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韩神仙二堂上寿 林英女问卜延师-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八回 韩神仙二堂上寿 林英女问卜延师
    第八回  韩神仙二堂上寿  林英女问卜延师
    诗曰:去年生日逢君别,今日生期又一年。
    闻道欲来相问访,西楼望月几时圆。
    话说湘子来与叔父庆寿,献出多少仙景,全不回心。又寄书私度婶母,也不回心。只得转上终南,参炼洞明洞虚,洞空洞玄,本来面目。混混光阴,不觉叔父寿期又至,又去度他一番,看他心性如何。暗落云头,手提花篮,来到自家门首,见张千李万,便叫:二位长官!相烦通禀,我乃远方来的,有轴寿画,相送你家大人!
    张千李万忙回禀,启上老爷听言音。
    外边来了一道长,要见老爷把话云。
    他提花篮装寿画,特来献送老爷身。
    韩爷一听忙吩咐,叫他进来看怎生。
    张千李万门外请,请你道人进衙门。
    湘子来至大堂上,一见大人把礼行。
    韩爷往下开言问,道长你是哪里人。
    你有寿画请来看,有甚景致看分明。
    湘子就往篮内取,韩爷一见怒生嗔。
    扯来丢在丹墀下,野道连连骂几声。
    怕你有甚稀奇宝,却是水墨一丹青。
    这样画儿有何趣,我有千百画更精。
    湘子说有景致画,何不取来比比能。
    韩爷吩咐快取画,一时挂满色色新。
    湘子抬头观仔细,大人在上把话云。
    话说文公问道:何如?湘子说:“大人的画不会活,贫道的画却是活的。大人不信,待贫道叫他下来。”即叫道:“水墨美人,听吾号令,下来走走!”只见那纸上跳下一个美人来,绣带飘飘,口称大人在上,仙女稽首了。大人一见,说道,果有妙手,水墨画的美人,他都叫得下来,莫非此人有些邪法。即问道:“此是甚么人?”道人说:“此是仙女。”大人道:“既是仙女,可有仙曲清音,叫他唱一段来听听。”道人叫声仙女,好生唱一曲来与大人听。仙女领命,唱道:
    迎阳板儿好蹊跷,怀抱鱼鼓手中敲。
    身披五衣穿云袄,风伯雨师听吾调。
    八洞神仙齐赴宴,二十八宿庆春朝。
    愿大人福与天齐,寿如彭祖八百高。
    愿大人早生贵子,联科及第把名标。
    大人肯学仙家妙,壶中日月天地包。
    袖里乾坤八卦巧,长生不老乐逍遥。
    话说仙女唱完,大人说道:“也还唱得好!”叫左右取些金银,打发他去。湘子说:“不要金银,我有师父,在蓬莱学道,饿了四十九年,叫我讨些酒去,送他解渴。又赐我一个花篮,带些馒头来与大人充饥。”文公听了,骂声:“野道,是个甚么师父,饿得这些年代?”湘子说:“若问我那师父的名字,一名混得天,一名混得地,一名混得来,一名混得去,一名混光阴,又名经得饿,又名长不老!”文公说:“哪有这多的名字,我却不信,叫左右赏他酒去罢。”
    张千李万往内走,二人抬出酒一罈。
    就往葫芦内里倒,一罈不了又一罈。
    七八罈酒连连倒,不满葫芦半腰间。
    张千李万慌张了,连忙伸头往内观。
    倒的酒儿全不见,看见内里事多端。
    张千李万忙回禀,老爷在上请听言。
    七八罈酒不见满,小的就往葫芦探。
    内有稀奇实难叹,看见有只采莲船。
    王母坐在中间玩,寿星老官把住船。
    太白星君船边站,船头坐着八洞仙。
    左边坐的铁罗汉,右坐二十四诸天。
    船中宝贝都装满,八个美女在拉纤。
    文公当时来听见,有这宝贝真罕然。
    拿些金银与他换,献与皇上加封官。
    说罢就把道人唤,葫芦你要许多钱。
    拿银几两买这点,免你到处去化缘。
    湘子下面回言转,大人在上请听言。
    要买葫芦请细算,金银要像南北山。
    任你金银千千万,难买葫芦挂腰间。
    话说文公叫声:“野道!你夸海口,就是稀奇宝贝,也难值这些金银。”湘子说:论这葫芦,倒值不多,其中景致稀奇。大人听我讲来:
    小小葫芦不非轻,三才八卦配五行。
    东洋海水装不剩,不满葫芦半腰心。
