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真篇卷之三十-正文-修真十书 正统道藏本-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悟真篇卷之三十
    修真十书悟真篇卷之三十
    禅宗歌颂
    夫学道之人,不通性理独修金丹,如此既性命之道未备,则运心不普,物我难齐,又焉能究竟圆通,迥超三界?故《楞严经》云:有十种仙,皆於人中链心坚固精粹,寿千万岁。若不修正觉三昧,则报尽还来,散入诸趣。是以弥勒菩萨《金刚经颂》云:饶君百万劫,终久落空亡。故此《悟真篇》中先以神仙命衍诱其修链,次以诸佛妙用广其神通,终以真如觉性遣其幻妄,而归於究竟空寂之本源矣。
    性地颂
    一
    佛性非同异,千灯共一光。增之宁解溢,臧着且无伤。取舍皆为过,焚漂总不妨。见闻知觉法,无一可猜量。
    二
    如来妙体遍河沙,万象森罗无障遮。会得圆通真法眼,始知三界是吾家。
    三
    视之不可见其形,及至呼之又却应。莫道此声如谷响,若还无谷有何声。
    四
    一物含闻见觉知,盖诸尘境显其机。灵常一物尚非有,四者凭何作所依。
    五
    不移一步到西天,端坐诸方在目前。项後有光犹是幻,云生足下未为仙。
    六
    求生本自无生,畏灭何曾暂灭。眼见不如耳见,口说争如鼻说。
    无罪福
    终日行不曾行,终日坐何曾坐。修善不成功德,造恶元无罪过。时人若未明心,莫执此言乱做。死後须见间王,难免擭汤碓磨。
    三界惟心
    三界惟心妙理,万物非此非彼。无一物非我心,无一物是我己。
    见物便见心
    一见物便见心,无物心不现。十方击通塞中,真心无不遍。若生知识解,却成颠倒见。睹境能无心,始见菩提面。
    圆通
    见了真空空不空,圆明何处不圆通。根尘心法都无物,妙用方知与物同。
    随他
    万物纵横在目前,随他动静任譁谁。圆明定慧终无染,似水生莲莲自乾。
    宝月
    一轮明月当虚空,万国清光无障碍。收之不聚拨不开,前之不进後不退。
    彼非远兮此非近,表非外兮裹非内。同中有异异中同,问你傀儡会不会。
    心经颂
    蕴谛根尘空色,都无一法堪言。
    颠倒之见已尽,寂静之体偷然。
    人我
    我不异人,人心自异。人有亲疏,我无彼此。水陆飞行,等观一体。贵贱尊卑,首足同己。我尚非我,何尝有你。彼此俱无,众泡归水。
    读霄窦禅师祖英集
    曹溪一水分千派,照古澄今无滞碍。近来学者不穷源,妄指蹄洼为大海。雪窦老师达真趣,大震雷音推法鼓。狮王哮吼出窟来,百兽千邪皆恐惧。或歌诗,或语句,丁宁指引迷人路,言辞磊落义高深,击玉敲金响千古。争奈迷人逐境留,却将言相寻名数。真如实相本无言,无下无高无有边,非色非空非二体,十方尘刹一轮圆。正定何曾分语默,取不得兮舍不得。但於诸相不留心,即是如来真轨则。为除妄相将真对,妄若不生真亦晦。能知真妄两俱非,方得真心无呈碍。无坚碍兮能自在,一悟顿消穷劫罪,不施功力证菩提,从此水离生死海。吾师近而言语畅,留在世问为榜样。昨宵被我唤将来,把鼻孔穿放杖上,问他第一义如何,却道有言皆是谤。
    戒定鲈解
    夫戒定慧者,乃法中之妙用也。佛祖虽尝有言,而未达者有所执。今略而言之,庶资开悟然。其心境两忘,一念不动日戒。觉性圆明,内外莹彻曰定。随绿应物,妙用无穷曰慧。此三者相须而成,互为体用,或戒之为体者,则定慧为其用,定之为体者,则戒慧为其用,慧之为体者,则戒定为其用。三者未尝斯须相离也,犹如日假光而能照,光假照以能明,非光则不能照,非照则不能明。原其戒定慧者,本乎一性,光照明者,本乎一日,一尚非一,三复何三?三一俱忘,湛然清诤。
    即心是佛颂
    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妄物。若知无佛复无心,始是真如法身佛。法身佛,没模样,一颗圆光含万象。无体之体即真体,无相之相即实相。非色非空非不空,不动不静不来往。无异无同无有无,难取难舍难听望。内外圆通到处通,一佛国在一沙中。一粒沙含大千界,一个身心万个同。知之须会无心法,不染不滞为诤业。善恶千端无所为,便是南无及迦叶。
