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二堂上画山庆寿 西花园和尚化斋-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目录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回 二堂上画山庆寿 西花园和尚化斋
    第九回  二堂上画山庆寿  西花园和尚化斋
    诗曰:二八娇妻四八春,昔年亲友半凋零。
    可怜叔婶形枯槁,何不回头一问津。
    话说湘子归天去了,林英转回绣房悲泪,杜夫人闻听,越更痛心。湘子在终南观见说道:“我前度我叔父,不肯回头;私度婶母,也不回心,今日婶母念我,待我写封书信与她,看她心事如何!”想罢就写,封好,说道:这封书信,真情说尽,若不回头,再作别论,放在桌上,夫人将信拆开观看,认得是湘子的笔迹,试听:
    韩湘子亲笔书俚言真正,多拜上叔父母高厚慈仁。       
    苦命儿才三岁父亲丧命,又不幸方七岁母继归阴。     
    那时间蒙叔婶将儿抚引,真贴骨一片心教养栽成。
    曾不记七岁时延师教训,赛金桥请来的二位仙人。   
    卧虎山得了道儿真万幸,又谁知叔打骂教学功名。    
    跳墙去上终南勤把苦挣,得一步进一步直到通明。
    普度卿天花真玉皇封赠,那时间我父母也证上乘。   
    叔犹父婶犹母儿心何忍,也好比叔做官閤家显荣。   
    求玉旨领天恩心诚切恳,下凡来度叔婶报答层层。
    儿虽然未在家多温夏凊,这如今儿转来定省晨昏。   
    儿虽然不读书虚浮糊混,这如今唱道情显亲扬名。   
    儿虽然抛林英未把后荫,这如今长称作韩家后人。
    大堂上演道妙本非索隐,我叔父当成了小道旁门。   
    二堂上火栽莲阴阳妙景,我叔父当成了惺眼戏文。   
    屡次的变化来孝心耿耿,怎奈的我叔父贪做大臣。
    屡次的度婶娘恭恭敬敬,怎奈的我婶母当作常行。   
    屡次的度林英和和顺顺,又怎奈我的妻心挂红尘。   
    总总的看不穿世间迷阵,儿这些衷肠话敢对谁云。
    也不过做夫人好时好运,也不过做高官执掌权衡。   
    也不过穿朝衣朝珠挂颈,也不过坐八轿服事人群。   
    也不过出入时人民肃静,也不过举动间卑职奉承。
    可怜的七十岁从君使令,可怜的形容老早夜朝廷。   
    可怜的在金殿其难其慎,可怜的君一怒胆战散魂。   
    论叔父本算得忠臣一等,想起来虽荣耀费力淘神。
    儿今番无法了特送书信,望叔婶早看淡急速修行。   
    说起来天宫事希奇美景,五铢衣随心荣无旧无新。   
    口食的仙茶饭仙肴果品,行动间有仙鸟作乐歌吟。
    左金童右玉女时时跟定,护驾的众执事摆对成群。   
    异香味现鼻闻快乐不尽,坐莲台有幢旛罩耀身形。   
    儿身穿这一件永无破损,儿脚登这一双万里腾云。
    儿腰拴这一条长短松紧,儿头戴这一顶一性圆明。   
    儿手提这一个变化真狠,儿腰挂这一个装尽乾坤。   
    倘叔婶一想儿遥观远听,若叔婶要动刑儿隐身形。
    这就是人上人三教截径,这就是中庸理功化圣神。   
    大无外小无内儒书言论,及其至虽圣人有所不能。   
    爱儒家谤释道千急谨慎,教分三理同源只别姓名。
    一封书儿湘子真情说尽,倘叔父再不醒怕祸来临。   
    老天爷一恼怒顷刻灵应,儿怕的蓝关雪秦岭云横。     
    一口气不来时谁人救命,到阴司受罪苦儿岂不疼。
    为叔婶儿终南未能安稳,为叔婶儿早夜不得安宁。   
    始提笔儿湘子珠泪滚滚,一封好儿湘子洒泪投呈。   
    哀哀叔切莫说言词浅近,哀哀婶切莫说是套假文。
    话说夫人看罢书信,道声儿呀!你倒有了神仙份,我二老靠着何人?不觉泪下,悲伤不止。老爷朝罢回衙,见夫人如此光景,正要问个明白。夫人便对老爷说道:“我因在桌上,拾得我儿的书信,不由的伤心痛杀。韩爷即将书信一一看明,果是湘子的笔迹,纵铁石心肝,也肠回九转。说道,夫人不必掉泪,明日是老夫的生辰,他定来与老夫上寿,叫人把前后门关锁,将他留住,岂不是好。且说次日,满朝文武诸亲,齐来上寿,正在延宾欢饮,忽听鱼鼓简板响声,进门来了。
