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林英度归观音座 婶母度为土地婆-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二回 林英度归观音座 婶母度为土地婆
    第十二回  林英度归观音座  婶母度为土地婆
    诗曰:昔年今日此长安,春梦一场戏一般。
    千红万紫凋残尽,惟有青松独耐寒。
    话说湘子别却通明殿,退出紫门,过了九霄,下了南天,站在云端,便叫土地变化道童,带封书信,前去韩府,度化林英小姐,你将她摄在荒郊野外,茅菴居住,我自有道理。土地公公领命,即对婆婆商量安顿,变作童儿下凡。
    土地领了韩仙命,要往长安度林英。
    按落云头多一阵,不觉进了韩府门。
    小姐见他开言问,童儿忙跪地埃尘。
    口内连把姑娘禀,弟子前来报佳音。
    奉了韩仙师父命,来度姑娘上天庭。
    师父今在终南等,正等姑娘一路行。
    弟子带来有书信,姑娘请看自知情。
    小姐把书接在手,拆开从头看分明。
    亲夫韩湘子,亲笔写来书。耑拜林小姐,女中大丈夫。
    十八年前苦,守节孝翁姑。欠夫在肠肚,日夜勉强立。
    有话说不出,心愿不能舒。年近三十五,娇容暗瘁枯。
    提动心凄楚,朝朝指望吾。我也长挂汝,心事两不符。
    今我有好处,来接你同途。千万莫推阻,暗里有神扶。
    有个大缘故,挂碍尽行除。取坎将离补,厥性还本初。
    降龙又伏虎,一串九曲珠。跨鹤翱翔舞,飘然畅矣乎。
    十万八千路,顷刻到天都。我把衷肠诉,小姐自踌躇。
    此回若差悟,永远不招呼。浅语该今古,切莫视为无。
    小姐看完一封信,心中思量喜又惊。
    如何上得天宫去,儿童说道要虔诚。
    姑娘且把眼睛闭,霎时就到南天门。
    小姐果然眼闭紧,儿童即刻念咒文。
    登时狂风起一阵,响喨一声便腾云。
    小姐正在来惊醒,落在荒郊野外存。
    睁开先行眼睛认,一蓬茅菴且安身。
    童儿便把姑娘请,弟子前去对师云。
    不说童儿回去了,且表土婆出来迎。
    话说土地婆婆正在菴内睡觉,忽听他公公回来,急走出迎接,瞧见小姐,就收拾打扮的齐整。你试看:
    牛角簪子歪插斜,头上戴些野草花。
    白发蓬松脚又大,脸麻摇摆笑哈哈。
    我家老公八十八,嫌我老了不巴他。
    东一锹来西一括,讨得一个俏冤家。
    我今装聋又装哑,任随他去引娃娃。
    忙将火筒吹几下,我家有客忙烧茶。
    伸手朝天勒几把,收在手中一把抓。
    放在锅内搅两下,倒出犹如牡丹花。
    古古怪怪能变化,吃在口里味又佳。
    话说小姐将茶吃了,心中暗想:我起初看他不上眼,也还有些古怪。说道:“老婆婆我的肚中飢饿了。”土婆应道:“姑娘稍坐一时,待我打田栽秧,获谷舂米,打灶烧火,便得饭充飢了。”
    正月立春雨水节,桃腮初展催余雪。
    二月惊垫正春分,抛粮下种正春耕。
    三月谷雨与清明,秧针出水露珠匀。
    四月立夏正小满,才了蚕桑又插田。
    五月芒种并夏至,农水蓐秧正合势。
    六月小暑与大暑,谷子杨花浆似乳。
    七月处暑早立秋,谷黄叶老不自由。
    八月白露又秋分,处处秋稼唱如云。
    舂米打灶烧火等,不多一时得饮吞。
    小姐正然来吃饭,土地婆婆不见形。
    不表土婆把身隐,且说丫环报事因。
    夫人悲泪也不表,且表湘子试林英。
    即刻来到荒郊外,变化美貌一书生。
    九良高冠戴一顶,纺绸衫子穿在身。
