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录计(二十条)-正文-公门果报录-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法录计(二十条)
    ●法录计(二十条)
    王藻。潼川人。为狱吏。每日持金归。妻疑之。因遣婢馈猪蹄十脔。及归。诳之云。送二十脔。藻怒。酷掠其婢。婢诬服。妻告之故。因曰君日持钱归。我意必鬻狱而得。姑以婢事试之。刑威之下。何事不承。愿自今切勿以一钱来。不义之物。死后必招罪咎。藻矍然大悟。因题壁曰。枷锁追求只为金。转增冤债几何深。从今不愿为刀笔。放下归来游竹林。即弃家学道。后赐号保合真人。
    明上元县皂头。李中美。存心仁恕。好行方便。尝曰。公门好修行与刑房朱某相好。劝朱曰。本官亲信你。若不行方便。是错过了好机会。朱叹曰。我尚知文义。似汝一字不识。竟能道此。我实心服。二人遂联为子女戚。相勉行善。后朱之子。年二十。成进士。李之孙。年十八。登乡荐。 【 一行方便。便换得子孙累世科甲。你想他何等便宜。无柰世人。只知占人的便宜。此等便宜事。却不肯做。真痴极也。】
    黄镛为试官。阅某卷黜落。梦一老妪。言其夫曾为刑吏。尝活二罪囚。有此阴功。故上帝敕吾孙当预乡荐。今其卷已携在案上矣。早起。卷果在案。吊后二场看论策果佳。因取充数。及揭晓视之。亦甚平平也。 【 科甲原只要阴德。不关文字。】
    姚时可为狱吏。有张邦昌之族弟某。坐谋逆党被逮。与家属同入狱中。张嘱姚曰。吾自分必死。有藏金在某室中。君往取之。烦为密买毒药。俟命下即与家属共引决。以后事托君。姚慰之曰。朝廷仁政尚宽当为公探消息。果不可免。徐为此计未晚。后张竟以不与谋获免。深感姚全活之恩。以百金馈之。拒不受。是时姚未有子。后连生八子。皆有才名。廷兖一让。相继登第。廷昂一夔。悉为名士。 【 此不乘危索取之善报也。】
    梵公宋时为邑皂隶。邑令酷刑。杖人见血流方止。公用葱贮血匿杖中。杖易见血。受杖者多得全活。一日令见公行不履地。询知其阴德。亦为感化。梵公置皂隶不为。修炼山中。仙去。 【 不过存心仁厚。便为神仙。神仙也不是难事。苦世人不肯做耳。】
    何比干字少卿。为汝阴县狱吏。每禀请邑令。从重减轻。从轻减免。所活数百人。后为丹阳县尉。多方矜恤。狱无冤囚。人称为何父。后家居时。有老妪来避雨。于怀中出一菜。凡九百余叶。谓比干曰。君家世有阴德。又治狱平恕。子孙佩印绶者如此数。言毕。老妪忽不见。后子孙累世科甲。爵禄显荣。一如老妪所言。 【 真便宜事。能无眼热。无柰世人。见他人得钱便眼热。见他人好报。反不知眼热。何哉。】
    张庆汴梁人。为省司狱。矜慎自持。每日亲扫狱舍。暑月尤勤。每戒其属曰。人至犯法。甚属可矜。况我辈以司狱为职。若不加矜恤。则罪人何所倚赖。饮食汤药卧具。必加精洁。囚有受枉者。为之缓词请释。遇重囚就戮。为之菇斋一月。一日妻病已殁。复苏。庆年八十二。无疾而终。六子皆显。【 司狱之吏。积德最易。若要子孙贵显。只须照样施行。不是难事。只要费点心力耳。】
    嘉善县支立之父为刑房。有囚无辜陷重辟。支哀之。欲求其生。囚语妻曰。支公美意。明日延至家。汝以身事之。彼或有意。则我可生也妻泣而从命。及至家。妻自出劝酒。具告夫意。支坚却之。终为尽力保全。囚出狱。夫妻登门叩谢曰。公如此厚德。尚未有子。吾有弱女。愿为箕帚妾。此则礼之可通者。支为备礼聘之。生立。弱冠中魁。官至翰林。立生高生禄。皆贡为博学。禄生大伦登第。 【 却色最是阴德。忍一时之欲。即换得一个翰林儿子。何等适意。】
