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韩文公走雪得道 韩神仙忠孝两全-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一回 韩文公走雪得道 韩神仙忠孝两全
    第十一回  韩文公走雪得道  韩神仙忠孝两全
    诗曰:感应慈悲忠恕同,修存炼养见明中。
    韩仙费尽辛千万,愿受南京土地翁。
    话说韩愈责贬朝阳,带领张千李万服事,晓行夜宿,自悲自叹,后悔当初,轻慢钟吕二仙,才有今日的苦楚。不日到了蓝关山下,湘子在云端与彩和商议,享福难看淡,落难易回心,今我叔父行从蓝关所过,恰是落难之时,不免先起一阵狂风后,降一阵大雪,看他凡心如何,方好度他。
    主仆正到蓝关下,思想起来好心酸。
    陡然一阵狂风起,吹得横身透胆寒。
    云腾雾露红尘断,细雨霏霏遮住天。
    这样山遥路又远,程途遥远有八千。
    几时才到朝阳县,免受途中这艰难。
    韩爷正在频嗟叹,大雪纷纷在眼前。
    雪飘飘来风惨惨,顿时雪拥盖蓝关。
    平地数尺路不见,两眼昏花马不前。
    韩愈不住把天怨,悔我当初不听言。
    今日来受这苦难,要见侄儿难上难。
    叫声张千合李万,老夫飢饿又加寒。
    寻个人家歇一晚,明日慢慢过蓝关。
    张千李万不怠慢,回言旷野无人烟。
    韩愈听罢泪流眼,喊声地来叫声天。
    蓝关受尽凄凄惨,家园妻子在哪边。
    曾记我儿题诗劝,字字行行不虚言。
    他说享福般般善,天使蓝关受熬煎。
    狂风大雪寒又饿,才知侄儿真神仙。
    话说韩爷叫张千李万,你说荒郊无人,你看那山上有人来了,张千道:“那不是人,乃是一棵梅樁。”韩爷听了,说声天呀,好苦呀!
    雪打风吹昏花眼,枯梅认作一个人。
    雪飘如同银石垒,风刮好似地雷鸣。
    打马加鞭往前进,怎奈雪拥不能行。
    前头又无招商店,后面离家几千程。
    进退艰难难得很,只怕无命见故人。
    韩愈想到伤心处,不觉两眼泪淋淋。
    话说张千李万禀上老爷,那旁有块古碑,上面刻得有字,韩愈说待老夫上前看来:
    一封朝奏九重天,责贬朝阳路八千。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话说韩爷见了,说道:“不好了!当初你大相公也曾吟过此诗,想他预先知有此事,定是成仙了。”不禁惭悔搥胸大哭起来。
    我儿几番把叔度,今日你怎不降临。
    你叔蓝关真凄惨,前来度我一路行。
    湘子此时心不忍,变化渔翁在江心。
    话说韩愈正在凄惨,又见江边有个渔翁把钓,只听他口中念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簑笠翁,独钓寒江雪。”老爷听罢,说道:“这等大雪,还有渔翁把钓叫,张千前去问他路程。”张千急忙向前问道:“渔翁这到朝阳有几多路程?”渔翁不答,张千回禀,那渔翁是个聋的,小人问他徉装不睬。老爷说:“想是你轻慢了他,待老夫下马问来。”“渔翁请了!这等大雪甚寒,你还在此把钓?”渔翁说:“我在此钓了三年,钓不醒一个寒鱼!”老爷说:“怎么犯在老夫身上来了!”又说:“渔翁我是朝中大臣,被人所害,谪贬朝阳,不知路程,望乞指引?”
    渔翁闻言哈哈笑,客官说话欠聪明。
    我是修行归山隐,休提朝中做大臣。
    既为大臣尊上品,秤称白银斗量金。
    吃不了来用不尽,为甚来此受苦辛。
    俺家把钓求安静,哪管八千路难行。
    老爷听言伤心甚,哀求渔翁发善心。
    这到朝阳许多路,还望渔翁指过明。
    渔翁便说三千整,并无村庄与店门。
    老爷又来将言问,请问渔翁贵姓名。
    享年寿数何妨论,大雪把钓为何因。
    渔翁即便将言进,我是不贪利与名。
    不恋富贵红尘景,投拜明师去修行。
    心猿意马牢拴定,也无挂碍也无惊。
    结间茅屋禅安定,炼就灵丹妙法凝。
    因此不老年轻嫩,鹤发童颜无死生。
    饥来淡饭吃一顿,渴把仙酒饮一瓶。
    天寒地冻我不冷,破衲一件常遮身。
    江边把钓称高幸,风花雪月畅性情。
    百般鱼儿都不问,专钓寒鱼转家门。
    文公回言是钓我,我是韩愈不二名。
    话说渔翁说道:“你乃官家,名利富贵,世代荣华,吃的嘉肴美馔,穿的绫罗缎疋,岂肯学我修行,穿这破衲袈裟,你虽然谪贬朝阳,抛别妻子,有日回家,自然前呼后拥的。”
    这到朝阳三千里,八百里外无人家。
    有钱无处买饭吃,官高不得伴王家。
    劝君修行图潇洒,这场冤枉躲了他。
    你不跟我去学法,管叫白骨卧黄沙。
    君王有日来宣驾,名利不成差又差。
    无常来到万般假,富贵荣华尽虚花。
    一世英雄卑污下,阎君殿下空叹嗟。
    句句都是真情话,错过这回苦更加。
    话说韩爷听了,也有回心之意,即问渔翁:“我有个侄儿,名唤韩湘子,不知渔翁认得否?”渔翁说:“你问那湘子,他是我的道友,我在这里把钓,他在那里砍柴。”韩爷掉头一望,渔翁就不见了。嗳呀!这又是个神仙,好不惊人也!