    一直走进茅菴内,小姐见了着一惊。
    你到此来是为甚,尊名贵姓哪里人。
    湘子当时忙下礼,叫声娘子你是听。
    小生家住永平府,昌黎县内是家门。
    要上京城去会试,荒郊遍野路难行。
    前无村来后无店,蟒蛇猛虎在山林。
    想借茅菴歇今晚,明早天明就起身。
    小姐即便来答应,相公你好不聪明。
    三绺梳头裙钗女,孤身独处正可怜。
    你在菴中来歇宿,男女授受礼不亲。
    湘子开言来哀恳,娘子你今听我云。
    我与娘子同乡井,父母双亡俱不存。
    上无兄来下无弟,单身独自我一人。
    我是聪明一秀士,赶考赴院上京城。
    不料遇着你娘子,孤男寡妇我二人。
    结为夫妇真个好,前世姻缘今配成。
    倘我进京头名中,我做高官你夫人。
    小姐当时发了怒,无知狗才骂几声。
    你是堂堂男子汉,知法犯法怎么云。
    你既上京去会试,原望高中占头名。
    你将言语把奴戏,只怕万辈不成名。
    望高怎做堕落事,广行阴骘才显名。
    你把阴骘文常看,调戏奴家罪不轻。
    我去官前把你禀,那时无名反受刑。
    湘子听言心自省,林英这回心颇真。
    开言又把小姐叫,你看我是甚么人。
    我是丈夫韩湘子,特来此处度妻身。
    湘子就把颜容变,变出在家旧原形。
    话说湘子就把昔日的容颜变将出来,小姐一见果是丈夫的模样,又不好认得,只好把家中的根由盘问一番,湘子一一叙说完,小姐双眼流泪,说道:“夫君呀!亏了你好狠的心,想你越墙逃走,抛却奴家一十八年,你虽然回家几次,你何曾对奴说句真言。”小姐说罢,大放悲声,湘子说:“小姐不用悲伤了!你权且在此等候,我去南海请观音菩萨,前来度你就是。”湘子急驾祥云,到了南海,童儿报与菩萨得知,即传湘子进去,见了菩萨。
    湘子俯伏莲台下,启禀菩萨得知闻。
    只因弟子韩湘子,修行别下妻林英。
    苦守深闺十八载,立志节操比古人。
    她把红尘来抛下,伏乞度她上天庭。
    话说菩萨听了,满心欢喜,既然如此,仙家请回洞府,我自然前去度她。湘子拜别去了,菩萨心中想道:此人乃天河岸上一枝芦柴,却也有点根基,今日既归正道,不过是湘子一心感化,并非出自真心,怎能入得仙位,权且收为座下宫女。说罢,驾起云头,顷刻到了荒郊茅菴门外。
    观音菩萨高声叫,叫声节操女林英。
    我是观音来度你,度为宫女要小心。
    林英慌忙来跪下,慈悲连连称几声。
    多蒙菩萨来度我,弟子敢不尽心勤。
    菩萨又把林英叫,朝西跪下受敕文。
    你今快把石岩过,同去南海享长生。
    林英听了岩上走,走至中途胆战兢。
    四边都是悬岩岭,又有虎狼与猴精。
    林英一见翻身滚,滚下岩去脱了身。
    灵魂睁开昏花眼,不见虎狼那边存。
    即时岩上来跪定,启禀慈悲观世音。
    话说林英脱了凡体,跪在岩上礼拜,菩萨说道:“不用拜我,你往下细看。”林英看见一个女尸,睡在地下,急问菩萨,那人是谁?菩萨说:“那就是你的凡身肉体,但凡世人行善作福,修行悟道,功圆果满,丹书下诏,都要脱却凡体,方能成得神仙。”林英听了,急忙谢恩,起来驾起祥云同回南海去了,按下不提。且说杜氏夫人,想起韩爷朝阳升天了,林英媳妇,不知走往何方去了?正在思念湘子,两眼泪流。忽听门外,鱼鼓简板响声。便叫丫环快去请道人进来,唱段道情散闷,丫环去了不多时,湘子来到内堂,叫声夫人在上,贫道稽首了。夫人问道:“我听得我家湘子侄儿,成个疯神仙你知道么?”湘子说:“神仙不自封,是玉帝封的。”夫人笑道:“连你也是封的,也是疯的!”
