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回 流珠堂畔三更哀旧主 明月江头深宵收暴客-正文-隋宫两朝演义(隋代宫闱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十五回 流珠堂畔三更哀旧主 明月江头深宵收暴客
寂寞黄昏,星河惨淡,流珠河畔,更是凄凉,黄土一抔,芳草芊芊,都成了可怜绿。此中的一个荒淫天子,生前艳福,何等风流!死后的萧条,何等可叹!成百成千的蛾眉,柔情蜜意,尽献了新欢,再也想不到旧日君皇的雨露深恩了。炀帝泉下有知,也要深悔多结绮缘,徒增冤孳了。沉沉闷闷的宫鼓,响了两下。明月多情,却来探视,照得流珠堂畔,寒光朗澈。这时忽有一个苗条少妇,悄悄到来,伏在炀帝坟前,哀声轻哭道:"圣上圣上,生前显赫威严,到了哪里去了!后妃受辱,叛贼猖狂,怎不显些灵爽,惩戒惩戒呢!圣上圣上,三千粉黛,圣上生前都是争先恐后,着意争怜,如今夜台寂寞,谁来相伴呢?圣上圣上,文官武将,圣上生前赐了多少恩荣,如今被杀,有哪一个起义讨贼,替圣上雪仇呢!"她且哭且说,说到伤心沉痛,便倒在坟上,哽咽着声儿,只是呜呜咽咽的哀哭道:"贱妾忍辱偷生,原想乘机报仇,哪知叛贼的防范甚是严密,又不敢轻易动手,做了妥娘第二。圣上呀!若是泉下有灵,望保护了贱妾,致死了叛贼,贱妾便要身入黄泉,来见圣上了。圣上圣上,你可知道千依百顺的萧娘娘,助了逆臣,摧残宫人么?"
    她越哭越哀,哭倒在坟上,再也站不起来。月儿似觉凄凉,不忍再留西苑,照那伤心景色,便移向他处去了。流珠院前,益发阴沉沉了。一阵阵的晚风,吹在窗格上,吱吱发响,一似幽魂诉语,他却毫不畏怯。兀是不顾夜深露重,娇弱的身体,怎能抵抗,依旧唠唠叨叨,且哭且诉。寒风侵肺,不禁一阵咳呛,呕出了不少酸水。这时一道灯光,远远过来,她便站起娇躯,躲向坟后。
    不多时有个轻盈少妇,执了一盏红宫灯儿,走到了流珠院前,举灯一照,见静悄悄没个人影,不禁自语道:"她敢是去了,还是没有来呢?"伏在坟后的她,听了来人的话儿,遂接口道:"宝儿姊么?贱妾还没有去咧!妾见到灯光,当作谁来了,才向坟后躲避的。"说着,便即走出。宝儿眼圈一红,凄然道:"绛仙妹妹,你终是不听我话,夜这么深了,在冷露下悲伤,你要是有什么不好,叫我怎样呢!"说着,珠泪直流。绛仙道:"我也方才到来,便要走的。"宝儿道:"你也不要哄我了,眼儿哭得这般红肿,还说方才来咧!"说声方毕,宫鼓报了三更。宝儿挽着绛仙道:"回去罢,半夜过后了!"
    绛仙只得随了宝儿,一同回去。到了宫中,方才坐定,忽有宫女到来道:"萧娘娘宣召两位夫人,陪侍将军。"宝儿皱眉道:"又要受罪了!这般时候,还要召人去胡缠。"绛仙却眉儿解锁,笑逐颜开,悄悄的问宝儿道:"你可有快的剪刀?"宝儿道:"你要来作甚?"绛仙附在宝儿耳上,轻轻说道:"我要处治那个逆臣!"宝儿摇首道:"真危险呢!不要反遭了他的毒手。"
    绛仙道:"生死两字,早已置在度外,有什么害怕!"宝儿惶然道:"你要是发生了不测,我也不想活了!"绛仙道:"这种话儿,说也没益,你有利剪,快给我一把!"宝儿便去取出了一柄快剪,授给绛仙藏了。
    二人方想去时,宝儿陡呼一声不妙,将绛仙扯住道:"不能去!不能去!"