    湘子哄叔抬头看,霎时腾云到半天。
    叔父今有回心愿,急忙想方把事全。
    忙将金丹来显现,变条大河在面前。
    雪船一只浮水面,撑竿摇橹存河间。
    韩爷一见高声喊,船家快快来度俺。
    度我主仆登彼岸,胜似拜佛与朝山。
    湘子闻言笑满面,朝中大臣你听言。
    非是竹船并木板,凝水做就一雪船。
    渡人渡马我不干,只渡双来不渡单。
    要渡不明与不暗,不明不暗渡上天。
    韩爷听了心暗算,这事实在把我难。
    若带张千丢李万,难舍李万在蓝关。
    要丢张千带李万,怎舍张千在河边。
    韩爷正在心撩乱,湘子船上又开言。
    老爷快把船来赶,迟了太阳照化完。
    你怕上船遭凶险,甘心岸上丧黄泉。
    我劝老爷细打点,要死要活在今天。
    话说韩爷说道:“你这是只雪船,太阳一照,岂不化成水了。”湘子说:“俺的船不得成水。倒是你无缘法,你看俺去罢。”湘子将篙竿一撑,只听喀喇一声,顺风去了,韩爷说这又是神仙了。张李道:“不是神仙,是山精野怪,我们快往小路而行罢。”
    韩仙见叔心虔恳,又来商量算计行。
    清风明月听吾令,变作猛虎出山林。
    你把张李来驼定,送往长安大国城。
    清风明月忙答应,变作猛虎甚惊人。
    见了主仆吼声震,驼起张李走如云。
    韩爷吓得站不稳,跌跌倒倒泪淋淋。
    恍恍惚惚不多阵,张千李万不见形。
    哭声张千心难忍,哭声李万好可怜。
    你今被虎来丧命,丢下老夫怎么行。
    尽爬高山翻峻岭,并无店舍与庄村。
    口渴无处找茶饮,肚饿哪里买饭吞。
    耳边又听狂风响,雪花飞来扑面迎。
    要想回朝缴君命,除非投胎又转身。
    话说湘子暗想,叔父的凡心未退,要将他马脚折断,然后把金丹变做茅菴,将花篮变些馒头,等叔父歇宿充飢,才好度他,却说韩爷正在伤心,忽见马死在地,又哭道:
    马不临岩足不退,人不遭难不回心。
    韩爷蓝关遭大难,悲声痛切实可怜。
    张千李万被虎咬,单人独马奔途程。
    今番忽然马又死,独自一人冷清清。
    正行之间天色晚,见一茅菴面前存。
    慌忙将身来走进,内里空虚又无人。
    几个馒头在桌上,正是绝处又逢生。
    就在茅菴歇一晚,待等天明再行程。
    独坐茅菴把家叹,泪流满面叹五更:
    一更里好凄凉号淘痛恨,恨自己在礼部好胜逞能。     
    谤释道奏表文不讨方寸,惹起来天大祸朝阳充军。   
    天作孽尤可违古书垂训,自作孽不可活自担自承。
    二更里苦难挨天寒地冷,人也死马也亡孤影孤形。     
    珍馐味绫罗衣今在哪里,秤称银斗量金身无半文。   
    名利场恩爱乡远离干净,一口气不来时草野孤魂。
    三更里雪铺平难找路径,无马骑无人跟难步难行。   
    论限期只两日君令严紧,论路程有三千怎样飞腾。   
    越思量越伤心真真穷困,想上天想下地无路无门。
    四更里卧茅菴荒凉苦境,想湘子上终南早已修成。   
    屡次来演道妙怪我不信,心只想做大官永享华荣。     
    又谁知命不辰天加报应,想湘子说的话尽是真情。
    五更里天要明咽喉哽哽,一心心望湘子空中降临。   
    你快来发善心把我安顿,你快来救度我脱却凡尘。   
    岂知他韩湘子早巳得听,对面来未说话喜笑盈盈。
    哈哈!我叔父,贪心不足,贪图礼部,贪做尚书,恩爱荣华常拘束,贪食厚禄,贪穿朝服,贪图前后多拥护,我也曾八番九复来化度,可怜说得莲花出,他好像铜打铁铸的大丈夫,恐怕把他来玷辱,任你说善人是富中和位育,他总难舍那些金银财物,甘心任性深埋没,这如今责贬朝阳受尽苦,到了尽头地步,他的心还不醒悟,还想回家去享福,全不想,两日怎走三千路,我替你,忙忙碌碌暗暗哭!