    夫人说我是疯癫,岂知疯癫是神仙。
    从头至尾我细算,整整疯癫十八年。
    口里疯癫不乱叹,叹的尽是妙玄玄。
    身上疯癫穿衲袄,不会热来不会寒。
    花篮装些无价宝,葫芦装些长生丹。
    扶畅起来哈哈笑,吃酒醉了打偏偏。
    一时疯癫下东土,一时疯癫在洞天。
    一时疯往通明殿,一时疯往终南山。
    今日疯癫到韩府,来与夫人化善缘。
    会疯癫来疯上天,不会疯癫堕阴间。
    世间万物皆增价,到老光阴不值钱。
    话说夫人听完,欢喜问道:“你提到阴间,就把阴间讲明与我听听。”道人说道:“九天之下,名为阴曹,设有十殿阎君,十八重地狱,七十二司,八十一案,牛头狱卒,马面夜叉,鸟嘴鱼鳃,黄旛豹尾,一切行为,言不可得而尽也。好比人间衙门,三班六房,枷锁刑罚一般。”夫人又问:“这十殿的名号刑罚,道人讲些我听。请听:
    一殿秦广大王君,奉旨阴司掌权衡。罪人身扭锁,解到判分明。详审善中恶,定夺重内轻。牛头马面如雷吼,望乡台上哭沉沉。好可怜!好可怜!
    二殿大王号楚江,罪人到此好凄凉。爱河千尺浪,揭帽脱衣裳。铜蛇并铁狗,噉食各分张。善者幢旛腾空引,恶者水中受灾殃。好惨伤!好惨伤!
    三殿大王号宋帝,众生见了双流泪。刀山白如雪,罪人心肝碎。在世夸英雄,只说争名利。有朝落在无常手,满眼儿孙难得替。好痛恨!好痛恨!
    四殿仵官化森严,众生造罪广无边。热铁并炉炭,滚油浪滔天。鬼判持铁叉,刑罚似火燃。在生不把阴功积,事到头来莫怨天。好心酸!好心酸!
    五殿天子五阎罗,孽镜台前怎放过。杀猪宰羊汉,铜鎚铁棒磨。广行方便者,才能登极乐。你杀他来他杀你,改头换面受磋磨。好折磨!好折磨!
    六殿大王号卞城,六朝典吏粉妆成。碓磨无情狱,见者苦酸辛。骨碎如霜雪,皮肉化为尘。鬼使绑上将军柱,一身白肉血淋淋。好吓人!好吓人!
    七殿天齐泰山王,倒悬锯解苦难当。一身皮肉滥,破肚与抽肠。忤逆不孝子,拿去下镬汤。阳间有甚不平事,阴司难躲十阎王。好凄凉!好凄凉!
    八殿平等真秤称,故日平等不亏人。大斗与小秤,扭毫捏索行。枉言曲语者,火箝拔舌根。孽风吹动又转活,六道轮回受苦辛。好伤心!好伤心!
    九殿大王号都市,耑治阳间不平事。暗箭两头射,折在儿孙辈。暗行奸巧者,阿鼻去受罪。十八狱中亲受苦,仔细思量悔后迟,好悲啼!好悲啼!
    十殿大王号转轮,层层地狱讲分明。或者为饿鬼,或作佛与人。或变驴驼马,或入猪羊群。听明地狱诸般苦,趁早回心把善行。好寒心!好寒心!