    绛仙道:"你终是这么胆小。"宝儿急道:"你忘怀了么?上次我与你应召前去,不是有宫女搜检的么?你藏了利剪在身,倘给她们搜出,你不能送他的性命,反要受他亏了!"绛仙听着,果觉不错,倒怔住了道:"这便难了,如何是好?"两个人思索了半晌,终想不出妙计藏那利剪,宫女却又来催促她们快快前去。绛仙人急智生。即将利剪扣了一线,悬在裤裆里面,对宝儿道:"这么藏了,也许不会搜到。"宝儿抖索索的道:"终是危险的。"绛
    仙决然道:"那也顾不到许多了!"当下两人携了手儿,姗姗的走到正宫。
    化及又已传命宫女,催促两人。恰在宫门相值,宫女道:"好了,你们来了,将军已是急得很呢!"绛仙和宝儿,也不答话,径入宫去。到了内室门前,即被四名宫女喝住,搜检身上,绛仙却神色自若,坦然受搜。那个宝儿,反变了脸色,浑身战抖,搜查的宫女怎不动疑!便将宝儿身上,仔细搜寻,却一些没有什么。绛仙即道:"将军已是等候多时,你们责也尽了,我先进去可好?"三个宫女,倒想让绛仙走了,一个却甚狡猾,将绛仙拽住道:"你忙些什么!让我再搜上一搜。"绛仙冷笑一声道:"好认真的姐儿,可称忠臣了!"宫女只作不闻,在绛仙身上,搜查了一阵,始终想不到裤裆里面悬空藏一柄利剪。所以没有搜出什么。绛仙故意愤愤的道:"这们的认真可搜出什么来!"那个宫女,只得红了脸儿,不敢出声。宝儿却拽了绛仙,走入室内,见宇文化及卧在榻上,萧皇后还没有安睡,坐在榻沿。见宝儿和绛仙来了,即站了起来。化及便含笑呼了袁夫人,宝儿只得登榻,受他玩弄。不到片刻工夫,化及却红着脸儿,对绛仙道:"今晚不能和夫人欢娱,明天晚上,当早些相请夫人好了。"绛仙好不纳闷,只得怏怏回去,且待明晚动手。
    哪知到了翌晚,化及却不去召她。绛仙竟始终不得下手,又恨又急,不禁病倒在床。她的身体,原不十分强健,更兼每在深夜到炀帝葬处哀哭,所受的风寒甚深,一旦发作,病势便格外沉重。她又不肯服药,只望速死。不消几天工夫,便香销玉碎,含恨身死。直把个袁宝儿,哭得死去了数次。宇文化及倒也甚觉悲伤。命有司从丰殓葬。隔了两天,袁宝儿却在流珠堂上,自缢身死,化及和萧皇后因江都宫中,已是死去了好几个人,觉得有些害怕,萧皇后又在梦中,常见妥娘瞋目叱骂,她更是睡梦不安,便时时昵着化及,赶快北还。化及也因智及屡次相催,要他统兵回到东都,他遂准备启程。这且按下不题。
    再说那个凌子肃,回到乐寿,见了窦建德,建德欢然问道:"祭酒往聘杨义臣,他可能屈就?"子肃答道:"义臣已允出山,往讨宇文化及。"建德不禁大喜道:"这个皆是祭酒的大功!"子肃道:"但义臣尚有三件事儿,还许主公依允。"建德便问哪三件,子肃道:"一不称臣于夏。"建德点头道:"彼为隋室老臣,引兵讨贼,本不能称臣于夏,我当谅其忠心,怎可不允!"子肃笑道:"主公真能成人之美了!义臣的第二件,乃是不愿显其姓名。"建德叹道:"真是大英雄见识,不知他的第三件如何?"子肃道:"他待擒获了宇文化及为隋主报了仇恨,便欲退隐。"建德惊道:"他不愿向夏称臣,难道讨除了化及,也不愿享受隋禄么?"子肃笑道:"隋室江山,已是四分五裂,东都虽存,眼见朝不保暮,关中归了李渊,明为拥立代王,实则权在唐室,义臣不愿臣夏,当然也不愿臣唐了。他功成不退,尚能卜不事二君的名么?"建德恍然道:"祭酒的话儿甚是,我当成全义臣,三事尽依了他罢!"子肃欣然道:"主公如此待人,哪得不令人心服呢!义臣他日,也许深感主公,竟能始终相依。"建德笑道:"若能如此,原是最善!"子肃点头道:"待臣暂息数天,即当再至雷夏泽,迎义臣到来。"建德道:"义臣一到,便须出发了。"子肃应了声,便即退出。