    采珠歌
    贫儿衣中珠,本自圆明好。不会自寻求,却数他人宝。数他宝,终无益,只是教君空费力。争如认取自家珍,价直黄金千万亿。此宝珠,光最大,遍照三千大千界,从来不解少分毫。刚被浮云为障碍,自从认得此摩尼,泡体空花谁更爱。佛珠还与我珠同,我性即归佛性海。珠非珠,海非海,坦然心量包法界。任你尘嚣满眼前,定慧圆明常自在。不是空,不是色,内外皎然无壅塞。六通神慧妙无穷,自利利他宁解极。见· 即了,万事毕,绝学无为度终日。怕铺白切兮如未修真,真妄之心总属尘。从来万法皆无相,无相之中有法身。法身即是天真佛,亦非人兮亦非物,浩然充塞天地问。只是希夷并恍惚。垢不染,光自明,无法不从心裹生,心若不生法自灭,即知罪福本无形。无佛修,无法说,丈夫智见自然别,出言便作狮子呜,不似野牛论生灭。
    禅定指迷歌
    如来禅性如水,体静风波自止。兴居湛湛常清,不独坐时方是。今人.静坐取证,不道全在见性。性於见裹若明,见向性中自定。定成慧用无穷,是名诸佛神通。.几欲究其体用,但见十方虚空。空中杳无一物,亦无希夷恍惚。希恍既不可寻,寻之却成乖失。只此乖失两字,不可执为凭据。本心尚乃如空,岂有得失能所。但将万法遣除,遣令诤尽无余。豁然圆明自现,便与诸佛无殊。色身为我栓桔,且想和光混俗。举动一切无心,争甚是非荣辱。生身只是寄居,逆旅主号毗卢。毗卢不来不去,乃知生灭无余。或问毗卢何似,只为有相不是。眼前叶叶尘尘,尘叶非同非异。况此尘尘叶叶,个个释迦迦叶。异则万籁皆呜,同则一风都摄。若要认得摩尼,莫道得法方知。有病用他药疗,病差药更何施。心迷须假法照,心悟法更不要。又如昏镜得磨,痕垢自然灭了。本为心法皆妄,故令离尽诸相。诸相离了何如,是名至真无上。若欲庄严佛土,平等行慈救苦。菩提本愿虽深,切莫相中有取。此为福慧双圆,当来授记居先。断常纤尘有染,却於诸佛无绿。翻念凡夫迷执,尽被情爱染习。只为贪着情多,常生胎卵化湿。学道须教猛烈,无情心刚似铁。直饶父母妻儿,又与他人何别。常守一颗圆光,不见可欲思量。万法一时无着,说甚地狱天堂。然後我命在我,空中无升无堕。出没诸佛土中,不离菩提本坐。观音三十二应,我当亦从中证。化现不可思议,尽出逍遥之性。我是无心禅客,凡事'不会拣择,昔时一个炁牛,今日浑身总白。有时自歌自笑,傍人道我神少。争知被褐之形,内怀无价之宝。更若见我谈空,恰似浑胡骨切沦吞枣。此法唯佛能知,凡愚岂解相表。兼有修禅上人,只学斗口合唇。夸我问答敏急,却元不识主人。盖是寻枝摘叶,不解穷究本根。得根枝叶自茂,无根枝叶难存。便逞已握灵珠,转於人我难除。与我灵源妙觉,远隔千里之殊。此辈可伤可笑,空说积年学道。心高不肯问人,枉使一生虚老。乃是愚迷钝根,邪见业重为因。若向此生不悟,後世争免沉沦。
    无心颂
    堪笑我心,如顽如鄙,兀兀腾腾,任物安委。不解修行,亦不造罪,不曾利人,亦不私己。不持戒律,不徇忌讳,不知礼乐,不行仁义。人问所能,百无一会,饥来吃饭,渴来饮水。困则打睡,觉则行履,热则单衣,寒则盖被。无思无量,何忧何喜,不悔不谋,无念无意。凡生荣辱,逆旅而已,林木栖乌,亦可为比。来且不禁,去亦不止,不避不来,无赞无毁。不厌丑恶,不羡善美,不趣静室,不远闹市。不说人非,不夸己是,不厚尊崇,不薄贱稚。亲爱冤仇,大小内外,一辰乐得丧,钦侮
    险易。心无两睹,坦然一揆,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後应,迫而後起,不畏锋刀,焉怕虎兕。随物称呼,岂拘名字。眼不就色,声不来耳。凡所有相,皆属妄伪。男女形声,悉非定体。体相无心,不染不碍,自在逍遥,物莫能累。妙觉光圆,映彻表裹,包裹六极,无有遐迩。光兮非兮,如月在水,取舍既难,复何比拟。了兹妙用,迥然超彼,或问所宗,此而已矣。
    西江月
    其一
    妄想不复强灭,真如何必希求。本源自性佛齐修,迷悟岂拘前後。悟即刹那成佛,迷时万劫沦流。若能一念契真修,灭尽怛沙罪垢。
    其二
    本自无生无灭,强作生灭区分。只如罪福亦无根,妙体何曾增损。我有一轮明镜,从来只为蒙昏。今朝磨莹照乾坤,万象昭然难隐。
    其三
    我性入诸佛性,诸方佛性皆然。亭亭寒影照寒泉,一月千潭普现。小即毫毛莫识,大时褊满三千。高低不约信方圆,说甚短长深浅。
