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韩文公谪贬朝阳 林英女染灾服药-正文-新刻韩仙宝传(韩仙子宝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回 韩文公谪贬朝阳 林英女染灾服药
    第十回  韩文公谪贬朝阳  林英女染灾服药
    诗曰:谪贬朝阳天降灾,乘机拯疾巧安排。
    悲从乐极甜从苦,雪里梅花往上开。
    话说湘子回至终南,将他叔婶林英不肯回心事,一一告与师尊。师徒商议,请旨定夺,即请众仙,齐集通明宝殿,俯伏启奏天齐圣主,臣领旨下凡,度我叔父,几番点化,不肯回头,臣今无奈,只得冒奏天颜,请旨定夺。玉帝闻奏,吩示天花真人,你叔是一生不信善之人,既不回头,你可将简板变作佛骨,与彩和去敬上宪宗,宪宗一定宣他观看,他必然说是假装的,那时才将佛骨现真,宪宗定然大怒,将他推出午门问斩,待等众官保奏,赦他死罪,责贬朝阳,才好度他。
    湘子领旨通明殿,旁观喜坏众神仙。
    大家稽首连称赞,湘子谢恩下南天。
    站在云端来打算,不如先把梦来传。
    霎时来至金銮殿,宪宗宫内正酣眠。
    湘子就把弓来挽,搭上两箭正中穿。
    大叫宪宗来招箭,正正射着紫金冠。
    吓醒起来四更转,魂飞魄散到九天。
    君王殿上排香案,忙将文武一齐宣。
    寡人睡着明明显,梦见一人站金銮。
    拿起弯弓手中挽,搭上两箭真显然。
    耳听弦响放了箭,射着寡人紫金冠。
    惊醒起来一身汗,请叫众卿把梦圆。
    能圆此梦无错乱,准许官上又加官。
    宪宗说完把众看,只见个个把口缄。
    林国将梦来考验,再拜稽首乃颺言。
    万岁梦人金阶站,手持一弓在胸前。
    搭上两只狼牙箭,是个佛字不用参。
    明日西番来进献,进献佛骨庆安澜。
    林国圆梦真能干,顿时加上三级官。
    林国谢恩出了殿,按下今朝表明天。
    彩和湘子不怠慢,一直报上黄门官。
    门官问来是哪件,回言佛骨解西番。
    门官听了忙通判,宣上进宝两官员。
    二人丹墀把君面,就把佛骨叙一篇。
    宪宗听完多称羡,快宣韩愈共两班。
    林国众官齐来看,大家默默都无言。
    只有韩愈逞高见,谨具表文奏天颜。
    龙凤不离巢穴伴,西番佛骨怎临凡。
    此是假装来进献,献与我朝有相干。
    不是我主有冲犯,必损忠良文武官。
    君王一听生报怨,要斩韩愈不恕宽。
    彩和湘子多灵辨,奏明万岁纳臣言。
    假装佛骨臣任斩,此骨原来在西天。
    雷音寺内五罗汉,脱壳飞升大罗天。
    留下佛骨这一段,前传后教保长安。
    这骨真重有斤半,水泡不滥烧不燃。
    进上皇朝休兵战,风调雨顺享康年。
    我主看他霞光闪,瑞气腾腾不一般。
    话说君王听了,叫主事看来,刑部禀道:“启上我主,此段佛骨,本是真宝,只见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君王大骂韩愈欺君,这样奸臣留做甚么!遂令监斩官推出午门斩首,斩官即将韩愈绑赴杀场,众官保奏不准,湘子说:“善哉!善哉!吾今不救,等待谁来?今叔父困在杀场,众官保奏不准,待我吹口仙气,在君王的耳内,方有救星。”且说林大人,又请满朝文武齐集殿下,俯伏丹墀,三呼万岁!今日韩愈虽冒触天颜,念他南坛祈雪之苦,搭救万民,望主上赦他无罪。君王说道:“既然如此,赦他死罪,活罪难免,现今朝阳缺少知县,将他责贬朝阳,限他四十九日到任,若迟一日,法场斩首,若迟二日,满门皆诛。不准带领家眷,只准一人一马,即日起程,不可有违。”领旨出朝,圣旨传到法场,将韩愈解绑,谢过圣恩,又谢众大人活命之恩。领了文凭,急速起程,哭曰:
    谢皇恩,出了殿,眼含珠泪谢众官;悲切切,频嗟叹,想我韩愈官拜礼部尚书,也不是,尸位素餐,也曾替圣朝除些弊患。虽不比稷契皋夔,伊周望散赤胆忠肝,也不像曹操的奸谋诡叛,到今番,好可怜,为一块骨头就要斩了英雄汉。难道不怕天,难道无神鉴,早知今日是这般,我何不学张良入山去修炼,也还得流芳百世,也免得遗臭万年。多谢同朝官,替我来担当,我这个脑壳,才得保圆全。我又想起朝阳县,我的心酸,我的胆寒,八千路,山遥路远,一去难返还,还想有命转长安?