    徐熙为成都吏。运使李之绳。专掩骼埋胔。 【 即收埋枯骨。】 积至千万。熙代效勤劳。厯久不倦。有金华街王生死而复苏。述见冥官曰。上帝嘉李之绳德葬枯骨。注籍显宦。徐熙襄力着劳。与一子及第后李公三任御史中丞。熙子果及第。
    豫章大荒。新建县一乡民甚窘。止存一水桶。卖银三分。乃以二分买米。一分买砒。将与妻子共一饱而死。炊方熟。会县差至门索丁钱。饥求一饭。辞以无。入厨见饭。责其欺。民摇手曰。此非汝所食。因涕泣告以故。差悉倾其饭而埋之曰。尔何遽至此。吾家尚有五斗谷。可取来以延数日。民感其意随之。得谷以归。出之。则有五十金在焉。民骇曰。此必官银误置其中。他救我死。我安忍害之。持金送还。差曰。吾亦贫人。安得此银。殆天以赐汝。彼此固让。乃各分其半。两家由此至富。 【 此县差真君子也。惜忘其姓名。】
    杨旬为夔州府吏。子椿年二十四。大魁天下。太守命旬解职旬曰。念旬为书吏四十年。家无余资。惟留下三个悭囊。乞取来开看。第一个有三十九文大钱。第二个有四千余文中钱。第三个有万余小钱。太守问故曰每论狱囚。遇有入轻为重者。从死罪请改流罪。即投一大钱。从流罪请改杖罪。即投一中样钱。从杖罪改放。便投一小钱。今日旬男中天下都魁。皆此悭囊所积也。安敢舍公门而自放逸哉。 【 这个悭囊。便要拴好。无柰世人所守的悭囊。大异乎是。】
    余杭蒋嘉。家贫为郡吏。藉以养亲。事祖母继母至孝。人以冤苦投。无不解救。成化二年。一夕暴卒。至广庭中。见主者呼曰。汝寿当终。念汝事亲纯孝。笃性恳至。况复公门积德。许回生增寿三纪。夫公门案牍。奉公守法。勿以赂贿未得。置而不行。勿舞文弄法。乘威吓诈。加意苛求。勿图报。勿辞难。勿始勤终怠。耐心委曲成就而后止。若力量不能。亦要勤勤恳恳。使寸心无愧。葢拯彼患难。全彼身命。救一命。活一家。不特一人所关。实其祖宗父母相延之兴废也。况锺九载黄堂。政治丕显。徐晞财色不苟济困扶危。厯官二品。杨旬减囚积德。子夺大魁。皆案牍中所为。得此显荣特报。则而效之。福禄不爽。嘉既苏。以此言录于厅事。其后济人益力。由吏曹办事得陶文襄之举。厯官宪副。子俨登第。俦乡举。僖名儒。嘉寿自百岁。 【 为子能尽孝。巳是第一等人。况能公门积善耶。然天下未有孝子而不知积德者。积德正所以为孝也。】
    徐晞江阴人。在县三考。皆兵房。有戍绝勾丁而误及者。其人祈脱。贫无可馈。具酒食。令妻劝觞。而出避之。妻有丽色。具道夫意。晞绝裾而走。彻夜具文移脱免。由佐贰起家。厯官兵部郎中。同官一主事。每向胥曹辄骂。意在晞。晞不为动。后主事殁。晞为棺殓送归。后以功升兵部尚书。子纳。孙世英。皆为显宦。 【 此与支立父事出一辙。皆以却色而得速报。万恶淫为首。则却色为第一善事也。其得善报也宜哉。】
    商辂之父。为严州府吏。平生周急救危。容过悯孤。积善好施。人多称其隐德。在吏舍。尝劝羣吏。奉公守法。不可舞文害人。诸县囚解府者。必委曲申救。多所全活。一夕太守遥见吏舍有光。次日问羣吏家。夜来有何事。对曰。商某生一子。太守异之。语其父曰。子必贵。命抱来看。看讫。命张黄罗伞送归。即辂也。后三元及第。 【 府吏而得三元之子。可见公门中积德。比他人格外加倍。切勿错过了好机会。】