    轻敲动鱼鼓简板,不觉的大闹喧天。
    任随他聪明世宦,怎能知俺是神仙。
    韩大人高声叫喊,是何方野道化缘。
    今日间老夫寿诞,众大人饮酒盘旋。
    你来此有何事干,须谨慎不准胡谈。
    满堂的嘉宾式燕,有礼物快献席前。
    湘子听便回言转,尊大人请听俺言。
    过南天忙中顺便,带树桃来贺寿延。
    这个桃其味无限,吃到口好似蜜甜。
    请众位多少吃点,增禄位高升大官。
    韩爷见骂声大胆,老夫前敢取笑顽。
    席前宾个个体面,文共武望之俨然。
    小毛桃也拿上献,把老夫看不值钱。
    席上的珍馐摆满,吃不尽享用不完。
    话说湘子说道:“大人嫌少了,贫道多取些来添。就念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一个变十个,十百千万数,若是变不足,要叫变来补。霎时变出一盘桃来,韩爷说:“你这毛桃有甚稀罕?”道人说:“我这桃非比凡桃,人吃成仙,犬吃成鹤。”韩爷听了,就抓一把丢在地下,一个黄犬跑来吃了,就变黄鹤飞上天去了。湘子叫它下来,又叫它上去。韩爷说:“这个道人,倒有些手段,我且问你,人生在世,有何好处?你是少年出家吗?你或是中年?”湘子说:大人尊坐,听我讲来:
    大人苦苦来问咱,青春年少好出家。
    锁定心猿拴意马,丢别堂上老爹妈。
    年少妻子都抛下,妻财子禄不挂他。
    跳出红尘真潇洒,不恋富贵与荣华。
    人生在世般般假,大限来时件件差。 
    头似金刚身铁打,双眼流泪手脚拔。
    只有修行真无价,逍遥游耍乐更加。
    话说韩爷听了,又问道人:“你实是哪里人氏?姓甚名谁?”道人说:“贫道是永平府,昌黎县人氏,世世都姓韩,名叫湘子!”林大人一旁听得,连忙叫声:“亲翁大人!此人莫非是大相公!”韩爷说:“这道人的像貌不同!”湘子急忙把在家的容颜放下,说道:“叔父在上,侄儿回来了。”韩爷看见,果是湘子的模样,又想恐怕道人有邪法,也不敢相认。湘子又说:“侄儿带来一瓶美酒与叔父上寿。”说罢,就在花篮内取出一瓶酒来,摆在桌上,尊声叔父!请饮此酒。
    仙桌子摆下两张,琼浆玉液葫芦装。
    仙桃仙果般般有,金杯玉盏摆几行。
    叔父独坐中堂上,侄儿祝寿在此方。
    叔父饮了这杯酒,不枉为官伴君王。
    叔爷连饮三杯酒,返老还童寿而康。
    众位肯饮这杯酒,福与天齐寿康疆。
    韩爷放出千锺量,篮内奇事见一桩。
    一座仙山长春样,四时花景妙非常。
    心想登高把远望,造个上品乐羲皇。
    话说韩爷见了,问道:“这座山的景致还好,不知上去走得否?”湘子说:“叔父上去走得,若是别位就上去走不得了。”韩爷说:“既然如此,老夫上去走走。”湘子说:“侄儿保举叔父只管前行。”
    湘子前头把路引,文公跟随步步登。
    步步引人来入胜,一层一层在腾云。
    不觉云腾一阵阵,一阵将近南天门。
    山中景致看不尽,韩爷欢喜笑盈盈。
    话说湘子心中暗想:今度叔父到此,费心不少,不免将简板变成独木桥,登时可到南天门,韩爷一见,问是甚么桥?湘子说:“名为升仙桥。为官的过此桥,官上加官;吃荤的过此桥,百子千孙,万代富贵;吃素的过此桥,与天地同休,日月同明。”韩爷听了,说道:“老夫喜的是官上加官,待我上去走走!”
    湘子把叔来度上,一心度上见玉皇。
    走在桥上飘荡荡,清风缈缈上天堂。
    韩爷忽然抬头望,独木桥上窄又长。
    身站云端高万丈,魂魄失散无主张。
    就把湘子来骂嚷,胆大狗才欠思量。
    你要害我摩心想,世间哪样叫伦常。
    三岁之时你父丧,七岁之上你母亡。
    是谁把你来抚养,是谁教养费心肠。
    正是栽树把虎养,虎大伤人只讲强。
    话说湘子说道:“叔父你莫要喊,恐防玉皇上帝知道侄儿泄漏天机,那时怎样开交?儿送叔父下去就是!”