    夫人听了心暗想,果然地狱好凄凉。
    丫环去取银五两,拿与道人做口粮。
    请他带信终南去,叫你相公早还乡。
    丫环将银来奉上  道人回言不敢当
    贫道出家随缘过,此银不可囊内装。
    夫人便问是怎讲,官家银钱有何妨。
    道人见问哈哈笑,夫人在上听端详。
    官宦人家银钱广,苦刻百姓来收藏。
    这样钱财我不享,免堕地狱受刑伤。
    夫人听说心大怒,无知狗道恼心肠。
    你今日吃人家饭,反说为官心不良。
    百姓无官天下乱,朝内无官国必亡。
    为官受禄是正项,你今胡说太猖狂。
    夫人越说心越怒,叫声左右与两旁。
    与我叉出这狗道,免在此处论短长。
    道人便叫求宽让,我有手段甚高强。
    我本是个点金匠,点石成金有良方。
    夫人听说点金话,怒气全消喜气扬。
    话说夫人听得道人有点金的手段,便欢喜说道:“你既能点黄金,为何这样褴缕?”道人说:“我身上虽然褴褛,心地正大光明。贫道果能点石成金。”夫人便叫左右,速去花园,找几块石头来,看这道人怎样点法?左右去了,湘子想道:我婶娘有万贯家财,心尚不足,不如使个运石法,将各处石头尽行搬去。
    家人园内把石找,并无一石地中存。
    各处寻了多一阵,细小砂石也无形。
    夫人说道将狮点,抬来这里点一巡。
    道人果有真手段,他将狮子点成金。
    若无手段自夸狠,将他问罪不容情。
    手下家人忙抬起,抬来即便请道人。
    湘子便乃回言道,夫人在上请听明。
    澄清净水取一碗,手巾一幅要白绫。
    湘子默题无上咒,运转天河上崑仑。
    金丹放在狮子口,手巾搭在狮子身。
    一口法水喷上去,叫声快变莫留停。
    只见狮子周身亮,霞光万道好惊人。
    瑞气千条昭日月,果然变个紫金身。
    夫人见了忙称赞,道人手段果然精。
    称赞一场又说道,有劳道长费精神。
    承你再把那个点,点成一对好守门。
    话说湘子见婶娘贪心不足,要点两个,便说道:“贫道点单不点双,等你令侄来点成一对。”夫人说:“我侄儿也有这般手段,何不早些回来,点些黄金与我用。”湘子道:“令侄不久要到了。”夫人听说,不禁伤心掉泪。湘子想道:不如现出原像,以免婶娘悲痛,也好度他。走出府门,现出在家的颜容,手敲鱼鼓,走至后堂,尊声婶母在上,孩儿叩拜。夫人见了湘子,不禁哭了又欢喜起来。
    我正然哭尔叔朝阳废命,见娇儿不由我大放悲声。
    我正然哭尔妻生死无信,见娇儿不由我万虑俱清。
    我正然想娇儿远方逃遁,见娇儿也好比兔角双生。
    我正然想娇儿苦修成正,见姣儿也好比点石成金。
    乐极悲也好比云遮久雨,苦生甜也好比久雨天晴。
    十数年不见儿面如团粉,十数年今见儿喜色更新。
    看起来我的儿圆光罩顶,看起来我的儿成仙是真
    今日间儿既来死安生顺,今日间儿既来死葬有人。
    湘子听言心自揣,不由喜笑在眉腮。
    想我叔娘知好歹,受些苦恼智慧开。
    且把前情来分解,说出实话好安排。
    尊声婶娘宽忍耐,听儿从实说将来。
    儿自从那一日越墙逃奔,到终南不多久大丹结成。
    奉天命到长安来度叔婶,打鱼鼓敲简板唱些道情。
    去又来来又去足无住定,或投梦或送信驾雾腾云。
    变和尚变道人变化多狠,屡次来受打骂又受欺凌。
    设尽方用尽计叔婶不醒,惹得来天爷怒灾难来临。
    贬叔父去朝阳苦楚受尽,为儿的将叔救替叔充军。