    话说韩愈哭诉一番,那文武众官,齐声叹道:君似林中虎,臣如圈里羊,冒犯龙颜怒,虎便把羊伤。韩愈拜别众官,洒泪而回。一见夫人,又哭一场:见夫人,泪不干,一家人愁眉哭脸,惹得老夫泪如泉。多多埋怨,怨西番佛骨献,把我盖世功劳化灰炭。怨君王性气偏,一见佛骨霞光湛,也就当作活神仙,怒发冲冠,说道一声斩,我好比来仪的鸾凤退了毛,挡风的大树连根翻,胆裂心寒,魂飞魄散,幸得文武官,同心把本谏,我才得侥幸苟免,责贬朝阳县,路远八千,只限定四十九天,一人一马无家眷,家财万贯,夫妻各一边,不由的刀割心肝,勉强割了牵牵绊,望贤妻休挂念,家园家务勤照看,倘我有命转长安,团圆欢喜再叙叹,悔我平素间,全不信善,只贪利禄荣显,长做大官,谁知恶贯满,天使其然,报应倒颠,我韩愈铁石的心肠直不弯,到如今肠回九转,一身也软完。叫张千,喊李万,快整行装,辔马门前,千般事务从今断。
    不表韩愈遭报应,又表林英女佳人。
    独坐绣房门户紧,思想丈夫泪淋淋。
    听得公公朝阳奔,未知何日转回程。
    因此日日添愁闷,忧成疾病在其身。
    饭不食来茶不饮,面皮黄瘦少精神。
    忙叫丫环来听令,快请医生把脉清。
    丫环得令加谨慎,急往长街走一巡。
    湘子云端来观定,变个医生下凡尘。
    未曾发药先看病,招牌上写救苦尊。
    葫芦仙丹能救命,多年怪病可除根。
    虚痨弱症都能拯,任他男妇一般行。
    湘子来了多一阵,丫环一见请先生。
    我家姑娘病得狠,倒在牙床不起身。
    久仰先生多灵应,好了重谢不非轻。
    湘子听言心欢幸,同着丫环进府门。
    小姐听得丫环禀,快挂珠帘隔一层。
    湘子隔帘把病问,叫声娘子你是听。
    丈夫久别忧成病,其中病症我知情。
    恹恹缠缠精神损,五行相克不相生。
    要用药来把气顺,后加温补自安宁。
    调和脏腑百脉运,何须看脉问他人。
    话说小姐听了说道:“先生既不看脉,要用何药何方,才能治得此病?”先生说:“取纸笔过来,待我与你开上一付百病清除的药单,买来吃了,顿时就好,方显仙家的妙用。”小姐听了,命取纸笔过来,先生提笔就写:
    湘子提笔写药单,上品药味写得全。
    一写沉香与玉桂,二写伏神和黄连。
    三写川芎能生血,当归和血到丹田。
    还须加上破故纸,盘龙固本固阳元。
    枣子得了黄金桂,海内山药要找全。
    王不留行不可用,须用茴香天熊兼。
    升麻升提能下陷,附子行药治病源。
    灯草菖蒲鱼秋串,能通九窍透三关。
    天门冬与熟莲米,硃砂驱邪用合欢。
    香附苏砂能化气,一觔人参要生全。
    姜能通神用三片,造成还原保命丹。
    自家加水凭吞咽,精神爽快病自痊。
    长饮黄精轻身体,久服何首乌延年。
    话说先生把药单写完,小姐命人将药买回,一闻药味,病即退去大半,自觉精神爽快,忙叫丫环,取白银五十两,相谢先生去。湘子道:“我乃慈悲济众之人,不要金银,就此告别。”湘子行至外面,回想我特来度她,为何就这样回去,还要转去才是,不免将在家的容颜放出来,看他如何?
    韩湘子开言问候,你为何黄瘦带忧。
    小姐说奴家命丑,细思量真正泪流。
    痛夫君去不回首,为妻的郁结心头。
    嫁丈夫虚背其有,空悲泪日夜绸缪。
    十八年说不出口,长思想一刻难丢。
    父为你官也不做,婆为你哭痛咽喉。
    一家人东奔西走,亏你去快乐优游。
    我公公时运不凑,遭贬去八千路途。
    今日里神天默佑,见你来解释悲愁。
    奴的病恹缠日久,今见你一笔消勾。
    苦极甜夫妻相守,不枉我去把神求。
    你今番来把我救,也好比火上添油。
    话说湘子听完,假意流泪,说道:“我在终南,何曾知道家中这些情由,早知叔父被贬,我当早回。”二人谈叙多时,不觉天色已晚,小姐思想,不如请进绣房安歇罢。湘子来至房中,心自思想,我乃九天纯阳之体,岂与她同床,不免设下一计,将一件衣服变作我的形容,相伴她一时,抽身回天去罢。一变二变,凡人不见。不表湘子归天,且言小姐睡至半夜,二人话诉衷肠,小姐就将颠鸾之事试他,伸手去摸,并无形迹,吓得心惊胆战,此人在何方去了?方才与我讲话,为甚无人,令人难解!急叫丫环掌灯看时,只有一件衣服在床。小姐叫声冤家,此衣明明是你脱身之衣,你既得了神仙位,怎不向奴直言,怎不带奴同去?
    轻移莲步抽身转,不禁两眼泪如泉。
    只说满腹愁闷散,谁知反把愁闷添。
    只说雪里来送炭,谁知冷灰不得烟。
    奴家好似弓无箭,依然孤枕独自眠。
    这才叫做活活现,转过眼来就杳然。
    好比花落随流远,别有天地非人间。
    不表韩仙身变换,又表文公在蓝关。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