    四海龙王中坐定,龙子龙孙里内存。
    虾兵蟹将无穷尽,每个金鱼有半斤。
    内面三宝常定静,惟精惟一气和神。
    非怪贫道夸他很,三宝合就是仙人。
    话说文公听了,说道:”我不买你的葫芦,只买那花篮就是。湘子说:“贫道这花篮,只怕大人买不起。”韩爷骂声:“野道!一概胡言,老夫先买你葫芦不起,又买你花篮不起,你是要多少银钱?”湘子说:“大人实意要买,待贫道把花篮的根由,说与大人听。”
    小小花篮有根原,本是天宫一竹竿。
    竹竿长得高千万,竹根扒了半边天。
    张良鲁班巧手段,也曾编了两三年。
    任你子孙世世官,难买花篮半边弦。
    韩爷闻听冷笑叹,花篮怎值这些钱。
    内有甚么好体面,快献出来老夫观。
    话说湘子言道:“献出来,怕大人着吓!”韩爷道:“只管献来无妨!”湘子说:“大人请看!”便叫清风明月听令,快去洞府,请众位师兄来。
    清风明月忙听令,齐上云天禀事情。
    尚书府内韩仙请,有请众仙一齐临。
    雷公电母推车运,风伯雨师沛然盈。
    大人见了痴呆定,莫非神仙是此人。
    湘子说你既知惺,何不学我去修行。
    贫道度你两三阵,三三两两不回心。
    你贪厚爵高官品,恋着妻财子爱恩。
    只怕西番佛骨进,绑你杀场受苦辛。
    虽有众官来保本,死罪赦却问充军。
    责贬朝阳八千整,山遥路远怎么行。
    张千李万虎伤命,那时马死没钱银。
    雪拥蓝关寒又冷,大风吹得冷清清。
    战战兢兢无投奔,前走无路后无门。
    那时叫你痛伤心,名不就来利不成。
    名利官职丢干净,妻儿子女哪边存。
    前呼后拥无人应,自嗟自叹自伤情。
    东蓝关来西秦岭,离乡别井好悲怜。
    大限来时有甚狠,争名夺利枉用心。
    转眼不觉荒郊困,不如修行上天庭。
    良言相劝叔不听,要到蓝关才死心。
    我今在此少言论,且回天宫养精神。
    说罢清风化一阵,霎时就进南天门。
    话说文公问道人往哪里去了?张千禀道:“只见一阵清风,就不见了。”文公叹了,说道:“这又是神仙下降,老夫轻慢了。”按下不提。且说杜氏夫人,听得道人在厅前耍些戏法,一时不见了。又想侄儿修行,一去不回,不觉掉下泪来,叫丫环去请你姑娘,同往花园,观花散闷。
    夫人一见林英面,叫声媳妇泪如泉。
    婆媳花园把闷散,花比人情似一般。
    莲花就是我湘子,抛下海棠去学仙。
    还是牡丹失打点,引来芝子野花仙。
    只望教儿梅花占,状元红花并玉簪。
    金银花开门庭换,粉团花上插鸡冠。
    谁知蔷薇花心变,折散梨花不团圆。
    桃花随水离家远,要同水仙花上天。
    别下芙蓉青春眷,兰花无子受孤单。
    葫荳花开皆估眼,阳雀花开怨杜鹃。
    石榴花开虽照眼,怎奈菊花隐篱边。
    桐子花飘真散淡,园内黄花损容颜。
    观看花景心燎乱,林英劝改放心宽。
    话说林英劝他婆放心宽,殊不知连她的心,更难宽了。叹道:
    芙蓉花开香馥馥,海棠痴想一世孤。
    牡丹无情独自舞,芍药伤心暗掉泪。
    粉团无子无说处,红莲清洁水中居。
    隐逸菊花傲霜茂,报春腊梅待岁除。
    桃之夭夭空发蕊,蝴蝶无心采花舒。
    观花惨切情难诉,又见金鱼水上浮。
    龙眼鱼儿眼睛估,扇尾鱼儿尾又粗。
    比目鱼儿同欢舞,好似人间妻与夫。
    鱼儿尚有通情处,奴家夫妻有若无。
    话说夫人听了,只疑她是悲愁无子,吟诗四句:
    石上栽芙蓉,发生遇春风。好花不结子,空费我儿功。
    林英听了,知他婆婆是恨她无子,岂知她还是个童女。也吟四句诗:
    无有巫山雨,又无楚岫云。未耕闲田地,岂望有收成。
    夫人听了,方知其情,婆媳各转回来,林英将一年四季,赞叹一番:
    正月立春泪如粟,埋怨奴家错当初。
    嫁来反把奴家误,越思越想越不如。
    韩湘子,我的夫,你去修行别下奴。
    今生不得为夫妇,想是奴家命带孤。
    四月立夏泪如庥,自从那日到他家。