    隔了三日,子肃又辞了建德,往迎杨义臣。到了雷夏泽,和义臣相见,即将建德能依三事的话儿,告知了义臣。义臣甚觉感激,当下也不再迟延,遂命杨芳去雇一艘大船,即日便欲启程。杨芳领命且去。义臣对子肃道:"尚有一人同往。乃是先帝的妃子,薛冶儿夫人。她在宫中,行刺化及不成,被
    逐出宫,避至我处。亦欲随军出发,往征化及。她原是精通武艺的,不知可能相容?"子肃急应道:"怎能不容!薛夫人若是到了那面,却好和永安公主,共掌娘子军了。"义臣道:"我也因你们本有女军,故先允了她了。"
    说着,即命冶儿见子肃。子肃见了冶儿,一身缟素,端肃容仪,十分起敬道:"夫人刺贼未成,气节已足倾人,此去讨贼,定能夺叛贼的魂了!"冶儿凄然道:"若能仗夏主军威,得除叛贼,贱妾死也瞑目了。"
    这时杨芳已来覆命,雇到了船只,遂将行李一切,尽行搬下船去,待到舒齐,天已垂暮。义臣等进了晚膳,便欲下船。义臣入内对紫烟道:"此行讨贼,若得成功,即欲归来。汝与杨芳,留神了门户。"紫烟点首道:"舅父宽心,不要内顾,但愿早日除了叛贼,速即归来。"当下一同走出,见过了子肃。紫烟和冶儿,自有一种难分难舍的神情,相对黯然。不多时,船夫来催下船道:"趁了夜潮水顺,却好多赶些路程。"紫烟送冶儿等下了船,待船开去,紫烟方返。冶儿在船上,宿了内舱,义臣和子肃,宿在中舱。
    船行三日,在这天晚上,义臣和子肃尚未安睡,忽的水面上一声锣响,即闻舟子惊喊道:"不好了!强盗来打劫了!"子肃听着,大惊失色。义臣却抽取了宝剑,向前舱走去。冶儿也已惊起,取了宝剑,她知前舱有义臣相敌,便推开了后舱舱门,走到了船梢上面。有六七个强徒,各执了利刃,向大船扑来,义臣却在船头上面,仗剑呼道:"何方小丑,敢来犯俺杨义臣!"
    这一声,听入了那个强徒首领的耳中,急忙一声胡哨,小船便四下分散,不向大船扑来,冶儿好不喜欢,暗想老将英名,却是惊人。旋见了一艘小船,向大船头而来。小船上面,站着一人,雄赳赳十分强壮,包红头巾,身穿黄色短袄,面色若铁,双目有神,冶儿瞧了,正在暗想,此人莫非是强徒的首领?忽闻义臣在船头上,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范愿,怎会作此勾当!"即闻那人道:"杨公恕罪,末将实未知道。"说着,小船已是靠近了大船。范愿一跃上船,扑翻虎躯,倒身便拜。义臣慌忙相扶,一同走入了舱中。冶儿方才明白原是相识的人,便也回入后舱。却闻中舱里面,义臣对子肃道:"此为老夫昔日的裨将范愿,今乃在此落草。"子肃即道:"范将军何不随了杨公,往依夏主,一同讨贼,强似在此落草。"义臣也将大略说了。范愿欣然道:"理当相从,待我遣散了手下,附船同去好了!"义臣大喜。正是:恶风骇浪方惊险,转眼平安喜得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