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集卷之四十一-正文-修真十书 正统道藏本-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上清集卷之四十一
    修真十书上清集卷之四十一
    海南白玉蟾着
    满江红咏武夷
    忆昔秦时,中秋日、武夷九曲。烟寂寂、斜阳数尺,寒鸦枯木。三十六峰凝晓翠,一溪流水生秋绿。正满林、桂子散天香,飞金粟。神仙客,金丹熟。玉韶下,云生足。石头新换骨,尚黏红肉。夜半月华明似昼,玉皇降辈铺般练。笑曾孙、回首幔亭前,空松竹。
    念奴娇咏雪
    广寒宫裹,散天花、点点空中柳絮。是处楼台皆似玉,半夜风声不住。万里盥城,千家珠瓦,无认蓬莱处。但呼童,且去探梅花,攀那树。垂帘未敢掀开,狮儿初捏就。见佳人偷观,溪畔渔翁,蓑又重,几点沙鸥无语。竹折庭前,松僵路畔,满目都如许。问要晴,更待积痕消,须无雨。
    水调歌头咏茶
    二月一番雨,昨夜一声雷。枪旗争展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链作紫金堆。碾破香无限,飞起绿尘埃。汲新泉,烹活火,试将来。放下兔毫,瓯子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水调歌头自述十首
    金液还丹诀,无中养就儿。别无他卫,只要神水入华池。采取天真铅汞,片饷自然交媾。一点紫金脂,十月周天火,玉鼎产琼芝。你休痴,今说破,莫生疑。乾坤运用,大都不过坎和离。石裹绿何怀玉,因甚珠藏蚌腹,借此显天机。何况妙中妙,未易与君知。
    二
    吃了几辛苦,学得这些儿。蓬头赤脚,街头巷尾打无为。都没蓑衣笠子,多少风烟雨雪。便是活阿鼻,一具骷髅骨,忍尽千万饥。头不梳,面不洗,且愍痴自家屋裹,黄金满地有谁知。这裹一声惭愧j 那裹一声调数,满面笑嘻嘻。白鹤青云上,记取这般时。
    三
    苦苦谁知苦,难难也是难。寻思访道,不知行过几重山。吃尽风倨雨亿,部见霜凝雪冻。饥了又添寒,满眼无人问,何处扣玄关。好因绿,传口诀,链金丹。街头巷尾,无言暗地自生欢。虽是蓬头垢面,今已九旬来地,尚且是童颜。未下飞昇诏,且受这清闲。
    四
    天下云游客,气味偶相投。暂时相聚,忽然云散水空流。饱饮闽中风月,又爱浙问山水,杖屦且逍遥。太上包中下,只得个无忧。是和非,名与利,一时休。自家惺了,不成得怠地埋头。任是南州北郡,不问大张小李,过此便相留。且吃随绿饭,莫作俗人愁。
    五
    未遇明师者,日夜苦忧惊。及乎遇了,得些口诀又忘情。可惜蹉跎过了,不念精衰气竭,碌碌度平生。何不回头着,下手采来烹。天下人,知得者,不能行。可怜埋没,如何怎地不惺惺。只见口头说着,方寸都无些子,只管看丹经。地狱门开了,急急办前程。
    六
    堪笑尘中客,都总是迷流。冤家缠缚,算来不是你风流。不解去寻活路,只是檐柳负锁,不肯放教休。三万六千日,受尽百年忧。得人身,休蹉过,急须修。乌飞兔走,刹那又是死临头。只这眼前快活,难免无常两字,何似出尘囚。链就金丹去,万劫自逍遥。
    七
    有一修行法,不用问师传。教君只是、饥来吃饭困来眠。何必移精运气,也莫行功打坐,但去诤心田。终日无思虑,便是活神仙。不惑痴,不狡诈,不风颠。随绿饮啄,算来命也付天然。万事不由计较,造物主张得好,凡再任天然。世味只如此,接做几千年。
    八