    韩爷听了咽喉哽,句句说着我的身。
    急忙把他招呼进,侄儿连叫不绝声。
    你劝良言我不信,是我从前怪性情。
    只务末来不务本,不重德行重功名。
    今日我才悔得很,悔我当初错用心。
    悔我贪高又好胜,悔我仗势逞才能。
    诽谤释道天不肯,责贬朝阳受苦辛。
    张千李万虎丧命,昨夜马死地埃尘。
    还望我儿加怜悯,情愿同你去修行。
    湘子听言忙跪禀,侄来度过八九巡。
    从前九度叔不醒,今来度叔免难星。
    韩爷听了同悔恨,从前之事悔不赢。
    扯开愁肠收眼泪,聊表一段忏悔文。
    想从前,做高官,好比春梦一场,唱戏一般;富贵荣华,恰如花满艷,一道圣旨贬下来,恰似梦醒戏散,恰似花开时,红红绿绿,花谢后无华无艷,只留这枝枝杆杆,任凭你,房屋体面,金银宝贝堆如山,一道圣旨催起走,撒手丢在九霄半。纵然夫妻恩爱,儿女情牵,他不准随带家眷,千般苦都是我一人承担,万般难都是我一人熬煎,倒不如趁早同你上终南,纵不能炼个长生不老仙,也复还我本来真面,早有此愿,早已看淡,止于至善,总望我儿照看,听从其便,不敢轻慢。湘子说:“叔父在‘卓韦山’安身。”韩爷说:“这卓韦山怎讲?”湘子说:“卓是卓立高大之意,秉乾阳之理。韦是韦软低柔之意,秉坤阴之理。山是土包石头,耸然特立之意,有阴阳造化之理。今侄儿指点叔父在此安身,正是卓韦山上有了叔父,叔父就是卓韦山。叔父将卓韦的阴阳会合山中,岂不明明是个韩仙了。此阴阳二字,道妙无穷,寓意多端,推广之,天下莫能载;精言之,天下莫能破。这个山名,即是儒家一贯之道、释家不二之门、道家玄关之处,三教同源,本无二理,只分存心养性、明心见性、修心炼性,叔父在此养神,收心燮理阴阳,就是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妙不可言矣。”韩爷道:“我虽身居礼部,知道性由天命,尽心知性,也不过皮肤上的学问,今日得闻性与天道,自觉神清气爽,知微知显,惟一惟精,皆实学也。我又将从前所读的书,所见所闻的道理,一一较证,无书不通,何道不明,心甚欢喜。说道,我倒有了安身之处,只是你叔娘在家悬望。”湘子说:“侄儿自然前去度来。”韩爷赞道:难为你了!