    几番几复难丢下,越思越想泪抛沙。
    韩相公,我嫁他,他去修行别奴家。
    今生不得同风雅,想是奴家命中差。
    七月立秋渐渐凉,埋怨当初错嫁郎。
    耿耿常存心坎上,越思越想越凄凉。
    韩湘子,我的郎,你去修行在哪方。
    今生不得同罗帐,前世烧了断头香。
    十月立冬雪飞天,嫁个丈夫不团圆。
    几番几复从头怨,越思越想不周全。
    韩湘子,我的夫,你去修行在哪边。
    今生不遂同床愿,前世与你未结缘。
    叹罢想来真冷淡,计上心中叫丫环。
    话说林英叹罢,叫声丫环,我想你姑爷修行,一去不回,你去长街请个先生来,占卜一卦,看他是怎样下落:
    春香碧桃领了命,便去长街请先生。
    东街南街都访问,西街北街也访寻。
    两个丫环正愁闷,惊动湘子早鉴临。
    站在云端主意定,不如乘机度一巡。
    想罢按落云头顶,进了长安街上行。
    假装星士与算命,谁能知我是仙人。
    春香碧桃忙来请,说定每卦五钱银。
    丫头就说请站定,待我禀过才进门。
    小姐听得丫头禀,就是五钱不消云。
    就把先生来请进,占卜一卦看怎生。
    珠帘外坐韩算命,帘内坐的是林英。
    林英想把湘子认,转想面貌有同形。
    那时羞脸不打紧,耻笑旁观手下人。
    自思自想多抱恨,呮着心肠喊先生。
    我有要事忙请问,总望留心断个明。
    话说湘子假意问道:“娘子是问财或是问喜?”小姐说:“我一不问财,二不问喜,专问我相公几时回来?”
    湘子听罢焚宝香,祝告天地与三光。
    占卦童子来下降,周易文王现吉祥。
    所问不是别一样,专问丈夫生与亡。
    有凶方把凶来讲,无凶断吉理应当。
    祝罢就把卦排上,五行八卦按阴阳。
    话说此卦落地,阴阳两开,若问行人不得回来。小姐说:“请将一爻,好生推算。”先生说道:娘子留神听着:
    头一爻来单见单,第二爻来折见折。 
    三爻犯了勾陈位,世应相冲又相克。
    只怕问的别一件,若问行人有阻隔。
    青龙辞世归大海,白虎辞世奔高山。
    朱雀玄武都不管,阴阳各散不相关。
    我劝娘子少思念,相公决定不回还。
    话说小姐听了此言,两眼流泪。先生说:“娘子不必掉泪,把你相公的八字报来,待我与他推算。”小姐说:“先生会算,听我报来,奴相公是甲子年,二月十五日,午时生。”先生说,听我算来:
    甲子年来生男命,二月十五午时生。
    午时三刻生了命,五行八字命生成。
    看他年上祖业事,祖业高上带进神。
    看他月上父合母,地支子卯犯了刑。
    算他三岁丧了父,算他七岁母归阴。
    少爷失娘好苦命,多亏叔婶费心勤。
    算他七岁攻书史,十三岁上喜来临。
    红鸾天喜从空应,于归燕尔正新婚。
    日干看他本身相,本身犯了孤独星。
    上无兄来下无弟,单独只有他一人。
    又再把他妻宫看,一夫一妻不二门。
    日干犯了隔角煞,少年夫妻不相生。
    自从进门不和顺,话不投机去修行。
    算他二八终南去,竟到于今不回程。
    时上看他子孙相,保了本身精气神。
    不过一男并一女,送老归山上天庭。
    五行四柱都算尽,又排大运讲个明。
    一周二岁容易混,三周四岁有克刑。
    五六七岁见孝服,连丧二亲果是真。
    过了十岁十二三,天喜临门不非轻。
    少夫少妇世间少,有名无实各单身。
    他今有了神仙位,不得再转韩家门。
    眼前他倒看见你,娘子还不见他身。
    我劝娘子莫急性,别跳一步另寻门。
    话说林英听了怒道:“请你来与我卜卦,你为何叫我别跳一步?”叫丫环叉他出去。湘子说:“不消叉,待我自去就是。”
    去也去也真去也,此来此去无休歇。
    犹如沙内淘黄金,好似水里捞明月。
    我看娘子好节色,守看亲人认不得。
    我今且回天宫去,逍遥快乐过时节。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