    湘子哭得肝肠断,叫声叔父泪涟涟。
    千方百计几复返,只望度叔早成仙。
    谁知你是铁石汉,费尽心血也枉然。
    今日你的难未满,要到临危才心甘。
    马逼岩前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难。
    雪拥蓝关真伤惨,才知侄儿不虚言。
    我想叔父度不转,请旨定夺另行权。
    话说湘子费了几多心,才把叔父度到半天云内去。谁知叔父惧怕就大声喊起来,湘子恐怕玉帝知道,急忙把他送下云来,依然哭回天宫去了。且说林英在绣房听闻此事,不禁伤心掉泪,哭罢一场,便叫丫环同到花园焚香,拜求天地神明,保佑你大相公急速回来:
    不唱林英焚香拜,单表湘子在天台。
    看见林英香案摆,心想来度女裙钗。
    急忙将身来变改,变个和尚来化斋。
    和尚嘴尖头又大,一双眼皮翻转来。
    鼻子下面生瘤崽,脚跏腰簸步步歪。
    鱼鼓响进花园内,阿弥陀佛化碗斋。
    小姐看见心思揣,和尚来此理不该。
    当时开言将他怪,该死和尚秃奴才。
    别人化斋前门外,你今化到后门来。
    别人化斋白日化,太阳落西化甚斋。
    湘子听说微微笑,阿弥陀佛女裙钗。
    你今要问化斋事,洗耳留神听开怀。
    凡人化斋前门外,神仙化斋后门来。
    凡人化斋白日化,我是千里赶不来。
    我在终南来路远,因此化斋夜晚来。
    湘子说罢化斋事,小姐喉哽把言开。
    和尚讲的仙家话,就将仙家盘一番。
    天河上面几个湾,几个湾来几个滩。
    几棵树木在中间,几棵直来几棵弯。
    几棵树上结桃子,几棵甜来几棵酸。
    谁把圣旨来传下,谁人把守那桃园。
    谁人桃园把桃盗,后来怎样治罪愆。
    歪嘴和尚将言答,娘子你今听我言。
    天河原来九个湾,九个湾来九个滩。
    二九树木在中间,九棵直来九棵弯。
    棵棵树上结桃子,九棵甜来九棵酸。
    玉皇把旨来传下,四个仙女守桃园。
    孙猴桃园把桃盗,八卦炉中治罪愆。
    小姐又把和尚问,你今听我把话言。
    甚么星出独自过,甚么星出姊妹多。
    甚么星往娘家去,甚么星宿紧跟着。
    跟着甚星红了脸,取下何物化成河。
    哪位星宿河东坐,哪位星坐河西坡。
    哪月哪日会一面,还是言语和不和。
    和尚听说回言答,叫声娘子请听着。
    过天星宿独自过,姑星出来姊妹多。
    织女星往娘家去,牛郎星宿紧跟着。
    跟得织女红了脸,取下金钗画成河。
    牛郎隔在河东坐,织女隔在河西坡。
    七月七日会一面,只是言和意不和。
    小姐又把仙家问,和尚知情不知情。
    谁个几岁丧父母,是谁将他抚养成。
    还是几岁攻书史,几岁娶妻去修行。
    你是神仙该知道,你若知了是仙人。
    和尚当时回言答,娘子听我说分明。
    三岁之时丧了父,七岁才满丧母亲。
    抚养还是他叔婶,七岁以上攻书文。
    十三岁把林英娶,十六终南去修行。
    八洞神仙他有份,逍遥快乐不回程。
    小姐听罢扪心问,草非此人是真神。
    话说林英听罢,叫声:“和尚!这仙家事情你倒说得不错,你今来不凑巧,我一时备办不及,你且到寺院,等侯三日,我做成僧衣、僧帽、僧鞋、僧袜,预备金银斋食,你便来取!”
    和尚当时忙答应,阿弥陀佛女裙钗。
    不化僧衣并僧帽,不化僧袜并僧鞋。
    不化金银并宝贝,不化娘子来献斋。
    只化娘子一双脚,双双跳上蒲团来。
    小姐闻言高声骂,该死和尚秃奴才。
    我倒好心栽培你,为何说话不自裁。
    将他吊起用棍打,是他惹祸自招灾。
    湘子看见事不好,两脚腾云上天台。
    站在云端高声喊,叫声小姐听从来。
    你的心性还不改,对着亲人骂奴才。
    眼内无珠不识宝,只说和尚真化斋。
    是你丈夫韩湘子,形容改变度裙钗。
    反叫丫环将我锁,吊在门外用棍排。
    小姐接头来观看,自己埋怨没主裁。
    还望慈悲将我度,同你一路上天台。
    湘子摇手将言改,凡心未了怎上来。
    我若念在夫妻义,我去三年再转来。
    我若不念夫妻义,我今一去永不来。
    湘子说罢天宫去,地下哭坏女裙钗。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