    顾芳宏治初年。为太仓吏典。凡送迎官府。停泊于城外卖饼江溶家。后溶为盗所诬。下狱。芳令盗辨其冤。遂得释。溶以贫不能报。愿将十七岁女送芳为妾。芳固却之。不可得。暂留月余。使妻具礼送还之。后江溶益窘。鬻女于商。又数年。芳考满赴京。拨韩侍郎门下办事。一日侍郎他往。芳偶坐堂槛下。闻夫人出。趋避。夫人犹识其貌。使婢问曰。君得非太仓顾提控乎。 【 明制一品衙门书吏曰提控。】 顾曰然。夫人跪而拜曰。是吾恩主也。吾受君子赐。复赖某商以女相畜。嫁充相公侧室。寻继正室。今天幸相逢。当为相公言之。侍郎归。乃备陈首末。侍郎曰。仁人也。上其事于朝。孝宗称叹。命查何部缺官。遂授礼部主事。生三子皆中高第。享年百岁。 【 不厌良为贱。何等操守。宜其享福寿也。】
    杨自惩鄞县人。初为县吏。存心仁厚。令好苛刻。自惩常为宽解。不使含冤。日久令大信任。家甚贫。囚人无食者。撤己食济之。令尝怒笞一人。自惩从旁请曰。如得其情。哀矜勿喜。喜且不可。何况于怒。令为霁颜。生子守陈。吏部侍郎。守址。吏部尚书。孙茂元。刑部侍郎。茂仁四川按察。俱以名节显。至今科第不绝。 【 世代科第。能不羡慕。】
    黄岩王思敏为县刑房。有被盗诬者。王心知其枉。力言于令。获释。后以三考为泰州判官。岁大水。巡方御史至。敏具饥民册求赈。御史弗许。敏抱册投水。御史急令人救之。允所请。后丁忧归。卜葬地。见一处形势。甚美。忽遇前被诬者曰。此非王恩人乎。何以至此。告以谋地故。即指其处曰。此我家山也。吾荷再生之恩。岂惜此一块土乎。遂迁葬焉。 【 实心辨枉。未有不得巧报者。天道好还。固自不爽也。】 孙济中进士。官参政。曾孙廷瞻。官刑部尚书。廷栋。官翰林。至今科第联绵。 【 赈济饥荒。更是大好积德机会。】
    万厯戊戌状元赵秉忠之父。作邑吏。有应袭指挥系冤狱。赵力出之。指挥感无以报。请以女为妾。赵摇手曰。此名家女。使不得。指挥强之。又曰。使不得。使不得。后其子乡荐赴会试。途中有拊其舆者曰。使不得的中状元。是科果及第。归语其父。父太息曰。此二十年前事。吾未尝告人。何神明之告尔也。 【 名家女使不得六个字。便换一个状元。真便宜矣。要想状元。遇女色处切不可自误。】
    潘奎为府吏。慈心济人。太守严厉。胥吏无敢启口。有土豪强暴。诬陷多人。贿诸役煅炼。人莫敢辨。一日审录退堂。奎伏地为诸囚白冤。并数土豪不法事。甚详。守覆讯得实。悉放诸囚。捕豪下狱。后奎于吏舍生子。守梦诸神骑乘鼓吹送一儿至吏舍。醒而念曰。有德者必昌后。是潘奎家也。潘果生子。守月给粟周之。其子即尚书恩也。
    广东藩司书吏张褧。以公过为藩司陈选所革。后陈与太监韦眷讦奏。眷诬陈贪婪。诏御史李行等讯之。眷意褧必恨选。引以为证。褧坚执不从。拷掠终无异词。选病死。褧为讼冤曰。臣本小吏。诖误触法。被选革黜。实臣自取。韦眷意臣必恨选。厚赂噉臣。臣虽胥役。敢昧素心。眷知臣不可诱。嗾行等逮臣审讯。拷掠弥月。臣忍死吁天。终无异口。行等乃依傍眷语。文致其罪。选故刚直。不堪屈辱。愤懑撄病。行等幸其殒身。阻其医疗。毕命之日。密走报眷。小人佞毒。一至如此。臣摈黜罪人。秉?田野。百无所图。诚痛忠良含屈。而为圣朝累也。书虽不报。天下高其义。凡胥吏于官府去任后。不免视若路人。其偶被责革者。必摘其短而飞诬之。小人随时炎凉之态。岂复有是非公论耶。附录此条。为书吏之忘德念怨者劝。 【 忘德念怨。天所最怒。人寿几何。何苦上犯天怒。】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