    七十余年混光阴,贪名图利逞才能。
    多承侄儿来指醒,才知明德在此明。
    发愤忘食勤率性,戒慎恐惧不睹闻。
    鱼跃鸢飞知动静,一阴一阳呼吸凝。
    要观月窟乾遇巽,地逢雷奋见天根。
    天根月窟常迭运,三十六宫都是春。
    其味无穷用不尽,允执厥中惟一精。
    三教不离心与性,该因诽谤才充军。
    从今跳出红尘景,不来尘世做大臣。
    遇难成祥真侥幸,儿的孝义永传名。
    韩神仙来开言道,叔父在上请听言。
    侄儿前去朝阳县,替叔为官把事全。
    儿把三年官做满,转来度叔上终南。
    叔父在此权住下,闲来无事去观山。
    葫芦一个交与你,口渴肚饿不费难。
    说罢拜别抽身走,速往朝阳去做官。
    霎时就到朝阳县,清风明月报往前。
    韩爷八千路甚远,走马上任把衙参。
    大小官员来请见,一齐迎接出城垣。
    新官到任把名点,吩咐六房与三班。
    明日放告休迟慢,哄动人民齐诉冤。
    閤郡黎民齐赴案,呜冤告状到衙前。
    老爷坐堂就判断,是非曲直尽判完。
    一概省刑薄税歛,爱民如子做清官。
    断了多少无头案,个个称颂韩神仙。
    整整做了三年满,百姓沾恩非等闲。
    不觉到了四月八,朝阳百姓喊声喧。
    大小男女齐叫喊,老爷连忙问事端。
    话说韩老爷问道:“本县自到任以来,爱民如子,凡审案情,并不曾颠倒是非,扭捏曲直,大小男女,啼哭吶喊是为何事?”绅耆保证人等齐齐禀道:“从老爷到任这三年,清如水,明如镜,我朝阳一带地方,皆沾老爷的天恩无量。所有男女啼哭者,只因有个神鱼,甚实利害,十年一大祭,五年一小祭,每祭用猪羊百对,美酒百罈,童男童女百个,用桌子四十九张,江边赈祭,方保无事。”老爷又问:“此时是大祭吗?还是小祭?”左右禀道:“此时是大祭。”老爷吩咐不用作忙,自有本县作主,排开执事,待咱看来:
    老爷吩咐排执事,呜锣开道往前走。
    一直来到江岸上。睁开慧眼认假真。
    只见神鱼江中跳,妖怪围绕紧随跟。
    老爷祭了斩妖剑,飞刀降起斩妖精。
    先斩神鱼头共尾,顷刻头儿水面存。
    鲜血淋淋染江水,平风息浪不见形。
    该是朝阳灾难满,才遇神仙来降临。
    四方百姓都跪下,齐来拜谢老爷恩。
    老爷开言把众训,你们须要把善行。
    士农工商人几等,各安本分要敦伦。
    生身父母要孝顺,弟恭兄友莫商参。
    夫刚妻柔配天地,朋友有信要除嚣。
    要礼神明敬天地,遵守王章重师尊。
    宗族乡邻相和逊,矜孤恤寡要怜贫。
    一切善事多得很,伦常根本要认真。
    你们积善有余庆,久行勿替福寿增。
    今我斩鱼救百姓,这场祸患永消停。
    但是我今身倦困,开道回衙养精神。
    话说韩仙回衙,心中想道:于今三年已满,何不借此抽身,回天缴旨,想罢就借此斩神鱼,得病身亡,回缴玉旨去了。
    朝阳百姓齐来看,写本回朝奏天颜。
    差人领表长安去,去报老爷升了天。
    晓行夜宿不待慢,到了京都午门前。
    门官传本上金殿  君王玉案把本观
    韩愈朝阳为知县,为官清正实可怜。
    斩了神鱼安良善,得病升天在衙前。
    君王看罢心凄惨,加封文公好题衔。
    杜氏夫人封一品,黄金十万作养廉。
    朝阳钱粮修庙宇,塑他金身受香烟。
    按下长安且不表,再表湘子韩神仙。
    借病抽身忙忙转,霎时来到卓韦山。
    见了叔父把安请,朝阳之事件件言。
    三年做官说一遍,文公称儿忠孝贤。
    一切闲言且休叹,快请叔父上九天。
    说罢携住叔父手,清风明月引路先。
    驾云来到灵霄殿,俯伏启奏玉帝前。
    臣领玉旨将叔度,现在南天听旨宣。
    玉帝殿上忙传旨,宣上韩愈听的端。
    文公俯伏丹墀下,玉帝殿上便开言。
    说你原是捲帘将,大根大器一神仙。
    你把富贵来贪恋,一心贪图做高官。
    今日不是湘子度,谪贬朝阳谁个怜。
    费心将你来度转,封你原职在驾前。
    洗心涤虑长安乐,莫贪荣华又思凡。
    快快谢恩归原位,长生不老福绵绵。
    文公也不把恩谢,忙坏湘子在旁边。
    顿时玉帝龙颜怒,贬他酆都受熬煎。
    众仙当时忙保本,湘子启奏玉驾前。
    我主要看小臣面,度过叔父几复番。
    用心用意才度转,望主赐他小神仙。
    玉帝听奏心可惨,天花真人你听言。
    南京少一都土地,叫他前去受香烟。
    文公听罢忙叩首,磕头顶礼在下边。
    谢恩退出大雄殿,众仙个个归了班。
    湘子下殿忙去问,叔父今日是何原。
    封你原职不下跪,封你土地喜欢天。
    文公开言把侄唤,你听为叔说真言。
    捲帘职分真清淡,玉帝驾前不敢言。
    我爱南京都土地,猪羊鸡酒用不完。
    快快去接你婶母,同到南京受香烟。
    湘子听说双流泪,枉儿辛苦到这般。
    土地小神凡间管,卷帘乃是大罗仙。
    天上凡间差多远,叔父还是在痴贪。
    无边快乐叔不愿,贪图口腹在南阎。
    看来此事难勉强,就做土地也不凡。
    前去长安接婶母,同做南京土地官。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