     ·  其四
    法法法元无法,空空空亦非空。静喧语默本来同,梦裹何劳说梦。有用用中无用,无功功裹施功。还如果熟自然红,莫问如何修种。
    其五
    善恶一时忌念,荣枯都不关心。晦明隐显任浮沉,随分饥飧渴饮。神静湛然常寂,不妨坐外歌吟。一池秋水碧仍探,风动莫惊尽怠。
    其六
    对境不须强灭,假名权立菩提。色空明暗本来齐,真妄休分两体。悟即便名诤土,更无天竺曹溪。谁言极乐在天西,了即弥陀出世。
    其七
    人我众王寿者,宁分彼此高低。法身通照没吾伊,念念不须寻觅。见是何曾见是,闻非未必闻非。从来诸用不相知,生死谁能碍你。
    其八
    住相修行布施,果报不离天人。恰如仰箭射浮云,坠落只缘力尽。争似无为实相,还源返朴归淳。境忘情尽任天真,以证无生法忍。
    其九
    鱼兔若还入手,自然忘却荃蹄。渡河筏子上天梯,到彼悉皆遗弃。未悟须凭言说,悟来言说成非。虽然四句属无为,此等仍须脱离。
    其十
    悟了莫求寂灭,随绿且接草迷。断常知见及提担,方便指归实际。五眼三身四智,六度万行修齐。圆光一颗好摩尼,利物兼能自济。
    其十一
    我见时人谈性,只夸口急酬机。及逢境界转痴迷,又与愚人何异。说得便须行得,方名言行无亏。能将慧剑斩摩尼,此号如来正智。
    其十二
    欲了无生妙道,莫非自见真心。真身无相亦无音,清挣法身只惫。此道非无非有,非中亦莫求寻。二边俱遣弃中心,见了名为上品。
    後叙
    切以人之生也,皆绿妄情而有其有其身则有患,若其无身患从何有?夫欲免夫患者,莫若体夫至道,欲体夫至道,莫若明夫本心。故心者,道之体也,道者,心之用也。人能察心观性,则圆明之体自现,无为之用自成,不假施功,顿超彼岸。此非心镜朗然,神珠廓明,则何以使诸相顿离、纤尘不染、心源自在、决定无生者哉?然其明心体道之士,身不能累其性,境不能乱其真,则刀兵乌能伤,虎兕乌能害,巨焚大浸乌足为虞?达人心若明镜,监而不纳,随机应物,和而不唱,故能持物而无伤也。此所谓无上至真之妙道也。原其道本无名,圣人强名,道本无言,圣人强言耳。然则名言若寂,则时流无以识其体而归其真,是以圣人设教立言,以显其道。故道因言而後显,言因道而返忘。奈何此道至妙至微,世人根性迷钝,执其有身而恶死悦生,故卒难了悟。黄老悲其贪着,乃以修生之术,顺其所欲,渐次导之。以修生之要在金丹,金丹之要在乎神水华池,故《道德》《阴符》之教,得以盛行於世,有益人悦其生也。然其言隐而理奥,学者虽讽诵其文,皆莫晓其义,若不遇至人授之口诀,纵揣量百种,终莫能着其功而成其事,岂非学者纷如牛毛,而达者乃如麟角也?伯端向己酉岁於成都遇师授丹法,当年且主公倾背,自後三传与人,三遭祸患,皆不逾两旬。近方忆师之所戒云:异日有与汝解缰脱锁者,当宜授之,余不许尔。後欲解名籍而患此道人不知信,遂撰此《悟真篇》,叔丹药本末。既成,而求学者赓然而来,观而意勤,心不甚怪,乃择而授之。然而所授者,皆非有钜势强力,能持危拯溺、慷慨特达、能仁明道之士,初再罗患,心犹未知,竟至於三,乃省前过。故知大丹之法,至简至易,虽愚昧小人得而行之,则立超圣地,是以天意秘惜,不许轻传於非其人也。而伯端不遵师语,屡泄天机,以其有身,故每膺谴患,此天之深戒如此之神且速,敢不恐惧克责。自今以往,当钳口结舌,虽鼎擭居前,刀剑加项,亦无复敢言矣。此《悟真篇》中,所歌咏大丹、药物、火候细微之旨,无不备悉,好事者夙有仙骨,观之则智虑自明,可以寻文解义,岂须伯端区区之口授之矣。如此乃天之所赐,非伯端之趣传也。其如篇末歌颂,谈见性之法,即上之所谓无为妙觉之道也。然无为之道,齐物为心,虽显秘要,终无过咎,奈何凡夫绿业有厚薄,性根有利钝,纵闻一音,纷成异见。故释迦、文殊所演法.宝,无非一乘,而听学者随量会解,自然成三乘之差,此後若有根性猛利之士,见闻此篇,则知伯端得达磨、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可因一言而悟万法也。如其习气尚余,则归中小之见,亦非伯端之咎矣。
    修真十书悟真篇卷之三十竟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