虽然明孝光朗映,那天地虽然大孝德结成。   
    俺提起这孝道咽喉哽哽,将他人想自己珠泪淋淋。   
    我父母生养我恩德更甚,十月怀三年哺费力劳神。
    一自从生我来父母喜庆,三岁后七岁前父母归阴。   
    幸蒙得我叔婶将我抚引,渐渐的身长大才懂世情。   
    看破了红尘事置之不问,访明师参妙道果就功成。
    上终南朝上帝大加封赠,普度卿还加封天花真人。   
    我父母得高超齐登上品,还命我度叔婶共上天庭。   
    怎奈的我叔婶贪高好胜,把一个大罗仙当作邪神。
    任你是火生莲他都不信,七十岁难看穿富贵浮云。   
    舍不得五更时朝王侥幸,舍不得抬八轿喝道雷霆。   
    该因我未在家把孝来尽,这如今天使我多度几巡。
    纵十次也要度归回仙境,才报得我叔婶那些恩情。
    话说夫人听了这篇十字文,言浅意深,有情有理,有些对症下药,满心欢喜,说道:“你与我侄儿的孝道,不消说,老身知道了。”叫丫环多取金银,打发他去。道人说:“夫人在上,贫道出家人,不要金银。依我想来,我与令侄同年,又同一处,我劝夫人,不如跟我到你侄儿那里去修行,逍遥快乐,岂不甚好?”夫人喝道:“你在老身面前,胡言乱语,我若不看你是带信的人,给你一顿刑法!”叫丫环,快与我赶将出去。道人说:“不消赶,贫道自去就是。”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