    替做官三年满假装丧命,把叔父度上天得为正神。
    在南京做土地真正高兴,每日间也好比做官显荣。
    儿又来将林英度归仙境,在南海观音处做个真人。
    我叔父命儿来报个家信,望婶母万般丢快进都城。
    夫人听了心欢幸,喜在眉头乐在心。
    不是我儿来报信,为娘怎知这段情。
    只说道人是凡品,谁知道人是仙人。
    只说道情是散闷,谁知道情度我身。
    只说你叔真丧命,谁知南京去为神。
    只说林英无踪影,谁知他去紫竹林。
    千变万化儿真狠,千辛万苦大光明。
    尽得孝来忠也尽,大忠大孝大慈仁。
    看来善恶有报应,不会混乱半毫分。
    想我家做尚书官职不小,又想我做夫人禄位升高。
    我只说享荣华满心欢笑,又谁知大难到日夜悲号。
    我只说夫妻们恩爱长保,又谁知天不容夫妻各抛。
    都只为富贵场多把孽造,都只为不信善才把祸招。
    幸喜得我的儿道法高妙,上通天下彻地一肩承挑。
    人上人在虚空时时关照,度灾厄度苦难度上天曹。
    我只说去阴曹也难会到,又谁知夫成神来把我邀。
    细思想不由人心惊胆跳,细思想真令人魄散魂销。
    喜只喜年纪迈老有所靠,幸只幸庆团圆同步九霄。
    生忧患死安乐何等显耀,要将这金银宝修路修桥。
    施棺椁施药材又施寒袄,济飢渴济孤寡又济贫寥。
    消了些奸贪罪胡行鬼捣,消了些刻薄罪诡诈尖刁。
    消了些悖王章心高气傲,消了些欺良善口过叨叨。
    消了些仗势利凶恶横暴,消了些损德行嫖赌噍摇。
    消了些享福场穿好戴好,消了些杀生命煎炒烹熬。
    将前世与今生冤帐还了,才能够脱身去快乐逍遥。
    也不枉在韩门一世搅扰,也不枉你叔父五更随朝。
    有家中男女们齐来听教,一切事凭你们各自开交。
    从今后我要去蓬莱海岛,受天爵丢人爵世外飘飘。
    话说湘子见他婶母,奉行诸善,心甚欢喜,称赞道:善哉!善哉!从前家大孽大,今日功大德大。取颗金丹婶母吞,脱却凡体无牵挂。随心化,真潇洒,腾在半空笑嗄嗄!笑嗄嗄!把鹤跨,仙风缥缈南京下,从前抬八轿,都说人上人。今日在半空,越更高几层。
    且说夫人去后,长安人人都称韩湘子成神仙,来将他叔父、婶娘、林英小姐度上天去了。宪宗皇帝听得文武奏章,念道韩愈忠直善报,即传旨谕,将他尚书府改为文公祠,雕塑金身,春秋二祭,按下不表。
    湘子去到南京,与叔父婶母叙叹一番,转回天宫去了。时值玉皇上帝驾坐灵霄宝殿,即诏天花真人,问道:“你前回欺师慢道,重责金条,该因道君担保,得为白鹤在莲下独占鳌头八百年,凡心忽起,贬去韩家投胎,因天河饮水,惹得仙芦思凡,也去投胎,虽为夫妇,断却红尘,受持大道,敬重师尊,万缘息尽,还原返本,诸念不生,众善奉行。朕已封为天花真人,普度仙卿。仙芦林英,你尽夫义,已度在观音座下为宫女。捲帘大将韩愈,你尽孝道,已度在南京,受都土地之职。你婶母杜氏,能舍财济众,善念颇嘉,在南京为都土地夫人。此回你的功德不小,权且在八仙班内,受享仙福,待三期之时,五熟蟠桃之际,诸仙佛下世立功,方定果位。”湘子谢恩而退,参拜二位恩师,张师、曹师、李师、彩和师、坤道诸师,诸友礼毕,各归班位。
    一部韩仙宝鉴,从头至尾,阐明唐朝继述到如今。忠恕慈悲感应,得道无非率性,立功行德为能,一人成道九祖升,《中庸》《大学》为证。
    壬申季秋望九南山居士书
    韩仙宝传于甲乙集善书馆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