    一个清闲客,无事挂心头。包巾纸袄,单瓢只笠自逍遥。只把随身风月,便做自家受用,此外复何求。倒指两三载,行过百来州。百来州,云渺渺,水悠悠。水流云散,于今几度寥花秋。一任乌飞兔走,我亦不知寒暑,万事总休休。问我金丹诀,石女跨金牛。
    九
    不用寻神水,也莫问华池。黄芽白雪,算来总是假名之。只这坤牛乾马,便是离龙坎虎,不必更猜疑。药物无斤两,火候不须时。偃月炉,朱砂鼎,总皆非。真铅真汞,不链之链要何为。自己金公姥女,渐渐打成一块,胎息象婴儿。不信张平叔,你更问他谁。
    十
    要做神仙去,工夫譬似闲。一阳初动,玉炉起火链还丹。捉住天魂地魄,不与龙腾虎跃,满鼎汞花乾。一任河车运,迳路入泥丸。飞金精,采木液,过三关。金木问隔,如何上得玉京山。寻得曹溪路脉,便把华池神水,结就紫金圆。免得饥寒了,天上即人问。
    水调歌头修链
    土釜温温火,祟龠动春雷。三田升降,一条径路属灵台。自有真龙真知。这裹一声惭愧,那裹一声调数,满面笑嘻嘻。白鹤青云上,记取这般时。
    三
    苦苦谁知苦,难难也是难。寻思访道,不知行过几重山。吃尽风倨雨亿,部见霜凝雪冻。饥了又添寒,满眼无人问,何处扣玄关。好因绿,传口诀,链金丹。街头巷尾,无言暗地自生欢。虽是蓬头垢面,今已九旬来地,尚且是童颜。未下飞昇诏,且受这清闲。
    四
    天下云游客,气味偶相投。暂时相聚,忽然云散水空流。饱饮闽中风月,又爱浙问山水,杖屦且逍遥。太上包中下,只得个无忧。是和非,名与利,一时休。自家惺了,不成得怠地埋头。任是南州北郡,不问大张小李,过此便相留。且吃随绿饭,莫作俗人愁。
    五
    未遇明师者,日夜苦忧惊。及乎遇了,得些口诀又忘情。可惜蹉跎过了,不念精衰气竭,碌碌度平生。何不回头着,下手采来烹。天下人,知得者,不能行。可怜埋没,如何怎地不惺惺。只见口头说着,方寸都无些子,只管看丹经。地狱门开了,急急办前程。
    六
    堪笑尘中客,都总是迷流。冤家缠缚,算来不是你风流。不解去寻活路,只是檐柳负锁,不肯放教休。三万六千日,受尽百年忧。得人身,休蹉过,急须修。乌飞兔走,刹那又是死临头。只这眼前快活,难免无常两字,何似出尘囚。链就金丹去,万劫自逍遥。
    七
    有一修行法,不用问师传。教君只是、饥来吃饭困来眠。何必移精运气,也莫行功打坐,但去诤心田。终日无思虑,便是活神仙。不惑痴,不狡诈,不风颠。随绿饮啄,算来命也付天然。万事不由计较,造物主张得好,凡再任天然。世味只如此,接做几千年。
    八
    一个清闲客,无事挂心头。包巾纸袄,单瓢只笠自逍遥。只把随身风月,便做自家受用,此外复何求。倒指两三载,行过百来州。百来州,云渺渺,水悠悠。水流云散,于今几度寥花秋。一任乌飞兔走,我亦不知寒暑,万事总休休。问我金丹诀,石女跨金牛。
    九
    不用寻神水,也莫问华池。黄芽白雪,算来总是假名之。只这坤牛乾马,便是离龙坎虎,不必更猜疑。药物无斤两,火候不须时。偃月炉,朱砂鼎,总皆非。真铅真汞,不链之链要何为。自己金公姥女,渐渐打成一块,胎息象婴儿。不信张平叔,你更问他谁。
    十
    要做神仙去,工夫譬似闲。一阳初动,玉炉起火链还丹。捉住天魂地魄,不与龙腾虎跃,满鼎汞花乾。一任河车运,迳路入泥丸。飞金精,采木液,过三关。金木问隔,如何上得玉京山。寻得曹溪路脉,便把华池神水,结就紫金圆。免得饥寒了,天上即人问。
    水调歌头修链
    土釜温温火,祟龠动春雷。三田升降,一条径路属灵台。自有真龙真虎,和合天然铅汞,赤子结真胎。水裹捉明月,心地觉花开。一转功,三十日,九旬来。抽添气候,链成日血换骷髅。四象五行聚会,只在一方凝结,方寸绝纤埃。人在泥丸上,归路入蓬莱。
    沁园春修链
    要做神仙,链丹工夫譬似闲。但姥女乘龙,金公御虎,玉炉火炽,土釜灰寒。铅裹藏银,砂中取汞,神水华池上下间。三田内、有一条迳路,直透泥丸。一声雷震崑山,真弃龠飞冲夹脊双关。见白雪漫天,黄芽满地,龟蛇缭绕,乌兔掀翻。自古乾坤,这些坎离,九转烹煎结大还。灵丹就,未飞昇上阙,且在人寰。
    又赠胡葆元
    要做神仙,链丹工夫亦有何难。向雷声震处,一阳来复,玉炉火炽,金鼎烟寒,诧女乘龙,金公跨虎,片饷之问结大还。丹田裹、有白鸦一个飞入泥丸。河车运入崑山,全不动纤毫过此关。把龟蛇乌兔,生擒活捉,霎时云雨,一点成丹。白雪漫天,黄芽满地,服此刀圭永驻颜。常温养,使脱胎换骨,身在云端。
    满庭芳修链
    鼎用乾坤,药须乌兔,怠时方链金丹。水中虎吼,火裹赤龙蟠。况是兑铅震汞,自元谷、上至泥丸。些儿事,坎离复垢,返老作童颜。五行全四象,不调停火候,问断如闲,六天呈所指,玉出崑山。不动纤毫云雨,顷刻处、直透三关。黄庭内,一阳来复,丹就片时问。
    又
    两种汞铅,黄婆感合,如如真虎真龙。周年造化,蹙在片时中。鑪裹温温种子,玄珠象气透三宫,金木处,链成赤水,白血自流通。无中胎已兆,见龟蛇乌兔,恍惚相逢。但坎离既济,复娠交融。了得真空命脉,天地裹、万物春风。阴阳外,天然夫妇,一点便成功。
    酹江月冬至赠胡胎仙
    因看斗柄,运周天,顿悟神仙妙诀。一点真阳,生坎位,点却离宫之缺。造物无声,水中起火,妙在虚危穴。今年冬至,梅花依旧凝雪。先圣此日闭关,不通来往,皆为旱生设物。物含生育意,正在子初亥末。自古乾坤,这些离坎,日日无休歇。如今识破,金乌飞入蟾窟。
    水调歌头
    昔在虚皇府,啸咏紫云中。不知何事,误蒙天谪与公同。偶到金华洞口,忽见和阑翕,老子挺挺众中龙。握手归仙隐,谈笑起天风。忽相逢,一转瞬,酒盃空。几时再会,唱赓词翰倒金锺。只恐武夷山裹,千古猿啼鹤唳,未便蹑飞虹。公欲归仙去,我亦继公踪。
    又
    丙子七月十八日得雨,午後大风起,因有感。
    一叶飞何处,天地起西风,夜来酒醒,月华千顷浸帘拢。塞外宾鸿来也,十里碧莲香满,泽国寥花红。万象正萧爽,秋雨滴梧桐。钓台边,人把钓,兴何浓。昊江波上,烟寒水玲剪丹枫。光景暗中催去,览镜朱颜犹在,回首燕巢空。铁笛一声晓,唤起五渊龙。
    又
    一个奇男子,万象落心胸。学书学剑,两般都没个成功。要去披缁学佛,首下一拳轻快,打破太虚空。末後生华发,再拜玉清翕。二十年,空挫过,只飘蓬。这回归去,武夷山下第三峰。住我旧时庵子,碗水把柴升米,活火煮教浓。笑指归时路,弱水海之束。
    又
    知院生辰
    两鬓青丝发,双眼黑方瞳。人皆道是昭庆、一个老仙翕。暂别蓬莱弱水,自把星冠月被,玉佩舞薰风。醉入桃源路,归去不知踪。举云傲,呜铁笛,抚丝桐。满前剑弁,森列稽首捧金锺。挺挺松形鹤貌,任待桑田变海,宝鼎粒丹红。玉帝下明诏,独骑上天宫。
    满江红咏白莲
    昨夜嫦娥,游洞府醉归天阙。绿底事、玉簪堕地,水神不说。持向水晶宫裹去,晓来捧出将饶舌。被薰风、吹作满天香,谁分别。芳而润,清且洁,白似玉,寒於雪。想玉皇後苑,应无此物,只得赋诗空赏叹,教人不敢轻攀折。笑李厅梅瘦,不知他、真奇绝。
    阮郎归舟行即事
    淡烟凝翠锁寒芜,斜阳挂碧梧。沙头三两鸦相呼,萧萧风卷芦。何处笛,一声孤。岸边人钓鱼,快帆一夜泊桐庐,问人沽酒无。
    修真十书上清集卷四十一竟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